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通幽之术开始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上台宣法
    当然,也有人暗中传音,与杨逸闲聊结交。

    “不知可是清松道长?”

    一个淡然的声音在杨逸耳中响起。

    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杨逸扭头看向身旁传音之人,是个中年男子。

    他衣着青色长袍,随意的坐在那里,坐姿端正,气质出尘儒雅,面色和蔼,带着淡淡笑意。

    此人正是陆乘风陆苗苗的师父,号称茅屋居士的陆景元。

    陆景元见杨逸目光看向自己,脸上带着淡笑,和蔼的点头示意,表示是他在传音。

    “不错,正是贫道,不知居士有何指教?”杨逸传音回道。

    在登天阶时,此人曾经出现过,杨逸见他安慰落败与第三层的陆乘风,就知他是陆乘风的师父,只是不知他传音给自己干嘛?

    “呵呵,冒昧打扰,山人陆景元,还要多谢道长在安临城时,对我那两个不争气徒儿的照顾。”

    “原来是为了这事啊!”

    在安临城时,杨逸为了打探法会的消息,曾经请陆乘风与陆苗苗吃过饭。

    这陆景元应该就是为了此事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是真的在道谢,还是来问罪的。

    毕竟,当时杨逸请俩人吃饭的目的,并不单纯。

    乃是为了打听消息,陆乘风与陆苗苗可能不懂,但这陆景元一定知道杨逸的心思。

    想到这里,杨逸便不动声色的回道:“陆居士言重了,当时贫道也不过是恰巧路过安临城,请了令徒吃过一顿饭,谈不上什么照顾。”

    “呵呵,陆某对道长在安临城所做之事很是钦佩,不知论法结束后,能否有幸与道长结交一番?”陆景元笑着传音。

    “果然,是来问罪的!”杨逸心头一凝。

    他在安临城打着请别人吃饭的名义,打探消息,颇有几分哄骗小孩子的意思。

    现在别人师父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他多少有几分理亏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杨逸也不能避而不见,只得回道:“此事确实是贫道理亏在先,法会结束后,自当赔礼!”

    陆景元见他误会,莞尔一笑,刚想开口解释,便见广场中心,突然出现一个手托拂尘的道人,只得停止传音,心想事后在与杨逸解释。

    站在广场中心的道人,正是那日在宴席中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纯阳宫监院。

    此人道号通微,纯阳宫三代弟子,于八百年前得享神仙果位,是青华子师叔祖一辈。

    而作为主持各宗门散人修士的论法之人,修为必须得压的住全场,通微道人做为神仙境大修,乃是不二人选。

    “老道通微,见过各家同道!”通微道人笑意吟吟,声音不大不小,十分缓和,却轻易的传遍全场。

    众人也不敢失礼,纷纷起身回礼。

    “见过通微真人!”

    通微道人含笑点头,伸手示意众人坐在,随后笑道:“法会之事,传承至此,已有多年,按照往年规矩,先由各路散人同道宣法。”

    说到这里,通微道人目光看向杨逸所在的一片区域,笑道:“不知哪位同道先行上来宣讲,为法会拉开序幕?”

    之所以如此安排,先让散人修士上台宣讲自家修行理念,一来是各宗门为了彰显自家风度。

    二来,也是为了不冷落各路散人大修,让他们有展示自己的机会。

    三来,是表达各家虽修行理念有所不同,但总归都是在同一大洲修行,乃是同道,不可因各家宗门实力强,就行那仗势欺人之举。

    通微道人说完后,各路散人大修互相看了看,见没人带头,自己也安静的坐在原地。

    过了一会,还是无人上去,通微道人笑道:“各位散人同道可是要放弃此次宣讲?若是再无人上来,老道就要宣布由各家宗门弟子上台了。”

