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通幽之术开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霸道一面
    见他误会,杨逸正欲解释,却听台下青华子的声音响起。

    “咳咳,师叔祖,还有许多宗门等着上去呢,法会时间紧迫,您还是先让清松道友宣法吧!”

    原来是青华子见自家师叔祖拉着杨逸说个没完,也不是个事,其他人顾忌通微真人的身份,不敢出声催促。

    只能由他纯阳宫之人出言打断了,毕竟,法会还得继续下去不是。

    青华子又道:“师叔祖若是想了解清松道友的事,弟子也略知一二,您先下来吧,弟子给您细细道来!”

    闻言,通微真人这才后知后觉,笑着对众人拱手告罪道:“呵呵,是老道啰嗦了,耽搁诸位时间,见谅见谅!”

    众人连称不敢,纷纷起身回礼,心里也不由暗自称赞,不愧是出身大宗门的有道真修。

    光这份气度,便让人心生敬佩。

    像通微真人这等修为者,又有几人能放下身段,向他们一群后辈告罪的?

    “小友,你先宣法吧,老道就下去了!”

    说完,通微真人消失在宣法台上,回到纯阳宫区域所在,与青华子传音询问。

    “青华,你对那小友很了解?”

    “回师叔祖,清松道友就是弟子邀请来的!”

    “嗯,那你与我说说他……”

    宣法台上。

    通微真人下去后,杨逸对着台下众人先是拱手行了一礼,随后用着法力增强声音:“小道清松,见过诸位前辈,道友!”

    声音不大不小,既不让人觉得震耳欲聋,又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边。

    这一手对法力的掌控力度,便让不少人点头称赞。

    众人回了一礼,也有人出声问道:“道友此前所说,是否为真?”

    杨逸目光看了过去,出声之人,是一位面容清秀,肌肤白皙,长相俊郎,穿着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打扮。

    “这位道友指的是?”杨逸面带微笑,疑惑回话。

    “在下问的,乃是道友此前与通微真人说修行炼气士一道之事!”

    “嗯,不错,贫道所修,确是炼气士一道。”杨逸点头。

    那位公子见他承认,便道:“不是在下有意为难道友,只是这炼气士之法,乃是淘汰的古法,此乃众所周知,你此时在这法会上宣讲此法,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此人虽出声质疑,但言语之间颇为含蓄,只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未刻意针对杨逸。

    他这番话,也是许多人的心声,因为在场的散人修士,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完整的传承。

    他们担心,若是有人听了杨逸的宣讲,从而转修炼气士,这不是误人子弟嘛?

    所以,那人才出声质疑,并非刻意针对。

    也有不了解炼气士的宗门弟子,不明白此人所说之意,便出声问着自家长辈。

    “师伯,为何那位前辈说炼气士是淘汰的古法啊?”

    “这炼气士因为缺了……”

    经过长辈们的普及,许多人这才了解炼气士的辉煌与落寞,不由摇头叹息,心里也认同那位前辈的话。

    认为杨逸不该上台宣讲炼气士一道,万一有人不知轻重,选择转修此法,岂不是害了别人?

    杨逸闻言,也明白众人的担忧,他也不想给别人解释炼气士并未缺失天地二气,只是说:“诸位的担忧,小道明白,只是小道并非是来宣讲炼气士一道的,乃是为了宣讲另一道法门而来。”

    那人闻言,点点头,不在多言。

    杨逸继续说:“这世间有一种“炁”,小道称其为“先天一炁”,此炁乃为万物之母炁,世间的一切,皆是由此炁演化而来。

    而小道要说的法门,名为“内丹法”,便是以修行此炁为源泉,来达成长生不死,羽化登仙的修行!”

    这话一出,顿时让众人议论纷纷,不知杨逸口中的“先天一炁”为何物?

    竟敢号称万物之母炁?

    “这先天一气是何气?道友你可曾听说过?”一人忍不住出声。

    “不曾,老道修行至今,从未听说过这先天一气!”另一人摇头回道。

    广场议论纷纷,都听不懂杨逸所说的“先天一炁”到底是什么?

