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毕竟老夫少妻的
    周书看到老周脸色不大对劲,气的瞪了周大伯一眼,哪知道,周大伯还挺委屈的摊了摊手,强调:“我又没乱说。”

    周书:……

    就在这时候,门再次被推开,周弈有些疲惫的走进来,打起精神和大家的打了招呼,便低着头换拖鞋。

    一进屋便往沙发上一躺,还揉着眉梢看周书才,问:“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先领证,就这么等不急啊?”

    大学毕业之后的周弈,选择自主创业,这段时间,忙的就跟狗也一样,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只不过,和周书斗嘴的这个毛病一直没改,兄妹俩每次见面,总是忍不住互怼几句。

    然而这次周书还没开口,周大伯就接过话头,说:“小弈你老是强调自己有女朋友,可又不带回来让我们看,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不是不想让人介绍,才这么搪塞我们!”

    周弈皱起眉头看周大伯,问:“大伯,您老人家应该还记得,我的出生年月日吧?”

    周大伯一脸疑惑,“记得,怎么了?”

    “就是提醒您一下,我今年二十一,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周大伯一愣,随即拍了拍脑袋,来了句:“我这不是看到小本子这个当妹妹的都领证了,才觉得你是剩男嘛!”

    兄妹俩年纪虽然一样,但男生的法定结婚年龄比女生晚两年,这点周大伯还是知道的,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周弈:……

    不过也就比自己晚出生那么十几二十分钟罢了,怎么搞得像是自己比她大很多一样!

    不过,他这段时间原本就忙得够呛,也懒得和大伯争论了,不然,肯定没完没了!

    这顿饭,原本就只请了周家和林枚娘家的所有亲戚,大家对叶硕的印象都挺好的,一顿饭,吃的挺开心。

    饭桌上,大多数人都不爱喝酒,特别是舅舅的那一对上胞胎儿子,现在都还在念小学,林枚便买了可乐给兄弟俩。

    周书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每次大家让干杯,她都只是轻轻抿一下酒杯边沿,只能算是闻了个酒味。

    这样的喝法,让周大伯直呼不过瘾,说一点也没有吃下酒菜的感觉。

    最后叶爷爷听不下去了,直接将孙女婿叶硕买给他的茅台拿过来,堵住了儿子那张唠唠叨叨的嘴。

    周大伯一看到茅台就两眼放光,可惜,桌上的人都不陪他喝,于是,他就集中火力灌叶硕,毕竟是今天才转正为自己侄女婿的,总不能不给他面子。

    和叶硕喝了几杯,周大伯转移目标,看着周书,说是大喜的日子,怎么都要喝几杯的。

    叶硕刚想说自己帮她喝,周书却拦住叶硕端酒杯的手,笑眯眯的看着大伯,说:“我以后又不出去应酬,不用练酒量的。”

    大伯满脸不赞同,“你的新工作都还没着落呢,哪里知道要不要应酬……”

    叶硕笑道:“我已经和学校那边说好,等暑假结束之后,她就过去当图书管理员,这个工作不需要应酬的。”

    周大伯立即被带跑偏,开始追问叶硕,当图书管理员的待遇问题,问完之后,觉得特别满意,便转过头去和陈教授商量,看能不能把周韵也弄过去。

    刚听叶硕说,当图书管理员比女儿当护士的工资可要高上不少,关键还不累,最重要的是,以后女儿女婿离得近些,方便一起上下班。

    叶硕见周大伯终于不再缠着他,叶硕微微松了口气,给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孩夹菜。

    一顿饭吃完,周书就扶着叶硕回了自己的房间,反正已经领证了,住自己房间,自然是理所当然。

    叶硕一回屋子,就躺倒在周书的床上,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醉眼朦胧的说:“小孩,过来让哥哥抱会儿!”

    周书走到他身边坐下,问:“你今晚,不洗澡了吗?”

    叶硕甩了甩脑袋,看了下周书的房间布置,问:“你这卧室里,有卫生间?”

    周书点头,“当然,还带浴缸呢!”

