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他窃取了你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醒来,周书只觉得浑身酸疼,连床都不想起了,但身上却有股清香味,很明显,在她睡着之后,叶硕抱着她去洗了澡。

    她在床上滚了两圈,叫道:“我可不可以不起床,不上班?”

    叶硕好脾气的点头,“可以!”

    周书又开始戏精上身,嗲声嗲气的问:“不上班你养我啊?”

    叶硕脸上带着笑意,“养你啊!”

    周书摇头,“不行的,我那工作,虽然可有可无,但要总是缺勤,张姐不好做的,你不能阻挡我上班的步伐哦!”

    叶硕依然点头,“嗯,那就起床,洗漱吃饭。”

    周书用被子将自己卷的跟春卷似得,慢慢靠近叶硕,说:“昨晚都是你使坏,朕都没力气了,你,给朕更衣!”

    叶硕点头,拿起床头的连帽衫,想往周书头上套,然而周书又不太好意思的往后缩了一下,说:“朕还是自己来吧!你不许偷看哦!”

    叶硕笑着摇头,揉了揉她的脑袋,说:“行,小孩自己来!哥哥去给你烤面包。”

    等收拾好一切,再吃了早餐,周书才慢悠悠的去隔壁,敲堂姐家的门,叫堂姐一起去上班。

    周书明显注意到,堂姐今天的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在路上,她忍不住打趣道:“姐,你们和好了?”

    周韵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她发现,在事情说开之后,她和陈旗的关系,似乎更亲近了。

    她和陈旗,在一起好几年了,孩子也有了,可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虽然不知道缺的是什么的,但就是又这种感觉,而且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越明显。

    可是昨天,陈旗知道她吃醋的事情之后,就好好和她解释,并且保证,以后会注意,和女学生保持一定的距离。

    事情解决之后,陈旗似乎心情很好,抱着她说:“小韵,我一直觉得,你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合适结婚的对象,现在我才知道,你也会因为在乎,而闹小脾气,说实话,我挺开心的。”

    昨晚,两人躺在床上,聊了很久,让周韵觉得,她和陈旗的心,在那一刻,贴的特别近。

    之前那种奇怪的缺失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现在,听到周书的问话,周韵忍不住笑,说:“其实,之前是我多想了,你姐夫……人很好的。”

    周书点点头,调皮的笑道:“嗯,在你心里,姐夫当然是最好的。”

    周韵忍不住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问:“那在你心里,叶硕就不好啊?”

    周书摊了摊手,“好啊!他的好,我知道,姐夫的好,你知道!”

    看着周书促狭的眼神,周韵无话可说,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堂妹,在为人处世方面,确实比自己强了太多。

    这次要不是小本子,自己和陈旗的问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解决呢!

    ——————————

    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榕城很快迎来了寒冬天气,对于怕冷的周书来说,算得上是一种煎熬。

    她现在只想待在两个地方,家里,或者图书馆。

    叶硕知道她怕冷,所以即使宿舍离她上班的地方没有几步路,也会每天开车接送她,这样的待遇,让所有在图书馆上班的同事都挺羡慕。

    当然,也会有人嫉妒,觉得周书命太好,但,很少有人会在背后议论她的不好了。

    相处的久了,同事们就发现,周周的脾气和性格都挺好的,对人也挺真诚。

    大家太忙的时候,她偶尔也会主动帮衬,但这并不代表她好欺负,谁的事情都能够扔给她。

    就好比欧青,看到周书主动帮过别的同事几次,便想占点小便宜,让她帮忙整理资料。

    然而,周书头也不抬,只说了句:“没空!”

    欧青其实也挺后悔的,她要是早些知道,周书找的并不是上了年纪的老教授,而是年少有为的叶教授,当初她肯定不会那么针对周书。

    欧青觉得,自己现在的想法都有些病态了,既嫉妒周书,又想主动和她打好关系。

    以至于,她会背着人搜索有关周书老公的资料,搜索的越多,就越嫉妒。

    在她看来,周书除了长得漂亮之外,其实也没什么优点了,可仅凭这一点,就能让一个青年才俊,对她死心塌地。

    就算叶教授比周书大了八岁,欧青也依然觉得周书占了很大的便宜,因为叶教授的长相,社会地位,还有财富,都足以弥补这八年的年龄差。

    欧青甚至觉得,就算再过十几年,叶教授也还能吸引到,和周书一样,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

    榕北研究所里,谭教授和贾晓晓一起,成天扑在了抗衰老课题上,几乎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事情。

    可谭教授并不止是带了贾晓晓一个研究生,他的手底下,还有另外二十多个研究生等着他的指导。

    这些研究生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谭教授最近力不从心,或者说,他的心思根本不在指导这些学生上。

    谭教授确实没心思教学了,他几乎没日没夜的把自己关在实验室,根据贾晓晓给他的雏形,两人一起研究,当然,研究的主导是他,贾晓晓更多是打下手。

    他知道,若是这个课题真的能够成功,别说名利和地位,就是拿诺贝尔奖,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一刻,谭教授无比感谢自己的死对头叶硕,若不是他错把珍珠当鱼目,放弃这个极具天赋的学生,自己也不可能,会得到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贾晓晓的理论以及假设都没有问题,而且自己还从中补充了不少内容,可实验效果,却总是差了很多。