    唯有通微真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好似对这“先天一炁”有所了解。

    “不知道友口中所说的万物之母气到底为何气?”有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此炁非彼气,“先天一炁”乃是从虚空中而来,所谓道生一炁,一炁化万物,便是指的此炁。”杨逸答到。

    他这一番解释,听得人皱眉不已,压根没听懂他说的什么意思。

    杨逸也知自己说的太过笼统,别人不懂也情有可原,便道:“此炁非是空气,煞气,阴气一类的气,而是一种万物母炁,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你我身上也有,只不过演化成了精气神。

    据小道观察,人体处于母胎之时,婴儿便是通过脐带沟通虚空,呼吸这“先天一炁”。

    小道将其称为“先天呼吸”,亦为胎息。

    那时人体的一切的都是先天的,只不过自人体降生之后,便变为呼吸天地中的空气。

    从胎息转为了口鼻呼吸,亦从先天呼吸,变成了后天呼吸,从而不在能呼吸这万物之母炁!”

    许多人震惊的看着杨逸,因为他这已经不是在宣法了,而是在讲道!

    虽然没有天花乱坠,紫气东来的场景,但涉及人体本源的来历,这就是“道”!

    他们虽然还是没听明白“先天一炁”到底是什么,但却是知道涉及人体本源来历,这内丹法一定不简单。

    也有人好奇的问道:“不知这内丹法是哪位前辈创出来的?”

    “是啊,是啊,道友可否告知我等是哪位前辈创出此法的?”

    一时间,众人纷纷好奇了起来,能创出这种涉及人体本源修行法的人,一定不是寂寂无名之辈。

    连通微真人都露出好奇的神情,目光灼灼的看着台上的杨逸,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何人创出此法。

    “不才,此法正是小道所创!”

    语气淡然,不急不缓,不大不小,却宛如滔天巨浪一般,狠狠的拍打着在场众人的心灵。

    场面一片肃静,众人愣愣的看着台上的年轻道人,不知他所说,有几分为真。

    有人出声质疑:“道友莫不是在说笑?这等触及本源之法,岂是你我这等修为能接触到的?”

    “不错,老夫虽初闻此法,但也听出此法立意非常高深,我等区区地仙修为,如何能接触到这本源?更不用说借此本源创出法门了!”

    “……”

    众说纷纭,没一人相信此法乃是杨逸所创,都觉得他是个沽名钓誉之辈,占用前人之法,为自己博得一个名声。

    对于众人的质疑,杨逸毫不在意,脸色淡然,非常磊落的接受所有质疑的声音。

    当初他得到“三元丹法”时,根本没有任何修行之法,三元丹法只是提及了人体精气神的概念。

    若是按照三元丹法内的概念修行,充其量不过比凡人武学高深一点,根本不可能达到他如今的地步。

    “内丹法”后面所有的修行之法,都是他自己一点一滴,一步一个脚印踏出来的。

    无数个日夜苦思冥想,时刻专研,还有一点机缘,发现了“先天一炁”,才创出此法的修行。

    所以,杨逸说是自己所创,没有半点虚假,更为半分愧疚,自然无惧别人的质疑。

    他也不开口解释,就这么淡然的站在台上,无悲无喜,任由众人质疑。

    许多人见他如此镇定自若,心中也不由的动摇起来。

    “难不成此法真是此人所创?”

    这个想法一出,立马便被甩出脑内,因为这太非议所思了,触及万物之本源,区区地仙境,如何能接触到?

    青华子对于杨逸所说,确是信了几分,因为他是知道杨逸修行的乃是炼气士一道。

    炼气士因为缺了天地二气,是不可能证得地仙果位的,而杨逸能证得地仙,必然是转修了它法。

    但他又不敢全信,若是按照杨逸所说,此法是他自己创出来的,那创出此法时,杨逸修为必然还是人仙。

    人仙果位就能接触到万物本源之炁,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但经过这几日的接触,青华子对杨逸也有些了解,知道他不是个看重名利之人,不可能占用前人之法,来为自己博名声。

    所以,他此刻心里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站出来声援杨逸。

    要是杨逸所说为真,此法真是他所创,自然无事。

    若真是占了前人之法,来为自己博名声,那他此刻站出来声援,事后难免招人诟病。

    左思右想,青华子还是站了起来,用着法力震声道:“诸位道友,还请止声,容老道说几句。”

    众人见有人出声,便停止了质疑,听听他想说些什么。

    青华子拱手对众人道:“诸位,清松道友乃是老道邀请而来,对于他的品行,老道还是了解的,他并不是贪图名利之人,还请诸位莫要着急下定论。”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站了起来。

    “不错,陆某也相信,以清松道长的品行,不会做这种占人法门,为自己博名声的下作之事!”

