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凤鸣斗罗 > 第378章 何以解忧
    马红俊依旧在呼呼大睡,梦里时光飞逝,像是加了不知几何倍速的光速般,转眼他便来到了数百万年后。

    漫长的岁月过去,他就像一个漫步在时光长河中的旅人,数百万年的悠悠岁月,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倏忽即逝,一场梦而已。

    梦里他的记忆也在渐渐复苏,这时他才恍然,他见到的那些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其实不是什么长着大翅膀的大蜥蜴,而是真龙的另一种形态,巨龙。

    虽然他不太想承受那些巨龙是真龙,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即使他不想承受也没用。

    反倒是铭刻在他的灵魂深处,他记忆中的那种真龙,在这个世界反而几乎不可见。

    比如柳二龙的武魂火龙,玉天恒的武魂蓝电霸王龙,这些虽然有那种真龙的一些形态,但也不是他记忆中的那种真龙。

    梦境之中,自苍穹坠落而下的两条巨龙,他已经通过梦境明晰它们的身份,九大龙王中的冰龙王与火龙王。

    两大龙王实力如何他不好判断,也判断不出来。

    但这两只巨龙给他的感觉,并不比当初他在面对火神祢下时,从祂身上感受到的那种威势弱。

    反而相比较而言,两大龙王的威严更甚,威势更猛,然而它们却被击杀了。

    漫长岁月过去,它们庞大的龙尸,也早都已经掩埋在数万丈深的地底之下,龙尸成岭,龙骨成山。

    甚至就连它们当初坠落时,凿穿大地所毁灭的区域,也早都已经在悠悠岁月变迁中,从寂灭中复苏,在破败中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的生机。

    造就出了一片庞大的魂兽森林,埋骨处更是因此而形成了一块宛如聚宝盆般,汇集万千灵秀的稀世宝地。

    马红俊现在已经明白,那片魂兽森林其实就是这落日森林,而冰龙王与火龙王的埋骨地形成的灵秀宝地,其实就是他现在修炼的冰火两仪眼。

    只是他却不知道,就在他进入梦乡,眉心火焰印记散发光芒,护持他不被极致的冰寒与炽烈毁灭时,在冰火两仪眼泉眼下,数万丈深的地底深处,两条宛如山岭般庞大的龙尸,像是感应到了马红俊的到来。

    和他梦境中所见略同,龙尸成岭,龙骨成山。

    数百万年沧桑岁月过去,两条庞大的龙尸,早都已经变成了两具绵延不知多少里的庞大骨架。

    然而就算如此,经历漫长岁月的变迁,龙骨竟仍然晶莹,依旧灿烂,如同两尊用红水晶和蓝水晶雕琢而成的精美艺术珍品。

    庞大的晶莹骨质上,微弱的火红和冰蓝两色光芒,分别从红水晶和蓝水晶般的龙骨上亮起,缓缓向着巨龙的头骨汇聚。

    宛如两座崇山峻岭般的晶莹头骨,此刻竟然有了一丝微弱的能量波动。

    片刻之后,两条巨龙水晶头骨上的光芒,像是被什么撕裂了一般,分裂出两道八九长的巨龙虚影。

    这两道一火、一冰蓝的虚影,赫然与马红俊梦境中所见相同,只不过体型要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之后,晶莹头骨上亮起的微弱光芒便迅速暗淡隐没了下去,直至完全消失。

    而那巨龙虚影,则化成了两道绚烂的红蓝流光,飞速向着冰火两仪眼上面冲去。

    那等存在速度何其之快,又是在冰火两仪眼中,一路还有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冰火之力补充消耗。

    不过短短片刻之间,它们便跨越了数万丈深的冰火两仪眼。

    随即化作两枚拳头大的光球,一火红、一冰蓝,向着肚皮朝上,躺在冰火两仪眼泉面上,呼呼大睡的马红俊体内钻去。

    轰!