    叶硕撑着床沿站起来,说:“那要洗,只不过,没什么力气,你帮帮哥哥?”

    叶硕满身酒味,呼出的热气喷在周书脖子上,让人觉得有些痒,而且,他说话的时候,眼睫微抬,还勾着唇角,看起来,就跟个妖孽似得。

    周书自然听懂了叶硕的暗示,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些心动。

    不知道是不是叶硕这位教授教的太好,对有些事,她也渐渐开始食髓知味了。

    犹豫了几秒钟,周书略显迟疑的开口,说:“家里的隔音效果虽然好,但是没有小雨伞哦,所以……”

    叶硕抬手,伸进裤兜里,摸出个小小的袋子,递给她,笑的跟个老狐狸似得,“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哥哥准备,哪里需要小孩操心?”

    周书:……

    原以为,叶硕喝了酒,应该没什么力气,可她很快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到了最后,周书倒是没什么力气了,还是叶硕抱着她回床上睡的。

    第二天,叶硕一大早就起来,下楼去吃了饭,然后又将周书的那一份饭,端着回了卧室。

    见到叶硕这个样子,周长安和林枚异口同声的说女儿不像话,不能这么惯着。

    叶硕只是笑了笑,说:“没事儿!她昨晚没睡好。”

    可等叶硕进了房间,周长安却又看着林枚,哼哼道:“算这小子识趣!”

    林枚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回道:“可是,我总觉得这也太宠着了,我改天,还是和小本子说说吧!”

    周长安一脸不赞同的样子,反驳道:“惯着怎么了?就这种老夫少妻的,哪一对不是男的惯着女的?”

    林枚:……

    说实话,她从来没觉得女婿和女儿属于老夫少妻模式,主要是叶硕那张脸太显年轻,虽然看着是比女儿是要大些,但也不明显。

    若是对旁人说,叶硕大学毕业不久,也肯定会有人相信的。

    ———————

    领证之后,虽然没有婚礼,但周书和叶硕,还是放下手里的所有事情,出去玩了一趟,当是度了个蜜月。

    两人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叶硕当年计划的海边。

    在周书大一国庆的时候,他提前做了攻略,可是因为周长安临时改变行程,最终去了峨眉山。

    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原本要去的地方,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被叶硕记下来的攻略,其实已经用不上了。

    不过,周书就是不让他再去查攻略,说是,不想让他当年做的攻略白费。

    结果便是,两人一路自驾游的玩过去,等看见了大海,周书便两眼放光,刚回酒店放好行李,就说要穿比基尼去海滩上日光浴。

    叶硕立即拒绝她,说:“会晒伤!”

    周书歪着脑袋反驳,“我会做好防晒的。”

    叶硕继续拒绝,“阳光太烈,防不住,就算不晒伤,到时候你肯定成黑炭。”

    想了想黑炭的颜色,周书浑身都起了皮疙瘩,犹豫了一会,又笑了,说:“我们可以黄昏时分去呀!”

    叶硕:……

    他叹了口气,问:“小孩,咱们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吃一吃海鲜,玩一玩沙子,再踏个浪什么的吗?”

    周书仔细打量了一番他的表情,笑的不怀好意,问:“你该不会是……觉得别的男人会看到我穿比基尼的样子,所以,吃醋吧?”

    周书会这么问,原本只是开个玩笑,因为她觉得,像叶硕这种随时都很自信的男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小节的。

    哪知道,叶硕一本正经的点头,说:“嗯!毕竟老夫少妻的,哥哥也怕你吸引几个小鲜肉过来,威胁到哥哥的地位!”

    周书:……

    她听到了什么???

    叶硕,竟然,吃醋了????!!!!!

    叶硕看到她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问:“你觉得,哥哥不穿上衣,让人看看我那不是特别明显的腹肌,怎么样?”

    周书:……

    这个老男人,即使穿的整整齐齐,也经常会碰到小姑娘红着脸过来搭讪!!!!!!

    不穿上衣……????