    这话一出,顿时有散人大修忍不住,身影一闪,上了宣讲台。

    上去之人,是一个身穿红云长袍,红发,红须,身材偏瘦,脸色俊黑,性格如火的中年男子。

    此人名火云散人,擅使一手火法,性格也如火一样暴躁。

    一上台,就先对着一众散人大修一通呵斥,骂他们平时比谁都能说,到了关键时刻,确是无一人敢上来。

    一众散人大修都知道他的脾气,也不生气,笑意晏晏,一片和蔼,至于心里是如何想的,就无人知道了。

    也有相熟之人笑骂道:“你这个火疯子,快把你那牛脾气收一收,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场合……”

    这人看似骂他,实则是在劝解他,免得他脾气上来,一通大骂,惹恼众人。

    此人虽性子直,脾气暴躁,却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知道出声的好友是为他好,也不在多言,转身行礼。

    “火云,见过通微真人!”

    “火云道友还是这般性烈如火,这性子容易得罪人,迟早吃大亏,你可得收敛收敛了。”通微道人似乎对此人的感官不错,出声劝告了一句。

    火云闻言,也知通微真人是为他好,不敢犟嘴,拱手道:“谨遵真人教诲!”

    他这话说的倒是好听,至于改不改,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不过,他要是改了,就不是他自己了。

    通微道人微微颔首,也不多言,身影一闪,来到台下纯阳宫门人所在的区域,将场地留给了火云散人。

    紧接着,火云散人便开始宣讲着自己的修行理念。

    此人擅使一手火法,宣讲的自然也是跟“火”有关的修行理念。

    但他也许修为不错,却嘴笨的厉害,根本不擅长宣讲,总是东一句,西一句的,听得人直皱眉头。

    杨逸也是听得一脸茫然,从这火云散人宣讲的内容中,就总结出了一句话,此人是修行火之一道的。

    其它的,基本就没有了。

    好在此人也知道自己不擅长口舌,匆匆说了几句,便下台去了。

    有他开头,其他散人修士也纷纷上台,宣讲自己的修行理念。

    但愿意上台宣讲之人很少,只有寥寥几个人。

    其中,有一位修行画道的,说的极为精彩。

    此人从画道开创之人说起,一直说到了现在,一一介绍,最后结尾时,述说着画道的精妙,乃是为了将天地自然,山水鱼鸟,一切画在纸上,从而形成画中世界。

    述说之时,还不忘拿出纸笔,现场画了一幅青山绿水,孤舟渔夫钓鱼的场景。

    画好后,此人将手中的画卷往空中一抛,顿时出现一幅活灵活现的山水风景。

    只见青山妩媚,绿水长流,林中鸟儿放声高歌,几只大雁振翅翱翔,奇花异草开的鲜艳,孤舟荡漾波纹,渔夫垂钓。

    一切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让人感觉自己就身处于青华绿水打渔的场景中。

    接着,那人手一招,画卷飞回,画中美景一一消失,众人也回到了现实中来。

    台下众人纷纷颔首,称赞此人画道已修行至臻,得了画中之理。

    那人拱手,含笑道谢,嘴中谦虚道:“献丑了,献丑了!”

    接着是一位修行推演之术的白须老者上台,此人对于推演一道极为精通。

    口齿清晰,娓娓道来,时而举例自己曾经推算之事,时而演法,宣讲的也极为风趣,生动。

    让人止不住点头称赞。

    杨逸也记住了此人名号,天衍老人。

    天衍老人下台后,在无散人大修上台。

    见此情形,通微道人的身影出现在宣讲台上,含笑的看着一众散人修士:“可还有哪位同道要上来宣法的?”

    无人应答,场面一片肃静。

    杨逸闻言,心中微动,他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上去推广一下“内丹法”。

    此法的后续之路,光靠他一人之力,着实有些难于登天,若是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完善此法,集思广益,自然更为轻松。

    此前他就一直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修行此法,共同研究,从而完善“内丹法”的修行之路。

    但苦于接触不到修行界,只能将此法传给一些世俗凡人,但凡人总是比不上有修为在身的修士。

    若是有选择,杨逸自然更想让各家修士一起来研究此法。

    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机会推广“内丹法”,在场如此多的修士,但凡有几个人想修行,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左思右想,杨逸还是下定决心,上去宣讲内丹法。

