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开车车接着逛街街
    上班第一天结束,周书觉得,图书管理员这个工作简直太适合自己了。

    既可以发展小爱好,又能让家里人觉得,自己是一个有工作的人,而不是游手好闲的失业人员。

    和之前在出版社实习的时候相比,简直轻松了太多太多。

    回到宿舍里,她跑进厨房,边给叶硕打下手,边讲今天上班的事情。

    主要是,知道堂姐也在那边上班,她就挺开心的,毕竟有熟人嘛,而且张姐也特别照顾她。

    看到她这幅模样,叶硕也挺开心的,说:“你喜欢,就先做这个吧,要是后面不喜欢了,咱们再想办法换。”

    周书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然后还兴致勃勃的道:“等这下个月发了工资,咱们去旋转餐厅吃饭,嗯,再叫上我家里的人,庆祝一下。”

    之前在出版社的时候,实习工资低的吓人,她都不敢说请客吃饭的事儿,不然,就大伯那张嘴,肯定会说她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要节俭一些。

    现在不一样了,去掉五险一金,到手还能有八千多,虽然和自己的兼职工资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已经挺不错了。

    周书不知道的是,普通图书管理员的工资,远远到不了这个数,不过是校方为了向叶硕示好,才给了她这个数。

    只是她不知道市场价,所以才兴高采烈的瞎开心。

    叶硕见她激动的样子,当然不会扫她的兴,笑道:“行,都听咱们家小孩的。”

    结婚之后,叶硕还是一直称呼她小孩,她曾经问过一次,要不要换个称呼,叶硕却道,叫习惯了,一时之间改不过来。

    久而久之,周书也就不纠结这个称呼问题了,反正,叶硕也差不多是将自己当孩子宠的。

    第二天,周书照常去上班,可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好几个同事探究的目光。

    周书不是个特别在意旁人眼光的人,但也不至于迟钝到,无视别人带着有色眼镜打量她。

    所以午饭一结束,周书就给周韵发了消息,让她帮忙留意,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什么,反正大家暂时不知道自己和堂姐的关系,要真议论自己,估计也不会避着她。

    下午,周书摸鱼两小时之后,周韵找到她那里,一脸无奈道:“你绝对想不到,她们在背后议论你什么。”

    周书睁大眼睛看堂姐,觉得确实不好猜,毕竟才上班第一天,自己也没什么值得别人议论的呀!

    想了想,她试探性的问:“是因为我的岗位相对清闲一些,她们嫉妒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也听到有两个同事抱怨,榕北的图书馆太大,每次引进新书的时候,整理起来,都是个大工程。

    那相比较而言,自己的岗位,确实太清闲了一些。

    周韵点点头,“虽然她们议论的点不是这个,但她们议论你的原因,估计和这脱不了关系。”

    周书将身子侧过去,对着周韵,饶有兴致道:“说来听听?”

    周韵便将同事们的猜测说了,说她找了个又老又丑有秃顶的教授。

    而且还说她这个清闲位置,以前都是大家空闲的时候,轮流着值班的,现在张主管这样安排,根本就不公平。

    周书将手肘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听周韵说完之后,便来了一句:“那些人,怎么脑袋不太灵光的样子?”

    周韵:……

    虽然,叶教授确实不老,但听到教授研究员什么的,也确实容易让人联想到,“秃顶”和“老”两个字。

    其实周韵倒是想帮小本子解释来着,但又觉得,自己不善与人争执,说不定会弄巧成拙,便过来如实告诉小本子,看她自己怎么解决。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小本子听完之后,第一反应竟然是说被人脑袋不灵光。

    周书见堂姐满脸疑惑,便解释道:“按照她们的说法,这个职位以前没人,大家需要轮流坐班,我来了,她们就算空闲下来也不用轮班了,那我不是替她们减轻了工作量了嘛,他们干嘛还对我有意见?”

    周韵:……

    她沉默几秒钟,说:“你就没想过,大家都在同一个职位,工作量却严重不对等,所以心态会严重失衡?”

