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心态彻底崩了 > 第8章 西瓜
    “不不不,哥,这钱我们可不能要,今天我们吃了那么多烤肉,那些烤肉的钱要是都卖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呢,而且。。。”,新北还想再说什么唐牛却已经把两万块钱直接塞进了他的手里。

    “你们帮了我很多了,这是你们应得的,不要推辞,瞧瞧我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刚才唐牛再次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提着一个超大的袋子。

    当兄妹俩看到唐牛从袋子里拿出一些零食来还不算什么,饮料也很正常,这十几瓶饮料也就几十块钱罢了,可是这个西瓜是什么鬼?兄妹俩完全看傻了。

    看到这个西瓜唐牛也忍不住牙疼的抽了抽脸皮,现在可是夏天啊,夏天不就该吃西瓜么?

    今天可是赚了不到五万块呢,唐牛是真的想吃西瓜啊,干脆买了一个,十五斤重的西瓜最后的结账的时候把唐牛也吓到了,这个西瓜竟然要一万二。

    唐牛当时就傻了,他真的还不太适应这穿越后的世界,抱西瓜的时候是真的忘记价格了,今天他很高兴。

    等到了收银台后不光唐牛傻了,其他结账的人也都惊呆了,竟然买了一整个西瓜,这是有钱人啊,平日里哪怕他们真的想吃这东西都是买一小块,还都是给孩子买了吃,买一个?别做梦了。

    唐牛是咬着牙把账结了的,已经买了,再退回去那种事情唐牛是做不出来的,而且今天赚的这五万块也是白捡的,一万二就一万二,怕个球,有系统存在还吃不起个西瓜了?

    新南新北两兄妹看到那个圆圆的大西瓜一时间被吓傻了,新北嘴巴张了半天竟然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唐牛却是懒得理会两兄妹的惊讶,直接去拿起了菜刀来,把西瓜直接一切两半。

    这门市本来就是个小吃店,有的是勺子,两半西瓜一般大一般稍微小一点,把小的留给自己,大的那一半上直接插上了两个勺子推到了兄妹俩眼前。

    “来,吃西瓜,吃了一天的肉了,吃点水果清清口”,说完后唐牛直接挖了一勺西瓜送进了嘴里。

    顿时那甜丝丝冰凉凉的西瓜汁就被口腔挤压了出来,直接涌进了喉咙里,好舒服啊,这冰镇西瓜不但无籽,还这么的甘甜。

    没错,就是甘甜,比唐牛曾经吃过的那些西瓜好吃太多倍了,怪不得卖这么贵,看来贵是有贵的道理的。

    “哥,这。。。那个。。。。”,看着唐牛吃了一大勺西瓜后陶醉的闭着眼睛享受着兄妹俩还是不敢吃那贵的吓人的西瓜。

    “什么这那的,让你们吃就吃,哪那么多废话,快点吃,吃完了早点回去,晚上我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呢”,唐家瞪了兄妹来一眼。

    新南和新北两兄妹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苦笑来,就算要吃也切开啊,一个西瓜吃一个礼拜正好,这一半一半的吃太奢侈了吧?

    新南这丫头用勺子挖了一大勺西瓜后送进了嘴里,结果吃了一口就哭了,一边哭一边不停的往嘴里送西瓜。

    她已经七岁了,只在超市里看过西瓜长是什么样子的,也听别人说过西瓜是什么味道的,可是从来没有吃过,别说吃了,就连西瓜的味道都没有闻到过。

    不想今天真的吃到了,那种激动的心情哪怕她是个孩子也在心中深深烙印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

    新北却是挖西瓜的时候总是挖的很小,他想着自己少吃点就可以让妹妹多吃点了,心中也是思绪翻飞,他也没有吃过西瓜,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吃上一个西瓜呢,却不想今天就实现了愿望。

    这并不是夸张,实在是西瓜太贵了,不光是西瓜,所有的蔬菜和水果都太贵了。

    不光是他们,很多普通人都没有吃过,在这里一个西瓜就相当于一只最顶级的帝王蟹一样,普通百姓又有几个人真的吃过?

    这和这个世界的情况有着很深的关系,当唐牛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情况后也感叹了一句,生活不易,不过这种情况也因为唐牛的出现在慢慢改变着。

    那大半个西瓜新南新北并没有吃完,最后只能放到冰箱里,等明天继续吃了,兄妹俩回家了,他们就住在后面的小区里,唐牛则是拉上了卷帘门。

    他并没有事情,不过他要把脑子里的信息好好整理整理,何况明天他好像还要上学呢。

    虽然接受了原主人的记忆,但还是丢了不少原主人的记忆,让唐牛颇有些郁闷,自己初来乍到的可要小心点。

    最让唐牛担心的就是脑袋里的系统,竟然还是个坏了的系统,现在唐牛的确摸清楚了这个系统损坏的情况,可要千万小心,一旦要是让自己的积分变成负一百恐怕自己也会像之前的那个倒霉蛋一样被系统直接给电死了。

    虽然定了闹铃可是第二天早上唐牛还是起床晚了十五分钟,没办法,以前在家里睡懒觉早就睡习惯了,本来已经毕业了,彻底脱离了学校的苦海,却不想穿越后又成为了一个大学生,这种苦逼的心情简直没法说了,

    至于早点摊早就被唐牛忘到脑后去了,他可不是原来那个唐牛了,连续两天这早点摊没开门还真让不少人来看了两眼。

    唐牛却没有理会,骑着那辆破旧的山地车往大学赶去。

    因为环境特殊的关系每个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大学,而且因为城市很大的关系还有不少大学,大学生可以说都是本市的,所以也只有少数个别离得太远或者有个别原因的人会住校。

    唐牛显然不是住校的那类人,和百分之九十的大学生一样,属于走读生。

    “老大,你看什么呢?”唐牛站在这所大学门口看了半天,越看越是不舒服,这是大学?确定不是小学?这校门口也太寒酸了吧?唐牛还在抽搐着嘴角呢,身边一个人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

    “你谁啊?”唐牛翻了个白眼问道,好像有点熟悉啊,面熟,不过记忆丢失了不少,唐牛还真忘记了对方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