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五百零三章 守夜发威,怒镇说书【为掌门“神明晚归家”大佬加更】
    白窟。

    一道红衣身影在虚空高速穿行着。

    “怎么老是爆炸呢?”

    “不会又是徐小受那小子搞得鬼吧!”

    “不不不,应该不可能,这才分别了多久?不可能!”

    “而且‘灵熔泽’的方位,距离焱蟒出世之地,有着这么远的距离。”

    “即便是有预谋,有筹划的爆破,都不一定能搞得如此连贯,更何况他徐小受所做……”

    “好像都是无意的……”

    守夜面容有着愁色。

    自从在城主府接触过了徐小受这个人,他就对爆破有了一点点的阴影。

    而毫无疑问的,也是自从他接触了徐小受过后。

    每一次的大型爆破,无论在哪,似乎或多或少,都和这小子有一定的联系。

    “这次应该不是他。”

    甩了甩头,守夜决定不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他又不是信,也不是女人。

    一般用第六感来衡量别人,都是不可靠的。

    “所以,如果不是那小子的话,‘灵熔泽’这般动静,定然是斩道来袭。”

    “不止一个斩道吗……”

    守夜呢喃自语。

    他已经从兰灵那边得知消息。

    黑冥在外界的根据地,已经被一个红裙男子给拔除了。

    而如若黑冥的推测没有错误。

    那么,这一次自己要面对的敌人。

    或许,便是传说中的“圣奴”!

    “圣奴首座,四把手,七把手吗……”

    守夜眸色多了一丝忌惮,“这么多把手,卡都能卡死我了,怎么放心让我一个人过来窥探情况的?”

    虽然心中有着迟疑。

    但守夜也知道,即便是再强的偷渡者。

    其最终的目标,也不过是“三十六天封无阵”。

    所以,对于“有四剑”的保护,同时以“有四剑”为饵,勾吊大鱼的计划,才是最重要的。

    兰灵那边,支不开人帮忙,也是情有可原。

    因而,自己此程这一探,只取情报,不管其他!

    “对,就是这样。”

    守夜点着头,笃定了自己的思维。

    如若是遭遇两大斩道,甚至是更多数量的斩道围攻。

    逃就是了。

    斩道想逃,除非太虚来了,否则谁留得住?

    “太虚……”

    “嗤。”

    守夜嗤笑一声。

    区区白窟,怎么会惹来太虚强者,亲自登场?

    ……

    “到了。”

    飞了许久,隐蔽住自身天机,守夜藏于虚空之中,终于来到了爆破的所在地——灵熔泽。

    下一秒,他便是被惊到了。

    只见眼前场景,哪里是先前开发白窟所看到的“灵熔泽”画面?

    这一个有如深渊般横跨数十里的巨坑……

    这一方颤颤巍巍,不堪一击的扭曲空间……

    还有全场氤氲着的,仿若是灾祸驾临之后的不详之气……

    “毁灭之气?”

    守夜震惊了。

    他能看到,大量的灰黑色雾气在虚空升腾着。

    不仅如此,他还能感受到在这浓郁毁灭之气下,夹织着的一股极致的严寒,以及霸道的炙热……

    “徐、徐小受?”

    守夜惊愕。

    这股炽热气息,不正是徐小受身上的那种?

    “不,不是。”

    “是这家伙的强化版本!”

    守夜突然惊醒。

    “是了,‘灵熔泽’封锢的至宝,应该便是‘三日冻劫’和‘烬照原种’。”

    “这气息,应该来自这两物,而不是徐小受……”

    “这么说来,是这两至宝的天地大阵被毁了,继而力量碰撞,引发的爆炸?”

    他推断着,“可是,阵,又是谁毁的?”

    守夜迷茫了。

    白窟开放前,红衣一行队伍已经再度勘探过,确保了各大险地天地大阵的稳定性。

    依照先前勘探结果来看。

    此地天地大阵,根本就不是普通历练者可以堪破的程度。

    “所以……”

    守夜眼眸一眯,眸中杀意四起。

    “鬼兽,或者偷渡者!”

