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 > 003 出师不利
    “9.69分。”

    气质优雅,容貌秀丽,三十七岁,被称作古典舞舞神的沈琳先举起打分牌。

    “9.55分。”

    舞蹈家严学艺,古典舞领域的开创者,第二个举起了打分牌。

    看到两个严格的舞蹈家评委给的分数,陈昕心里一松,有坦然,又有欣慰。

    失误造成的影响不小,前两个评分都没有上9.7。

    但这两位老师给的评分,都比前世更高。

    前世摔倒之后,尽管以‘醉倒’巧妙的遮掩了过去,但这二位老师给的评分却只有9.39分、9.25分。

    现在高了很多,说明他已经改变了一些事情。

    而这些改变,将会塑造出他新的人生。

    “9.95分”

    “9.96分”

    最终评分,9.7875分……

    随着后面两个近乎满分的打分牌亮起,陈昕情绪有些激动。

    他满怀感激,深深鞠躬两次。

    有时候哪怕时空轮转,有的人就是看你顺眼,就是会对你好。

    这位叫林华心的舞蹈文化研究专家,以及百名大众评委,对他还是那么喜爱,评分比前世的更高。

    那个时空,他们分别给了9.86分、9.91分。

    多亏他们给了这么高的分数,他的最终评分才能达到9.6025分,挤进前六名,拿到了优秀奖(鼓励奖)。

    “陈昕,请——,下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

    主持人温和提醒的声音,随着麦克风的扩大响彻全场。

    陈昕从遐思中回过神来,再次鞠躬感谢,往后台而去。

    膝关节处还在隐隐作痛,也不知道肿了没有。

    十三年练舞,膝关节内部软骨水肿、半月板损伤一度,这都是再所难免的。

    只要不继续高强度训练,静养调理一段时间,就会大体恢复。

    这种长年累月造成的膝盖磨损,想要完全恢复,需要很长的时间治疗和静养。

    这还是他年轻,正长身体的前提下,若是年龄再大些,身体骨骼停止生长,膝盖磨损、半月板损伤就很难恢复了。

    正是考虑到膝伤,这次比赛前他才下定决心,比赛结束后,放弃舞蹈,以后进入娱乐圈发展。

    但是颁奖时,舞神沈琳的一句赞誉,让他再次燃起斗志,又坚持跳了七年。

    结果膝伤反复,没有取得更高的成就,直至做了半月板部分切除手术,再也无法跳舞,不得不离开舞台。

    不过,这以后都不会成为他的困扰了。

    这次比赛之后,短时间内,他是不会跳舞了,除非伤势完全恢复。

    梦想可以换一个,但腿和膝关节不能。

    这一世他会及时止损,不会再耗费七年时光,把膝盖折腾的少个部件才罢手。

    陈昕一边往后台走去,一边默默下定了决心。

    只可惜,出师不利。

    重来一回,还是没做好改变人生的第一件事。

    这实在难以控制,想要完美的展现这场舞蹈,全身心投入表演,膝伤发作在所难免。

    如果不失误。

    他的评分预期会在9.85分之上,一等奖几乎稳稳是他的。

    现在他和其他人就处在一个水平上了。

    记得当时比赛结束,排在前六名的选手,成绩都在0.2分的区间内。

    一等奖、二等奖的分差,应该在小数点后二位、三位。

    他勉强挤进前六,已经无心关注前三的分数,只记得拿一等奖的林西河,分数特别接近9.8,具体的分数已经记不清了。

    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的分数和林西河很接近。

    但就算只差0.01分,那也只能拿到二等奖,想进入那三家舞团就难了。

    他已经重活一次,也不打算继续跳舞,是否拿到一等奖,进不进那三家舞团都没有那么重要。

    现在尽最大努力,完成了表演,为十三年跳舞画上了个句号,这就足够了。

    可是,他不能不管妹妹陈曦。

    他们一家都是因他学舞蹈,来到了京城,妹妹陈曦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在京城读书了,两年后高考,直系亲属必须有个京城户口,才能帮助她落户,在京城参加高考。