    因此,这更加激发了谭教授的斗志,主要是考虑自己的年龄,若是这个课题不能成功,那么在他的老年时代,只怕是不能有所突破了。

    谭教授的行为,惹得其他研究生强烈不满,可是大家都是研一的新生,没有底气和自己的导师叫板,他们也不敢主动提出,要换一个导师这种事。

    说白了,只要提出了换导师这事儿,能成功就不说了,要是不能成功,以后肯定被谭教授记恨,毕不了业。

    谭教授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学生此时正怨声载道,实验室里,他紧紧皱起眉头,完全不知道,究竟是那个步骤出了问题。

    贾晓晓站在一旁,安慰道:“老师,我们做的已经够多了,只要将手里的东西发表出去,便能引起很大的轰动了。”

    跟着谭教授之后,贾晓晓为了体现自己和别的学生不同,一直称呼谭教授为老师,因为这样显得很亲切。

    对于贾晓晓这个得意弟子的亲昵叫法,谭教授自然是乐意的,所以在面对贾晓晓的时候,便有了几分晚辈对小辈的慈爱。

    此时,听了贾晓晓的劝说,谭教授苦笑道:“单凭这些理论和前期的实验数据,确实能够引起很大反响,可是不到最后一步,我们就不可能拿到含金量高的奖项。”

    “可是,如果一直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老师,如果我们将这些成果发出去,别人会觉得老师高风亮节,愿意将自己的成果分享给大家,也是为科学做了贡献啊!”

    贾晓晓劝说道。

    其实,她并不是急于求成,而是知道这些东西是叶教授的,她就想让叶教授看到自己研究的课题被人捷足先登而已。

    若是谭教授迟迟僵持在这里,到时候叶教授提前一步成了结果,那自己和谭教授最近就百忙了。

    可除了劝说,贾晓晓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自己曾经是叶教授的学生,要是这篇论文由自己发出去,叶教授肯定会怀疑自己。

    他若是和自己正面对上,拿出曾经的数据,别人都会条件反射的相信叶教授。

    毕竟,叶教授在生物界的名声,不至于让他和一个学生计较,更何况,这还只是一个半成品。

    但如果由谭老发出去,效果就截然不同了,谭老在榕北研究所的地位,不是一般人能够撼动的。

    就算叶教授觉得这其中有猫腻,在做事之前,他也会掂量一下。

    或者说,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时候,他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否则,一着不慎,毁掉的就是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名声。

    在贾晓晓的劝说下,谭教授有几分动摇,确实是年纪太大了,而且,最近几年,他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

    即使凭借早些年积攒下来的名声,学校领导都敬称自己一声谭老,但背地里却也有人奚落自己,说是自己年龄大了,也该功成身退了。

    特别是这一次,接收了贾晓晓这个颇具天赋的学生之后,那些老同事都不太理解自己。

    他们觉得,像贾晓晓这样爱作妖的女生,一看就不能沉下心来搞科研,即使有几分天赋,也注定不会有太高的成就。

    更何况,像这种道德观浅薄,主动去追求已婚导师的女生,说不定哪天,就会在背后捅他一刀。

    被同事说的多了,谭教授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学生已经转过来了,他总不能退回去。

    再加上,贾晓晓做事细致入微,不但天赋好,在生活中,也很会照顾自己这个老师,他对这个小姑娘的印象,便渐渐的转好了。

    他只希望,贾晓晓能够取得成就,让那些人意识到,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自己才是慧眼识珠的那个人。

    这一次,贾晓晓拿出她研究出的半成品给自己,谭教授原本没报多大的希望,可是在看完之后,他整个人都精神了。

    作为一名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成果如果能够成功问世,会给科学界带来多大的震动。

    所以,这些日子,他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里,心里是充满期待的。

    然而,多次的失败,确实让他觉得憋屈,更憋屈的是,找不到出错的点。

    贾晓晓见谭教授的神色有所松动,便继续劝道:“老师,发出去吧!就凭前期的这些数据,已经能够在学术界激起很大的风浪了,就算以后有别人能够在这个课题上有所突破,大家也会记得老师您的功劳。”

    谭教授深吸一口气,道:“咱们再挺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如果还是不能成功,就按你说的做。”

    贾晓晓点头,主动提议:“老师,虽然这些理论,是我提出来的,但关键的实验和数据,都是您在补充,所以发论文的时候,您是第一作者。”

    谭教授欣慰的看着贾晓晓,可又有些犹豫,若是没有学生给的前期理论,他根本不可能做这个课题。

    贾晓晓见他犹豫,便一脸真切的劝说:“老师,您对我有知遇之恩,而且,我也听别的教授提过,我们这一届,可能就是您的关门弟子了,我希望您在学术界的地位,能够更上一层楼。”

    想了想,她突然笑了,一脸轻松的说:“我还年轻,在您的教导下,以后会出成绩的,更何况,这个课题,本来就是您出力多啊!”