    出声之人,真是此前与杨逸搭话的陆景元。

    也有人出声问道:“不知这位道友与那台上之人是何关系?”

    “山人陆景元,与清松道长并不熟悉,但却听过他所做之事……”

    陆景元将杨逸在安临城施法抵挡洪水,让一城百姓免于洪灾侵袭之事,娓娓道来。

    “……此事乃是我徒儿亲眼所见,试问,这等品德之人,岂会做这般下作之事?”

    众人闻言,纷纷低头不语。

    杨逸对着青华子与陆景元点头示意,多谢他们声援自己。

    俩人也面带微笑颔首,表示不用如此。

    “既如此,那我等就给他个解释的机会,让他把此法如何创出来的,一点一滴说清楚,我等就相信此法乃是他所创!”

    就在三人眼神交流之时,散人区域中,突然出现一句话,不知是何人所说。

    这人隐藏的很深,躲在人群中,煽风点火,企图让杨逸将内丹法法门说出来。

    也有不少散人修士出声附和,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打内丹法的主意,想不劳而获。

    当然,也有散人修士并未出声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想参和此事。

    那些出声附和之人,也不是真的相信杨逸创出此法,或者是想转修内丹法。

    而是这等触及本源母炁的法门,不管是真是假,了解一番,总是好的。

    万一能从中有所领悟,触类旁通,也是意外的惊喜。

    左右不过出声附和几句,就能白得一门触及万物母炁的法门,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那些宗门之人,却是并未出声附和,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静看事态的发展。

    反正是散人修士之间的争斗,与他们无甚关系。

    至于主持法会的通微真人,有心想阻止事态继续发展下去,但按照往年规矩,他却是不能轻易插手的。

    因为各家宣法时,难免有人出声质疑,这乃是常有之事。

    总不能只允许宣法,而不许别人出声质疑吧?

    况且,他心里也十分想知道,这道触及万物母炁的法门,到底是不是杨逸所创。

    与地仙境的人不同,通微真人是知道万物母炁是真实存在的,因为“神仙”果位的领域。

    便触及到天地规则,以及万物本源的演化。

    只有明白物体是如何演化而来,以及掌握天地规则,才能做到让一件物体变化成另一件物体。

    就如点石成金法术,看似简单,但涉及到的东西却异常的复杂。

    乃是让石头真正变成金子,是本源上的改变,这已经触及到了规则改变,以及万物本源演化的由来。

    不得“神仙”果位,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触及到万物本源变化,自然离不开万物母炁演化。

    所以,通微真人是知道天地间存在此炁的。

    但因为后天元神的原因,他并不能真正看见万物母炁,也就是“先天一炁”。

    对于此法是不是杨逸创出来的,他心里还是存疑的。

    宣法台上。

    面对众人的质疑,杨逸本不想理会,但听那人说的话,也不由心里一阵恼怒。

    此人所说,与让他直接将法门交出去有何区别?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况且是他,若是此事就此忍下去,这些人自会认为他杨某人软弱可欺,更加肆无忌惮。

    如此一想,杨逸收起脸上的和善,脸色一肃,目光冷冽的看着一众散人修士。

    “贫道的法门,是不是自己所创,何物你等相信?”

    说到这里,杨逸体内四百多年的澎湃法力涌动,冲天而起,搅动风云。

    一时间天地变色,空中的白云向四周散开,形成了一圈漩涡,露出蔚蓝天空,随后朝着众人震荡而去。

    “砰!”

    “呼呼!”

    狂风骤起,一层层气浪宛如波涛汹涌的海浪一般,直接朝着众人拍打而去,随后淡淡的声音响起。

    “有些鼠辈,莫不是以为贫道好欺不成?若是不服,尽管一起上来,贫道今日,与你们论论法!”

    声音淡然,又霸道无比,宛如惊雷一般,在刚刚出声附和之人耳边炸响,让人震耳欲聋,嗡嗡作响。

    汹涌无比的气浪也拍打在他们身上,而那些并未出声之人,却犹如清风拂面一般,鬓角发丝轻轻舞动。

    这份对法力的掌控能力,以及那汹涌澎湃的法力,让无数人咋舌,震惊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