    周书当然清楚他的身材,腹肌确实不是特别明显,但不代表没有,他那个样子的,看起来很健康,摸起来也挺有感觉。

    如果他真那么去海边,那自己原本期待的日光浴,说不定会变成醋浴!

    叶硕看着她的表情,露出得逞的笑,去包里拿了周书的衣服给她,说:“穿这个,吹海风的时候,肯定很美。”

    最终,周书选择了叶硕递给她的长裙,而叶硕则穿着沙滩裤和大t恤,气质看上去有几分慵懒,特别迷人。

    真正到了海边,周书玩水玩沙子踏浪,看着就跟个疯丫头似得,途中还认识了另外一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妻,私人组队,点了一大桌子的海鲜,吃的不亦乐乎。

    晚上回了房间,叶硕见她换了衣服就趴在床上玩手机,两只脚丫子晃呀晃的,便忍不住问:“咱们俩人玩的好好的,干嘛还和人组队啊?”

    组队倒是没什么,可那个女的,一路总是和小孩指海边的西方肌肉男,说好有男人味。

    关键,那女人的老公,还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好像根本不觉得他妻子的话,有什么不对。

    周书见他一脸纠结,笑道:“我也想和你单独玩呀!可是哥哥,你的拍照技术,真的好差哦!”

    叶硕:……

    他不太乐意的看着周书,小声辩解:“咱们是出来度蜜月的,又不是拍婚纱照的。”

    说起来,他和小孩还没拍婚纱照呢,等玩过这一阵子,再找个时间补上。

    周书对他勾了勾手指,说:“你过来看看,这些像不像婚纱照?”

    叶硕将脑袋凑到她旁边,看了一眼小孩手机上的九宫格,便指着最中间的那一张结婚证照片,说:“这张最好看,另外的……和哥哥拍的也差不多吧?”

    周书:……

    她觉得,自家老公可能对“差不多”这三个字有误解。

    不过,她也不打算纠正了,而是开始编辑文字,发了条空间动态。

    发完之后,她将手机摊到叶硕面前,说:“答应你的,不隐婚哦!”

    叶硕看到那条动态,九宫格的照片之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们结婚啦~

    叶硕亲了下她的额头,小声说:“我去保存一下这些照片,也发一个。”

    周书好奇道:“你直接转发,就可以了呀!”

    叶硕摇头,解释:“我那些同事,都用的微信,发空间他们看不到。”

    周书将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戳他的胳膊,说:“快发快发,那些见过我的老教授们,肯定会惊掉眼球的。”

    叶硕边存图片边淡定的回道:“不会!”

    “啊?”

    “他们之前看到我手上的戒指,问过,我解释,未婚妻送的,不敢摘。”

    “然后,他们问我未婚妻是谁?我说是你。”

    周书:……

    好吧!提前当他的未婚妻,也很不错啊!

    周书不再理会叶硕那边的动静,而是喜滋滋的看着自己空间评论全面炸裂。

    不到五分钟,下面的评论就已经达到了几十条,她选择性的回复了一些,就接到蒋彤的视频电话。

    周书从叶硕腿上爬起来,点了接听,就听到彤姐“啊啊啊啊啊”的叫了好一阵。

    蒋彤完全不相信,大学室友里年纪最小的周书,竟然最先领证,虽然这几年看到她和叶教授的感情一直很好,但也完全没料到,这么早就结婚啊!

    哪像自己,好不容易结束了四年的异地恋马拉松,以为要在一起了,结果同居之后,生活习惯出现严重分歧,短短几个月就分手了。

    周书在视频里,看到她的诧异和不解,便笑着解释:“我结婚之后,一样是玩啊,又没什么区别。”

    反正,她这辈子,也不可能嫁给别人。

    蒋彤好奇道:“那如果你家教授想要孩子呢,他年龄可有些大了,现在你们是夫妻,要孩子可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哦!”

    周书刚想说“他不会”,叶硕就主动凑到旁边,出现在蒋彤的屏幕上,说了句:“我应该,也不算太老吧?”

    蒋彤:……

    天呐!这对新婚夫妻竟然在一起?

