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青梅竹马,修成正果
    周书听了叶硕的话,思考了半晌,才点头,说:“那就把你加到我家的户口本上面,不过,不算上门女婿的。”

    虽然时代在变,但上门女婿这个名词,总是伴随着各种猜测,大多数人都觉得,没本事的男人,才会给人当上门女婿。

    周书虽然不怎么在意不相干人的看法,但是,却不想让叶硕误会。

    叶硕点了下她的额头,似笑非笑道:“一个称呼而已,哪里用得着纠结那么多。难不成哥哥上门了,你们家还真会欺负哥哥不成?”

    周书点点头,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像叶硕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因为一个称呼就自卑,东想西想的呢!

    户口本到了手里,两人便开始商量领证的日期,叶硕的想法很简单:日子越近越好。可周书却觉得,应该选一个特殊点的日子。

    最终,她将八月一日,选为了领证的日期,因为是建军节,足够气派,以后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也不容易忘记。

    叶硕实在不能理解小孩的脑回路,但既然她都那么认真的选日子了,自己除了服从组织,还有什么办法呢!

    将日子敲定下来,周书才期期艾艾的看着叶硕,说:“可是,我为了让老周开心,主动和他说……我们只是先领证,暂时不办婚礼,等后面,和周弈他们一起办。”

    虽然,她觉得叶硕不会反对,但又突然记起,当初刚确立恋爱关系的时候,自己不想告诉家人,结果在榕北大学的校园里,遇上了周弈的好友许卓然。

    那时候,叶硕发现了她的小心思,只是笑着说了句:“你想藏着,就暂且藏着吧,只是,以后别想着隐婚就行。”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提议,虽然不是隐婚,但……叶硕会不会多想呢?

    叶硕看着她忐忑的小表情,忍不住笑,问:“想隐婚?”

    周书赶紧摇头,“没有的,不隐婚,任何人问我,我都说自己已婚,我还要告诉他们,你是我老公哦!”

    听见“老公”两个字,叶硕哪里还有半分立场,更何况,小孩还摇着他的胳膊撒娇:“好老公,答应我,好不好嘛!”

    叶硕:……

    答应是一定要答应的,不过,他也得为自己谋取一些福利!

    至于要什么福利,周书是一清二楚,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太好拒绝。

    第二天,周书就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直呼浑身酸痛,并且拿着眼睛瞪叶硕。

    叶硕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心虚,倒是也不勉强她,只是赶紧去厨房端了营养粥给她。

    看到叶硕心虚的模样,周书忍不住笑,说:“我洗漱之后才吃饭的,你端进来做什么?傻啊!”

    叶硕好脾气的笑了笑,完全不反驳!

    八月一日的那天早上,周书一大早就被闹钟叫醒,然后,她猛地睁开眼睛,准备叫叶硕起床。

    可很快就发现,床上已经没了叶硕的影子,于是,她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起床洗漱吃饭。

    等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的时候,周书却发现,叶硕进了卧室,抱着小猪存钱罐走到自己面前,说:“来,清点一下,咱们家小孩当年给了哥哥多少嫁妆!”

    周书:……

    难道,叶硕还真的拿这些钱去领结婚证啊?

    记忆中,邺哥哥离开的时候,暑假已经快结束了,那个时候,她的压岁钱……应该剩下不了多少了吧?

    如果里面连九块钱的领证钱都没有,那岂不是,会很尴尬?

    然而,叶硕根本没给她反驳的机会,就将小猪存钱罐举起来,另一只手放到存钱罐底座的旋转塞上面。

    很快,塞子被转开,里面的钱,被叶硕一股脑的倒在了茶几上。

    周书看着茶几上一大堆的纸币和硬币,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此刻,她松了口气,因为其中有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领证,是绝对足够的!

    除了那张一百的,还有两张五十的,一张二十的,好几张十块的,但更多的,却是一块的和五块的,以及很多的角票和硬币。

    这些钱,大多数是第五版人民币,但也混了少部分的第四版人民币,其中好几张两块的,看着特别显眼,因为第五版人民币里压根没有两块的面值。

    硬币倒出来之后,四处分散在了茶几上,但那些纸币,却被叠放的整整齐齐,相同面值的,都放在一起。

    周书突然回想起,她小时候原本没有整理东西的习惯。

    可有一次,她发现周弈偷偷拿自己存钱罐里的钱用,就开始整理了,甚至,还拿了个小本本偷偷记账。

    再后来,发现钱少了,她去找老周告状,周弈还挨了顿揍,两天都没理她,说她是告状精。

    当时她傻乎乎的,觉得自己也许真的不该告状,便主动拿出一小部分的钱给周弈,说是求和,周弈才理她的。

    现在,周书看着桌子上的钱,“哇哦”一声,感慨道:“想不到,我当年这么有钱啊!”