    无声无息的神秘波动轰然爆发,马红俊体表的火红色纱衣,似是感受到了严重的挑衅,光芒微微变亮了一些。

    火红纱衣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光芒也不是很亮,但却弥足坚韧,竟生生挡住了两枚光球的侵蚀。

    与此同时,马红俊的身上更是飘起一簇小火苗,轰的一声瞬间变大,将两枚似是察觉到不对,想要逃窜离去的光球吞了进去。

    啊!

    无声无息的凄厉惨叫从火光中响起,可惜如此这般景象,已经超出了史莱克众人的理解范畴,竟然没有一人有所察觉。

    转眼之间,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泰隆、黄远、京灵三人,也和绛珠苏醒了过来。

    然而,他们同样也找不到打呼噜的马红俊在那里,最终只能挥舞背后的能量双翼离开了冰火两仪眼。

    而这时,在火光中沉浮的两颗光球,其颜色似乎变的纯粹了一些,也没有了那无声的凄厉惨叫。

    甚至就连体型,由最初的拳头般大小,变的只剩下核桃那般大。

    火光收敛,继而消散,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落在马红俊的身上,融入他体表的薄薄纱衣之中。

    与此同时,他身上悬浮的那两枚光球,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化作火红、冰蓝两道流光,钻进了他的身体之中,随后他便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

    马红俊缓缓起身,俊美如玉的脸上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呆愣愣的泡在冰火两仪眼之中。

    一梦数百万年的时光,漫步时光长河,就算梦境中的画面是在以光速快进,也依旧在他脑海中留下了大量的信息。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马红俊自语。

    他没有急着离开这让他既感到陌生,又感到熟悉的冰火两仪眼。

    他脑子现在特别混乱,梦境中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呈现在他的脑海,和他现实的记忆互相碰撞,险些让他忘了自己是谁。

    不过随着他眼中的沧桑之色在迅速消退,他渐渐捋清了脑海中混乱的记忆,表情也渐渐生动了起来。

    “……,原来我是冰儿的小哥哥,我正在泡,哦不,我正在冰火两仪眼中修炼。”

    马红俊彻底摆脱混乱的梦境清醒了过来,不过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他就是想去冰火两仪眼中泡一泡。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来历,但是我为什么会梦到关于你的那些过往?险些让我迷失。”

    马红俊眉头紧锁,默默走出冰火两仪眼,将丢在岸边的衣服穿好,凝望着极寒阴泉与极炎阳泉和谐交织在一起的冰火泉眼。

    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以前他不是没有在里面泡过,但从未有异常发生。

    为何现在却有异常出现?

    马红俊默默凝望着冰火两仪眼,在边上驻足良久。

    直到奥斯卡、宁荣荣、朱竹清、墨子渊、柳青玄、唐辰,六人坚持不住冰火之力的侵蚀,退出修炼状态,远远的向他轻声打招呼,才将他从沉思中惊醒。

    马红俊迈步走了过去,低声说道“你们感觉怎么样?”

    奥斯卡微微一笑,低声道“感觉非常不错,是我平时修炼状态的好几倍,可惜只能坚持到现在,不然我真想一直修炼下去。”

    马红俊微微点头,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淡淡的说道,“你就知足吧,又不是只能修炼这一会儿,别人想来都没这机会。竹清,你们呢?”

    朱竹清凝眸,重重的点了点头,清冷的声音中包含着一丝喜悦,说道“事半功倍,非常不错,谢谢俊哥。”

    宁荣荣、墨子渊、柳青玄、唐辰四人也跟着重重的点头,两眼中充斥着喜悦,还有一丝没法坚持更长时间的遗憾。

    马红俊清微微一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朱竹清的头,说道“不错,等你们,额,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

    被马红俊突然摸头杀,朱竹清瞬间愣住了,一张绝美的俏脸刷的一下直接红到了耳朵根。

    心中波涛汹涌,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朱竹清的全身,整个人都跟过电似的,浑身一阵酥麻。

    “俊哥,你。”朱竹清声若蚊蝇,清冷中带着一丝娇羞。

    奥斯卡、柳青玄、墨子渊几人直接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一向除了对小舞偶尔还会进行摸头杀的马红俊,竟然会对朱竹清做出这般亲密的举动来。

    宁荣荣一脸古怪,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但却手疾眼快,一把将朱竹清拉到了她的身后,娇声道“牛头人,你是不是想和戴老大决斗?”

