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太快怎么办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卑职恳请州主做主(为‘心灵的海岸’更,1/3)
    水青阳转过身,带着剑鞘的剑搭在了马空羽的肩头,也不说话,目光冷邃,宛如两柄利剑能刺破人内心深处的秘密。

    马空羽被看得后背发毛,他自问心理素质过人,以往与水青阳见面时,都不曾有过这种惊怖感觉。更遑论现在的他,比几年前试剑大会时更成熟,也更坚毅,可对上水青阳的目光,竟生出从未有过的恐惧。

    “我,真的没说假话,你若不信,可以去找叶旭欢,钱巧巧问个明白。”马空羽承受不住这种无声压力,终于说道。

    水青阳放下了剑:“只要你不是傻子,我相信你不至于骗我。地图没看清,那就尽快看清,我要你将它记牢,听懂了吗?”

    当初被抓住把柄的后果来了,马空羽心中苦涩难言,可面对这个恶霸,却不得不点头。否则他真不知道这厮会干出什么事来。

    “桂东鸣为人谨慎,为了防止他的怀疑,需要委屈一下你。”水青阳继续说道,马空羽还没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已吃了水青阳一脚。

    这一脚差点没把他的五脏六腑给踢碎,人在半空,胸腹生出炸裂感,张口便喷出一蓬混杂着肝脏碎块的血雾。

    吃痛之下,马空羽忍不住嘶吼起来,恰好此时水青阳已击碎了他的法力壁障,声音立刻传遍八方,惊动了远处的蓝雪州修士。

    一时间,众多破风声响起,飞速朝这里接近。水青阳似乎想趁早解决,一剑拔出,煌煌剑光以迅雷之势斩向马空羽的脖颈。

    马空羽吓得脸色煞白,他感觉水青阳真是想杀他,一点假装的痕迹都没有,危急关头,连忙鼓足全身法力,在身前营造壁垒,一道道符文冲出,同时朝右边快速横移。

    嗤啦!

    符文刚飞出就被剑芒斩碎,如今的水青阳不仅小境界更高,战力更是无与伦比,同在采霞境,马空羽远非他敌手。

    壁垒被轰破,水青阳顺势一剑斜扫,剑芒宛如月弧,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斩向了力量用尽的马空羽,后者亡魂皆冒,几乎怀疑自己必死无疑。

    “住手!”

    千钧一发间,一只大手从天而降,似缓实快,大手出现的瞬间,虚空为之凝固,令剑芒的速度不断减慢,而后被大手抓住,咔嚓掐碎。

    直至此时,住手二字才落下,马空羽撞在一棵大树上,又喷出一口血,俯趴在地。

    一道身影站在马空羽跟前,面向水青阳,脸色冰冷严肃,口吻不含感情:“水校尉,能不能向本州主解释一下?”

    其他人也相继落地,很快就在周围站了一圈又一圈。

    待看清场中的情形,以及正在吐血不止的马空羽,叶旭欢和钱巧巧面色狂变,二人忙不迭冲上前,拿出丹药喂给马空羽,并助他推宫消化。

    王坤,苏恒等江家派系的人则看向水青阳,也是第一时间冲上去护在其周围,唯恐桂东鸣愤怒之下出手。

    不管如何,水青阳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不能袖手旁观。

    “水校尉,谁给你的权力,竟敢在如此关头袭杀本州主的人?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州主,还有没有执天监,还有没有仙朝律法?”桂东鸣气势迫人,强大的威压笼罩全场。

    需知他不仅是一州之主,本身也是法相境修士,个人实力在桂家年轻一辈中排名顶尖,放眼在场两万修士,只怕也没有几人够资格与他为敌。

    类似沈星河,秦仙等果尉,这次根本没有来。因为桂东鸣很清楚,叫上那些人,局面容易失控,发生意外。再者,分化江家派系不能心急,需要分阶段进行。这次他的目的便是对付年轻一辈。

    王坤道:“州主息怒,我想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水校尉的为人我们清楚,他绝非是无故乱来之辈。”

    听到这话,人群中的宋雨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说你王坤清楚什么东西。

    瞅着模样凄惨,去了半条命且心有余悸的马空羽,又看向一脸无所谓的水青阳,宋雨湖暗暗一乐。她感觉这事八成就是水青阳主动挑起的,就说这小子刚才干什么去了,敢情是瞅见马空羽落单,立刻过来找麻烦了。

    她已经从水青阳嘴里知道了遗迹的事,以这小子睚眦必报的性格,实力大有突破,哪还能忍得住?

    还有颜平和钟雪,也是脸色古怪,都认出了马空羽,知道这家伙曾在封灵山脉揪着水青阳不放,落到今日的下场,一看就是水青阳在蓄意报复。

    水青阳不知道几个熟人的想法,听到桂东鸣的质问,理直气壮道:“州主误会了。”

    “误会?”桂东鸣冷冷一笑:“我亲眼看见你想杀了马校尉,若非本州主及时阻拦,马校尉必定身首异处,这也是误会?”

    水青阳:“州主有所不知,方才我在此休息,马校尉莫名其妙跑了过来,还想杀我。没办法,我只好反击,总不能任由马校尉杀吧?”

    原本群情激愤的童家派系修士们,立时一愣,看向马空羽,马空羽噗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这次是气的。

    一颗玉露丸下肚,他的力气恢复了一些,脸色如血,戳指怒吼道:“姓水的,你简直胡说八道!无缘无故,马某为何要杀你?明明是你跑到这里,偷袭马某,欲要行不轨之事!州主,水青阳无视法纪,更无视执天监命令,这种时候还妄想暗杀同僚,请你为卑职做主!”

    水青阳淡淡道:“马校尉要杀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何来的无缘无故?当初在封灵山脉,不知是谁一见面就嚷着要摘我人头?又是谁,试剑大会刚开始,就围杀我白云州修士?”

    马空羽噎了噎,怒极道:“一码归一码,今日你偷袭杀我是事实,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想抵赖?”

    水青阳好笑道:“马校尉,你说我偷袭你,不过是一面之词,请问有谁能作证?明明是你在封灵山脉没杀成我,心有不甘,于是趁着我落单之际,想要一雪前耻。

    州主,我建议立刻收押马空羽,叶旭欢和钱巧巧三人,并严加审讯。

    卑职自问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却三番四次想弄我,背后必有人在搞鬼,州主当揪出此人,以正视听,以明律法。卑职恳请州主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