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780章 神帝抉择
    “彩脂,你为什么会早早的来到南神域?”云澈问道,他大概知道答案,但还是想听彩脂亲口说出。

    彩脂轻轻淡淡的道:“东神域那边被你们打个措手不及,再加上东神域对北神域巨大的认知偏差,东神域之战,应该并不需要我的帮助,而东神域之后,定会是南神域。”

    “只是,我没想到会那么快。”彩脂看了云澈一眼,依旧稚嫩的脸颊却带着完全不同以往的淡漠与决然:“我本想于暗中渐引南神域的内乱,而你……已迫不及待的亲身到来。”

    东神域还未稳下,西神域动向更是难以预测,他此番到来南溟神界,的确是“迫不及待”。

    “南溟的幻溟璇玑阵,你也很早就破解了?”云澈问道……忽的,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动。

    “以天狼圣剑上所刻印的乾坤刺之力,很容易便可追踪到幻溟璇玑阵的另一处阵眼所在。”彩脂冷然道:“南溟若被逼入绝境,最可能动用幻溟璇玑阵的便是南万生,他若遁入其中,到达的将是真正的葬身之地。”

    “等在阵外,杀死南万生的人是谁?”云澈忽然问道。

    “当然是太初……”彩脂说到一半,忽然感知到云澈明显异样的眸光,后半句话无法再说出。

    “太初之龙的气息特殊,它若是早早出现在神界,很容易就会被察觉。”云澈缓缓说道:“南万生毕竟是南神域第一人,哪怕重伤濒死,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将他灭杀,太初龙族之中,确保可以做到的,大概也唯有太初龙帝。”

    “而太初龙帝一直在你脚下。”他眸视彩脂,心中思索:“到底是谁?”

    “哼。”彩脂脸儿别过:“你不需要知道。”

    “呃……”云澈捏了捏彩脂手心,微笑道:“好好,那我不问。”

    南万生遁走之后,南归终在之后三息便脸色剧变……

    三息之内灭杀重伤的南万生……天地之间,有几人可以做到?

    彩脂不想说,云澈当然不愿逼迫,但内心一直在默默思虑和排除。

    回到南溟王城上空,漆黑的硝烟依旧在翻转升腾,吞没着直铺天际的血海横尸。

    阎天枭已经归来,他迅速向前拜道:“禀魔主,南溟余孽已尽数逃散到界外,吾等遵魔主之命,未再穷追。”

    “嗯。”云澈颔首。

    阎天枭看了一眼云澈身侧的彩脂,嘴唇微动,但忍住没有多问。

    看着云澈和彩脂紧紧牵在一起的手,三阎祖内心都是一阵呻吟。

    又多了一个要小心伺候的主……

    千叶影儿微微撇了撇唇瓣,倒也没拿话去刺激彩脂。

    南千秋依旧被阎一抓着脑袋提在手中。

    他始终没有完全昏迷,亲眼看着南归终的自绝,亲眼看着溟神一个个的死亡,亲眼目睹着王城在血海中崩塌……那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的冰冷、绝望与恐惧。

    来自阎一的煞气如万全钢针穿刺着他全身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瞬间都是生不如死,但他无法挣扎,甚至连绝望的呻吟都无法发出,唯有全身的毛孔在无比剧烈的痉挛收缩。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明明畏死的他,在这一刻只想痛痛快快的死去,结束这场阴暗的噩梦。

    被晾在一边许久的苍释天在这时忽的向前,随之竟单膝跪拜在云澈身前,悬着神帝威名的头颅深深垂下,口中高吼道:“魔主在上,十方沧澜界界王苍释天,恭贺魔主踏破南溟,魔临南神域!苍释天愿以南域神帝之态,恭迎魔主到来,并从此效忠魔主麾下,任凭驱使,请魔主成全。”

    若非亲耳听到,绝不会有人相信这番话竟是出自一个南域神帝之口。

    轩辕帝和紫微帝同时双目圆瞪,十指颤栗,同为南域神帝,他们倍感耻辱。

    “嗯?”云澈目光斜过,淡淡瞥了苍释天一眼,忽然一脚踏出。

    这一脚直踹向苍释天的脸部……那是任何人都不允许被践踏的尊严底线,遑论一个俯视苍生的神帝。

    苍释天唇角轻微抽搐了一下,但没有躲避,甚至将身上的气息生生敛下。

    砰!