    隐约间,那股糜烂的腐臭味,似乎随着推断,萦绕到了鼻尖。

    守夜皱了皱眉,不再多思。

    灵念融入天地,覆笼向了这一方破碎空间。

    “……”

    荒无人烟。

    连半点声响都无!

    灵念继续扩散。

    “……”

    依旧是一派死寂。

    就连一点生物存在的痕迹,都不曾拥有。

    或者说,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大爆破之下,完全被抹除了。

    “所以,人呢?”

    “都跑去哪儿了?”

    守夜不信邪的继续扩散着灵念笼罩范围。

    但凡是人为的爆炸,现场,必定留下证据。

    即便此刻人都跑光了。

    天道,也会告诉自己,凶手逃向了何方。

    鼻子抽动。

    守夜眉头紧蹙。

    “一个。”

    果不其然,在原先应该是雪山的那个地方,他找到了一股熟悉的臭味。

    不出意外,爆破的一个源头是鬼兽。

    “可惜。”

    守夜有些遗憾。

    爆炸不仅抹除了此地的生机,还将一切自然存在的力量痕迹,也给生生扼杀了。

    天道尚且紊乱的状态下,他完全无法找到那头鬼兽是什么属性。

    “还有。”

    既然有一头鬼兽,那么必定有另一个人和它起了争执。

    否则,以这些耗子那般畏畏缩缩的心态,是不可能会搞出如此大动静的。

    “偷渡者吗?”

    红衣队伍中,目前没有一个传回讯息给本部。

    也就是说,这一战,并不是红衣发现了落单鬼兽引起的。

    那么,能有实力和鬼**战,并且引得如此大爆破的偷渡者……

    “圣奴!”

    守夜心头一悸。

    他似乎回想到了彼时在中域当白衣时,在七剑仙苟无月的手下做事时,受命前往捣毁“圣奴”分部时的场景。

    那焚天煮海,尸山遍野的画面……

    至今难忘!

    或许对外界而言,圣神殿堂的宣称,乃是一次极大的胜利。

    但那一次参战后,侥幸活下来的白衣……譬如他守夜。

    所有人都知道。

    那一次,并不是胜利。

    仅仅只能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

    同样。

    几乎每一个彻夜不眠的夜晚,守夜都能回得想起来。

    彼时那死得只剩最后一人的家伙,被打到绝境之后,依旧能横跨剑仙一剑,将那焦黑如滚炭的手,送入无月剑仙的胸膛。

    也就是那一战,令得守夜明白了。

    原来,七剑仙不是传说。

    原来,剑仙就是剑仙,他们不是神。

    即便是同样用剑几乎废掉了对方。

    苟无月,也受伤了。

    伤势,还不轻!

    “无袖·赤焦手……”

    守夜攥紧了拳头。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力量,也是第一次看见凌驾于世界之巅的太虚强者的交战。

    那一战,每一个活下来的白衣,毕生难忘!

    “所以,这一次,是‘圣奴’首座出手了?”

    守夜思绪拉回,有些不敢相信。

    圣奴二把手都已经强成那个样子了。

    如若是圣奴首座出手,会需要爆破,来炸死鬼兽吗?

    亦或者是,自己的推断,根本就是错的?

    “不,不一定。”

    守夜分析着。

    如若是“圣奴”进入白窟之后,分头行动呢?

    他眼睛一亮,意识到很有可能。

    圣奴九座虽然都很强,但并不是每一座,都有能撼动七剑仙之威的。

    如若是分头行动。

    末座的人来了灵熔泽,刚好遇到了一个比较强大的鬼兽……

    “也不至于。”

    守夜又迟疑了。

    即便是圣奴末座来了,也不至于和一头普通的鬼兽打成这个样子。

    那么……

    “不是普通的鬼兽?”

    守夜突然背脊一凉。

    他想到了白窟走出去的那头。

    如若要这样子算的话,恐怕应该是那一头回来了,才有可能和“圣奴”之人打成这个样子。

    “封印之力?”

    守夜急急忙忙的张开了灵念。

    但行动一滞……

    “是啊!”

    “爆炸将一切痕迹都抹除了,怎么可能还残留有封印之力?”

