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邺哥哥,你疼吗?
    以前,小孩夸自己长相的时候,朱邺从不觉得她以貌取人。

    大概是因为,对于真正好看的人来说,真的不会去在意,别人是因为自己长得好看,才被吸引过来的。

    可如果一个原本很好看的人,突然失去了那张脸,再想到别人曾经的夸奖时,只怕不会好受。

    在医院里,朱邺经常看到医生和护士惋惜的眼神,也偶尔会听到,父母背着自己讨论,要不要将自己送去整形医院。

    最终,两人的意见达成一致,觉得即使去整容,也不一定能够整成正常人的样子,更何况,要凑那么多钱,怕是卖掉房子都不一定够。

    从理智上来讲,朱邺其实挺理解父母的选择,但若说完全不失落,那也是不可能的。

    做了基本的治疗之后,朱邺便拆了纱布出院,回到家里。

    进四合院的时候,他亲眼看到,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儿被自己给吓哭了。

    还有一些大人,也在小声议论。

    “之前说那个天才毁了容,我还不信,现在看着,和怪物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不是嘛!就算智商高又怎样?看着那样一张脸,大多数女生都吃不下去饭的吧!”

    “人家都那样了,也怪可怜的,你们少说两句。”

    “是挺可怜的,好好的一个孩子,以后说不定会心灵扭曲。”

    ……

    朱邺无意识的捏紧了拳头,以前攻击他沉默寡言的那批人,现在开始攻击他的长相了。

    小时候,虽然也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或者故意说难听的话让自己听到,但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人,还是会夸奖自己,说这孩子就是沉默寡言了点,但智商是真的高,将来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每次自己拿了奖杯奖金回去,父母就免不了和邻居炫耀,所以他总能听到四合院里的人,以自己为榜样,教训他们的孩子。

    后来,随着母亲出轨的事情被人发现,有人便开始拿这件事来攻击自己,给自己贴上“坏女人的儿子”的标签。

    但那时候,还是有不少人会替自己说话,说母亲的过错,不应该怪到儿子的身上,毕竟,这孩子是真的优秀,只是不大会投胎。

    可是现在,那些人开始叫自己“怪物”,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嘴里还说着:“我家孩子虽然不聪明,但好歹那张脸还是正常的,就他这样子,智商再高,我也不想有这种儿子!”

    自然,也有一部人觉得惋惜,开始用同情的目光看自己。

    那些同情自己的人,大概也认为,自己脸毁了之后,人生便也毁了吧!

    朱邺回到家里,关上房门之后,小孩来敲门,他第一次,没给她开门,他在猫眼里,看到小孩闷闷不乐的上楼梯回家。

    之后的那段时间,小孩每天都会过来,见自己不开门,就又闷闷不乐的走了。

    他以为,拒绝几次之后,小孩就不会来了,哪知道,这孩子竟然执拗的过分,一个月下来,竟然每天都来敲门,从未间断过。

    有一次,小孩来敲门的时候,正好她大伯路过楼道,看见了小孩吃闭门羹的样子。

    周大伯有些生气,一把将小孩抱过去,问:“人家都不给你开门,你还天天来,不觉得丢人啊?”

    他从猫眼里看到,小孩和她大伯对视,说:“邺哥哥会给我开门的,他答应过我,一辈子给我当哥哥,我们还拉过勾,他不会骗我的。”

    周大伯一脸的不赖烦,训斥道:“答应个屁!人家骗小孩的话,你也相信,以后不许来了!”

    听了大伯的话,小孩生气了,用小手掌推大伯的肩膀,嘴里叫道:“你放我下去,我要找邺哥哥!”

    周大伯任由她挣扎,就是不把她放下去,嘴里还说着:“你找他干嘛?以前你总说,他是最好看的哥哥,现在可不好看了,你没听见,咱们院子里的人,都叫他怪物啊!”

