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咱俩可没血缘关系
    周书抬头,和叶硕对视,这种事情,她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不知道叶硕的想法。

    叶硕看着她期待的眼神,笑了,说:“说句实话,我还挺有兴趣的。”

    周书的唇角小幅度的扬起,朝对面一男一女两个年轻学生点头,换来两人高兴的笑容。

    只不过,拍摄的过程却稍微有些尴尬。

    因为叶硕确实没什么镜头感,知道镜头对着他,表情不可避免的就有些不自然,原本凭借帅气长相还能挽尊一下的,可惜旁边有个镜头感十足的周书作对比,就稍显僵硬了。

    这也是第一次,周书觉得,叶硕似乎并不是十项全能。

    最后,周书走过去对,对那个女生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过去挽着叶硕的胳膊,说:“不拍了,咱们走了。”

    叶硕虽然稍觉遗憾,但也就此作罢。

    明明,小孩拉着他自拍的时候,他也不觉得紧张。而且之前在国外念书,文化交流的时候,对着那么多的摄像头,他也能坦然自若。

    难道,是刚刚那个男生夸了句“你女朋友长得真漂亮”,小孩也没反驳,所以自己紧张了?

    叶硕低头,看着小孩的侧脸,突然觉得,偶尔紧张一下,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正当他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听到拍摄者当中的女生说:“这张特别完美!谢谢二位了!”

    女生说话的时候,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周书,很明显,周书刚刚说不拍,不是真的不拍,只是让叶硕以为,拍摄已经结束了。

    所以,女生刚刚悄悄跟在后面,抓拍了叶硕真情流露的瞬间,虽然只是个侧面,但被周围的灯光和环境衬托着,简直堪称完美!

    周书抿唇笑了笑,说:“你把这张照片传给我吧!”

    女生当然没什么意见,甚至和周书闲聊起来,分别的时候,说了句:“你男朋友可太帅了,祝你们幸福久久。”

    说1之后,女生边朝她的同伴跑过去,便对着周书挥手。

    等两人走了,叶硕看着周书,问:“刚刚,他们说咱俩是男女朋友,你怎么不反驳啊?”

    周书:……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之前那句没听清楚的话,她坏笑着眨了眨眼睛,说:“我怕你自卑啊!”

    叶硕不解:“我自卑?”

    周书笑的一脸俏皮,“对啊,如果他们知道我是你妹妹,那肯定就知道你单身了,不然,总不能平安夜不陪女朋友,而是陪妹妹吧!”

    叶硕不懂她的逻辑,追问:“我单身,所以我自卑?”

    周书一本正经的点头,说:“单身其实也不用自卑的,不过,二十五岁还单身,就……”

    因为那句没听清楚的话,周书觉得,叶硕应该是对自己有想法的,不然,也不可能说了那句话还不承认,她这么说,其实也是试探。

    说实话,说完之后,她还觉得有点小紧张。

    叶硕似乎被气笑了,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一把将小孩搂过来,胡乱揉了下她头顶,说:“走,哥哥带你去吃饭!”

    他一直觉得小孩年纪太小,不想表现的太明显,就是怕把人吓着了,她可倒好,竟然开始攻击自己的年龄了。

    再稍微等等吧,要不了多久,小孩也就成年了,那时候,再明着追求她。

    即使早就决定了当牲口,可叶硕觉得,最好还是当个有原则的牲口,不然,追求未成年小孩,总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

    周书用吹风机,卷发棒和啫喱水临时弄出来的发型,一下被他揉乱,完全没了造型。

    可是,她并没有觉得不开心,反而内心有些小雀跃。

    她觉得,叶硕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将自己当亲妹妹对待的样子。

    这么说来,她也不算是单箭头,想想就觉得很甜蜜。

    周书跟着叶硕去了西餐厅吃牛排,之后又被她送回学校,下车之前,她正准备从包里拿出给叶硕的礼物,就听到叶硕说:“小孩,翻一下哥哥的衣服口袋,里面装着给你的礼物。”

    听到“礼物”二字,周书瞬间来了精神,她将手顺势伸进叶硕的羽绒服口袋里,翻出了一个……棒棒糖?

    周书捏着棒棒糖,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叶硕,虽然,她知道叶硕绝对不是个小气的人,可是这种过节的时候,送一个棒棒糖当礼物……

    算了,她不和直男计较,不久前他还送了自己一套化妆品,那个,就当是提前给自己的圣诞节礼物好了。

    这么一想,周书突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失落的,她剥开糖纸,将棒棒糖放进嘴里,笑着说了句:“挺甜的。”

    叶硕当然没错过她脸上那一瞬间的惊讶,可没想到的是,小孩的接受能力竟然这么好。

    还真的是,一个棒棒糖就满足了?

    叶硕强忍着笑意,将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一声,小声道:“哥哥刚刚忘了告诉你,礼物在左侧的口袋里。”

    周书抬头,清楚看见了叶硕眸子里难掩的笑意,很明显,他刚刚就是在捉弄自己。

    他坐在驾驶位上,自己怎么可能,越过他的身体,去翻他左侧的衣服口袋????!!!!!