    虽然,她不会嫉妒小堂妹,但是,也理解其他人的想法,确实差别太大,容易让人多想。

    周书耸了耸肩,一点也不理解周韵的观点,说:“那她们怎么不去和曾经那位,最牛.逼的北大图书管理员相比呢?人家还走上了人生巅峰了呢!”

    周韵思路被她带跑偏,问:“谁?”

    周书做出一副崇拜的样子,说了三个字:“毛爷爷!”

    周韵:……

    虽然,她觉得小堂妹的脑回路特别清奇,但不得不说,自己确实不如小堂妹活的通透。

    以前周韵一直觉得,叶教授会看上小堂妹,多半的理由是因为年轻貌美,毕竟,两人的学历差距太大,学术成就更是有着几道鸿沟,总不能是因为看上她独立上进之类的。

    就像陈旗看上自己,一开始是因为外貌的吸引,等相处的时间长一些,又觉得自己是适合结婚的对象,所以就采取行动了。

    可是现在,周韵突然觉得,小堂妹除了年轻貌美之外,其实有特别多的闪光点,就她这思考问题的方式,自己这辈子,大概是学不会了。

    周韵忍不住笑了一会儿,问:“那你准备怎么和她们解释?”

    周书摊了摊手,“嫉妒使人面目全非,我干嘛要和她们解释?是她们钻牛角尖不开心,又不是我。”

    周韵:……

    “那……好吧!可是,关于叶教授又老又丑又秃顶的事儿,你也不解释?”

    周书无所谓道:“让她们猜测去吧!你想想,等她们发现,我老公又高又帅发型也挺好看的时候,会不会惊掉下巴?”

    周韵深吸一口气,说:“好吧!我去编辑资料,就不打扰你扮猪吃虎了。”

    周书心情很好的挥挥手,好像刚刚的事情,一定也没有影响到她。

    等周韵走了,她才拿出手机,给叶硕发了消息。

    小本子:【哥哥,下班后可不可以开上你的小车车,来接你家小孩去逛街街~】

    很快,叶硕就回复了她。

    邺水朱华:【谨遵媳妇儿号令】

    放下手机,周书笑的一脸贼样。

    她才不会在憋屈很久之后再打脸,任由那些人议论叶硕又老又丑又秃顶呢!

    况且,她也不想别人因为无端的猜测,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

    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任由她们在背后编排自己?

    那不是豁达,而是缺心眼!

    至于刚刚在面对堂姐时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为了不让她担心罢了!

    想到那几个私底下说闲话的人,在看到自己老公很年轻的样子后,种被刺激到的样子,她就很爽。

    为了让效果更明显些,周书去图书馆的各处逛了逛,给那些同事分享零食并闲聊,重点强调,这是老公特意让人在美国买了空运回来的,还一脸甜蜜的说,老公今天要来接自己下班。

    看到其中几个同事眼中的嘲讽神色,周书只觉得,通体舒适。

    周韵看到小堂妹的行为,突然明白,自己刚刚对小堂妹的思想境界,其实是有所误解的。

    不管那个关于毛爷爷的梗是不是她的真实想法,但要让她隐忍着被人议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时间流逝的挺快,下班时间很快到来,以欧青为主的,好几个想看周书笑话的同事,都故意磨磨蹭蹭,等着周书收拾东西一起出门。

    周书哪里看不出她们的心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说:“我要下班啦,你们要一起吗?”

    说完,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说:“糟糕,我老公还在外面等我呢,不和你们聊了。”

    周书对同事们挥挥手,就迅速往外面走,好像生怕老公久等的样子。

    走了几步,她又停下来,看着其中一个同事,问:“小姐姐,你帮我看看,我妆没花吧?”

    被她叫到的同事愣了一下,说:“没……没花,不仔细看,都不能发现你化妆了。”

    周书点点头,“那就好。”

    欧青落后周书几步,小声对身边的同事道:“我说的没错吧!你们看她这紧张的样子,不是以色侍人是什么?别说她身上的那些品牌衣服和一个清闲工作了,就是给我更多,我也不愿意伺候一个老头子。”

    欧青和那些在职场里待久了的老油条不同,看到明明是一同入职,待遇却天差地别的周书,她嫉妒的浑身冒出柠檬泡泡。

    原本以为周书是主管的亲戚,那自己也就忍了,谁让人家有后台呢!