    “怪物”这两个字,朱邺在这段时间听到过很多次了,邻居会这么叫他,他不意外。

    没有想到的是,父母竟然也曾在私底下说,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怪物。

    父亲还多次冷嘲热讽,说他会变成这样,就是他母亲出轨的报应。

    有一次,父母那样说的时候,他故意走出去,让他们知道,自己听见了他们的话。

    然而,两人的脸上,虽然有一闪而过的心虚,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仿佛被自己听见那些话,也没有什么。

    那次之后,朱邺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心平气和将两人当做自己的父母了。

    最近一段时间,他甚至听到过,朱进提出生二胎的事,说就算交罚款,再丢掉工作,他也能像周长安叔叔那样去做生意,说不定还能多赚一些。

    袁玥则是一副敷衍的语气,让再等等。

    朱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大概是不准备和朱进过下去了。

    只有朱进自己还觉得,妻子虽然和那个大老板有染,但人大老板是有媳妇儿的,肯定不能娶她,反正他一大把年纪,也不想折腾着离婚了。

    生个二胎,说不定还能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稳定,毕竟,袁玥是真的漂亮。

    那一年,朱邺十四岁,却觉得自己已经看淡了世间冷暖。

    四合院里那些人的嘲讽或者同情,他不在意,父母的冷漠和放弃,他也可以不在意。

    可唯独在面对小孩的时候,他竟然生出了两分怯懦。

    觉得,如果让她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恐怕自己会立即失去,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暖。

    另一份温暖,则来自叶爷爷,他来找过自己一次,提出,可以带自己离开这里,去美国。

    叶爷爷告诉自己,若是自己愿意跟他出国,可以用他孙子的名义办理一系列的手续,等出国之后,自己可以学想学的专业,等挣到了足够的钱,自然能够改头换面。

    他想和叶爷爷走,却又觉得,在这个四合院里,还有自己割舍不下的人。

    现在,听到周大伯对小孩说,所有人都叫自己怪物的时候,朱邺竟然松了一口气,觉得,或许小孩真的会放弃自己。

    然而,他从猫眼中看到的,却是小孩挥舞着一双拳头,边捶打周大伯,边叫道:“邺哥哥不是怪物,我不准你这么说他!”

    周大伯还是把小孩抱着,边躲避她的小拳头,边无奈道:“我又没说他是怪物,但大家都那么说……”

    “那些人说,你也不许说,不然……不然我就骂你……骂你是老怪物!”

    明明是骂人的话,可被小孩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出来,只听声音,就能让人知道她很委屈。

    周大伯似乎被小孩气笑了,他抱着小孩从门口离开,嘴里还念叨着:“你这小没良心的,信不信大伯告诉你爸,让你爸打你屁.股?”

    “我爸爸才不打我,我又没做错事!”小孩的声音,听起来理直气壮。

    门背后,朱邺唇角上扬,无声的笑了。

    第二天,小孩过来敲门的时候,他首次将门打开了,当时,小孩的表情看起来还挺意外的,似乎是没料到,自己会开门。

    可是下一秒,小孩就看清了自己的脸,她紧紧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朱邺叹了口气,靠近她,问:“吓到了?”

    小孩拼命摇头,语无伦次的说:“没……没吓到,不可怕,邺哥哥……你疼吗?”

    朱邺突然愣住,他受伤之后,所有人关注的,都是他这张脸毁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疼不疼。

    看着小孩心疼的眼神,他却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口,问:“小孩,哥哥丑吗?”

    周书继续摇头,“不丑的,你也不是怪物,那些乱说话的人,才是怪物!”

    朱邺看着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就将衣摆撩起,用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问:“说实话,哥哥还真挺丑的,不只是脸丑,身上也丑,你真不怕啊?”

    小孩听了,一把抱住自己的大腿,嘴里说着:“不怕的!我只知道,你是对我很好很好的邺哥哥,你疼吗?”

    朱邺突然觉得,这小孩可能没什么审美,还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可终究是忍不住,一把将小孩抱在了怀里。

    他的声音,听着闷声闷气的:“早就不疼了。”

    算是,回答小孩之前的问话。

    在那一刻,他觉得,父母不是亲人,小孩才是。

    之后的一段日子,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他继续带着她玩,也监督她学习,小孩也继续对着自己撒娇。

    直到他看见,小孩与人争吵,眼泪汪汪的,说邺哥哥不是怪物,却换来别人的嘲笑。

    朱邺刚想走上去,叶爷爷去突然出现在旁边,说:“你以为,你站出去,别人就不会说她了吗?”

