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这太子不当也罢 > 第四十章 言听计从
    魏王府。

    魏王府紧邻赵国公府,相邻的间隔墙被李泰打通了,留有一道暗门。暗门非常隐蔽,除了他和长孙无忌外,就算是两个府内的下人也不知晓入口在何处。

    两个府邸都紧挨着朱雀大街,府门外锣鼓喧天的声音,搅闹得人心烦躁。

    李泰看向旁边的长孙无忌,心中不禁佩服,不愧是舅舅,临大事而不乱,看来自己养气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啊。

    不过,他实在是按捺不住了。

    “舅舅,我收到消息,皇兄他以内力强行逼毒,虽然毒被他逼出来了,但他的内力也没了,境界大跌。现在他与一个普通人无异了,再不是什么天骄了。”李泰急切道:“这是我的好机会!如果能让百官为我上书说话,父皇圣明烛照,易储之事绝非不可能!”

    长孙无忌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李泰起身来到长孙无忌跟前,道:“舅舅,你一向是支持我的,怎么到了这等关键的时候却不表态了?一鼓作气,大事可定。我已经得到消息,父皇已经派不良人去寻药王了,若真寻到了,找到了为他恢复功力的法子,到了嘴边的鸭子可就飞了!”

    长孙无忌还是不言语,李泰有些恼火,语气加重了三分:“舅父,你倒是说话啊!”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青雀,古语有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方可称一句‘大丈夫’,你如此沉不住气,怎么做大事!”

    “舅父的教诲,来日有空外甥自当慢慢讨教。只是现在机会稍纵即逝,还是先顾这头吧!”李泰急不可耐道:“我在御史台安插了不少人,不如就然他们一齐上书,直言太子已功力尽失,虽有功,却不能承载大宝,为天下黎民计,请父皇易储,如何?”

    “不可!”长孙无忌摇了摇头,道:“若这样做,你更没机会!”

    “为什么!”李泰叫道:“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就算当上了皇帝,又怎能服众?这是明摆着的事情,父皇心里也清楚!”

    “若只是如此,按你说的做,或许有些希望。”长孙无忌看向李泰,道:“但你别忘了,他还找到了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的事情,虽然是隐秘。但对于长孙无忌和李泰来说,他们在钦天监都有眼线,知道也不足为奇。

    听到传国玉玺四个字,李泰稍微冷静了一点,但还是不忿,道:“就算是他找到的又如何?如果我去,我也能找到!”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长孙无忌耐心解释道:“谁去,都有可能得到传国玉玺,但为何还是他李承乾得到了?”

    “巧合!”李泰叫道。

    “不,这是天意!”长孙无忌毫不留情地说道:“没人比我更了解你的父皇,他年轻的时候,不信天意,不信鬼神,但自从他做了皇帝,面对了太多无能为力的事情后,他比任何人都相信‘天意’二字。”

    “在你父皇看来,寻找了十余年的传国玉玺,刚巧在承乾第一次出征就被他找到,这就是天意。天意选择了承乾,你父皇决不会违背天意。所以,他会尽所能保住承乾的太子之位。”

    “这个时候,你撺掇人上书易储,你父皇会怎么想?”长孙无忌冷笑:“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暗中做的那些事,你父皇一无所知吧?那你也未免太小瞧不良人,太小瞧你父皇了!”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父皇心里。他不说什么,是因为你做的事情都无伤大雅,都在他的掌心之内,虽逾越了些,却不算过界,但你若真的以为,指望这些你就能顶替掉承乾,那你就太天真了!”

    “你父皇得位不正,被天下人诟病至今。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下,他不可能废除嫡长另立新储,此为一。承乾此次立功非小,堪比李靖灭突厥之功,如此功劳却遭罢黜,天下人如何看待,如何堵住悠悠之口?此为二。再加上我刚才说的,天意难违,有此三条,你就算发动百官全都去上表,也不可能成功,甚至,你真这样做了,反倒把自己推向绝境,不管承乾是否会被罢黜,你都不会再有机会!”

    李泰紧紧抿着嘴唇,他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他不甘心,不甘心什么都不做,不甘心李牧已经成为了一个废物,还继续霸占着太子之位!

    “如果你想坐上那个位置,只有一条路!”

    “是什么?!”李泰看向长孙无忌,道:“舅父教我!”

    “等!”

    “等?”李泰恼道:“这算什么路?舅父是在戏耍我不成?”

    “就是等!”长孙无忌沉声道:“你刚才也说,如果承乾真的无法恢复,就此成为一个废人,他是坐不稳太子之位的。与其你伸手去抢,不如让他知难而退。到了那个时候,你不想做也不行了。现在,你什么都不做,便是什么都做了。继续做你平时做的事情,任何人的蛊惑都不要听,兄友弟恭的姿态摆足,稍微等等,机会就来了。”

    “稍微等等?”李泰听出长孙无忌话中有话,问道:“舅父指的是?”

    “再过两个月,番邦使者便会齐聚长安城觐见。届时我会有所安排,你只需要随机应变即可。”

    话没有说透,但这是长孙无忌的一贯风格。李泰是个聪明的人,心思一转,便能猜到一二了。

    长长吐出一口气,李泰点了点头,道:“舅父安排就是,我听您的。”

    长孙无忌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密室。

    他很满意李泰的态度,其实按照李泰的想法去做,也未尝不可。但那样,便显不出他的功劳了。

    长孙无忌一向清醒,他深知自己做这些事情的目的,不是因为李泰真就比李承乾更优秀,更适合做大唐的太子。而是他要为长孙家培养出一个能庇佑长孙家,依仗长孙家,对他长孙无忌言听计从的未来帝王。

    李泰的想法好不好不重要,听他的,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