    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蒋彤满脸尴尬的看叶硕,回道:“叶教授您一点都不老。”

    说完之后,还很认真的加了两个字:“真的!”

    虽然叶教授和周周有着不小的年龄差,但看着绝对不老,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般配,别人一看就知道是情侣。

    周书笑的乱颤,说:“彤姐,如果你把‘您’改成‘你’,我觉得,可信度要高一些哦!”

    蒋彤更尴尬,又随便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叶硕见周书心情很好的样子,忍不住问:“听到别人说哥哥老,就那么开心?”

    周书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是有些老,所以,你要珍惜你家宝宝哦!不然,弄丢了,你可就找不回来了。”

    叶硕顺势拥住她,“咱们家小孩这么可爱,哥哥哪可能把你弄丢呢?放心吧!就算是丢了哥哥自己,也不可能丢了咱们家小孩的。”

    周书心情很好的拍了拍叶硕的脸颊,表示嘉奖。

    自己家的老公,虽然偶尔会直男那么一点点,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情话满满的。

    或许,在很多同龄人看来,叶硕说的是土味情话。

    但周书却知道,叶硕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心里话,而不是口花花。

    海边之旅结束,叶硕便又带着周书去了一趟美国,去看他生活多年的城市,去见当年带过他的老师。

    叶硕的老师讲的是英语,周书连蒙带猜的,大概能听懂百分之九十。

    听不懂的时候,微微笑着就行了,反正,叶硕会替她解围。

    从那些人口中了解到,叶硕在念书的时候,特别特别拼命,他取得的那些成绩,绝对不只是因为天赋好就能达成的。

    反倒是回国的这几年,生活节奏变慢,他大多数时候都和自己腻歪在一起,只有每周星期天的时候,才会专心致志的搞研究。

    不过,天赋型选手终究是天赋型选手,这几年的时间,他也发表了好些有价值的科技论文,成了整个榕北大学的活招牌+团宠。

    这也是为什么,叶硕和校领导提出让周书去学校当图书管理员,校领导立即就拍板同意,不但暑假就给她提前买了五险一金,还开了个超出正式员工不少的工资。

    因为在校方领导看来,叶硕肯将自己媳妇儿介绍过去,就证明,他近期是打算留在榕北大学的,不会被别的地方挖走。

    在美国,叶硕带着周书,走遍了自己当初熟悉的大街小巷,尝遍了各类美食,好像这样,就能弥补两人在各自生活中缺失的那些年。

    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周书却突然开口,问:“我们,是不是还漏掉了一个地方?”

    叶硕眼神微闪,回道:“没有啊!”

    周书摇头,“叶爷爷是在美国去世的,应该葬在这里的吧?我想去看看他。”

    当年,四合院里那个,她最不喜欢的老年人,因为照顾了邺哥哥,她想去看看他。

    顺便告诉他:自己智商确实不算高,但也不是个笨蛋,她和邺哥哥,以后会好好过的。

    叶硕稍作犹豫,还是带周书去了墓地,在那里,周书放了水果和鲜花祭祀,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感谢的话。

    离开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墓碑边角的时间。

    她一下瞪大了眼睛,转过头,看着那么好,那么完美的叶硕。

    突然就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原来,叶爷爷那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时候的邺哥哥,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那么,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呢?

    叶硕走到她身边,将她放在嘴边的手拿下来,捏在自己手心里,轻声道:“不带你来,就是不想让你看到,曾经那个……不完美的我……”

    周书低头,锤了下他的胸口,“你笨啊!”

    过了几分钟,她调整好情绪,才又抬头看叶硕,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完美的。”

    不管是作为涅槃重生的邺哥哥,还是作为自己的老公叶硕。

    他都是,最完美的。

    在这个瞬间,叶硕的心脏一下被击中,突然回忆起很多年前的事情。

    小孩和一群同龄人对峙,气的哇哇大哭。

    只因为,那些人,说自己是怪物!

    叶硕当然不觉得自己是怪物,但有一个人也这样觉得,而且跳出来保护自己。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