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 20.俞齐上门
    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俞齐这个主编亲自去送,一是因为顾城是自己的师弟,这次选择他们出版社,可真是拉了事业岌岌可危的他一把,另一方面,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师弟是真的才华横溢,之前可能只是职业选择错了,做了记者,现在转换成作家,可能要一飞冲天,他要趁这个时候,好好拉拢一下这个优质的作家。

    作家和编辑的关系一直是相辅相成的,好的编辑遍地都是,可是好的作家也就没那么好找了,很多编辑靠着手下签的作家,自己直接翻身、做了主人,带着作家合伙开起了出版社,现在华国的排名前五的出版社都是这么成立的。

    而他跟顾城的关系,说好听点是校友,师兄的关系,可是在这个社会上,只有利益才能把俩人仅仅的联系在一起,其他的关系都是不牢固的。

    “不用这么麻烦的师兄,我自己。。。”

    顾城刚想说自己上门取一趟,可是话出口了才想起来,如今自己可不是那个想去哪就去哪的自由人士了,他看了眼摇篮里的佑佑,无奈的摇摇头。

    “那这样吧,师兄,你过来我家,我记得上次在一起喝酒,已经是五年前我们的论文通过的时候了。”

    顾城回忆着往昔,邀请着。

    “好啊,那你可要有好酒,没有好酒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的开戒的。”

    俞齐为了避免应酬,一直对外的借口都是戒酒了,可是平日在自己的家里,也会闲暇之余小酌两杯,但是顾城可不是外人,没必要耍这些职场上的套路。

    “放心吧,十年的竹叶青,这可是我从齐域带回来的,从一家养竹子的大户家里买到的,最正宗的竹叶青。”

    顾城笑着看了眼自己门口玄关的酒柜上,那最上面还摆着一个坛子。

    俞齐一听说竹叶青,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可是华国最传统的酒了,而且产量稀少,正宗的竹叶青很难买到,更别提是十年份的。

    这里说的竹叶青,是一种古老的酿酒方法,把高粱酒灌入竹子的幼苗里,等竹子长成之后,砍伐出小孔,酒液就混杂着竹子的清香,流入容器,在经过各种发酵和处理,不仅口感柔和,还有种清香之感。

    文人间交往,还遵循着古式的温水座谈,俞齐上次喝这个酒,也是有幸去一个文学大家的家里,蹭了两杯,对于酒的味道,一直念念不忘。

    “好,我马上过来。酒给我留好。”

    顾城听着电话被急促的挂断,对面还有站起凳子被撞开的声音,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边的俞齐已经没有心情等待下班时间到了,身为一家出版社的主编,他肯定不像别的职员,上班时间是弹性的。

    他走到门口,正了正自己的脸色,收敛起惊喜的表情,变成往日的严肃脸。

    “主编好,”

    门一推开,外面路过的下属纷纷打招呼。

    “好好工作。”

    他拍了拍一个新来的实习生的肩膀,勉励了两句,然后在对方惶恐和感激的神情中,离开了出版社。

    估计出版社所有的员工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上司在上班时间跑出去,居然是为了去喝酒。

    等俞齐走了之后,出版社里才恢复攀谈的气氛。

    “诶?你知道不,我们出版社新签的一本书,特别精彩,据说很多咨询了很多文学评论家,都认为有大爆的可能,真羡慕我们主编的人脉关系,眼看着要被老板问罪,人家直接发动人脉找到了要出书的学弟,看样子,这个险关过去了。”

    这是出版社的老人,目前的站队是中间派,不掺和进上司的斗争中,坐看风云。

    “切,有什么啊,还不知道到底火不火呢,有多少大家都看好的书,结果市场不接受,只卖出个万八本的先例,还没到最后,谁知道会怎样。”

    这是俞齐对手,也是出版社副主编的那一派,一直都对俞齐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主编的位置感到不忿,时刻盯着俞齐,准备一出错,就把对方拉下来。

    “我还是觉得我们主编厉害,还是华国大学毕业,人脉关系很广,上次我们出版社的作家,一发书,就有那么多的文学报刊帮忙宣传,这不是我们主编力撑的结果么?”

    这是刚才被俞齐勉励的实习生,听着对方好像不看好主编,立刻出声反驳,激动的连脸都涨红了。

    职场就是一个个小社会,里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面前一个笑嘻嘻跟你攀谈的同事,下一秒就在老板面前打你的小报告,也可能你辛辛苦苦的独立创意,转眼被上司占用剽窃。

    顾城正是不想经历这些复杂的事情,才从原本的单位离职。

    等俞齐带着礼物,还有给顾城的样书,来到对方的楼下,时间已经快到了五点了。

    他抬头看了下顾城住的楼房,心里满是感叹,有些人天生就有些好运气,就拿顾城来说,当初对方把所有的积蓄拿来买房,还跟自己借了一部分,当时自己还劝对方不要盲目投资。

    现在想想,还好对方没有听自己的话,现在的房价可是一天一个样子,光是自己挣钱的速度,已经赶不上房价增长的速度了。

    他想着自己还在租房住,就满心苦涩,现在只能期待,顾城的书能够大爆,作为主编的自己不光能有业绩分成,年底的时候还会拿到老板一笔不菲的年终奖,这样的话加上自己的积蓄,他也能买下自己一直挂念的那个四居室了。

    看了看楼号,回忆了下上次来的路,俞齐带着犹豫上了楼,距离他上次来,已经有两年了,两年前自己也是因为有事找顾城,才过来的,只是匆匆的一瞥。这两年都有些忘了顾城的家改怎么走了。

    他跟顾城大多数的相聚都在咖啡馆,或者别的地方,到对方的家里去,还真少见。

    转了几圈,实在没办法,他现在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丢脸的问题了,直接拿出电话,拨打了顾城的手机。

    “你家在几栋来着,我有点忘了,年龄大了,健忘,哦。那一栋啊?那我走过了,等着我,马上到,几楼来着?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