    马红俊本来在为自己下意识的动作,以及朱竹清的反应而愣神,结果却骤然听到宁荣荣在赤裸裸的诋毁他。

    “神特么牛头人。”马红俊嘴角一抽,二话不说,瞬间也给她来了个摸头杀,同时得意的笑道,“看吧,都是我妹妹,这下荣荣你心里是不是就平衡了?”

    宁荣荣直接愣住,粉嫩的俏脸瞬间变的通红,不说话了。

    墨子渊、柳青玄、唐辰三人目瞪口呆,被马红俊的一通神奇操作给惊呆了。

    奥斯卡一脸便秘的表情,像是跟吃了死孩子一般,黑着脸说道“马小俊,你趁沐白不在,摸竹清也就算了。可你当着我的面,还敢摸我女朋友,你有没有感觉到很不对劲?”

    马红俊嘴角一勾,瞬间也给他来了摸头杀,“好兄弟,原来你心里也不平衡,这下你总感觉公平了吧。”

    “我特么,我去。”奥斯卡口吐芬芳,一张俊美清秀的脸更黑了,这次是真的吃了死孩子了,咬着牙说道“马小俊,走,我们去外面,我要和你决斗。”

    马红俊撇了撇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悠然站在原地,就是不动一步。

    “谁,谁是你女朋友了,你个笨蛋。”

    从愣神中反应过来的宁荣荣小脸更红了,像是要能滴出水来,恨恨的跺了跺脚,拉住朱竹清,背后色彩斑斓的能量双翼浮现而出,逃也似的向着冰火两仪眼外飞去。

    朱竹清的反应不可谓不灵敏,几乎是在宁荣荣能量双翼浮现的瞬间,她的背后也浮现出一对能量双翼。

    只不过相较于宁荣荣的能量双翼是九彩斑斓,宛如彩虹般绚烂。

    她的能量双翼只是黑中带红的玄黑色,黑的深邃,红的妖艳。

    宛如盛开在无尽幽冥,忘川彼岸的曼珠沙华,妖艳和深邃,黑暗而纯粹。

    见宁荣荣和朱竹清被羞得逃走了,马红俊又对奥斯卡打趣道,“笨蛋,还不快去追你女朋友?多好的机会,还不知道把握。”

    奥斯卡黑着一张脸,扭头就走,临走还不忘撂下狠话,“马小俊,你给我等着,改天我也给你和冰冰来个摸头杀。”

    “你敢,有种别跑,看我不打断你的三条腿。”

    马红俊一脸凶恶,双腿却如同古树盘根,牢牢钉在原地。

    “嘿嘿!”墨子渊、柳青玄、唐辰三人在一旁偷笑,心道这几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奥斯卡飞走哄宁荣荣去了,马红俊回过头来,正好看到偷笑的三人,没好气的说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跟着出去?想原地爆炸,还是原地爆炸?在外面炼化体内积攒的冰火之力,再回来继续修炼。快去,快去,别杵在这碍我的眼。”

    马红俊像是在赶苍蝇似的,一脸嫌弃的对柳青玄、墨子渊三人挥了挥手。

    “好说,好说。”

    “嘿嘿!”

    “这就去。”

    “哈哈!”

    墨子渊、柳青玄、唐辰,三人嘿嘿笑着,对马红俊不怀好意的点点头,随即能量双翼浮现,向冰火两仪眼外飞去。

    奥斯卡、朱竹清几人都走了,马红俊看了眼依旧还在修炼的戴沐白、小舞、赵无极、弗兰德、秦明、柳二龙、水冰儿、唐三,瞬间感觉耳根子都清静了。

    马红俊默默思量,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牛头人,他是真把小舞、宁荣荣和朱竹清当成是他的亲妹妹看待。