    守夜叹息。

    继续往前头穿行。

    不稍片刻,他便是飞出了灵熔泽的范围,重新看到了丁点生机、绿色。

    很快,他的身形停顿了下来。

    似乎是灵念看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他面上浮现骇然之色。

    “这、这是?”

    ……

    “哎呀呀,真是讨厌哼!”

    “炸人家就算了,但炸人家的裙子,算什么英雄好汉嘛!”

    说书人嘟着嘴,光着身子躺在河里。

    这是他出了灵熔泽转悠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找到的唯一一处水源。

    白窟温度太高了。

    就连大地,基本上也都是干涸龟裂的。

    能找到这方水源,还是因为天地异象出世了一件水系宝物,被他抓到,这才停留了下来。

    “水是好东西呀,水多多,多多水……”

    说书人哼着歌,心情好不自在。

    对于爱干净的集美来说,一天三次澡那是必须的。

    即便因为任务,沐浴的次数达不到标。

    但有了水源,更是在一场染血的战斗之后。

    他说书的,怎么可能忍得住?

    “咕噜咕噜~”

    高温将河水蒸得温烫温烫的。

    躺在其中,便有如泡温泉一般享受。

    说书人眯起了眼,将头靠在岸边洗净了的石头上,从视线缝隙中出神的望着这一方小世界的天空。

    “绯红……”

    “绯红,是不详呀!”

    时间仿若都迟缓了。

    惬意、舒适打败了一切疲惫。

    “嗯~”

    说书人舒服得呻吟了一声,换了个姿势,侧躺着,思绪放空。

    “如若能和哥哥一起泡澡,那该多好呀~”

    他伸手揽住了石头,就像揽住了长居于心上的那个可望而不可即的人。

    “嗯~”

    用脸颊蹭着,说书人满脸迷醉。

    “嗯?”

    突然,他眸子一瞪,凸着眼望到了侧方半空。

    只见绯红天色之间,飞越而来一道更加鲜红的身影,如此突兀!

    来人蓦地便是定到了半空。

    似乎同样不敢置信白窟这等世人争分夺秒之地,竟然还有比徐小受更加荒唐之人,在河中……

    泡澡?!

    四目相对。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呀!”

    “变态!”

    说书人突然就醒悟了过来,双手捂到了两腿中央,一激水浪,浪飞三尺。

    随后,灵元爆开,化作雾气裹住一团。

    “窸窸窣窣”之间,说书人匆匆忙忙穿着衣物。

    “怎么会有人过来了人家没有发觉的?”

    “哪怕是在放松状态下,灵念也应该会发现啊?”

    说书人完全乱了。

    一时间竟忘却了这个世界上的斩道,是可以藏匿于天机的。

    也一时间忘记了,这飞越而来的老者,一身红衣,本身已经代表了什么!

    ……

    “抱、抱歉。”

    “老夫不是故意的……”

    守夜惊愕着、结巴着。

    他此刻恨啊!

    为什么自己飞行就飞行,还要开着灵念?

    开着灵念就算了。

    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听到到对方揽着石头叫“哥哥”,之后还要刹不住车,瞅见眼前这样的画面?

    瞧那惊慌失措下的兰指捂裆……

    瞧那掩耳盗铃般的激三尺浪……

    这谁听不见啊?

    这谁看不到呐!

    守夜感觉,他将用一生的时间,才能治愈方才看到、听到的一切了。

    “我、老夫……”

    他憋着气,突然喘起来,又感觉这个时候喘气有点不对,连忙遏制住自己的冲动。

    “对,老夫不是故意的,方才什么都没有看……”

    话音一顿。

    因为面前灵雾溃散之后,露出了里头出浴男子的真容。

    他穿着的红裙,秀发被河水打湿,身上冒着蒸蒸热气。

    玉脸红腮,清纯脱俗。

    “红裙?”

    守夜却被他的穿着惊住了。

    这,不就是黑冥传来的“红裙男子”?!

    ……

    说书人拿捏着兰花指,有心发火。

    但一想到哥哥分别前的告诫。

    自己方才遭遇过一出大爆炸,已然算是搞出一波动静了。

    虽说不是自己操手。

    但说出去,谁信呢?

    于是乎,此间之事,也就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哎呀,没有关系,人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人家……”

    “人……”

    “嗯?”