    这些钱放在现在,确实不算什么,但对于零几年的小学生来说,绝对算是一笔巨款了。

    周书将其中几张第四版人民币拿在手里,说:“我告诉你哦!这一版人民币,其实还挺有收藏价值的,我们……”

    她说了半天,见叶硕根本没有反应,抬起头才发现叶硕的眼眶竟有些湿润。

    周书知道他想起了往事,心情受到了一些影响,便走过去,主动抱住他,说:“哥哥,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会好好的。不难过,好不好?”

    叶硕声音听着有些沙哑,却又故作轻松,“其实,也没有难过,就是觉得,我家小孩,小时候还挺傻的,真将自己的全部财产,都给了哥哥。”

    周书点点头,附和道:“对呀!我当年就把所有财产都给了你,现在……把自己也给了你。”

    周书说了这话,就发现叶硕的眼神明显变了,她松开他,不可置信道:“你能不能别总想那种事情?咱们今天,还要不要领证了?”

    叶硕收起眼底情绪,将桌上的钱整理起来,说:“不用这些钱领证了,留着作纪念!”

    周书阻止了他的动作,说:“就算留作纪念,哪里能用那么多啊!再说了,以后我每天都在你身边,难不成,你还想抱着个罐子过一辈子啊?”

    说完,周书就从其中挑出来好几张第四版人民币的角票,再加上几张块票,凑够了九块钱,才将其余的钱通通收回罐子里,看着叶硕,说:“我们走吧!”

    叶硕笑道:“小孩,你知不知道,第四版人民币,其实还挺有收藏价值的?”

    周书毫不在意道:“我觉得,我们的结婚证,更有收藏价值一些。”

    只不过,当两人到了民政局才发现,九块钱是根本不够结婚的,因为,还要拍照,以及交档案管理费。

    体检倒是免费的,但并不是强制,只是周书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老周每年都会带全家人去体检一次。

    至于叶硕,以后家里体检的时候,带上他一起就行了,倒是不用去挤这一次的免费婚检。

    由于没有带够现金,周书只能扫码支付了,不过,最终领结婚证的那九块钱,肯定是用的存钱罐里的钱。

    当工作人员看着周书手里的一对零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她抬头,看着面前一对高颜值情侣……

    不对,应该是高颜值准夫妻,而且他们俩很快就要成为真正的夫妻的。

    在这个瞬间,她只想到一种可能。

    收起职业性的笑容,工作人员笑看着面前的一对新人,真心祝福道:“恭喜二位,青梅竹马的感情,修成正果。”

    面前的两人,穿的都是品牌,一看就不差钱,却带着一堆零钱过来领证,而且,其中还有几张是第四版人民币。

    只能说明,面前这些人民币对于两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联系到第四版人民币的流通时间,便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面前的两人,是青梅竹马修成正果。

    周书对叶硕露出得意的笑容,叶硕这才明白,她为什么要带着这些零钱来领证。

    女孩子嘛,就喜欢这种小浪漫,他理解的!

    工作人员将结婚证打印出来,在递给两人的时候,却突然“咦”了一声,接着,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周书将两个红色的本本接过来,拉着叶硕出了民政局,才笑着看叶硕,问:“你猜,刚刚那个姐姐,在惊讶什么?”

    看着小孩一脸得意的模样,叶硕笑道:“自然是在惊讶,哥哥比你大了八岁,怎么还能是青梅竹马!”

    周书:……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叶硕,说:“有时候,他可以假装自己不那么聪明的!这样……你多猜几次,会显得有情.趣一些。”

    叶硕笑着将她的肩膀揽过来,说:“好!那哥哥猜测,刚刚那个人肯定在惊讶,咱们家小孩,怎么就找了个老男人呢?”

    周书:……

    “难道是因为……那个老男人太油嘴滑舌?”

    周书:……

    油嘴滑舌这个梗,好像是过不去了!

    叶硕见她郁闷的样子,赶紧赔罪似得捏了下她的脸,说:“大喜的日子别绷着脸,来,给哥哥笑一个?”

    周书故意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就是不笑。

    叶硕将她手里的两本结婚证拿过去,说:“要不然,哥哥把这两个小本本撕掉,这样,就算你以后想离开哥哥,法律上也通不过?”

    周书有些绷不住,嘴角略微有了一点弧度。

    恰好在这个时候,有一名工作人员路过,听到两人的话,便忍不住说了句:“结婚证这种东西,还是好好保存着吧,不然以后想要开准生证的时候找不到,可就麻烦了。”

    叶硕笑着看工作人员,说了句:“我家小孩要求,男人不能太聪明,说这叫情.趣。”

    工作人员:……

    算了,他和这些年轻人有代沟,刚刚,就不该多管闲事的!

    听到叶硕和工作人员的对话,周书终于忍不住,噗呲一口笑出声来,说:“就你一天会说!”

    叶硕将她一只手牵过去,十指紧扣的握着,说:“晚上,咱们得回家吃饭,听爸妈说,大伯和舅舅他们全家,也都会过来。”

    虽然不办婚礼,但亲戚还是需要知会一声的,因为那代表着,家里对叶硕的认可。

    听到叶硕那么自然的,就说出“爸妈”二字,周书的眼睛里,染上了一抹柔光,因为这个称呼代表着,她和叶硕,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在回家之前,两人还是先去逛街,买了一大堆的礼品,放在后备箱。

    将所有的东西放好后,叶硕突然注意到周书的手,忍不住笑道:“戒指还带在中指上呢?”