    至于那举止亲昵的摸头杀,也只是刚从混乱的记忆中挣脱出来,一时间下意识的动作,不存在什么特殊的感情和暧昧关系。

    马红俊摇了摇头,无奈一笑,又回到了冰火两仪眼泉眼旁边。

    不过他并不是想修炼,他的状态还有点问题,需要再调整一番。

    想到这里,马红俊手指在腰间的冰玉凰坠上轻轻一抹,一尊三足两耳,半人多高,一米多宽的圆鼎,出现在他的面前。

    随即马红俊开始给里面加清水和各种佐料,以及食用的灵药,比如提味的十年份魔椒和麻椒、辅用的千年份火枣、灵参、……等等。

    弄好之后,他便将大鼎架在了冰火两仪眼,极炎阳泉和极寒阴泉交界处的上空。

    接着他又开始收拾在落日森林里面采摘的各种菌菇和野菜,还有幽灵狼、嗜血魔狼、烈火苍狼、疾风魔狼和魔纹金虎的肉块。

    除了这些,其实还有银蛟、火蟒虎、雪妖蚕和银鳞剑鱼的肉块,以及他收集的一些他觉得珍贵的魂兽血,比如银蛟的血、银鳞剑鱼的血、火蟒虎的血,这些他也都在准备。

    魂兽肉要切成宛如薄冰般剔透的肉片,魂兽血要制成似果冻状晶莹的血块,这就需要精致的刀功和控制力,也算是对他自我能力的一种锻炼。

    拥有这些顶级的和珍贵的食材,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涮冰火鸳鸯火锅。

    何以解忧?唯有大吃。

    美美的搓一顿,他觉得他现在有些糟糕的状态就能调整过来了。

    要是条件允许,和他的小姐姐水冰儿进行深层次的沟通和融合,其实也能调整他的状态,但可惜条件不允许。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小舞和戴沐白对冰火之力的承受也到了极限,再也坚持不下去,两人也退出了修炼状态。

    两人见马红俊醒着,还在准备涮火锅,真是不知对他说什么好。

    随后三人简单聊了几句,小舞和戴沐白也去了冰火两仪眼外面。

    他们两人不但同样修炼了纯阴无极功和纯阳归元功,而且小舞还是化形的十万年魂兽,体质要远甚于正常人类。

    而戴沐白则是已经拥有了五个魂环,修为要比奥斯卡、宁荣荣、柳青玄等人高一个档次,所以他和小舞才能比别人坚持的时间更长。

    他们两人离开之后,冰火两仪眼就暂时没什么人坚持不了,退出修炼状态了。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一股浓浓的肉香,混合着好几种千年灵药的芬芳,扩散向四面八方,同时也弥漫向还在修炼的几人的口鼻。

    令人垂涎欲滴的浓郁香气扑鼻,成功勾起了还在修炼的唐三、柳二龙、水冰儿、秦明、弗兰德、赵无极六人肚子里的馋虫,将他们惊醒了过来。

    尤其是唐三,他距离冰火两仪眼最近,受到的食物香气刺激也最多,因此他也是六人之中最先清醒过来的一个。

    接着是柳二龙和水冰儿、秦明和弗兰德,以及赵无极,五次依次退出修炼,苏醒过来。

    尤其是赵无极,他是六人之中距离冰火两仪眼最远的一个,因此他也是六人之中最后清醒过来的一位,情况正好和第一个清醒过来的唐三相反。

    “师兄,你怎么又在涮冰火鸳鸯锅?”

    唐三愕然不已,这才过去多久,他师兄这是又饿了?还是他只是单纯的想吃?

    马红俊笑着招呼唐三,说道“小三,快过来,你醒来的刚刚好,我这冰火鸳鸯锅刚熟。”

    唐三嘴角一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何止是醒来的刚刚好,他分明就是被浓郁的火锅香气给惊醒的。

    然而,还未等他说话和马红俊解释,苏醒过来的弗兰德便已经黑着一张脸发难了。

    “臭小子,你给本座老实交代,你之前是不是在睡觉?呼噜声都传遍四野,响彻云霄了。”

    ——老生常谈,月初求票,你们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求月票啦,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