    说书人眼睛一眯,视线终于完全落到那老者僵硬的面庞上,继而下滑。

    “红、红衣?”

    ……

    “圣奴?!”

    守夜双目一眦,凛然杀气铺面盖下。

    “嘭!”

    瞬间。

    河水惊炸而起,浪高数丈。

    河岸咔咔碎响,巨石崩裂。

    草木簌簌拔飞,土地瓦解。

    仿若承受了完全无法承受的重量,仅仅不到半息时间,轰然一声响,两岸炸散,泄水横流。

    杀意!

    凛然而实质的杀意!

    仿若是遇到了天敌一般,完全无法克制的杀意,从守夜身上爆涌而出。

    虽说兰灵的命令是让自己见着了人,也要维持冷静,静观其变。

    但这一刻,心知完全暴露的守夜,再无半点诸如此类的想法。

    本来红衣遇见鬼兽,遇见偷渡者,便应该是泰然杀之的正义情形,哪有什么所谓的被发现就调头转身离开的说法?

    懦夫行径!

    ……

    “红衣?”

    “咯咯咯……”

    说书人惊愕出声,随即便是抗着凛然杀意,掩嘴轻笑。

    “老头,你这暴脾气可不好哟,容易得心脏病呢?”

    “偷窥人家洗澡就算了,人家不打算追究,你怎么还主动出手?”

    “你喜欢主动?”

    说书人挺着胸上前一步,也不飞上去,仰面一勾手,佻笑道:“你下来呀!”

    “唔。”

    守夜一阵反胃,差点没直接吐出来。

    他面色一抽,神色完全森冷了。

    “如你所愿!”

    双臂虚抬,直至握住天穹两侧。

    灵元滚动间,漫天杀意似爆涌而出,又转瞬回敛至掌心之内。

    阴暗的纹路自指尖流转、缠绕,继而席卷上了手腕、手肘,直至两条臂膀。

    “夜幕!”

    守夜双眸一闭、再一睁。

    目中化作一片漆黑,仿若夜色最深处的,毫无光照的阴暗之地。

    伴随话音一落。

    “刷”一声响,绯红天色不见。

    地面黑色蔓延开来。

    像是来自不可名状之地的黑暗侵袭人间,恐惧笼罩一切。

    顷刻之间,黑影吞没了所有,天地昼夜颠倒,化作一片夜色。

    死寂!

    全场死寂!

    本该河岸受惊发出的河水激流声、碎石荡飞声……

    在夜幕降临之后,全部化归悄然无声。

    就连施法的人,似乎也同时融入了这方天地之间,完全不见踪影。

    “有趣。”

    说书人目中露出了饶有兴趣之色。

    一声赞叹之后,他却完全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

    仿若失聪了一般,就连心跳声、呼吸声,在这一刻也完全察觉不见了。

    “黑暗属性?”

    说书人讶异。

    这算是极其稀有的属性了吧!

    至少这一生当中,他见过的,还不曾有几人。

    而斩道级别的黑暗属性。

    这,是第一个!

    双耳失聪过后,夜色完全堵住了所有。

    明明身在河岸之侧,说书人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连灵念,也无法窥探到自己身前哪怕一丈之地的景色。

    “六感齐失?”

    说书人眉头挑起。

    很明显,面前这个老者,实力绝不一般。

    至少,他不会是那种会做在烧烤架前,和两个朋友谈天说地的垃圾红衣。

    “嗒。”

    明明是在完全黑暗的夜幕之中。

    可当说书人掏出“阴阳生死?”时,那一声微响,还是传到了自己的耳朵之间。

    说书人嘴角勾起。

    诚然,面前老头实力是够了。

    但“阴阳生死?”……

    更够!

    “会用什么手段,来虐杀人家呢?”

    说书人眸中浮现期待之色。

    他握着阴阳生死?,突然感觉到手中一阵微微的冰凉。

    “哎?”

    一低头,正要翻看。

    突然。

    “诛天之手!”

    黑暗中一道叱喝声响起,说书人抬头。

    就见天穹之上一抹炽白色光影掠过,依稀能瞅见守夜虚抬的双臂上暗纹涌动,画面便是重归黑暗、寂静。

    “哦?”

