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 64.酒醒(感谢石子陵啊的1500点打赏)
    “还要把账结一下,他喝醉了,还没结账呢,我们也不允许从他的身上拿钱,这是犯法的。”

    商言先是一愣,立刻掏出钱包。

    “应该的,应该的。”

    李奎在这家店里消费了两百块钱,商言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几张,数都没数,递给了店员。

    “麻烦你们了,还吐在店里了,剩下的钱就当是清洁费,万分抱歉。”

    店员看了看,把钱收了,帮忙商言抬着李奎塞到了商言的车子里。

    等商言道别了店员,才进入车厢。

    “咦~”

    车厢里已经满是酒精的味道,商言嫌弃的打开车窗,看着醉过去的李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作为交往七八年的朋友,他很了解李奎,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碰到了事情,不然不会如此放纵。

    “我们去橙子家,你可要老实一点,不要吐我车子里啊。”

    对着后排的李奎嘟囔了一句,然后才开着车子,朝着顾城的房子赶去。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短促且轻微,要不是顾城接完电话就没有回到卧室,一直在客厅里焦急的等待消息,还真的不一定听得到。

    他连忙上前打开门,看着一头汗水的商言,还有肩膀上还在不省人事的李奎。

    “怎么回事,喝这么多?”

    一边上前帮忙搀扶,一边询问着商言情况。

    “可别说了,我不知道,去的时候就这样子了,肯定是遇到事情了,我可是从酒店赶来的,要不然还能来一次晨练呢,这下亏了。”

    虽然商言口里这么说,但是脸上没有一点不高兴的神情,朋友是什么,就是在这种时候可以托付的人。

    顾城先是递给了商言一张纸巾,示意他擦一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自己住在五楼,虽然楼层不高,但是搀扶一个喝醉的成年男子上楼,可是不轻松的。

    再加上现在是夏天,夜晚更是闷热,顾城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空调,很快凉风就顺着出风口,弥漫了整个房间。

    “我去给他烧点醒酒汤,顺便烧壶热水,你看着把床收拾一下。”

    他吩咐了一句,就去厨房忙活了,对于醒酒汤这东西,平日可没少给商言煮,每次喝醉了几乎都是过来找顾城,这里几乎成了他的第二个家了。

    所以做起这个来,轻车熟路的。

    商言也去书房,把特意买的折叠床打开,因为这间房子只有一间卧室,商言在沙发上睡觉也老是腰酸背痛的,所以就自己花钱买了个折叠床放在书房,什么时候过来留宿,就对付一宿。

    熟练的从衣柜里拿出被褥,把床铺整理好。

    这个时候顾城也把醒酒汤煮好了,端着走了出来,把李奎扶正,往嘴巴里喂着。

    “你自己去冰箱,看看喝点什么,反正你也不爱喝热水。”

    商言是最讨厌和热水的,平日里不是用矿泉水对付,就是饮料和酒水,顾城老早就吐槽,他之后肯定会得糖尿病的。

    等喂完李奎,两个人合伙把他抬到书房铺好的床上,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各自去休息了,时间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情还是要明天再商量。

    因为床铺被占用了,商言也就只能在沙发上休息了,不过他并不在意,睡沙发的次数又不少,都习惯了。

    清晨,阳光从窗台上投射过来,刺在了李奎的眼上,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周围的装饰,才放心的出了口气。

    这里是顾城的家,他还是很熟悉的,知道昨天肯定是喝多了,他揉着发痛的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起来了?”

    顾城正抱着女儿喂奶,看着李奎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开口吩咐着。

    “去洗漱一下,我给你留了早饭,在锅里呢,换洗的衣服在你床头。”

    因为几人的身形差不多,在大学宿舍的时候,就往往是互相换着穿。

    “好。”

    李奎的声音带着鼻音,吹了一夜空调,免不了有点不透气。

    等他把自己一身的酒气洗干净,顺便刷了牙走出来的时候,早早出门的商言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逗着佑佑。

    “来,给我抱抱。”

    李奎接过来,看着眼前的小人,通红的小脸肉嘟嘟的,可爱极了。

    “真好。”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洗礼了,坏心情都消失了,小孩子果然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等顾城把早餐端过来,他才把手里的佑佑递还给商言。

    “出什么事情了?喝这么多酒.不会是为情所困吧。”

    商言打趣着,用调侃的语气询问。

    “你可拉倒吧,我可不像你是个种马。”

    李奎白了商言一眼,喝了一口冒着热气的白粥,这东西是用来安抚被酒精刺激的脾胃最好的食物,一口热粥下肚,感觉精神都回来了。

    “我负责的项目出了问题,因为牵扯比较大,我就被开除了。”

    经过昨天的酒醉,他已经走出了这个事情,所以说起来轻飘飘的。

    商言和顾城对视了一眼,就知道,如果不是出了事情,李奎这个自律的人肯定不会放纵自己的。

    “没事,工作而已,要不我找老头子给你安排个工作,保证一进去就是经理。”

    商言拍了拍胸膛,大包大揽的。

    “我可不去给你家打工,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照着商家二公子的派头吩咐我做事了。”

    虽然是开玩笑,但是也表示了李奎的想法,他不想自己跟商言的感情牵扯到金钱利益,这样自己始终都会认为低人一等。

    商言也知道他的脾气,没在意。

    顾城拍了拍李奎的肩膀,安慰着。

    “正好趁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下,再考虑一下之后的路怎么走,找工作是很容易的,不要太看不开。”

    “我知道。”

    李奎一口把包子塞到自己的嘴里,艰难的咽下去,顺便喝了两口粥往下压了一压。

    “就是原本准备付给你的钱可能要缓一段时间了。”

    之前两个人商量,顾城要把自己现在住的房子卖给李奎,现在失去了收入来源,一时之间可能没办法按照计划走了。

    “嗨,这件事情急什么,我的房子还没装修呢,你现在把我赶走了,我住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