    这一脚狠狠的踹了苍释天的脸上,瞬间,苍释天鼻梁塌陷,门牙断裂,两道血柱从鼻孔喷涌而出。

    释天神帝的躯体在空中翻滚数周,落下之时,依旧呈现着先前的跪姿,他任由脸上血流如注,垂首道:“谢魔主恩赐。”

    “苍……苍释天!”轩辕帝手指苍释天,脸上肌肉抽搐,许久说不出话来。

    一介凡灵为了苟存性命如此,虽让人不齿但尚可理解。而他苍释天,威名震世的释天神帝,竟自贱到如此程度……这已经不是耻辱二字所能形容。

    “呵,”云澈冷笑出声:“这不是南神域的释天神帝么,怎么忽然变得像条狗一样?”

    这般羞辱之言,苍释天却是面不改色,重声道:“既已决心俯首魔主麾下,当效犬马之劳。”

    “唉。”一声轻叹幽幽传来,却是千叶雾古。

    连生命都看淡的他,亦无法接受堂堂神帝竟忽然如此屈膝丧尊,他闭目道:“畏死为人之本性。但以你神帝之尊,负十方沧溟之荣辱,何至如此。”

    “呵呵,”面对千叶雾古之言,苍释天却是发出一声诡异的淡笑,他抬起头来,目光颇为平淡:“苟生总要好过枉死。而且……你们又怎知本王不是真心想要归于魔主麾下呢?”

    “……”千叶雾古稍稍皱眉,云澈也眯了眯眼。

    “苍释天!”紫微帝终于再无法忍耐,怒吼道:“你这般惧死丧尊,甘为人犬之徒,已不配为沧澜之帝,更不配为我南域之帝……我呸!”

    轩辕帝迅速抬手,止住紫微帝之言。

    “嘿,嘿嘿。”苍释天低笑起来,不紧不慢的道:“人生,实在是太无趣和枯燥了。百年、千年、万年……本王都已不知多少年都找不到像样的乐子。”

    “但如今,天地变色了。”苍释天在笑,笑意中没有恐惧和屈辱,反而带着几分扭曲的快意:“跟随魔主,说不定能翻覆这天地,创造一个新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世上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吗!”他猛的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轩辕帝和紫微帝:“这样的时代,这样的机遇,神界历史从未有过,这可是天赐,本王岂能错过!如此,本王才不枉在这无趣的人世走一遭,嘿……嘿嘿嘿!”

    “你……”轩辕帝手指苍释天,颤声道:“你果然……是个疯子!”

    苍释天行事癫狂,从不循常理人伦,神界从万年前便流转其“疯子”之名。而直至今日,众人才真正知晓他已疯至何地。

    无人知道这是否是苍释天肺腑之言,但,经过今日南溟的一朝覆灭,任何人……尤其是亲眼目睹一切的南域神帝,都已再无法否认,由魔主云澈引领的北神域,的确有翻覆天地的可能。

    哪怕有龙神界的存在!

    “呵呵,向本魔主俯首只是因为有趣?还真是拙劣的回答。”云澈冷笑淡淡:“苍释天,当年在蓝极星外,你也是向我和我师尊出手的人之一,你觉得,本魔主今日会放过你么?”

    苍释天目光与云澈对视,低声道:“本王与魔主素无冤仇,当年与今日的所为,都不过是在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与取舍。”

    “魔主踏破南域后,接下来要面对的便是西神域。即使魔主威能盖天,怕是也无法小视西神域。如此,一个决死搏命的神帝,和一个愿为忠犬的神帝,兼之整个十方沧澜界……伟大如魔主,即使对本王心存恨怨,也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云澈傲首扬起,冷目下瞥:“你在教本魔主做事?”

    “岂敢。”苍释天道,他手掌抬起,微微咧嘴道:“我方才落井下石,重伤南万生,万灵目睹,已是自断后路,若魔主决意要杀我,不妨在与西神域之战,抽干我的利用价值后,再杀不迟!”