    说书人红唇微张,不明所以。

    下一秒,九天之上,便惊现一掌巨大的光白手印。

    那手印隆重浩大,有着相对于黑暗的绝对光明,遥遥数十里,若有能降一界之力,携不可抗拒,寸寸逼近。

    凛冽的杀气和浩然之力荡开,夜色仿若直接被点亮,骤明一时。

    空间被压爆,轰鸣作响。

    大地被震碎,嘭嘭炸裂。

    说书人执掌古籍的手顿住了,望着那从天而降的一掌光明,面上浮现了不可置信之色。

    “这家伙不是黑暗属性吗?”

    “浩然之力?”

    “这又是什么鬼!”

    他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太虚之力?!”

    “不可能,这不可能!”

    说书人震撼了。

    区区斩道,哪怕是斩道巅峰,也不至于此啊!

    他看得出来,面前这老者,身上根本没有渡过劫难之后的圣意。

    也就是说,对方连“九死雷劫”第一劫,都尚未渡过。

    那么问题就来了。

    没有渡过“九死雷劫”之人,怎么可能掌握有“太虚之力”?

    还是如此强大,和黑暗属性截然相反的“浩然正气”!

    他说书的。

    “九死雷劫”全度。

    也才不过堪悟出了一丁点和自身属性想通的太虚之力。

    距离真正的太虚境,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呀!

    “这种和自身属性完全相反的,还是没有渡劫,便能形成如此浓厚的太虚之力……”

    “不可能!”

    心里头咆哮着。

    说书人想要跳脱开去。

    可身子方欲一动,他便是感到肩负泰山般,身上有着浩瀚的镇压之力。

    “这……”

    眼帘一垂,眸色失彩。

    说书人知晓。

    这一击,只能迎面接下了。

    “阴阳生死?!”

    一拍古籍。

    嗒一声响,古籍虚影在顶空放大,一瞬间跨越了数十里远,化作了一方厚重的隔层,仿若要将上空的“诛天之手”给完全承接住。

    但也是随着古籍虚影的放大,本来已经被忽略了的掌心冰寒之力,也在这一刻,完全放大。

    “这是?”

    说书人懵了。

    自己的古籍,怎么也会有这般蕴含着劫难之力的冰寒气息?

    “空间!”

    他豁然间想到了什么,“古籍空间之内,出现了意外?”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一刻,即便是作为“圣奴”七把手的说书人,也是有些慌乱了。

    他想要立马翻开“阴阳生死?”一探究竟。

    但是,“诛天之手”又怎会给他这么多的时间?

    “轰隆隆!”

    一掌崔巍而下。

    掌印和古籍虚影交锋的一瞬。

    虚空炸碎,天道断冗。

    气流自交锋节点激荡而出,顷刻间方圆几十里地,土崩瓦解!

    “噗!”

    说书人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一部分心力用来巩固古籍空间,生怕里头出了什么意外,把所有的邪魔歪道都给解封了出来。

    那事儿就大了!

    恐怕哥哥能自己将自己给宰了!

    所以,自然也就不会用全部心神去抗击这一式包含“浩然太虚之力”的掌印。

    “嘭嘭嘭——”

    碰撞双方僵持着。

    但很明显,说书人后继乏力。

    “阴阳生死?”每下跌一尺,土地便能沉渊一丈。

    “咔咔……”

    双臂传来龟裂之声。

    说书人骇然低视,发现双臂完全要崩解了。

    这个时候,他才反应了过来。

    真正遇到这等永远决战于鬼兽一线的巅峰红衣之时,本体来了还行。

    他这个区区身外化身,以及古籍幻影,绝对是完全接不住对方力量的。

    “大意了……”

    咬着牙,说书人红唇被鲜血染透。

    “咔咔……”

    双腿崩开。

    “咔咔……”

    胸膛裂纹浮现。

    “刚刚洗完的澡!”

    说书人怒了,他蓦然一仰头,掐着兰花指喊道:“老哥哥,斩道不能在小世界动手,你不知道吗?”

    “你再压我身上,信不信人家现在自爆,将这白窟小世界炸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