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通幽之术开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小心眼的人
    青华子愕然的看着台上霸气宣言的杨逸,他怎么都没想到平时如此和气,温和的道友,还有这么强势的一面。

    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杨逸那一身深厚的法力,就算是他修道二百多年,也是远远不如的。

    一般修行之人,每日纳灵气入体,转化成法力,但一个人不可能一天就做纳灵气入体转化成法力这一件事。

    还有术法的修炼,以及其它杂七杂八的事耽搁,因此,一个人一天纳灵气入体的修炼时间是有限的。

    所以,那些号称修炼一百多年的修士,体内能有五十年的法力,就已经算是非常刻苦的苦修士了。

    而杨逸却是不同,他这一身四百多年的法力,乃是那种一刻都不停止,四百年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纳灵气入体转化法力。

    此乃是实打实的四百多年苦修得来的法力厚度,不参合半点杂质。

    青华子震惊的,便是不知杨逸如此年纪,是怎么炼出这一身磅礴无比的法力。

    同时,他也放心了下来,之前担心杨逸刚刚突破地仙,面对那些人吃亏,才出言相助。

    此刻得知杨逸法力如此浑厚,明白他是有底气说出这一番话,便放心的坐了下来,静看事态发展。

    其他人也是一脸震动看着台上大发神威的道人,为他那一身浑厚无比的法力感到惊奇。

    同时心里又满是疑惑,不知杨逸小小年纪,怎会拥有如此法力?

    但他们却并未多言,反而是静静的坐在原地,目光玩味的看着散人区域,等着看那些人如何应对。

    那些出声附和之人没想到杨逸如此鲁莽,竟然敢在这种场合,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动手。

    此刻,他们脸色难看,一边阻挡着杨逸的法力拍打,一边心里也暗自懊悔。

    本来他们得知杨逸只有十八九岁,便以为他年幼好欺,想白得一门涉及万物母炁的法门,谁知碰上了硬茬子。

    现在还被人出言挑衅,霸气的邀请他们一起上台论法。

    四周这么多人看着,他们就算再不顾及脸面,也拉不下脸皮一起上去围攻的。

    杨逸脸色肃然,目光冷冽的看着众人,继续挑衅:“刚刚不是要让贫道交出法门嘛?此刻贫道给你们机会,让你们一起上台论法却不无上来?

    莫不是一群只会躲在阴暗角落,耍些见不得人手段的鼠辈?”

    声音宛如惊雷,传遍四方,让在场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此刻的杨逸霸气无比,心里全无惧意,只求一战,他要用实力说话,让所有质疑的声音闭嘴!

    他也算看出来了,这场会不管众人表现得在和气,但内里隐藏的,还是修行界的铁律,要用实力来说话。

    只有把他们打怕了,自然无人再敢说质疑他的话。

    面对杨逸的挑衅之言,一群人怒不可恕,眼中满是怒火的盯着他,恨不得立刻飞上去杀了杨逸,一泄胸中怒火。

    但现场的情况,却无一人也敢动手,一来是他们还要点脸面,做不出在这众目睽睽下,一起围攻一人的事情。

    二来,便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对单,不是杨逸的对手,上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种种原因,导致无一人敢上台去与杨逸论法。

    其他人可不清楚他们的心里的顾忌,他们看见的,是杨逸霸气侧漏,压得无人敢出声说话的场面。

    这导致许多年轻的女弟子看向杨逸的眼神都变了。

    “哇,这位道长好霸气啊!”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弟子,美眸中满是仰慕之情,轻声细语的说道。

    “怎么,你看上这位道长了?”身旁的女弟子凑到她身前,一脸笑意的问道。

    她也不含蓄害羞,直接点头承认。

    “哟哟,你昨天不是说,只喜欢大师兄嘛,怎么今天又看上这位道长了?”身旁女弟子取笑道。

    闻言,她一脸娇羞的伸手打了另一名女弟子一下:“你要死啊,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俩人打闹了一会儿,她怔了怔神情,摇头道:“看上了又如何,人家道长这么年轻,就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一看就是专心修行之人,根本看不上我……”

    似她如此想法的女弟子,还有许多,而血气方刚的男弟子们,心里的想法,却是大丈夫生当如此!