    云澈双眸又眯下一分。

    “魔主鲜少踏入南域,北神域对南神域的了解也定然极少。如今魔主溃败南溟,但要横扫浩大南神域,怕是要旷日持久。但若有本王鞍前为引,定当事半功倍,即使西神域忽然剧动,也可从容应对。”

    “……”一番说辞下来,众人看向这个疯子神帝的眸光又多了几分微妙的变化。

    “唉。”千叶雾古又是一声叹息,随之低声自语:“沧澜的后辈,或许老朽是真的小觑了。”

    云澈嘴角似笑非笑,但所有人都无比清楚的感知到,他对苍释天的杀气忽然间消失了。

    他没有回应苍释天,忽然转首,幽暗的瞳光直刺远处的轩辕帝与紫微帝:“你们两个呢?”

    两神帝脸色一阵阴暗不定,轩辕帝向前一步,沉声道:“魔主神威,轩辕拜服。”

    他轻吸一口气,继续道:“只要魔主不犯我轩辕界,轩辕绝不会与魔主为敌。此言,轩辕可以剑为誓。”

    轩辕在前,紫微帝心压大减,也随之道:“我紫微界,亦保证不会主动犯北神域半步!”

    黑暗临空,他们却不得不退步。这对两大神帝而言,已是万般无奈和屈辱的选择……但至少,他们还死守着王界与神帝最后的尊严,没有如苍释天那般卑躬屈膝。

    “呵……”面对轩辕、紫微两帝之言,云澈却是发出一声刺耳的冷笑。

    魔风卷动,低笑之中是无尽的嘲讽。他目光微转,明明在看向两大神帝,却如睥睨两个卑贱至极又可笑至极的蝼蚁:“你们,这是在和本魔主谈判?”

    云澈的气息、眼神都让两神帝极不舒服,轩辕帝沉声道:“魔主,南神域为我轩辕、紫微两界的根源之地,亦是我们必须守护之地。如今魔主到来,我们这般立诺,已是从未有过的退让。”

    紫微帝接着道:“魔主接下来必将随时面临西神域的重压。决死为敌的两王界,与承诺退守不出的两王界……明智如魔主,一定知道该如何选择。”

    这番话,和苍释天先前之言如出一辙。但苍释天却在这时微咧嘴角,露出一分嘲弄。

    “这浩大南神域,却是何等卑贱的土地,连神帝都是这般天真可笑的蠢货。”

    云澈目光轻动,顿时天地昏暗,三阎祖的鬼影已将两神帝围绕其中,宛若来自地狱之底的阴暗魔息同时释放,瞬间穿魂跗骨,让两神帝无法控制的周身颤栗,无法停止。

    “魔主,你……”轩辕帝手中剑体嗡鸣,却强忍着不敢出鞘。

    “苍释天自断后路,愿为忠犬,既然成了本魔主的狗,那当然有讨赏的资格。”云澈狭眸倾斜:“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魔主叫嚣?”

    轩辕帝和紫微帝同时身体微晃。

    “当年,你们对本魔主恩将仇报,落井下石。今日,你们又助力南溟对付本魔主。本魔主先前一直未对你们动手,留下你们的狗命,你们却以之为码?”

    “你们好大的胆子。”

    显然早就料到云澈会是如此,轩辕帝与紫微帝的眼神反而冷毅了几分。轩辕帝道:“魔主,我等承认北神域的实力远超预估,令人不得不忌。但,西神域不同我南神域,你刚杀了灰烬龙神,龙神界必定马上引领西神域覆天而至!”

    “我等退步,魔主将南域无忧,否则……腹背受敌,怕是对魔主万般不利。”

    紫微帝目光直视云澈,尽释神帝威仪,正色道:“思及轩辕、紫微两界安平,我等退步至此,已是万般耻辱,对魔主也是万利无害。但若让我二人如苍释天这般向魔屈膝……”

    声音停顿,紫微帝目绽紫芒,周身玄气微卷,似已做好搏命的准备:“我二人纵然今日葬身此地,也绝不答应!魔主与西域交战时,紫微和轩辕两界,也必将是抵在魔主后背的利刃!”

