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冷静! > 第27章 嘴毒的人(求推荐呀!)
    一个半月后。

    胡青寒坐在屋顶的摇摇椅上,观看警钟山上天玄灯的投影。

    在他的身旁,跟班史云生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跟着摇。

    史云生年纪不大,受了胡青寒的恩惠,加上这段时间胡青寒对他颇有照拂,很快就成为了胡青寒死心塌地的马仔。

    七八九号墓园诈尸的事情,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平息了。

    门派虽然没有说明情况,但也没有找过胡青寒麻烦。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墓园中没有尸体,而且门派好像有意不让人将尸体埋到七八九号墓园,所以他都很闲。

    平时胡青寒要做的事情,就是下山找个烈日暴晒的山头,修炼小三阳神功。

    这门阳属性的功法,非常适合他的纯阳之体,一个多月的苦修,加上胡青寒买了不少的补药,所以在昨天,他成功突破到了第三重。

    他能明显感受到,实力暴涨了不少。

    在胡青寒另外一侧,手里拿着一本书,刘海几乎遮住了全脸的李上白,透过头发的缝隙,也看着远处的天玄灯。

    也只有在晚上,他才敢出来透透气。

    李上白一直在苦恼,怎么才能彻底改头换面,回归到正常生活中。

    胡青寒告诉他,这件事情会随着时间的冲洗,被人慢慢淡忘。

    这倒不是安慰李上白,想想上一世,公众人物做了再难堪的事情,就算没有水军,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情也会被人淡忘。

    李上白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这件事情的风波不会持续太久的。

    这时胡青寒问身侧的李上白,“师兄,要是有很多女人都馋你身子,你会怎么办?”

    李上白觉得胡青寒这个就是个送分题,只听他说:“那我可能每天都会力不从心吧?”

    胡青寒无语摇头,“我的意思是,别人馋你身子,但是你有一些特别的原因,不能跟她们发生什么,你会怎么办?”

    “师弟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李上白关切的问他。

    胡青寒一拍脑门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时又听李上白说,“要是真不喜欢那些人,其实也很简单。”

    说到这里,李上白面色一狠,以掌为刃,做出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胡青寒吸了口气,“师兄是说……都杀了?”

    李上白摇头,“我是读书人,向来怜香惜玉,怎么可能让师弟做出杀女人的举动。我是说……抹脖子自宫!”

    胡青寒脸色抽动,抹脖子自宫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但他也明白李上白的意思,对方的鬼主意虽然不可取,可仔细一想,似乎倒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杀女人治标不治本,杀了一个还有第二个。可要是自宫,那就万事大吉了。

    “另外我觉得吧,要是这种事情无法杜绝,甚至无法抵抗,何不如从了默默享受呢?”又听李上白建议。

    胡青寒如果不是纯阳之体,他或许还会考虑一下。但他是纯阳之体,就绝不可能。

    “对了,”这时李上白想到了什么,问胡青寒:“师弟跟周青青很熟悉?”

    其实也不是太熟,她只是馋我身子,胡青寒心想,但口头上还是说:“算是认识吧。我听说这位周师姐年纪轻轻,但离过两次婚了。”

    李上白点头,“我也听说过。有一任好像是三观不合,结了三个月就离了。还有一任,似乎是某方面的生活不和谐,一个月就离了。”

    不等胡青寒开口,他脸上露出了笑意:“我这边儿有个朋友,一直挺在意那位周师姐的,哪天师弟有空,帮我介绍一下,到时候我再介绍给我那个朋友。”

    胡青寒暗说,你这无中生友也太明显了吧?

    看破不说破,他点点头:“可以。只是那周青青都离过两次,你那朋友看得上?”

    李上白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笑容更浓了,“这你就不懂了,只要是真心相爱,又岂会在乎离没离过。人家周师姐,家门显赫,舅舅可是执事长老。况且,周师姐就算离过两次,可没有孩子呀,没有孩子就没有负担。”

    李上白越说越满意,仿佛他单方面已经没问题了,就看周青青表态。

    胡青寒觉得这个世界的思想,还是比较前卫的。哪天有空,他还是帮李上白介绍一下好了。至于成不成,那是另外一回事。

    史云生在旁边一直听着两人的谈话,觉得挺有意思。

    放在往常这个时刻,他还在跟其他小乞丐,争抢能避雨的屋檐。

    但一个从九号园小路上走来的白衣人影,却打破了三人和谐的气氛。

    胡青寒看到对方,摇摇椅都停了下来。

    “张冲!”