    至于那些宗门领队之人,全都静静的坐在原地,坐看事态发展。

    连主持法会的通微真人,都是坐在原地,一脸笑意的看着霸气侧漏的杨逸,似乎并不打算阻止。

    他不想出手阻止,但有人却希望借他的手,来惩治杨逸。

    “怎么,此人莫非是纯阳宫之人?他在这里胡乱叫嚣,搅乱法会正常举行,纯阳宫也不出手阻止,就在一旁看着?”刚刚隐藏在人群中,煽风点火之人又出声说话了。

    此人隐藏在人群中,试图用言语给纯阳宫施加压力,从而逼通微真人出手,惩戒杨逸。

    见有人出声质疑纯阳宫处事不公,通微真人也不恼怒,从台下消失,出现在宣讲台上。

    他笑呵呵的看着隐藏在人群中穿着黑衣的男子:“这位道友此言差矣,清松小友并非我纯阳宫之人,之所以不出手阻止,并不是老道包庇他,而是规矩如此。

    历年法会中,不乏有人出声质疑宣法之人所讲的法门,此乃是常有之事。

    而宣法之人邀请质疑者上台论法,也是常事,总不能只许你等出声质疑,而不许台上之人证明他法门的真实性吧?

    所以,老道不出声阻拦,并不是包庇清松小友,而是规矩如此,老道只是按照往年规矩行事。”

    通微真人这一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直接将他的打算落空了。

    此人以为自己的算计万无一失,却不知在这等大修行者眼中,他那些手段,根本上不得台面。

    只能脸色难看的躲在人群中,不敢再出声多言。

    然而,通微真人却是并不打算放过他,反而是笑呵呵伸手指着躲在人群中的他:“那穿着黑衣的道友,对,就是你!”

    好似生怕别人看不见,通微真人将他身旁之人移走,独留他一人在那。

    “呵呵,道友,你可还有什么疑问嘛?若是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一一说来,老道一次性告诉你。”

    脸上热情无比,言语之中好似一个古道热肠的老人,但做的事,却仿佛将那人扒光了一样,赤果果的露在了众人眼前。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此人身上,顿时让他手足无措,脸色也一阵红一阵白,不断变换。

    杨逸先是看了那人一眼,记住了他的模样,随后目光转向面色和蔼可亲的通微真人,心里感慨道。

    “这才是真正的老阴货啊!”

    这一手,堪称杀人于无形,完全将那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而对通微真人有所了解的宗门长老,都是用着可怜的目光看着那身穿黑衣的男子,感叹道。

    “你惹谁不好,非要惹通微这老阴货,不知道他报仇从不隔夜嘛?竟然还想算计他,拿他当刀使,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通微真人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是那黑衣男子在背后煽风点火,又指着他,一脸笑呵呵的道。

    “那位道友,老道记得刚刚就属你质疑的声音最大,年轻人精力好,嗓门大,真是让我这垂垂老矣的老道士羡慕不已啊。

    依老道看,不如就由你一人代表他们上来,与清松小友论法,你看如何?”

    他这话,看似是在询问那人意见,却是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

    接着,不等那人回话,便转向杨逸,语气却是温柔了许多。

    “清松小友,不知你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他这一番安排,实则是为杨逸好,生怕杨逸年轻气盛,热血冲昏了头脑,真要邀请众人一起上台围攻他。

    杨逸也听懂了他的意思,但他今天就是要告诉众人,他杨某人不是那种让人欺负了,不敢动手之人。

    但通微真人如此偏帮他,若是不领情,实在是有些不知好歹,沉思了一会儿,便拱手道。

    “真人,不如这样,小道先与那位道友论完法后,其他人若是还有不同的意见,不如让他们一个个上来,小道与他们依次论法!”

