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无数法术位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集团乱象(1/2)(求订阅!)
    晚饭过后,沈小小和沈浪玩得很开心,虽然只是沈浪陪着她看动画片,她也表现得比之前活泼了很多。

    不过等到了夜里,她还是自己上楼回房去了。

    沈浪想把这小家伙留下来,但沈小小坚决地噔噔噔上楼回房了。

    沈浪无奈,只好放任她回房。

    洗完澡收拾完毕后,沈浪搂着江有容躺在了床上,不过这次沈浪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抱着江有容。

    外面的世界虽然是炎炎夏日,气温很好,但在沈浪的魔法古堡空间里,温度却是很适宜,不高不低的。

    所以两人盖着被子。

    沈浪准备陪着江有容看一会综艺之后,再上楼进【书房】去修炼冥想。

    沈浪想的挺好的,今晚不打算干坏事了,但当江有容丰韵柔软的身子真的被他搂住的时候,他还是慢慢起了反应。

    笔记本电脑里放的综艺是《向往的生活》,这是一档给人带来放松的综艺,特别适合舒缓人的情绪,江有容就看得很放松,很开心。

    可是,她渐渐感觉到搂着自己的沈浪似乎越来越紧张,似乎在忍着什么。

    江有容抬头看了一眼沈浪的脸,发现他完全不再关注笔记本电脑里的综艺。

    她心有所感,将纤细柔滑的大腿突然往沈浪下身一搭。

    这一搭,江有容就感受到了沈浪的异样,

    她没有收回腿,而是嘀嘀咕咕了一句,

    “小色胚~”

    沈浪见江有容发现了他的异样,面色一窘,他连忙松开江有容丰韵的身子,从江有容胸前的夹缝中抽出了右手,起身下床,就要上楼去修炼冥想。

    之前才刚刚说了要节制,他可不想让江有容小瞧了他。

    江有容被沈浪突然的抽离动作惊了一下,她惊讶地看着起床离开的沈浪,问道:

    “小浪,你去干嘛?”

    沈浪匆匆地丢下了一句“不干!”,就上楼去了。

    江有容起初一愣,没有理解沈浪的意思,过了一会,突然明白过来。

    “果然是个小色胚~满脑子都是……”

    江有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又动手摸了摸,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

    “怪不得小浪这个小色胚受不了呢,这要不是我自己,我也会受不了吧。”她得意地一笑。

    本来她其实还想钻进被子里给沈浪释放一下的,谁知道他却慌张地跑上楼修炼去了。

    既然如此,江有容也就没有再开口,毕竟那种事对她来说还是太羞耻了一点。

    江有容伸手摸了摸沈浪刚刚睡过的地方,那里还留着沈浪的余温,她脸色一红,便把自己挪了过去。

    等到感受到那股余温之后,江有容这才又重新把目光投向笔记本电脑里的《向往的生活》。

    在那里面,这时候正是一个远景镜头。

    只见在群山环绕,绿水青山之下,一个小小的农家别院充满生机地伫立在那里。

    从远景的镜头,依稀可以看见有几个人在忙忙碌碌的,应该是在准备晚饭。

    在院子里,鸡,鸭,犬,鹅,一应俱全,一派悠闲的农家小院风光。

    江有容感受到一股安逸的气息,借着沈浪的余温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

    另一边,刘景洪和杜文龙进了魔都之后,第一时间想的便是找出杀了张帅的那人的真实身份。

    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去找那些目击者,但目击者具体有谁,他们并不清楚。

    如果是以往,他们可能会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但经历了车站的一幕,刘景洪心生警惕,不敢再作乱,也想办法劝阻了杜文龙使用特殊手段对付普通人的想法。

    在失去了魔法力量这个凭借之后,刘景洪和杜文龙这两个乡下人在魔都里一下子便变成了两眼一抹黑。

    如果还想要搞清楚目击者具体有谁的话,凭他们自己的人脉是肯定不可能了,于是他们自然地就想到了张帅家里。

    可是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张帅的父亲张天林事发被抓了,而张帅父亲的女朋友又被张帅带到了老巢里,日夜操练。

    这样一来,刘景洪和杜文龙也就不认识什么张家人了。

    不过他们也不死心,还是来到了天林集团的大厦这里,想看看能不能从这里获得一些帮助。

    等到刘景洪和杜文龙要进大厦的时候,却被大厦的保安拦了下来。

    他们俩人虽然受了张帅的资助,衣着光鲜亮丽,但前半辈子的那种气质还在,搞得保安以为是来闹事的那家人又来了什么穷亲戚,他们自然要阻拦。

    杜文龙一言不合就要发脾气,然而刘景洪及时地阻止了他,往后指了指身后不远处吊着的几个黑衣人。

    这黑衣人监视得简直是明目张胆。

    杜文龙心里郁闷,但想到国家所拥有的力量,还有黑衣人的警告,便也不得不暂时忍耐。

    可这样一来,他杜文龙来魔都猎艳的打算不就彻底落空了?