    不但是他,旁边的李上白也有些警惕。

    这个张冲上次被他们举报后,非但没有事,反而还成为了白衣弟子。

    李上白听胡青寒说过,对方找上门过一次麻烦,现在又来了,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张冲还在很远的地方,在看到胡青寒三人的时候,脸上就挂着一丝浓郁的笑容。

    只见他来到了胡青寒的楼下,然后仰着脖子说:“几位师弟赏月呢!”

    “你来干什么。”胡青寒直言不讳的问。

    张冲呵呵一笑:“呵呵……据说师弟又参了我一本呀!”

    胡青寒摇头,这张冲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他都在王龙州长老那里告状了,加上他还贿赂了田真云五两银子,对方依然敢上门挑衅。

    “那又如何。”胡青寒说。

    张冲看着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师弟未免也太绝了,大家都是同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把我得罪的这么死,以后还怎么相处。”

    胡青寒说:“嗯。”

    “你!”

    张冲脸色一恼。

    上次他就知道,这胡青寒就是个滚刀肉,嘴巴上他肯定的斗不过的。

    只听他说:“要是我没猜错,师弟前些天肯定去了青州城一趟吧!”

    对于张冲能猜到他去了青州城,胡青寒倒是不奇怪。

    因为楚柔落在了他的手里,他很可能从楚柔口中知道一些消息,然后去楚府打开那口井。

    张冲正是猜到了这一点,才后脚跟了上去。

    另外,那具天地派长老尸体,现在多半也落在了张冲的手里。

    胡青寒倒是考虑过,要不要将这件事情,悄悄告诉天地派的人,一位五品炼气士的尸体,是不可能落在张冲这个小小的玄阴派白衣弟子手中的。

    到时候天地派的人知道,会让张冲吃不了兜着走!

    “师弟去了就去了,何必用我的名字去得罪守卫呢,还咒我妈死了!”

    话到最后,张冲一脸怒气。

    胡青寒说:“哦!”

    张冲脸色抽动,这胡青寒如此敷衍他,找到机会一定要弄死他。

    但他却压下了怒火,因为田长老已经敲打他了,只听他大有深意的说:“胡师弟,后会有期。”

    看着他就这么离开,没有找麻烦,胡青寒知道田长老多半敲打了对方,五两银子没有白花。

    或许是看出胡青寒对那张冲的不满,一旁的史乌鸦,往前往后摇着小板凳,发出哚哚的声响,看着张冲的背影,他阴阳怪气的嘀咕了一句:“天黑路滑,小心摔跤!”

    史云生话音一落,前方走路的张冲,迈出的一脚踩到了水渍,拉出了一个竖叉,裤裆发出了嘶啦一声,看他痛的龇牙咧嘴的样子,多半是扯到蛋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李上白还有胡青寒捧腹大笑,暗说这史云生嘴也太毒了。

    张冲气的脸色涨红,站起来后,看到整条裤子还有长袍,都被污水浸透了,全是泥泞。

    他转过身,凶恶的看着屋顶上的三人。

    但是面对他,胡青寒三人非但不怕,反而笑的更加肆意。

    “走着瞧!”

    张冲丢下了一句话。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小路上,李上白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史云生,“史师弟,你这嘴开过光吗,也太毒了吧,哈哈哈……”

    史云生不善言辞,只是笑了笑。

    胡青寒也摇头,暗说这史云生就是个乌鸦嘴。

    这一幕插曲后,三人之间的氛围再次变得轻松。

    抬头看向前方警钟山上投影的画面,胡青寒感觉像是看电影。

    只是影片的内容,着实有些无聊。

    “师兄,你们说这警钟山造型这么奇怪,不会塌吧!”

    这时摇着小板凳的史云生突然发问。

    警钟山就像从平地拔地而起,乍一看的确陡峭险峻。

    李上白面色古怪,暗说这小子脑子有点问题,警钟山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怎么可能会塌。

    胡青寒也不以为然,屹立成千上万年不倒,岂是说塌就塌的。

    “隆隆隆!”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轻颤了起来。

    屋顶上的三人神情同时一变,“地震了?”

    然后地面震动得越来越烈,到了最后,三人都有些站不稳。

    “轰隆!”

    但听一声巨响,前方陡峭宛如一根柱子的警钟山,轰然坍塌。

    地动山摇,山崩地裂,一条条裂缝,蛛网一样在玄阴派内向着四处乱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