    可这人明明什么都不是,就靠着一张脸,勾引了一个老教授,就得到远远优越于自己的待遇,她哪里忍受的住。

    所以,她才会在同事圈里不遗余力的散播关于周书的传闻,若是周书脸皮薄,迟早会因为面子思想,提出离职的。

    听到欧青说的这么不客气,周围的人都只是面带嘲讽的笑,不说什么过激的言论。

    毕竟是张主管罩着的人,就算有意见,她们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否则被张主管穿小鞋的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看热闹。

    抱着这样的心思,几名图书管理员,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紧跟着周书的脚步,就想看看,她找的老教授,能老成什么样子。

    若是只有四十多岁,又保养的好一些,说不准看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呢!

    然而,当大家出去时,就看到周书挽着一个穿着精致,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手臂撒娇,男人眼中的宠溺,像是快要溢出来了。

    这……就是欧青口中的秃顶老教授?

    怕不是在说笑话吧!

    周书确实在撒娇,她戳着叶硕的手臂,问:“你早上去上班的时候,不是穿的正装吗?怎么中途还换衣服了?”

    叶硕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脑袋,笑着解释:“下班时换的!这不是要陪咱家小孩逛街嘛,总不能让人觉得,哥哥是你的长辈吧!”

    周书轻轻的“呸”一声,“你少占我便宜!再过半个月,就要换季了,我缺衣服穿,今晚让你大出血。”

    叶硕点点头,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拉开副驾驶的门,“嗯,咱们家小孩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周书故意不上去,说:“你别把话说的太满哦!我想买的,可多了,我还提前列了个清单呢!”

    叶硕特别配合的回道:“哥哥的卡不在你手里嘛,都是夫妻共同财产,小孩想怎么买,就怎么买。”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硕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等说完了,才又靠近周书一些,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小孩,这恩爱也秀了,富也炫了,早点陪哥哥去吃点东西,然后逛街,可好?”

    周书:……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已经将自己的意图,看的一清二楚。

    好吧,确实够了,于是,她乖乖的坐上副驾驶,好整以暇的等待叶硕上来,替她系安全带。

    站在图书馆门口的人,等着叶硕的车开的远了,才转过头看欧青。

    这特么的,是老教授?秃顶老教授????!!!!!

    这分明是高富帅好吧!

    要是她们有这样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别说是见面之前补妆了,就算是让她们化妆三小时再出门,她们也乐意啊!

    欧青被大家看的有些心慌,吞了口口水,解释道:“她昨天真的亲口承认,她老公和张主管的老公是同事,以前是教授,现在是研究员……”

    说到这里,她突然换上一副鄙夷的神色,说:“我倒是不知道,她居然是个撒谎精!”

    其中有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同事,斜睨了欧青一眼,不屑道:“人家没骗你,她老公之前确实是榕北的教授。”

    听她这么说,便有人忍不住问:“这么年轻的教授?别是走后门吧!”

    之前说话的那人,似乎被逗笑了,回了句:“咱们学校,虽然比不上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但好歹也是985综合实力排名靠前的吧!走后门当教授?你以为校领导的脑子被门夹了?”

    “那……那是怎么回事?”

