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教授家的小可爱 > 你要是变了
    第二天一大早,接到叶硕电话的时候,周书还在被窝里,睡眼朦胧的滑了接听,听见叶硕的声音之后,她一瞬间就清醒了,赶紧起床收拾。

    穿好衣服,洗漱之后,她正在收拾昨天洗好之后晾在竹竿上的衣服,就又接到了林枚的电话,让她将所有东西收拾好,一并带出去,吃了饭就出发,免得再上楼一趟。

    周书答应下来,然后挂断电话。

    等她出去吃早饭的时候,林枚有些诧异道:“你今天这速度,倒是挺快的。”

    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早上起床的时候,有些磨磨蹭蹭的,小时候说了很多次都没用,后来她也就渐渐的不管了。

    今天,倒是个例外。

    周弈边喝豆浆便冷笑:“她无利不起早,估计是,早和那谁约好了吧?”

    周书立即反驳:“你乱说!”

    周弈叹了口,假装柔弱,摸着自己额头,说:“我昨天为了给你送雨披,走得有些急了,淋了点儿雨,稍微有些感冒,要不然,咱们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再赶路?”

    周弈这话说完,周书就看到在场三个人的目光转向自己,她干巴巴的回道:“可是,我们都没有和酒店预约,现在是旺季,应该……没有房间的吧?”

    周弈“切”了一声,将空的豆浆袋丢进垃圾桶里,正准备再挤兑周书两句,就被周长安敲了一下手,说了句:“好好吃饭,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你妹妹!”

    虽然,看到小本子成天追着那个叶教授跑,他不是很高兴,可看着自己闺女这幅委屈巴巴的样子,他好像更不高兴了。

    听了老周的话,周书边解决早餐,边对着周弈做鬼脸,挑衅一般的说:“爸爸说了,你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听明白了吗?”

    周弈:……

    欺负?

    老周要是知道,他那宝贝小棉袄发空间又删掉的内容,估计第一个气的跳脚!

    周书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早餐,又偷偷将重些的衣服塞进周弈的包里,然后就带着竹竿和自己的卡通背包,出了酒店大门。

    出了酒店,就看见叶硕和陈教授站在大门口,周书刚准备过去,就听到身后周长安轻咳一声。

    她脚步顿了顿,转身看着周长安,说:“爸,周弈的教授在那边,我们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周长安:……

    知道是你哥的教授,你激动个什么劲?

    然而,他还是走过去,准备打个招呼,不过叶硕倒是先开口了,叫了声:“周叔叔,林阿姨,早上好!”

    周长安觉得,这位叶教授,气质确实特别出众,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打了个招呼,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自觉的就让人对他产生好的印象。

    因为周弈是他的学生,周长安倒是也能找到话题聊,闲谈的时候,会询问一些,周弈在学校的情况。

    叶硕自然是知无不言,而且还能就专业现状,和就业前景,提出不错的建议。

    周书见老周和叶硕聊着聊着,竟然又有了相谈甚欢的感觉,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其实也是一种挺善变的生物。

    比如说老周,明明一直在心里提防着叶硕把自己拐走,可见面的时候,却又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且,叶硕也挺能谈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周弈的人生规划上去了,这一次,连周弈都开始虚心听教,气氛,突然就变得和谐了起来。

    而林枚女士,则一直站在周长安同志身边,脸上带着微笑,就好像,她能听懂那些,自己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一样。

    见周书脸上写着“无聊”两个字,陈教授慢慢的靠近了她,小声问:“叶硕家的小孩,你有没有小名啊?每次叫你的名字,我都觉得挺别扭的。”

    周书:……

    什么叫……叶硕家的小孩?

    就好像,不知道她的名字一样。

    还是说,自己不配拥有姓名?