    反正他只是上去宣讲修行理念,又不涉及具体的修行之法,别人若是想要“内丹法”的具体修行路线。

    他自然不会轻易给的,得让人拿出诚意来,左右都不亏,干嘛不上去推广一下。

    通微道人见无人应答,正准备宣布让各家宗门派人上台宣法时,却见一个衣着青素道袍,挽着道髻,插着木簪的年轻道人出现在台上。

    这个年轻道人,真是杨逸。

    “小道清松,见过通微真人!”杨逸拱手行礼,声音不急不缓。

    通微道人含笑点头,打量了杨逸一眼,目光一凝,有些不敢相信,又仔细看了看,称奇道。

    “小友如此年纪,就已得享地仙果位,从古至今,老道从未听闻,真是天资横溢啊!”

    在通微道人的眼里,杨逸浑身朝气蓬勃,体内法力汹涌澎湃,生生不息,年龄却只有十八九岁。

    如此年纪,就修得地仙果位,让他如何不惊奇。

    其实是他误会了,杨逸之所以年龄只有十八九岁,乃是因为“先天元炁”的滋养,寿命得到增长,身体开始返老还童,越来越年轻。

    其实这也此世修行之人的惯性思维。

    此世修行法,因为灵气只能延缓寿命的缘故,修行之人还是会变老的,只是变老的时间大大延长。

    通微道人以惯性思维,来看待杨逸,便认为他年龄才十八九岁,如此年轻,得享地仙果位,自然是天纵之资。

    台下众人看到他的惊奇,一脸疑惑,不知通微道人为何如此夸赞此人。

    连与杨逸相熟的青华子也是一脸茫然,不知自己师叔祖为何如此惊奇。

    青华子虽与杨逸相熟,但却从未问过杨逸年纪,他也一直以为杨逸年龄起码一百多岁了。

    毕竟,修行之人,是不能光看表面来确定真实年纪的。

    他有此想法,实属正常。

    之前对杨逸颇有微词的散人大修,此时听到通微道人的夸赞,才知他已臻至地仙境,与自己是同境中人,有资格坐在此地。

    但同时心里也好奇,不知身为“神仙”大修行者的通微真人,为何如此夸赞杨逸?

    同他们一样想法的,还有许多人,不知杨逸到底有何本领,能让通微真人如此夸赞!

    “当不得真人如此夸赞,小道在修行路上,还差的很远。”杨逸谦虚道。

    “呵呵,当得,当得,老道在你这个年纪时,还是个不知修行为何的打渔郎呢!”通微道人手托拂尘,面带笑意。

    他也不急着下去,反而兴致勃勃的与杨逸闲聊了起来。

    “不知小友师从何人?能教出你这般天资横溢之徒,必定是位得道高人,说出来听听,说不得老道还认识呢!”

    杨逸却摇头道:“小道出身凡俗道派,乃是半路出家,师父并不是修行中人,说出来真人也不认识。”

    “哦,怎么说来,小友乃是独自修行到此境的?”通微道人大感意外。

    杨逸点头称是,回道:“说出来也不怕真人笑话,其实小道并未见过家师,乃是由师兄代师收徒的。”

    听到这话,通微道人看向杨逸的眼神越来越喜欢。

    俩人旁若无人,在这法会的宣讲台上,闲聊了起来,也无人敢出声催促,坐在台下静静的听着。

    “不知小友修行的是何法?”通微道人又问。

    杨逸也不知这通微真人是何意,在这如此重要的场合,拉着自己问个不停。

    但他也不好不回答,只得说:“小道修行的乃是炼气士一道!”

    “炼气士?”通微道人眉头紧皱:“小友莫不是在哄骗老道?这炼气士之法,如何能证得地仙果位?”

    显然,他也是知道炼气士缺了天地二气,根本不可能证得地仙果位。

    也是因为缺了天地二气,从未有人再用此法证得地仙果位。

    此时听到杨逸修行炼气士一道,还证得地仙果位,便以为杨逸没说实话,是在哄骗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