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无数法术位 > 第八十八章 夜间异象(第一更)
    和李湘宁撩骚了几句,逗的李湘宁害羞地不再回话,沈浪才收起手机。

    “这天色怎么不太对劲的样子?”沈浪疑惑。

    今天白天还是晴朗的天气,而且看天气预报也没说今天晚上有雨,可沈浪看这里的天气,今晚怎么看都像是会下雨的样子。

    这时候辛蕊打来电话,

    “喂,沈浪,主持说外面看上去要下雨了,让你早点回来。”

    “好的,我这就回。”

    沈浪看着就要黑下去的天空,回到了主持家。

    一路上,钱王村的路灯都已经打开,到了主持家,主持家的堂屋里也是灯火通明。

    沈浪进屋,发现刘霞正招呼大家打麻将,他们家也有一台自动麻将机。

    辛家人虽然大多不会打麻将,但在等待封山解封的这段时间里,总还是要主持一家照顾的,见刘霞兴致很高,就让老妇人出场陪她打一场。

    除了刘霞和老妇人,还有刘霞叫来的两个邻居也上了牌桌。

    辛蕾和辛蕊坐在老妇人旁边看牌,老头子则和主持在房间里看电视。

    见沈浪进门,小乐开心地蹦了起来,

    “哥哥,你回来啦!”

    沈浪见小乐这么高兴,把他拉到一边,将自己刚刚从小卖部买的东西递给他。

    这是几盒奥特曼卡牌,是沈浪答应小乐的贿赂之物。

    “哇哦!谢谢哥哥!”小乐低声惊呼,小孩子特别喜欢这种东西。

    沈浪小声回答他:“不用谢,只要你给我保密就好。”

    “一定!”小乐一边保证,一边拿着卡牌一边玩去了。

    “你和小乐在干嘛?”辛蕊突然凑了过来。

    沈浪看着充满好奇心的辛蕊,有点奇怪地说道:“没有呀,只是见小孩子可爱,给他买了点东西。”

    说完,沈浪就凑到麻将桌前开始看牌。

    辛蕊狐疑地看了沈浪一眼,又看了自顾自玩牌的小乐一眼,没有声张,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牌。

    “村干部刚刚给我发来消息,说这几天晚上天气不好,让我们这几天晚上尽量不要出门。”主持突然出来和大家说。

    反正也出不去,众人更加安心地在屋里玩牌看牌起来。

    ……

    深夜十一二点,众人终于收手不打,辛蕾也早就在辛蕊的伺候下休息去了。

    一群人很快便都去休息了,沈浪却先是佯装去休息了,之后又偷偷起床,拿上【火焰之杖】来到屋外,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天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已经反常地下起了夜雨,还不小的样子。

    在普济寺所在的山那个方向,天空中的动静更加不小,偶尔甚至有一两道闪光在那边一闪而逝,又有着隐约的巨响从那边传来。

    沈浪认真倾听,似乎在夜雨声中听到了远处依稀传来的类似动物嚎叫声。

    看着外面这样的动静,沈浪猜测,既然他这里都能有这么大的动静,那陆川那里很可能动静更大,陆川很可能已经开始渡他的劫了。

    沈浪又回头看了一眼,见屋里的人睡得正香,没有被外面的动静吵醒,放下心来。

    如果这次陆川渡不过这个劫,恐怕他们就再也看不见陆川了。

    沈浪提起精神,抓紧手里的【火焰之杖】,他今天晚上不准备睡觉了,准备守一夜。

    今晚开始很可能就不太太平了,他既然接下了陆川的任务,自然要尽心尽力。

    ……

    山上,普济寺。

    自从昨天主持和小乐还有沈浪下山之后,整座山便被本地魔管局的人封了起来,明令禁止闲杂人等进山。

    陆川自己一个人呆在寺里,早已习惯。

    等主持他们下了山,陆川自己做了斋饭,自己一个人用了晚餐,便进入正殿诵经。

    诵经完后,本地魔管局的人上来找他。

    “和尚,山我们已经封好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来人和陆川说。

    “好的,谢谢施主。”陆川作了个揖,很有礼貌地答谢。

    “你真的不需要我们魔管局的人帮忙?要知道一些实体魔怪我们是有能力处理的。”来人问。

    “不用了,施主。这些魔怪是冲着我来的,我不想连累魔管局的各位冒生命危险。”

    “哎,和尚,你就是迂腐。别人恐怕巴不得有人帮忙呢,只有你,有人帮助都不要!

    这魔怪也不是说就完全是对着你来的,要知道这魔怪从异度空间里跑出来,危害的是整个世界的人,只不过你们魔法师更能吸引魔怪的注意,所以才被摆出来做吸引魔怪的靶子。

    其他魔法师也就算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不死的我们也不管,但和尚你是个好魔法师,我们实在不想看到你死在魔怪手上!”

    陆川平淡地一笑:

    “谢谢施主了,不过我的命是命,各位的命也是命,我实在不愿意各位为了我的命而丢掉你们的命。

    况且,我这条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自己都不太珍惜,又何必劳烦你们挂心呢。”

    来人见陆川一副弃世的口气,忍不住劝道:

    “和尚,难道你在这世界上就毫无牵挂了吗?就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留恋?”

    陆川干脆闭上了眼睛,说道:

    “没有了。”

    “尘世皆苦,何必留恋。”

    来人无奈地走下山去。

    小寺的门重新紧闭,山上又恢复了无人般的寂静。

    来人下了山,回望山上一眼,叹了口气,

    “这和尚,真是可惜了!”

    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队长,和尚怎么说?愿意让我们帮忙吗?”

    “对呀,我们帮帮忙,他不是能更容易过关吗。”

    队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拒绝了。”

    众人默然,和尚的回应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料。

    ……

    当天晚上,陆川问沈浪找到那家人没有,沈浪回答找到了,他松了一口气。

    当他得知自己心高气傲的妹妹似乎看上了沈浪之后,他会心一笑,没想到辛蕊这丫头也有追人的一天。

    他给沈浪又交代了一些事,以他对沈浪的了解,这个人应该是靠得住的,他可以放心做自己的事了。

    虽然他不想再和辛家人有什么接触,但他从小由辛家养大,他的养父和养母对他视如己出,他与辛家人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他自然不想看到他们出现生命危险,所以他才会找沈浪和魔管局的人来保证他们的安全。

    但等到这次的事了之后,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他还是会躲着辛家人。

    他自视为出家人,既已出家,便再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