    这人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自己不要面子的吗????

    思索两秒,周硕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突然倾身过去,几乎是趴在他怀里,将手伸过去,翻他左侧的衣服口袋。

    叶硕:……

    在这一瞬间,他身体又变得僵直,这样亲密的姿势,让他觉得很欢喜,却又有几分……无所适从。

    其实,周书也是紧张的,但是,她能够明显感觉到,叶硕好像比自己更紧张,与当初第一次去电影院看恐怖片相比,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那时候,叶硕对自己应该是完全没想法的,或者说,他打心底将自己当成了亲妹妹。

    所以,即使自己完全窝在他怀里,赖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没什么反应,甚至,心跳都那么的平缓而有节奏。

    今天,却完全不一样。

    若不是之前听到叶硕小声说的那句话,她也不敢这么试探,更不会,有这么重大的发现。

    可是,他为什么要掩饰自己的情感呢?周书不太明白。

    在叶硕的口袋里,周书掏出一个心形的盒子,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很自然,然后将头转了个方向,也不从他怀里起来,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是这个吗?”

    叶硕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迟疑了几秒,突然伸手,将耍赖般的小孩从自己怀里扶起来,说:“嗯,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周书弯起嘴角,将盒子打开,发现里面装着个玉坠,看玉坠的形状,是一只手,她不懂,这只手代表什么,便用疑惑的眼神看叶硕。

    叶硕此时终于平复了刚刚的心跳,解释道:“这是只佛手,男戴观音女戴佛,哥哥去寺庙里求的,希望你一生平安顺遂。”

    叶硕从来不是一个信命的人,更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更不会去佩戴那些求个安心的东西。

    可是,想到小孩当初在舍身崖的同心锁栈道,看到那些永结同心锁时的目光,就知道,小孩应该是相信这些的。

    所以,自己信不信这些,其实不重要,只要小孩能够一生平安顺遂,他虔诚的去求个佛手吊坠,其实也没有什么。

    周书没想到这块吊坠还有这样的寓意,她珍而重之的将其握在手里,说:“谢谢你,我很喜欢,你……替我戴上好不好?”

    叶硕一愣,随即点头,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之后,将佛手吊坠从小孩的手里接过来,侧身过去,替她挂在脖子上。

    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小孩白皙细腻的肌肤,这让他的手有一瞬间的颤抖,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然后,在她的后颈处,将红绳捏住,打了个结。

    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叶硕将手从她的脖子上离开,像是不经意的摩挲了一下指尖,觉得,手指的温度过于高了点,似乎有些发烫。

    周书感觉到他的手离开自己脖子,才慢慢回过神来,脸有些微微发红,好在车子里开了空调的,本来温度就比较高,即使脸红,好像也代表不了什么。

    她拉开单间包的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个礼品盒,递给叶硕,说:“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叶硕接过去,将包装盒拆开,首先注意到了那条精致的皮带,目光不自觉的变得柔和,顺口说了句:“你怎么知道哥哥还差条皮带啊?”

    周书:……

    她……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她又没有去他腰上看!也……也没摸过!!!!!

    大概是因为突然意识到,叶硕也对自己有意思之后,就觉得,他肯定是故意说这么流氓的话。

    可是,她竟然一点也不生气,真是……没救了!!!

    见周书不说话,叶硕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自己刚刚这话听着,似乎不怎么正经!

    不过,他也知道不能解释,否则肯定越描越黑。

    于是,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那个钱包上,夸了一句:“钱包也挺好看的。”

    打开钱包之后,似乎是无意中感慨了一句:“就是差一张照片,不过照片这种东西,哥哥那儿倒是挺多。”

    他伸手,揉了揉周书的头顶,说:“你的礼物,哥哥很喜欢,特别喜欢!”

    周书见他这幅样子,觉得他刚刚那句话,可能只是无意中说出来的,于是也不再多想,说:“其实,还有别的礼物。”

    “哦?”叶硕意外的挑眉,这小孩,该不会是想着,自己送她礼物,她就要等价还回来吧?

    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猜错了,因为小孩掏出了一个相册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打着个精美的蝴蝶结。

    叶硕伸手,接过去,翻开,发现里面全是人物素描,还配合着一些文字,奇怪的是,前面的几张,都没有五官。

    可是,当他粗略看了一眼那些文字,就一下全明白了,这些,都是在没见面之前,她想象中的自己吗?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叶硕直接翻到了最后,果然,看到自己的样子。

    在这一瞬间,他胸口就像是突然被人灌了蜜,甜的有些找不着东南西北,抬头,看着小孩有些局促的对着手指,说:“这些……都是我自己画的,没什么收藏价值……”

    叶硕打断她的话,笑容缱绻,“这是哥哥今年收到的,最有价值的礼物,会收藏一辈子。”

    周书听了他的话,少了些局促,却又多了两分腼腆,说:“我又不是什么名家!”