    不过,她的嘴角却不自觉的翘起来,说:“你可以叫我周周。”

    小本子这个称呼,只是特别亲近的人才会叫,她和陈教授,虽然也算得上熟悉,但远远到不了亲近的程度。

    陈教授接受能力良好,直接就称呼上了,“周周,你姐那个相亲对象……真不是个东西啊?”

    周书点头,“我有他调戏我的时候被揍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陈教授点点头,但很快又摇头,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问:“你觉得,如果我去追你姐,成功的几率,大不大?”

    周书听了他的话,皱起眉头,不太赞同的问:“你喜欢就去追,不喜欢就不追,干嘛还问成功的几率?是在计算成本问题吗?”

    陈教授:……

    作为一名理工科直男,他一向比较理性,之前也没有追女生的经验,刚刚会问这个问题,一是为了给自己打气而已,二也是想知道,自己的追求,会不会给周韵造成困扰。

    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未成年小朋友给鄙视了?

    陈旗觉得,他总算知道,自己和叶硕的差距在哪里了!

    就叶硕那个牲口,哪怕是看上了他一直当妹妹宠着的女孩儿,也不见得会这么纠结。

    而且作为叶硕的老同学,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叶硕竟然还是他家小孩双胞胎哥哥的教授,这关系……也真够复杂的!

    为了让小朋友不误会自己,他好声好气的解释,说:“周周,我们成年人,和你们未成年人,思维方式是不太一样的。”

    见小朋友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陈教授解释道:“成年人就算对异性产生了好感,也很少会不管不顾的直接追求,因为,这可能会给对方造成困扰。”

    周书似懂非懂的点头,陈教授还以为自己说服了她,可下一秒,他就听到那小孩说:“我姐有没有困扰我不知道,反正,我看你现在挺困扰的。”

    陈教授:……

    他觉得,他和这种小年轻有很大的代沟!

    真是不知道,叶硕平时是怎么和这小家伙相处的!

    更重要的是,叶硕竟然还对这么小的姑娘动了心,光是想想,都觉得很恐怖!

    于是,陈旗开始密切关注叶硕和周书的相处方式,可让他郁闷的是,小姑娘和叶硕说话的时候,声音甜甜的,听着跟撒娇似得,哪里像刚刚和自己说话那样,差点将自己气的心肌梗塞!

    算了,这大概就是……长得帅的优势吧!

    一行人从早上出发,不过才两个半小时,就追上了榕北大学的队伍,两边一打招呼才知道,那些老教授竟然还早出发了半个小时。

    这大概就是年轻的好处了,至少腿脚灵活。

    不过,追上老教授们的队伍之后,一行人的速度明显放慢了很多,周书也明显感觉到了后继无力。

    特别是九十九道拐的那个位置,她看着连绵不绝的梯子,内心差不多是绝望的。

    她实在是不明白,老周怎么会有爬山这种折腾人的爱好!

    不过,老周此时正忙着照顾老妈,根本就不管她,于是,她不动声色的凑到了叶硕的身边,用竹竿碰了碰他的手臂,问:“你累不累?”

    叶硕摇头,眼里染上笑意,说:“你的包,我替你拿着吧!”

    周书也不和他客气,立即就将背包取下来,塞到他手里,嘴里还撒着娇,说:“我真希望,自己就是这个包!”

    叶硕一下就听懂了她的意思,问:“想让哥哥背你上去?”

    听他问的这么直白,周书反而不好意思了,她瞪了叶硕一眼,小声嘟囔道:“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叶硕笑笑,也不反驳,因为心态一旦转变了,他就觉得,随口说出的一句话,都有占小孩便宜的嫌疑。

    可两人走着走着,还真发现了一对情侣,男孩背着女孩,肆意张扬的笑。

    女生在他背上,做出飞机起飞的姿势,可没跑几步,男生就气喘吁吁的,将女孩放了下来,两人对视,然后一起傻笑。

    不由自主的,周书就抬头看叶硕,却发现,叶硕正好也在看她,眼角眉梢带着缱绻的笑容,看着特别荡漾。

    周书的心跳漏了一拍,有些结巴的问:“你……你看我干吗?”