    声音不大,却坚定无比,话里的意思,就是要打到无人敢质疑为止。

    通微真人见他拒绝自己的安排,不竟不恼怒,反而目光露出一丝欣赏,随后对那台下的黑衣男子笑道。

    “道友,你还在等什么,快上来吧!”

    那人脸色一慌,急忙道:“真人,在下……”

    然而,还没等他话说完,就被通微真人伸手止住了。

    “放心,有老道在此,并不会发生意外,此次法会乃是盛事,老道岂会容许有人死去?”

    他将死这个字说的很重,杨逸立马明白他的意思,不允许有人死去,但却允许有人受伤。

    论法嘛,收不住手脚,导致人受伤,乃是常有之事,谁也不能说什么。

    反正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人没有死,都是论法受伤的正常范围。

    在场许多人都听出通微真人话外之意,也看出他是有意偏帮杨逸,但却没人出声帮那黑衣男子说话。

    因为这种躲在背后煽风点火的无耻小人,是最遭人讨厌的,自然无人帮他鸣不平,都是冷眼旁观。

    然而,那黑衣男子却是不愿意上台,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而且听通微真人的话外之意,恐怕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自然是不愿上去的。

    黑衣男子拱手行礼道:“真人,还请容在下……”

    通微真人又打断了他的话,根本不让他说,反而脸色一沉,肃声道:“怎么,你是在怀疑老道处事不公平?”

    显示,他还在记着此人之前说纯阳宫处事不公的话。

    “晚辈不敢,不敢!”黑衣男子神情紧张,连到不敢。

    “既如此,那就上来吧,休得耽搁大家时间,还有许多人等着上台宣法呢!”通微真人沉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黑衣男子也知一场论法,他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由不得他做选择。

    如此,他咬了咬牙,心中一狠,身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宣法台上。

    通微真人见他上台,也不废话,直接道:“你二人就上空中去论法吧!”

    说完,便消失在台上。

    黑衣男子眼神怨毒的看着杨逸:“在下就来领教领教道友的手段!”

    杨逸对那怨毒的眼神视而不见,用着淡淡的声音说道:“定不会让道友失望!”

    话音刚落,俩人同时飞上天空,相隔一百米,互相对视了快起来。

    杨逸心念一动,将体内法力转换成锐利特性,用着地煞术“生光”,凝出一把金色光剑提在手中。

    随后直接将大量法力灌入金色光剑中,顿时金光璀灿,耀眼夺目,还有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锐利之意,弥漫开来。

    “嗡嗡!”

    剑鸣声嗡嗡作响,惊天的气势冲霄而上,搅动风云,还在不断攀升。

    在众人眼中,杨逸手中提着的已经不是金色光剑了,而是一座巍峨大山。

    “不是炼气士嘛?怎么变成剑修了?”有人皱眉疑惑。

    有一白发白须的老者看着漂浮在空中,发丝乱舞,衣角猎猎的道人,出声问着身旁美若冰霜的女子:“凝儿,你看此人如何?”

    那女子脸色冷漠,气质冰霜,一双美眸盯着空中看了一会儿,回道:“剑势惊人,但不够纯粹!”

    说的,就是杨逸所学太杂,不是纯粹的剑修,没有钟情于剑,只是将剑当成了一种手段来对敌!

    老者含笑抚须,对于女子的点评,并没有出声回答,反而是静静的看着空中。

    那黑衣男子见杨逸气势不断攀升,也知不能放任他如此聚势下去,便想先下手为强,直接打断的聚势。

    只见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杆青色神幡,灌入法力后,双手抓起神幡,对着杨逸一挥。

    霎时间风卷残云,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一道神风向着杨逸攻杀而去。

    此神幡名为巽风幡,乃是一件中品法宝,催动此神幡一扬,能唤来宇内神风一道。

    此风名为巽风,能飞沙走石,卷人拿物都是等闲,平常仙家都对之惧怕不已,十分了得。

    而这黑衣男子竟能有此法宝,想来是有些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