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西坠。

    余辉印染着天空,晚霞洒落下来,给村庄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霞光,似远古的神庙,神圣、祥和、宁静。

    神山大林之间,虎啸猿啼,在另类的宣布世间的一切即将归入静谧的夜晚。

    篝火跳动,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欢聚一堂,十分热闹。

    村民们很开心。今天狩猎队带回了充足的食物,其中不仅有蛮血巨象这种庞然大物,更有蛟龙、貔貅等太古遗种,都是难得的猎物。

    其实这事传出去了很难相信,会让人震惊。

    要知道蛟龙、貔貅这种级别的凶兽,纵然血脉不纯也都十分强大,换作一般人,谁敢将之作为猎物。

    而姬家古村,两种都猎到了!

    用餐之后,

    “好了,一群娃娃给我过来,进行药浴洗礼!”

    姬大伯在村中央开口大叫起来。

    他的嗓门很大,声音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能听见。

    “啊!”

    “我不要!”

    一群不到十岁的小孩,大多数是六七岁的小孩,可能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顿时鸡飞狗跳的跑起来。

    他们四处躲藏!

    “快点!等会可是难得的宝血秘药,可不要浪费了!”

    不过老族长一声令下,很多青年笑着将奔跑着的孩子们全给捉住了,然后一一送到了老族长等人身边。

    在这里不知何时立了几口巨鼎,这种鼎不是姬天神之前举起的那种,而是药鼎,村里专门用来熬大药的。

    此刻,这些药鼎中,热水沸腾,咕噜咕噜在翻滚着。

    下面的烈火熊熊,有族老还在继续加热,也有老人往鼎里面添加草药、珍贵的凶兽肢体,一些部位的碎骨等。

    孩子们看着眼前的场面,脸都绿了,果然是要“煮”他们。

    而四周,不需要再进行这一过程的少年们,则是纷纷露出了嘻嘻哈哈看戏的笑容。

    想当初,他们也是如此。

    虽然是好事,可过程却不那么享受呀。

    现在,他们可算是度过去了!

    “好了!”

    这时候,老族长将最关键的凶兽宝血取出来一些,加入了药鼎。不过每一口都没有放入太多,因为怕没神化窍穴的孩子们承受不住。

    他看着每口鼎内变得粘稠泛着光泽的药液,感觉差不多后点了点头,

    “都进吧!”

    话语落下。

    一些大人们不等孩子们反应过来,直接将他们扔进了鼎中。

    “啊!”

    “好痛呀!”

    被扔进药鼎中,一个个孩子全都大叫起来,有的挣扎着想爬出来,不过又被鼎边的大人给摁回去了。

    药浴洗礼的机会,也算很难得的!

    这可是珍贵凶兽宝血,碎骨,加上各种草药炼制的药液,功效强大,属于姬家古村的一种独特药方。

    它不仅可以增强未开始修行的孩子们的体质,为他们之后奠定基础,增加肉身潜能,甚至也可以辅助踏上修行路的孩子更快开启体内神窍。

    “小天神,小姬子,你们也过来!”

    而正在一旁看着一群熊孩子嚎叫的姬天神和踉踉跄跄跟在一旁的好奇的姬子,此刻也是被叫了过去。

    老族长为他们两个最小却又特殊的娃娃,特意准备了两口最大的鼎。

    里面药液翻滚间,犹如泛着道道霞光,有精气喷薄而出,依稀之间可以看到全都是强大凶兽的骨骼、筋膜、宝血,其中甚至有蛟龙的脊柱,貔貅原始宝骨部位的真血。

    可以说这一次猎杀的遗种凶兽的宝血、精华,大都消耗在这两口鼎了!

    “这种浓度其他孩子可能受不了,你们两个可以!”

    老族长说了一句,将他们两各自拎起,放入了药鼎。

    进入药鼎之中,姬天神没有叫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进行药浴了。

    自从踏上修行路后,他这半年,每隔一个月都会和那些大他几岁的孩子一同进行一次药浴洗礼。

    倒是姬子,却是第一次!

    姬天神看了一眼旁边的这位小表弟,发现他小小的脸上通红,时不时还会呛进一口药水,可是却没有其他孩子那般感觉剧痛的模样。

    姬天神心中惊讶这位表弟的表现。

    其他的七八岁小孩,有的已经神化了好几个窍穴,可却连稀少的凶兽宝血都承受不住,会痛的叫出来。

    而这位小表弟没有修行,却可以毫无压力的承受这些更加恐怖的宝血精华。

    真不愧是小妖孽!

    姬天神暗道。

    然后他没有关注其他,回归自身,

    “正好,我也想借此机会,加速神化窍穴!”

    他闭目,将身子整个沉入了药鼎。

    主动吸收着药鼎中的凶兽宝血,进行修炼。

    看着他的举动,许多的青年们心中暗赞。

    村子里的孩子们,大多数处于被动转化着这些真血能量,而姬天神却是唯一一个主动吸收的。

    对此老族长满意的摸了摸胡须,点了点头。

    旁边,姬空也是露出微笑。

    他觉得,老族长下午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他的一些做法似乎误打误撞让儿子有了远大的志向和前进的动力。

    虽然事情的真相有点让姬空哭笑不得。

    回想今天下午的场景……

    “我说的?”

    “什么时候?”

    “啊?”

    颇为年迈的老族长被姬空询问的一脸茫然。

    “可孩子确实说是您告诉的,还说出了帝落山,中央古地……”

    姬空怪异的说道。

    “……”

    老族长愣了一下,然后嘴巴微张,后知后觉开始明白了。

    一年前,小天神可以跑的时候就曾向他询问这一方世界的情况。

    当时他也十分有兴致,为了给小不点开拓眼界,老族长具体描述了真正的天地是怎样一个恢弘的大世界,其为了生动形象好理解,将这一片所在的禁土天地称为“山”。

    同时,老族长还把这一片“帝落山”中一个个古来罕见的“天骄妖孽”的传说事迹,拿来当作普通故事讲述。

    只是有时候为了保证“故事精彩”,或者是突发奇想,老族长胡编乱造出一些事迹,其中自然不免会夸大一丢丢,导致和现实……失真。

    在他看来,反正精彩就完事了!

    而且老族长觉得小不点也很喜欢自己的故事,每次听的眼睛都闪闪发亮,一脸认真和向往。

    其中就有“肉身十万门槛”“中央古地有天骄如何如何”的字句。

    他真没有想到,小天神把这些当真了。

    “嘶,不会吧……”

    老族长突然又想起最后一次讲故事时,他曾感叹的提了一句中央古地曾有一代人物,以凡体半岁悟道,一岁入修行,最终一路高歌登临绝顶……

    小天神在半年前踏入修行路的事情,不会让这个刺激的吧。

    ……

    下午的对话,历历在目,

    如今,知道所有缘由的姬空和身边的老族长对视一眼,两人心中有数,一切都在不言中。

    看着巨鼎中自己小妖孽般的儿子,姬空感叹,果然终究只是个孩子,见识不足……竟然被老族长“哄”到了……

    不过不坏,竟然引导出了如此的潜力,说不定可以培养出“故事”级的小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