    朱邺:……

    不会的,那些人,只会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继续欺负他家小孩,说她和怪物为伍。

    叶爷爷继续劝说道:“跟我出国,等你功成名就的时候再回来,自然能够让看不起的人后悔,那时候,她也不会再因为你的原因,被旁人嘲笑。”

    朱邺心动了,他确实不愿意,一直躲在小孩的身后,看到她为了自己,对抗那些畸形的人。

    所以,他答应了叶爷爷。

    只是,却一直没有想好,怎么和小孩说,自己要离开这件事情。

    朱邺已经计划好,利用假死的方式,告别曾经的身份时,小孩却突然抱着她的存钱罐,来找他,让他拿这些钱去治疗。

    小孩当时两眼放着光,说:“我爷爷说,韩国的医生,可以医好你的脸,我只有这么多钱,不知道够不够?”

    他忍不住逗她,问:“嫌弃哥哥丑啊?”

    小孩立即摇头,声音听着蔫蔫的,“我没觉得你丑,而且都快忘了你之前的样子了,可是我不想听到别人说,你是怪物!”

    朱邺百感交集,最终,只是紧紧地将小孩搂在怀里,说了一句:“小孩,哥哥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当天晚上,他没料到朱进和袁玥会回来,还在小孩面前说出不堪入耳的话,当时,看到小孩冲过去咬朱进的腿,还差点被打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第一次,他选择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对峙,告诉自己的父亲,“想打她啊?那那可不成!”

    看到朱进愤怒的目光,朱邺却是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眼睛里泛着嘲讽的光,一点也不退让,说:“只要有我在,就没人能欺负我家小孩!”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反抗,朱进竟然愣住了。

    以至于,在他带着周书离开的时候,他都忘了阻拦。

    当晚,朱邺送小孩回去,告诉她,自己会离开。

    临别之际,他蹲在地上,和小孩对视,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虽然他知道,小孩也许根本听不懂,也记不住。

    最后,朱邺告诉小孩,自己会离开,等他回来的时候,小孩想要任何东西,只要自己有的,就都能给她。

    可是,小孩当时懵懵懂懂的,还问:“邺哥哥,你要出远门吗?”

    朱邺叹了口气,回道:“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但哥哥保证,会回来找你的,只是,你会等很久,久到……你可能会忘了邺哥哥。”

    小孩很固执的摇头,“不会忘的哦,邺哥哥那么好。”

    说完之后,小孩又突然亲了他一下,口水糊在脸上的感觉,那么熟悉。

    在那一刻,朱邺突然明白,她是真的,从来就没有嫌弃过自己。

    不然,面对如此丑陋的一张脸,她怎么可能亲的下去呢!

    和小孩分开之后,朱邺立即找到了叶爷爷,两人冷静的布置“自杀现场”,亲眼看到,朱进和袁玥在面对自己的“遗物”时,掉了几滴鳄鱼眼泪,便很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死亡”。

    在出国之前,他想再去见一次小孩,去被叶爷爷阻止,问:“你见到她之后,如果她不让你走,你还走得了吗?”

    朱邺自嘲的笑笑,放弃了去见她的念头。

    人生中第一次乘坐飞机,便是飞往大洋彼岸。

    到了异国他乡,别人见到自己这张丑陋的过分的脸时,会条件反射的多看几眼,却不会再冷嘲热讽。

    那些人如果恰巧和自己对视了,还会抱歉的笑笑,似乎是在为他们的不礼貌行为道歉。

    朱邺知道,并不是那些人觉得自己不丑,而是,他们没有看到自己从云端跌倒地底的过程,所以不会有太大的感触。

    完全陌生的人,即使被自己吓到,或者看不起自己,也会将真实想法隐藏在心底。

    不像是四合院里的某些人,羡慕和仰望了自己太久,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如此不堪之后,便开始用嘲讽和同情,来提升他们的优越感。

    在这里,他叫叶硕!

    在这里,一切都好。

    只是,他再也见不到,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的小孩了。

    自己离开之后,他家小孩,应该能过得挺好吧!

    毕竟,她那么可爱,那么招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