    叶硕笑容未变,拖着强调回道:“碰到年轻人秀恩爱,就想看看,我家小孩是不是羡慕了。”

    周书:……

    叶硕靠近了她一些,声音听着低沉而富有磁性,像是叮嘱一般的,说:“小孩,记住了,你可是答应过哥哥,成年之前,不会恋爱的。”

    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时候,还能时时刻刻守着,可等国庆假一结束,小孩就会回归大学校园,那时候,多的是同龄男生对她献殷勤,那些男生,大概都和刚刚经过的那对情侣中的男孩差不多,充满了青春和活力。

    所以,他得不停的给小孩洗脑,让她意识到,成年之前谈恋爱,不是什么好事情。

    周书听到落在自己耳边的话语,突然觉得耳朵有些痒,她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叶硕的手臂,离他稍微远了一些,说:“那你还答应过我,不会比我先谈恋爱呢!”

    叶硕点头,“这是自然的!你要是不相信,哥哥还能和你拉个勾。”

    说完这话,叶硕伸出手,将小拇指弯着,对准了她的视线。

    周书:……

    这么幼稚的吗?

    她前后瞅了瞅,发现自己和叶硕今天都走得挺慢,竟然落在最后面了,周围也没有认识的人……

    犹豫了五秒钟,她伸出小手指,和叶硕的手指勾在一起,只是,却不好意思像小孩子那样,说什么,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这种话了。

    不过,叶硕竟然开口了,他看着周书的眼睛,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周书听着他嘴里说出的话,以及脸上露出的笑容,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

    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叶硕又接着说:“你要是变了,将来就只能嫁给一个老男人!”

    周书:……

    看着叶硕眼眸中促狭的笑意,刚刚突然冒出的念头,早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了。

    周书没松开叶硕的小手指,只是皱着眉头问:“凭什么我就要嫁给一个老男人?”

    说起老男人,周书不可避免的,就想到满脸老年斑的爷爷,虽然,爷爷是挺慈祥的,自己也很喜欢他。

    可是,如果要嫁给一个长着满脸老年斑的男人,那……她也太亏了吧?

    叶硕看着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莫名觉得有些受伤,问:“老男人不好吗?会一辈子对你好,知冷知热的疼你……”

    周书将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得,叶硕口中的“知冷知热”几个字,让她想起来,小时候,爷爷逼自己穿两条秋裤的场景。

    “才不要!再说了,你刚刚只说我如果变了,那你要是变了呢?你要是在我成年之前,就恋爱了呢?”

    见小孩对嫁给老男人的反应这么大,叶硕稍微有一点点的不开心,但,有些事情,倒也不用操之过急。

    于是,他笑着道:“那就让哥哥……娶一个像小孩这么漂亮的,小可爱?”

    周书:……

    她默默的伸出另一只手,掰开叶硕的小手指,声音听着闷闷的:“你说的答应我的条件,根本就是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

    不然的话,干嘛拉钩的时候还吊儿郎当的?

    竟然还觉得……娶自己这样的,是没做到诺言的惩罚!

    真是!太!过!分!了!!!!!!

    叶硕见她突然晴转多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但直觉告诉他,这种时候必须哄。

    “当然不是!要是哥哥比你先恋爱,就让哥哥一辈子孤独终老……”

    周书伸手,上抬,捂住叶硕的嘴,皱着眉,很不高兴的说:“这种誓,是能乱发的吗?”

    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周书此刻虽然皱着眉头,但明显没有生气了,叶硕松了口气,笑了,说:“哥哥是认真的,哪里有乱发誓。”

    叶硕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到周书手上,痒痒的,麻麻的,又被他定定的看着,周书突然闪电般的收回自己的手。

    然而,还没回过神来,她就又听到叶硕说话。

    “小孩,要不要,哥哥背你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