    最终,谭教授被贾晓晓说动,师徒俩,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闭关。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谭教授所带的学生,对他的愤怒值,已经快到临界值了。

    ——————————————

    又是一年平安夜,图书馆里,周书正等着叶硕过来,接自己去逛街。

    在周书等待的同时,图书馆里的同事们,也大多等着自己男朋友或老公来接,一帮女生聚集在一处,显得其乐融融。

    这些日子,欧青迷上了看科学相关的报道,一开始是嫉妒周书,就无意识的去关注叶教授的成就,可关注的多了,才发现看这些名人的成就,也挺有意思的。

    今天,当欧青刷到铺天盖地的新闻时,突然瞪大了眼睛。

    她拿着手机,走到周书面前,问:“周周,咱们榕北的谭承礼老教授,你认识吧?”

    周书摇头,表示自己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欧青露出惊讶的表情,说:“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你和你老公一起,都在研究所上班啊!我刚刚看到,他发了一篇抗衰老的论文,被很多大佬赞誉,说他的这个课题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但已经具有跨时代的意义了。”

    听到“抗衰老”几个字,周书一愣。

    她突然记起,刚恋爱的那一阵,她曾经和叶硕开玩笑,说要是他能够在这个课题上取得成就,说不定能够拿诺贝尔奖。

    当时,玩笑开过就算了,周书也不觉得,叶硕会把她孩子气的玩笑话当真。

    可是现在,听到欧青所说的话,她就条件反射想起了几年前的事情,嘴角不自觉的带笑。

    她觉得,如果叶硕真的去研究这个课题,那肯定也会取得成就的。

    欧青看到周书的笑容,忍不住问:“你老公,和谭教授在同一个研究所,按照谭老的年龄,算是你老公的前辈吧?你老公为什么没加入这个课题啊?不然,这上面说不定会有他的名字。”

    周书:……

    她觉得,这姑娘不会说话,其实可以不用说的。

    然而,欧青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继续当着众人的面在那儿碎碎念:“我说真的,你看啊,这篇sci,只有两个作者。第一作者:谭承礼;第二作者:贾晓晓。我在评论里看了,贾晓晓是谭教授的学生,从照片上来看……虽然不漂亮吧,但挺有气质的!”

    听到“贾晓晓”的名字,周书微微皱眉,这个缠着叶硕的研究生,后来换了导师,她当然是有印象的。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起了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可又觉得,太过天方夜谭。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叶硕也如约来接她,周书仔细看叶硕的表情,发现他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叶硕注意到她的反常,问:“哥哥脸上有东西?”

    周书摇头,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你和那个谭承礼教授,很熟吗?”

    叶硕握方向盘的手一滞,突然笑了,问:“看到网上那些东西了?”

    周书点头。

    叶硕语气平缓,继续道:“觉得哥哥当年答应你要做的课题,没做,还被别人做出来了?”

    周书见到他这样的反应,直接睁大了眼睛,她认真的看着叶硕,问:“你能够如实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叶硕的反应,让她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并不是无厘头。

    叶硕点点头,“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个研究,哥哥做了好几年,一直卡在一个关键点,前不久,才取得突破性进展,总算成功了。”

    周书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她带着情绪,问:“所以,那位谭教授,他窃取了你的研究成果?”

    叶硕无所谓道:“他的核心理论,确实和我的完全重合,而且前期的研究方向,也和我的别无二致。”

    周书义愤填膺道:“他怎么可以这样?拿别人的成果去发表,他不会良心不安吗?”

    叶硕看着她激动的样子,便安慰道:“不算成果,他那论文,都没到最后一步,只算个研究方向吧!”

    周书还是愤愤不平,“可是那也是你的东西啊!他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

    在她心里,那些老教授,都是德高望重的,可完全没想到,谭承礼教授能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

    叶硕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说:“当然是我的,而且,在几个月之前,我就已经将所有的数据和资料递交上去,上面找了自愿注射药物的老年人,效果还不错,但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看是否有副作用。”

    “啊?”周书不解的看着叶硕。

    如果叶硕已经研究成功了,那……为什么不发表呢?

    叶硕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突然笑了,说:“按而不发,是我和上面达成的协议”

    周书点头,还是有些不爽,说:“那别人窃取你的成果,就这么算啦?”

    问完之后,周书就发现,叶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明显是早有打算,她眼睛一下亮起来,问:“你是不是,已经想到怎么对付那个谭承礼了?”

    叶硕将车子停靠好,转过头,好整以暇的看她,说:“主动吻一下哥哥,就告诉你!”

    周书:……

    最终,好奇心战胜了羞耻感,她慢慢的靠过去,蜻蜓点水似得,在叶硕唇角,落下一个吻。

    然而,叶硕接下来的话,让她觉得崩溃!

    “这也太敷衍了吧?”

    ……

    “哥哥要法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