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无数法术位 > 第一百零八章 入古堡前的准备(第二更)
    坐在沙发上也无聊,沈浪干脆拿出手机来,看看‘狮心会营地’里有没有动静。

    ‘狮心会营地’里:

    “……”消息很多,魔法师们似乎聊的很欢。

    “对了,你们知道是谁接了绝情和尚的任务吗?”有人发问。

    “不知道,估摸着也就是群里的麻瓜魔法师吧,毕竟也就是一本二级魔法书【光愈术】而已。其他人也看不上。”有资深法师这样回到。

    “竟然真的有人愿意接绝情和尚这种奇葩的任务?不会吧?不会吧!”有人阴阳怪气。

    “算了,不说他了,咱们还是聊点开心的事吧。还有没有人要发自己的猎艳经历了?”

    “我来。”

    “我有。”

    “看来大家的经历都挺丰富的嘛。”

    群里的人又开始讨论他们感兴趣的美色。

    这些人如果没有遇到生命危险,那么关心的除了钱就是性。钱他们大概不缺,自然都关心性咯。

    沈浪不知道张帅的团队成员在不在这个‘狮心会营地’里,但‘狮心会营地’里明显还没有收到张帅身死的消息,沈浪也就放心了。

    知道张帅这个‘魔都张公子’死在他沈浪手上的,除了陆川和当时现场的目击者,就是魔管局的人。

    陆川应该不会暴露他,现场的目击者也被魔管局控制起来了,而魔管局应该也不会主动向他人透露真相。

    这样看来,或许他杀死张帅的事情还可以瞒住一段时间,就算张帅团队的成员从新闻上知道张帅死了,想就此查到沈浪的身上,找到沈浪的位置,也需要时间。

    想到这里,沈浪更加不急了,他那原本因杀人而肾上腺素狂飙的激动也终于平静下来。

    现在看来,只要警察和官方不通缉他,他杀人的后果好像也没有那么严重。

    即使张帅团队的人到时候真的堵住了他的魔法古堡入口,他有物资做后盾,也可以在古堡空间里呆很久。

    在古堡里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冥想修炼,等他实力够了,还可以去外面的黑暗森林猎杀魔怪,获取有价值的魔怪肉和魔药,加快他的修炼进度。

    而有沈小小为他吸走扭曲值,他也不用太担心扭曲的问题。

    也许他躲在古堡里的这段时间反而会成为他实力大增长的时间,也许等他再出古堡时他已经不需要忌惮所谓张帅团队里的成员了。

    另外,张帅已经死了,他的团队成员真的会花费这么大功夫在为他报仇这件事上吗?可能并不见得,毕竟人走茶凉是常事。

    不过,虽然现在看上去还不急,留给他的时间也还很长,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和江有容尽快搬进古堡比较好,以防万一嘛。

    江有容还没有从楼上下来,沈浪只能继续无聊地玩着手机。

    他退出了‘狮心会营地’,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要不趁着还没进古堡的这段时间联系联系那些和自己有关的人?毕竟等进了古堡就只有‘狮心会营地’这一种接收外界信息的途径了。

    可是联系谁呢?沈浪一时之间犯了难。

    李湘宁?倒是可以联系一下,可是和她说什么呢?又不可能告诉她真相,以免给她惹上麻烦。

    既然这样,还不如暂时不联系了,到时候拜托赵世杰他们代为转告一下就好。

    周小宝?算了,虽然自己和他关系还不错,但毕竟相处时间还短,还是不保险,他不能冒风险。

    那还有谁?

    江滨?他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都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也是经常不联系。

    辛蕊?算了,就是普通朋友,她要是想知道我的情况可以问她哥。

    “要不要联系一下刘书媛?”沈浪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可片刻之后,沈浪又觉得很荒缪地摇了摇头,怎么会突然想起她呢?

    难道在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没有放下她?

    沈浪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

    这时候,江有容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小浪,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搬不动!”

    沈浪听到这话,一笑,

    “有多少东西呀,还搬不动?”

    沈浪上楼,却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在江有容的卧室门口,堆着好几个大行李箱,还有各种包包裹裹,江有容正艰难地往外推着这些东西。

    “江老师,你这是把你的卧室搬空了吧?”

    江有容流着香汗,没好气地白了沈浪一眼,

    “别废话了,我这是跟着你这个小家伙去亡命天涯呢,可不得多带点东西吗!”

    “那也用不着把整个卧室搬空呀!”沈浪一边调笑一边动手搬运。

    “你个小家伙不懂,女人的东西就是这么多的。

    像什么化妆品呀,衣服呀,鞋子呀,被褥呀,电器呀,工具呀,等等等等,到时候都用得上的。

    你总不能让我跟你亡命天涯的时候过得太惨吧,我要是不化妆,怎么取悦你呢!”

    “这,化妆品什么的带着就带着嘛,可是被褥这种东西带它干嘛,你不是说要搬个超市进去吗,超市里有被褥呀。”

    “另外,我可能真的不懂,但我的家伙可不小!”

    江有容闻言,又娇媚地白了沈浪一眼,气喘吁吁地说道:

    “说什么浪话!干活呢!”

    “还有,超市里的被褥哪有自己的被褥用得舒服!我还是习惯用自己的被褥一些。”

    沈浪闻言,又调笑道:

    “你这把被褥也带上了,搞得好像我们在搬家一样!”

    江有容盯着沈浪一笑,道:

    “这可不就是在搬家嘛,从我家搬去你家呀!”

    沈浪听江有容这么说,觉得其中意味深长。

    “怎么,你这是要去我家给我当老婆?江老师!”

    江有容霸气地直视着沈浪,

    “你说呢?!我都豁出命来跟着你了,连大律师也不当了,你说我还能图你什么?图你不洗澡吗!”

    沈浪闻言嘿嘿一笑,道:

    “那江老师知道老婆要为老公做些什么吗?嘿嘿。”

    江有容一边拿着包包推着箱子,一边横了沈浪一眼,

    “你想得倒美!我是不会让你轻易得逞的!”

    沈浪浑不在意,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有的人第一次就是白给的?”

    江有容听到沈浪这么说,似乎又想到了那一晚的情形,脸色一红,喝道:

    “搬你的东西吧!”

    见江有容快要恼羞成怒了,沈浪果断认怂,

    “好好好,我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

    到时候直接做就是了,嘿嘿。

    两人合力,这一趟也只是把一半的行李从别墅搬到了车上。

    就在两人又要回去别墅里再搬一趟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

    “江老师?你这是要干嘛?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