    “很好。”云澈漠然应声,然后别过脸去:“那你们就去死吧。”

    “宰了他们,然后屠了轩辕和紫微。”

    云澈一声令下,三阎祖根本不会有那么一刹那的迟疑,瞬间如三条疯犬般狂冲而出,三只黑暗鬼爪撕开三个漆黑魔渊,封锁了两神帝周围每一丝空间。

    做梦都没想到云澈竟直接下了格杀令,刹那懵然的两神帝被死死压入三阎祖撕开的黑暗领域中,阎天枭与众阎魔亦随之而动,猛烈爆发的阎鬼之力融成一片噬尽光明的魔网,铺开足以让神帝都无从逃脱的封锁领域。

    剑域和紫芒同时爆开,但这两大神帝面对的却是三阎祖和一众阎帝阎魔的力量,再加上未出手的两梵祖、千叶影儿、古烛、云澈、天狼……以及刚才丧尊倒戈的苍释天, 一上来就被封死逃路的他们此刻面对的是真正的绝境。

    他们强撑着领域,牙齿咬紧。轩辕帝再无法保持平静,他沉声道:“魔主,我等已退万步,你当真要……鱼死网破吗!”

    灰烬龙神惨死的消息必已远远传开,龙神界的暴怒和报复也毫无疑问会很快到来。这般情境之下,他们确信云澈绝对不愿再多两个强敌。所以。和云澈的“谈判”,他们有着足够的信心。

    却没想到……

    他们还未得到云澈的回应,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阵张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之人赫然是苍释天,他面部肌肉狂颤,笑的前仰后合,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滑稽不堪的场景。

    “苍释天!”无尽的憋屈和忐忑转为愤怒,紫微帝咬牙切齿道:“你这条丧尊弃义的疯狗……还有脸笑得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苍释天手抚胸口,前仰后合,用了好半天才将狂笑止住,他不紧不慢的转目,用一种近乎卑怜的目光看着轩辕、紫微两帝:“好一个宁死不屈,好一个傲骨铮铮,啧啧啧啧。”

    苍释天晃了晃头,嘴角缓慢咧起一个极尽嘲讽的弧度:“轩辕紫微,好歹都当了两万多年的神帝,脑子还不至于腐到失忆吧?不会这么快就忘记当年是谁救了这神界,以及当年魔主被诸界追杀时,你们摆出的是何种嘴脸吧?”

    轩辕帝和紫微帝脸色同时微变。

    “你们这般‘宁死不屈’、‘傲骨铮铮’的模样,唬唬那些卑贱的愚民也就罢了,但在魔主面前……简直就是这世上最滑稽羞耻的小丑!哈哈哈哈哈哈!”

    “哦不不不不!”苍释天一边狂笑,一边又紧接着说道:“魔主当年救世的真相,如今南神域基本也已人尽皆知,说不定在那些愚民的眼中,你们这个模样也只是小丑的嘴脸!居然还妄图和魔主谈判,你们哪来的脸呢……哈哈哈哈!”

    “苍……释……天!”轩辕帝和紫微帝都是咬齿欲碎,声音发颤,他们双目盈怒……但,毫无疑问,苍释天的言语,字字都如毒针穿魂。

    当年的真相,所以神帝都牢牢隐下。云澈暴露黑暗之力后,他们也都出于相似的原因而欲除之……将这个刚刚救世的人逼上绝路,还毁灭了他出身的星球,毁灭了他的一切。

    人性而言,一万个忘恩负义都不足以诠释这般行径……他们自知这一点。所以,可悲的是,苍释天的话他们无从反驳。他们在云澈面前,也的确没有任何资格谈脸色和尊严。

    此时思来,他们的“傲骨”和“宁死不屈”,竟真的是那般滑稽可笑。

    云澈直接背过身去,不屑再看轩辕帝和紫微帝一眼,只留下冰冷无比的一个字:“杀!”

    一声令下,随着三阎祖面目愈加狰狞,轩辕帝和紫微帝压力陡增。

    这时,苍释天再次开口,他欣赏着两神帝难看无比的脸色,慢吞吞的道:“轩辕帝,紫微帝,你们两个年纪大了,耳朵也聋的差不多了,怕是没听清本王先前的告诫,那本王就不吝再提醒你们一次。”

    “与龙神界为敌,将来即使最坏的结果,龙神界也顶多废了你们的帝位与修为,留给你们一脉重罪的烙印,为了维护他们正道的外壳,再怎么也不至于灭界。”

    “而耻辱这种东西,有无数种方法,无数的时间可以慢慢洗刷。血脉再怎么没落,只要神遗之力尚在,便总有再次耀世之时。”

    “但若是与魔主为敌……”苍释天手掌抬起,小指垂向下方:“你们的老眼要是没瞎的话,就好好看看南溟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