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 第735章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吗
    凉州城。

    接到李元昌书信的李承乾忍不住摇头苦笑。

    他真的是没想到,李恪竟会因为这些小事儿就记恨上自己。

    并且还受了李泰的蛊惑,真想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

    说真的,李承乾是真的不想看见这样的场景。

    因为,这些都是他的兄弟,都是曾经跟着他一起长大的兄弟。

    可是现在,却因为这些事情,一个个的分崩离析。

    李承乾真心觉得不值。

    他忍不住开口道:“若是他们喜欢皇位,就去找父皇说,他们想做太子就好了。”

    “为什么偏偏都要来跟我作对呢?”

    “我可是多少次的拒绝了,父皇的册封啊。”

    “他们为什么还要冲着我来?”

    “难道,只有我死了,他们才安心?”

    李承乾摇头苦笑不已。

    而一旁的长孙冲听闻这话,也忍不住开了口。

    他道:“殿下,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冲哥,你难道也要疏远我?”

    李承乾满脸不解的看着长孙冲:“你跟我可是亲戚,而且是一起长大的,有什么话你不能直说?”

    他现在真的是有些不太理解长孙冲了。

    自己都能在他面前抱怨自己皇室的事儿。

    可他却对自己这样?

    有什么话你说就好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

    难道,真的开始把自己当外人了?

    若是小时候,他们真的是有什么说什么,哪怕是说李世民的坏话,他们也是干过的。

    可长大了之后,程怀亮变得沉默寡言,只知道听从自己的吩咐行事。

    而长孙冲也是胆小了许多,不敢在自己面前畅所欲言了。

    有那么一瞬间,李承乾有些后悔长大了。

    而听闻李承乾的话,长孙冲也是愣了一下。

    他似是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随后,他不由苦笑道:“小时候是不懂事,没意识到你我的身份差距。”

    “就算你我是亲戚,但你毕竟是当朝皇子,而我只是大臣的儿子而已。”

    长孙冲望着李承乾道:“所以殿下,您别怪我……”

    闻言,李承乾忍不住摇头苦笑道:“好好好,我理解,我理解,有什么事儿,你说就好了。”

    长孙冲这才恍然想起正事儿。

    他道:“我父亲曾告诉我,这世上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而与人为善是好事儿,但人以恶待你也是人之常情。”

    “你要做的不是在被恶意笼罩时还要与人为善。”

    “而是保护好自己,在恶意袭来之时,最起码也知道挥起拳头反击。”

    长孙冲望着李承乾道:“我知道,玄武门的事情是殿下的阴影,但有些事儿不是靠躲避就能解决的。”

    这些年,他是跟着李承乾一路走过来的。

    李承乾遭遇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他也是都看到了的。

    曾几何时,李泰是怎么对他的,而他又是怎么对李泰的,他也是看到了的。

    他是真心觉得,李承乾实在是太善良了。

    若是有人这般对待自己,那他早就会爆发了。

    根本不会像李承乾这般,竟然直到现在还在处处忍让。

    而他今天实在是忍不了了,所以才跟李承乾说出这番话来。

    可听闻他这话。

    李承乾忍不住苦笑道:“谁跟你说,玄武门的事儿是我的心理阴影了?”

    玄武门之变,在他看来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

    只是,玄武门之变带来的后果,才是让他一直都不敢对李泰做出什么的原因所在。

    李承乾摇头叹息道:“虽然玄武门的事儿,不是我的阴影,但却是大唐所有百姓的阴影。”

    “我是真的害怕,若是我动了李泰,又让大唐的百姓对皇庭失去信心啊。”

    “大唐如今正在发展阶段,若是因为这些事儿耽误了发展,我们就是大唐的罪人。”

    相比起那所谓的玄武门,这才是李承乾真正的顾虑。

    他是真的怕,自己动了李泰之后,导致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全数散尽。

    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而相比起那些来说,李承乾宁愿让自己受些委屈。

    听闻这番话后。

    长孙冲也是抿了抿嘴。

    他了然道:“果然,这才是我熟悉的殿下。”

    “行了,别一口一个殿下的了。”

    “这里没有外人。”

    李承乾直开口道:“不过我倒也要问你,你觉得现在应该做什么才好?”

    “做什么?”

    长孙冲摇了摇头道:“殿下应该问,不做什么。”

    “那我不做什么?”

    李承乾问。

    “不做任何跟他们有关的事儿。”

    长孙冲道:“完全不必将他们放在心上,继续不搭理他们就好了。”

    “不过殿下,我倒是十分好奇,鲁王为何会给你传信?”

    在长孙冲的印象当中,鲁王李元昌跟李承乾的关系可是一直不太好啊。

    毕竟李承乾可是做出过血洗鲁王府的事情的。

    而且鲁王,还曾差一点点,毁了李承乾两个女人的清白。

    这不论怎么看,都是不共戴天之仇,他怎会给李承乾写书信,告知他一切呢?

    这在长孙冲看来,似是这家伙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啊。

    可李承乾听闻这话后,只是轻轻一笑。

    他道:“其实我跟王叔早就已经和解了。”

    “我不在长安城的时候,都是他偷偷写书信给我,告知我长安城的一切。”

    “若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

    听闻这话,长孙冲不由摇头苦笑。

    他道:“殿下,这事儿你竟然连我们都瞒着呢。”

    “没有啊。”

    “我只是没有说而已,什么叫瞒着?”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道:“难道,我要把我昨晚上吃的什么,都告诉你?”

    “不用不用。”

    长孙冲摇了摇头,道:“不过也得亏是殿下说了,我可得赶紧给我父亲写信去。”

    “我父亲现在没准还在筹划着怎么帮你报复鲁王呢。”

    “若是真让我父亲得手了,殿下可就缺了个好帮手了。”

    闻言,李承乾眉头不由挑的好高。

    他道:“什么?舅舅要帮我报复鲁王?”

    “是啊。”

    “父亲已经收集关于他的事儿很久了。”

    “据我所知,父亲现在只等着鲁王犯错,然后将他一举打落神坛。”

    长孙冲看着李承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您也知道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没错。

    唐初三流氓之一,大唐第一老阴逼么……

    李承乾忍不住摇头苦笑道:“那你可得赶紧给他写信。”

    “嗯。”

    “我这就去。”

    说完,长孙冲便走了。

    房间内只剩下李承乾一个,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他的脑海中,也只剩下了李恪的身影……

    李恪,你真的确定,要与我为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