    否则的话,她就必须回到苏省加入更残酷的竞争。

    他是艺术生,文化课要求没那么高,妹妹可就不一样了。

    陈昕心里有些郁闷,前世他晚一年拿到的户口,就没能帮到妹妹。

    这一次一定要想办法帮到她。

    另外,还要让她参加艺考,否则她根本上不了本科。

    再次回到后台,来到化妆间外的休息室,前面几个表演完的小伙伴,正通过电视看着比赛直播。

    看到他回来,这些人都露出了可惜的神情。

    陈昕有些不适应这个情景。

    “天天见面的,都看什么看啊,我有那么好看吗,你们这样会吓到我的。”

    以前都是他拿第一,习惯了这些人敬佩的目光,现在只能开个玩笑,化解尴尬。

    “还是那么皮,看来是没事。”,郑兴国笑着将手机递给陈昕。

    陈昕拿过手机,上面有16个未接电话,最后一个在他上台后就没继续打了。

    应该不会再打来了吧?

    毕竟对贾珍禾来说,现在打已经没有意义,影响不到他比赛了。

    陈昕这么想着,拉起裤腿,看了看膝盖,发现没有红肿,按了按也不疼,放心下来。

    不管如何,明天最好还是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看看需不需要静养休息。

    来到在镜子前,陈昕开始卸妆,他卸去发髻、去掉胡须,解开衣衫。

    一个高近180,五官立体,眉眼英气,胸腹肌肉线条分明,留着垂肩长发的帅气大男孩,出现在了镜子中。

    作为古典舞演员,表演基本都是古装造型,头发留长一些,就不用戴假发,会省事很多。

    “陈昕,忍一会,大家都热啊。一会还有颁奖礼,你干嘛急着卸妆?”

    周围其他舞者都疑惑看向了摘掉胡须,敞开衣服,露出上半身的陈昕。

    “是啊,你还是有希望拿一等奖的,别这么失望啊。”

    “对,对,林西河说不定也会失误的。”

    “呵呵,谢了,拿了那么多奖了,这个奖就留给你们吧,以后日子还长着了。再说,卸妆之后,看看自个帅到掉渣的神颜,心情会好一些,难道你们不觉得吗?”

    陈昕听小伙伴们阴阳怪气的,玩笑着回应道。

    至于颁奖礼,那些胡子什么就免了,到时不换装就行。

    “帅到掉渣?还神颜?你这自恋用词都一套一套的啦!”

    “罗兴国,你别岔开啊,说说这个一等奖,陈昕他真的不在乎?”

    “哈哈,陈昕,这个一等奖可更加权威,分量更重啊,你会不在意?”

    “他说说而已,凭他以前的成绩和表现,再加上这个一等奖,我估摸着,大四开学就有总政歌舞团、国家歌舞剧院、东方歌舞团的来要人!”

    男子古典舞这组,进入决赛的十二人,其中七人都是京城舞蹈学院的,跟陈昕不是同学,就是学长、学弟,相互之间十分熟悉,平常玩笑惯了。

    此刻见他心很宽,并不伤心,便都阴阳怪气,玩笑着,在他伤口上撒盐起来。

    毕竟这样的机会是第一次,太难得了。

    从小到大,同台竞技多少年了,以前冠军、金奖、一等奖等等,可都是被陈昕拿了。

    “你们就吹吧,那几家单位是你们学校开的啊,你们说了算?”

    有个别的院校的舞者,好笑地嘲讽道。

    “那只能说你见识浅薄,舞蹈圈就这么大,你只要足够优秀,三十岁当上一级舞蹈演员,拿上国务院专家津贴都有可能。陈昕就差这个芙蓉杯,国内的舞蹈奖项就大满贯了。”

    一个京舞的年轻舞者毫不客气地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