    周书一愣,也跟着笑了,将其摘下来之后,随手就换到了无名指上。

    刚刚这不是,忙的忘了嘛!

    不过,她当年送给叶硕的那个铂金戒指,叶硕就一直戴在无名指上,怎么都不肯换到中指上,让很多人误以为他已婚了。

    周书看了一眼叶硕手上的戒指,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

    以前一个戴中指,一个戴无名指,还不怎么觉得,现在都戴在了无名指上,她就觉得,莫名的不怎么搭配。

    于是,她将礼品摆放好之后,关好后备箱,说:“要不然,我们去买铂金的对戒吧!款式简单一点的,做事情也方便。”

    虽然手上的钻戒已经戴了好几年,但有时候确实不太方便,比如说,很容易刮到头发。

    叶硕点点头,“听你的。”

    接下来,两人便去吃了点小吃,之后又去逛了铂金对戒专卖店,出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正好赶上回家。

    等周书和叶硕到家的时候,周大伯正摆着大嗓门劝周韵生二胎要趁早。

    说是高龄产妇有风险,而且以后孩子正需要用钱的时候,当父母的都该退休了,不好帮衬。

    周韵在一旁默默的抱着孩子,压根不吭声,等周大伯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天,陈教授才笑着回道:“爸,我和小韵不打算要二胎,养好陈橙一个,就够了。”

    周大伯瞪大眼睛,反驳道:“那怎么能成?难道,你们家不想要个儿子?”

    陈教授摇头:“男孩女孩不都一样嘛,爸您只生了小韵一个,这些年不是过的挺轻松嘛。”

    周大伯摇头,“她出生的那阵,计划生育抓的正严,被发现可是要强制堕胎引产的,哪能和现在比。现在政策好,国家都鼓励生二胎了……”

    周大伯说到一半,见到周书和叶硕进门,便暂时停住了念叨。

    他一眼就注意到,两个孩子手上提着的礼品,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只怕自己这个侄女婿,今天是大出血了。

    周大伯其实一直对叶硕挺好奇的,就那个求婚排场来看,他原本推测叶硕是个富二代,教书只是他的爱好,可又听二弟说,这孩子是个孤儿,家里的人都不在了。

    想必,原本家境是很殷实的,只是父母走的早吧!

    于是,在叶硕开口叫人的时候,他就忍不住说:“你和小本子已经领了证,那就是一家人了,下次可别送这些太费钱的礼物了,钱这个东西,好花不好挣,还是节约一点好。”

    周书将给周大伯的礼物递过去,笑着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今天领证,图个高兴。”

    周大伯一听周书这话,更不乐意了,转身看着她问:“我听说,你前阵子把出版社的工作辞了?”

    周书:……

    她刚刚,就不该接大伯的话!!!!

    周大伯可一点不懂得看人眼色,他继续碎碎念:“要我说,你们这些孩子就是惯的,出版社多好啊,就你待不住!小弈也是,家里好好的产业,不回来继承,搞什么创业,他弄的那生物科技什么的?反正我是听不懂的!”

    周长安适时打断周大伯的话,说:“孩子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还年轻!”

    说完之后,他又看着周书,笑道:“用钱的时候,不用太省着,我和你妈忙了大半辈子,还不是为了让你和你哥的日子过得好点。找工作的事儿慢慢来吧,要是钱周转不过来,老爸还给你发生活费。”

    周长安虽然疼女儿,但也知道,小本子刚毕业不久就辞职这事儿,让很多人说闲话。

    说起来,他也担心女婿有意见,所以才说出刚刚那番话来。

    周大伯满脸不赞同的反驳,“哪有你这样教育孩子的。要我说,小叶以前是没有长辈教着,花钱就大手大脚的……咦?我突然想起个事儿!”

    周大伯将视线转到叶硕身上,问:“我记得,当年你堂姐结婚的时候,你在我们礼簿上挂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块钱,对吧?”

    叶硕点头,这事儿他自然记得。

    周大伯满脸疑惑,问:“你挂的名字是:叶硕携女友。可那时候,小本子还要过几天才成年的吧?”

    叶硕:……

    周书:……

    周书此刻非常想把周大伯的嘴给堵上!

    家里这么多人,就他话多!!!!!

    周大伯看着两人的表情,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扯着嗓门说出三个字:“早恋啊!”

    周韵在一旁解围,说:“过几天就成年了,也不算是早恋……”

    周大伯立即将视线转到自家女儿身上,哼哼道:“那时候,你们是怎么和我解释的?说小叶的女朋友,是你的好朋友?”

    周韵:……

    她小声辩解道:“我只说很熟,没说好朋友!”

    周大伯不太高兴地点点头,抱怨道:“就你们这些年轻人心眼多,成天瞒着我们这些老家伙!对吧长安?”

    周长安:……

    他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