    杜文龙越想越难受。

    刘景洪客气地拿出手机来,给保安看,说道:

    “这位小哥,我们其实是张公子的朋友,你看这照片,还有这视频,做不得假吧?”

    保安拿过手机一看,还真是张帅那个死人的朋友,他终于放行,

    “哦,既然是张公子的朋友,那你们可以上去了。”

    “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下,现在张公子不在了,张董也被抓了,现在上面可是乱得很呢。而且,张董那秘书的夫家人还来闹了,现在还在上面呢!”

    刘景洪闻言又是憨厚一笑,问道:

    “那请问小哥,现在上面是谁在主持大局呢?”

    保安回答:

    “听说是张董事长的妹妹,她也是集团的股东,张董不在了,她这个亲妹妹和股东当然要来维持集团运转咯。”

    刘景洪连忙道谢,

    “谢谢你呀,谢谢!”

    保安见这人真的很客气,脸色好了很多,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老家的父亲,也和面前这人差不多与人为善,于是他终于笑着说道:

    “不客气,你们上去吧,要真有什么事就快去找张董事长的妹妹,不然指不定她什么时候就离开了!”

    刘景洪连忙再次道谢。

    杜文龙不耐烦了,拉着刘景洪进了电梯。

    他们刚进电梯,后面的黑衣人便明目张胆地跟着进了电梯。

    这些黑衣人看上去有恃无恐的,一点也不怕他们这两个资深魔法师的样子。

    杜文龙嘴里憋着话,见到这些黑衣人,也说不出口了。

    上到董事长办公室那层,电梯门才一打开,刘景洪和杜文龙就听到了很大声的吵闹声。

    “天林集团董事长张天林杀妻灭子!罪恶滔天!利用权势钱财破坏他人家庭,斯文败类!恶心!恶心呀!!”一个老妇人悲痛的痛呼声传了过来,她把张帅被杀的事也安在了张天林头上。

    “你们让我们过去,今天我们一定要找你们集团讨回公道,看看究竟是不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一个老年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刘景洪和杜文龙从电梯里出来,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看,

    只见有两拨人正站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对峙,旁边还有一些扛着摄像机举着话筒的新闻记者。

    那老妇人和老头子站在人少的那边,身后都是他们的亲戚,看他们的穿着,应该都是魔都本地人,穿着很有品味,一看就是很有格调的

    小老头小老太太。

    他们正领着人想往董事长办公室里闯,然而在他们面前,却有着几排身穿西装的集团员工拦在了他们面前,不让他们往里闯。

    不过这些集团员工大多脸色不太好,有的还有明显的不情愿。

    想来他们也被集团董事长的丑闻和今天的闹事折腾得不轻。

    这两伙人堵住了进董事长办公室的路,刘景洪和杜文龙自然一时之间进不去,只能在旁边看着。

    那群黑衣人也就在旁边看着。

    杜文龙听了听老妇人这一方说出的话,渐渐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张天林跑到他秘书的家里去在人家的婚床上干秘书,结果正好被警察抓住了,他和秘书之间的事也就泄露了。

    得知此事的邻居很快把电话打给了老妇人和老头子,两人得知此事,勃然大怒,立刻就领着一帮亲朋好友来天林集团闹事了,甚至都没来得及通知他们那还在外地出差的儿子。

    杜文龙咋舌,这张天林也是挺倒霉的,二十年前的事都能被翻出来,现在好了,还连累了人家小秘书。

    刘景洪凑到杜文龙耳边说道:

    “龙哥,这事不好搞呀,这群人要是一直这么堵着,咱们还怎么见张帅他小姨呀!”

    杜文龙也没办法,回道:

    “那能怎么办嘛,再等等看呗。”

    刘景洪暗骂一声白痴,建议道: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把他们引来?”

    杜文龙眼前一亮,问道:

    “你有什么办法?”

    刘景洪憨厚一笑,说道:

    “看我的吧!”

    只见刘景洪又返回到电梯那里,然后装作急匆匆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嘴上还惊呼着:

    “太好啦!太好啦!董事长刚刚被警察局放出来啦!警察局有了新线索,证明不是董事长杀的他妻子,我们快去迎接董事长回来吧!”

    那两拨正在对峙的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愣。

    那群在旁边旁观的黑衣人也是一愣,不过他们没有阻止刘景洪的意思。

    那本来还在痛呼的老妇人听到刘景洪的话,先是愣了一愣,接着又嚎道:

    “不公呀!老天不公呀!政府不公呀!他张天林杀妻证据确凿,怎么能把他放出来再为祸人间呢!”

    “不行!我们要去警察局门口请愿,要求他们一定要好好查张天林!这恶心玩意肯定不止干过一件坏事!我们走!去警察局!”

    “去警察局!”

    老妇人激动地双手一挥,就带着人离开了这里,准备去警察局那里堵张天林。

    说到底张天林才是他们的仇人,他们自然希望张天林能一直坐牢下去。

    见闹事的人离开,阻拦的集团员工松了一口气。

    他们开始议论,是不是董事长真的被放出来了?

    也有人提出疑问,对刘景洪问道: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怎么会知道张董事长被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