    叶硕笑着戳了戳她的脸颊,认真道:“在哥哥心里,咱们家小孩可是比任何名家都还厉害的,以后要还想画人物素描,哥哥免费给你当模特儿吧!”

    周书被他逗笑,扮了个鬼脸,说:“我要回去了,不然宿舍楼的大门要落锁了。”

    叶硕点头笑笑,拿起之前她刚上车时给自己的玫瑰和苹果,说:“这花,放哥哥宿舍插几天,至于这个苹果……咱们分了它?”

    周书迟疑道:“又没有水果刀!”

    叶硕不在意的笑笑,说:“你们学校,不是有小卖店嘛!走,哥哥送你回去,顺便把苹果削了。”

    两人肩并肩走进校门,到了离周书宿舍最近的小卖部,叶硕果然去买了水果刀,然后掏出餐巾纸,将苹果擦拭一遍,便开始削皮。

    周书看着苹果在他手里飞快转圈,苹果皮却不断,长长的一截,挂在苹果上面,煞是好看。

    在这一瞬间,周书突然想起了朱邺哥哥,他以前特别喜欢吃苹果,削苹果皮的时候,也是这样厉害,皮从来不断,让她觉得特别神奇。

    不过,她偶尔会淘气,故意去扯断他削了一半的皮,然后对着他扮鬼脸。

    每次,邺哥哥都会朝她温和又纵容的笑,然后继续削皮,削好之后,再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给她,因为她那时候换牙,大块的咬着不方便。

    每次,周书都会先说一句:“谢谢邺哥哥”,然后,高兴的将苹果叼进嘴里。

    太过久远的记忆,想起来恍若隔世,她当然知道,叶硕不可能是朱邺,可是这两人,却也有共同点。

    小时候的邺哥哥是个学霸,会研究很多超出他年龄的东西,如果他活着,会不会像叶硕这样,成为一名大学教授呢?

    答案是不知道。

    因为那时候的自己太过年幼,他怎么可能和自己谈理想呢!

    在周书愣神的时候,一小块苹果突然放到了她嘴边,形状看起来,竟然和记忆中的相差无几。

    “谢谢邺哥哥。”

    大概是想得太出神,苹果到嘴边的时候,她几乎脱口而出,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

    反应过来之后,周书脸色变得不太自然,她抬头看叶硕,显得有些心虚。

    叶硕看着她,神色特别复杂,嘴唇微张,像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却又什么都没说。

    周书抿着唇,犹豫了几秒钟,说:“我刚刚……”

    叶硕打断她的话,笑着问:“叫的还挺亲热!小孩,你就不怕我误会?”

    周书瞪大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难道叶硕刚以为,自己刚刚在叫他“叶哥哥”。

    她脸有些红,摆着手,解释:“不是,我刚刚……没有叫你。”

    此时,叶硕已经完全神色如常,仿佛不经意一般,问:“哦?那是哪个姓叶的,让咱们小孩这么牵肠挂肚,对着哥哥喊别人。”

    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了倾诉欲,周书在他旁边的小凳子上坐下来,说:“是我爷爷邻居家的一个哥哥,对我很好的,以前……他特别喜欢吃苹果,也经常削给我吃。”

    叶硕见她情绪突然变的低落,忍不住捏紧了拳头,有些后悔,刚刚这么问她了。

    伸手,喂了块苹果到周书嘴里,他得想办法,分散小孩的注意力。

    “青梅竹马啊?”

    周书将苹果叼进嘴里,都忘了咬。

    叶硕……这是在吃醋吗?

    从刚刚有些低落的情绪中回过神,她解释道:“不是,他比我大很多,是亲哥哥一样的人。”

    叶硕丢了一块苹果到自己嘴里,要得嘎嘣脆,然后斜着眼睛看她,“原来,和哥哥一样老啊!”

    周书:……

    这怎么就还……解释不清楚了!

    她表情变得认真,很郑重的强调:“我刚刚说的那个,邻居家的哥哥,我出生的时候,他都已经在拿各种竞赛奖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他才不会像你想的那样,对我有那种不正常的想法!”

    她不记得邺哥哥的具体年龄,但自己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就念高中了,肯定比自己大很多。

    一个青春期的大男生,要是对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有想法,那才真的是禽兽不如了!

    见周书一本正经的样子,叶硕挑了挑眉,追问了一句:“那……你就只当他,是亲哥哥?绝不可能有别的?”

    周书赶紧点头:“当然!绝对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叶硕沉默着,点了点头,突然又笑了,看着她,说:“小孩,你也叫我哥哥。”

    周书抬头看他,有些不安,叶硕该不会以为,自己也把他当成亲哥哥了吧!

    不过,她很快就听到叶硕补充:“可是你得明白,咱俩没有血缘关系!”

    他的语气,听着明明很慵懒,却又像是,在强调着什么。

    周书心跳的节奏一下就乱了,带着几分忐忑,看他,问:“你……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