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 5.商言办事(感谢幕后黑手的1500点打赏)五更
    至于顾小子这个称呼,也是她们的专属喊法,之前喊小顾,但是听起来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后来也就改成顾小子了。

    “是啊,难得今天没有那么热了,我们就出来转一转,这人年龄大了,就是要多走走,才能身体健康,”

    张奶奶的神情很是慈颜善目。

    顾城这个时候才开始回答对方的问题,

    “最近没忙活啥,就是一直在家里呆着呢,这是我的孩子,刚刚满月。”

    “你都有孩子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都不知道,来,给奶奶看看。”

    张奶奶很是惊讶,然后从顾城的手里接过了佑佑,看到佑佑的小脸,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的神情。

    接宝宝的动作简练且温柔,她可是抱过很多次,甚至还把孙子给照顾大的,对于这些动作当然不陌生。

    “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情,因为刚开始医生建议不要吹风,也就没抱出来过。”

    “这孩子长得真漂亮。你看皮肤多白,喝母乳还是奶粉啊?”

    “奶粉,一直都是喝的奶粉。”

    “呦。”

    张奶奶语重心长的开始叮嘱。

    “顾小子,奶奶是过来人,可是跟你说,这孩子啊,还是吃母乳好一点,能增加抵抗力,让婴儿没有那么容易生病,喂奶粉是省劲了,可是多花钱不说,还不利于婴儿发育。“

    顾城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在妇幼医院的走廊上挂着的全是建议母乳喂养的宣传,可是他们家这种情况,怎么母乳喂养呢?

    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开口解释的,上次佑佑生病,就让顾城感觉很是内疚,心里有种猜想,是不是因为纯奶粉的喂养方式让佑佑的抵抗能力和身体素质比别的小朋友要微弱一点。

    “对了,孩子的妈妈呢?身体恢复的好么?”

    张奶奶又继续问道,不过顾城那有些悲伤的神情很明显提示了她,几位奶奶对视一眼,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

    几个人又开始对着佑佑夸赞了起来,因为年龄大了,孙子孙女都已经可以上学了,所以让她们这些老太婆们生活中也没有了小孩子的元素,猛地一下子看到这么可爱的小人,当然要好好稀罕稀罕。

    “你看,眼睛多大啊,黑黑的,腿也很长,以后长得很

    “好了,顾小子啊,我们回了,你也抓紧上去吧,小宝宝不要晒那么久太阳,这个时间啊,是慢慢一点一点适应好了再增加的。”

    顾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给佑佑盖好,也准备回家了。

    商言自从在医院跟顾城分别了以后,就开始忙活帮忙寻找当天晚上的出租大哥的踪迹。

    他先是跟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官二代去了电话,约定好在哪里见面了以后,就开车径直前往。

    “老商,你这段时间可是很少出门啊。”

    罗安路坐在茶楼的红木座椅上,打趣着迎面走来的商言。

    对于这种调侃,商言并没有开口,只是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无奈,和身边那位盈盈微笑的李楠就说明了一切。

    “来,先坐下,尝尝这上好的雨花茶,这可是这家茶楼的珍藏。”

    罗安路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邀请商言和李楠坐下,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人,所以互相之间都很熟悉了,在很多场合都跟着父辈出席过宴会,相互之间也算是很了解了。

    ,要说起罗安路,可是官二代圈子里的一个人物,虽然他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交管局的局长,但是找了个巨商的妻子,罗安路的外公也是周市本地建筑行业的龙头,专营石料,沙土,资产不比商言家差多少。

    而且他一直以好口碑在圈子里面流传,不爱泡吧,不花心,最大的爱好就是国学,什么毛笔字,什么书画,什么古董,茶叶,都是他的喜好。

    长久接触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仿佛从诗文中走出的翩翩士子,一举一动都是书香韵味。

    “别搞这些了,我不爱喝茶你也是知道的,再好的茶叶对我来说也都是一个味道。”

    商言一口把刚才倒好的茶水喝完,很好的解了一路上开车的饥渴感,然后直接步入正题。

    “你啊。”

    罗安路无奈的摇了摇头,跟商言也算是打过不少交道了,之所以愿意深交的原因,就是因为对方身上没有别的二代身上的那种跋扈的气质和想法,就算是有点花心,也是属于那种你情我愿的交易。

    最重要的是,没什么心眼,喜欢直来直往的,属于那种一杆子能捅到底的人,跟这种人交往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心思,也没有那么多的鸡鸣狗盗的计谋。

    “说吧,什么事情,值得你这商二公子百忙之中来找我帮忙。”

    罗安路对于茶水的喝法可不像商言那样牛嚼牡丹,反而一举一动都有着独特的韵味,先是嗅一口,然后喝下半口,让茶水在口唇之间反复回味,再咽下肚,那种苦涩之后紧随而来的甘甜,才是喝茶要体会的味道。

    “是这样,想让你帮我查下在昨天夜里,从中心公寓到妇幼这段时间的路口监控录像,最好能查到经过的车子的司机信息。”

    商言先是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他最不喜欢别人喊自己商二公子,感觉像是骂人一样,浑身不自在,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自己的家世固然有影响,但是自己跟别人交往全是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跟身份没什么关系。

    但奈何今天有求于对方,只能无奈的强忍住自己想要反驳的欲望,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是有司机惹到你了?要我说啊,你这家大业大的,没事跟一个普通的司机计较什么,人家生活也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

    平日里有相熟的二代求到罗安路这里的时候,大部分的要求都是想要看下自己的车被谁撞到了,或者某个在路上出言不逊行人的信息,他一直都是不太搭理的,当然,也有些人是有违章,想要走走后门,交点罚款,免除掉扣分或者吊销驾照的责罚,这些他倒是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