    “这人叫叶硕,之前在美国念书,二十五岁就取得博士学位,四年前被学校特聘回来的。他刚来的那一阵,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乱了不少年轻女教师和在校学生的芳心,明里暗里去接近搭讪的,估计数都数不过来。”

    这位同事的语气中带着赞赏,喝了口水润喉,才继续说:“只可惜,这位叶教授看着温和,实则不好接近,那些打他主意的人,都坚持不了太久就放弃了。后面过了半年多,大家看到他手上带了婚戒,即使心里有想法,倒也打消了念头。大概是这位叶教授平时太低调吧,过了一两年,关于他的传说,也就渐渐淡了。”

    说完之后,她扫了一眼周围的同事,带着点优越感,道:“你们入职都还不到两年,不认识他,也不奇怪。”

    “可是,欧青不是说,周周才21岁吗?那时候,她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吧!两人怎么会结婚?”有人不太相信的问。

    这人自己都没发现,她对周书的称呼,变成了“周周”。

    当时周书自我介绍的时候,让大家那么叫,她还撇了撇嘴,觉得这人过场多。

    现在想来,不过是被欧青影响,先入为主的,对周书有了偏见,这才会,听她说什么都觉得不顺耳。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也许,那时候只是恋爱,还没领证吧!”

    听了老同事的推测,大家纷纷发出感慨,说,这简直是神仙般的爱情,普通人压根羡慕不来的。

    听到大家的感慨,老同事又提点了一句,“这位叶教授,可是学校的香饽饽,学校领导生怕他被挖走了,不然,你们以为,张主管能那么捧着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小姑娘?”

    其中一名同事赶紧点头,附和道:“大家都觉得她岗位清闲,可严格说起来,她还替咱们分担工作了呢!不然,我们空余时间,可都得去她那位置轮流值班的!”

    人就是这样,在带着偏见看人的时候,那是处处都看人不顺眼。

    在周书今天带零食过来分享的时候,不少人觉得,她就是故意想炫耀,而且也觉得,找了个老男人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态度上,不自觉的就带着两分轻慢。

    可当她们搞清楚了事实的真相之后,又完全是另一种想法。

    听到老同事又说了些叶教授的学术成就,大家都不自觉的露出崇拜的目光,连带着,她们觉得周书肯定也不简单。

    否则,叶教授那么优秀的人,哪里能看重一个虚有其表的女孩子,还为了她,拒绝所有的追求者。

    在说这些的时候,大家看欧青的目光越来越不善,觉得,要不是她搬弄是非,在今天周周分零食的时候,大家哪里能对她那么冷淡。

    欧青发现自己被孤立,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嘴唇,解释道:“是她自己说的,她今年刚毕业,只有二十一岁,老公之前是教授,现在是研究员。我……哪里想得到,她说的不尽不实的。”

    其中一位同事见不得她可怜巴巴的样子,质问:“那她有说,她老公又老有秃顶吗?”

    欧青:……

    确实没说过,可是,正常人不都会那么想吗?

    之前,这些同事的猜测,明明也和自己类似的,可是现在,却一致将矛头对准自己,像是她们全都很无辜一样。

    欧青作为职场新人,自然不会明白,在职场里混久了,大多数人都会不自觉的会染上几分推脱心态。

    之前她们确实和欧青一起,有些瞧不上周书,可发现事实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第一反应自然是将矛头指向始作俑者。

    她们,只不过是被欧青煽动了而已。

    看到同事们都自顾自的走了,欧青跺了跺脚,脸上带着几分愤恨。

    ————————

    车上,叶硕见周书笑的一脸开心,忍不住问:“今天上班,被同事欺负了?”

    不然,他想象不出,小孩为什么让自己来接她,还强调,要开着车。

    周书笑道:“欺负倒是不算,就是传了些流言而已。”

    叶硕好奇道:“什么流言?”

    周书笑的不怀好意,答道:“她们说,你又老又丑……还秃顶!”

    叶硕:……

    周书见他不说话,恶趣味一下就来了,问:“来来来,让我检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秃顶。”

    话里说着要检查,但因为叶硕在开车,周书也没有真的动手动脚,就想看看他吃瘪的样子。

    叶硕看到前面红灯亮起,便停了车,转过头看周书,说:“上面的头,没秃。”

    周书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紧接着,叶硕微微眯着眼眸,语气听着流氓极了:“另一个头秃没秃,你还不清楚啊?”

    周书:……

    妈.的!这个老流氓!!!!!!!!

    结婚之前,明明也不会这么口无遮拦,结婚之后,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这个老男人,真的,毫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