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70章 番外一 分手风波 03
    说到“回家”,褚卫笑了。

    他笑的是,荀鹿鸣的所有下意识反应都显示出两人之间关系多亲密。

    他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回他们俩一起的家,也就是回到荀鹿鸣身边,可外人听来,大概就是说,得不了第一不能走。

    褚卫特喜欢这种感觉,当着大众的面儿,玩儿只有他们才懂的小秘密,得劲。

    荀鹿鸣回头说他:“愣着干嘛呢?快找线索,我可不想丢人地被困在这个地方。”

    前阵子荀鹿鸣接了一个剧本,他在里面演侦探,侦探嘛,都是头脑清楚智商极高的,他不想电影还没开拍人设就已经崩塌了。

    褚卫站起来,乖乖找线索,想着怎么也得拿第一,回去跟荀鹿鸣好好邀功。

    “这是什么?”褚卫在床底下找到一个海报筒,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当年荀鹿鸣大学毕业演出时的海报。

    “哟,跳舞呢!”褚卫有些惊喜,这张海报他都没看过。

    荀鹿鸣回头看去,突然有些感慨。

    “这都多少年了。”荀鹿鸣过去打开海报,“我当初是舞蹈学院的,毕业演出表演的独舞。”

    海报上的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翩翩公子的模样,踮着脚尖,微微仰头,像是在仰望天上的那轮月。

    灯光和服装都让他看起来更加温柔,比身上的纱还让人舒服。

    “我还没看过你跳舞。”褚卫话中有话,“有时光机就好了,那我肯定穿越回那时候去看你的毕业演出。”

    荀鹿鸣笑笑,没说话,过了会儿,飘远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他说:“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不仅喜欢你,还喜欢我。”

    “CP粉吗?”褚卫笑出了声,“行啊这位朋友!”

    “什么CP粉,没准儿还有别人的。”荀鹿鸣没太在意,继续翻找。

    最后,他们在这个房间找出了一大堆自己见过没见过的周边,全都跟他们俩有关。

    “看起来没错了。”荀鹿鸣说,“那试试把咱们俩的生日拼到一起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立马过去,四位数字来回换了几次,都不对。

    “等一下。”荀鹿鸣突然去翻那一大堆周边,从里面找出了一个笔记本,“你试试1029。”

    10月29日是荀鹿鸣跟褚卫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望江南》上映的日子。

    褚卫明白了他的意思,皱着眉头输入这四个数,没想到,密码箱真的打开了。

    “感恩!”褚卫大喜,觉得今晚可以回家跟荀鹿鸣挤一个被窝了。

    他把钥匙从密码箱里拿出来,递给荀鹿鸣:“我说什么来着?”

    “你说什么了?”

    “人家是咱俩的CP粉啊!”褚卫拉着荀鹿鸣,“来,对着镜头给房间主人比个心。”

    “……神经!”

    就像荀鹿鸣说的,在他们俩的努力下,果然第一组完成了密室逃脱,二人回到游戏大厅,百无聊赖,玩儿起了旁边放着的抓娃娃机。

    “我玩儿这个很厉害的。”褚卫凑过来,塞了几个游戏币进去。

    荀鹿鸣瞥了他一眼:“那边有好几台机器,你跟我抢什么?”

    “我喜欢这个小黄鸭。”都是借口,褚卫就是想粘着荀鹿鸣。

    俩人关系好不容易开始缓和,他得趁热打铁。

    荀鹿鸣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站到一边,看着他玩儿。

    褚卫技术不错,没几次就抓了个大鸭子出来,他把玩偶递给荀鹿鸣,说:“来,哥哥送你一只鸭。”

    荀鹿鸣嫌弃地接过来,看了看说:“真丑。”

    录完节目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行程,褚卫等着荀鹿鸣开口让他回家,荀鹿鸣也等着褚卫耍赖说跟他一起走。

    然而,都在等对方先开口,最后的结果就是,又各奔东西了。

    “我气死了。”褚卫坐在后座上,揪着胡渔的毛线帽子说,“他怎么回事儿?下午录节目的时候不是都好了吗?搞了半天是跟我演戏呢?”

    胡渔把自己的帽子从褚卫手里抢救回来,惨兮兮地摆弄了一下说:“你去问他啊,祸害我帽子干什么?”

    褚卫心说:我要是能问他,现在就不会坐在这儿。

    另一边的荀鹿鸣也是一肚子火,越琢磨越不高兴,跟汤原说:“送我去酒吧。”

    他们有一家常去的酒吧,位置偏僻顾客稀少,那店是邵一榕开的,为的就是给他们这些人服务。

    汤原回头说:“鹿鸣哥,明天早上你还有通告。”

    “我知道,不多喝,就是心里闷。”

    汤原太清楚他为什么心里闷了,只好乖乖开车往酒吧驶去。

    到了酒吧,荀鹿鸣直接去吧台拿酒,然后躲到楼上自己喝了起来。

    汤原觉得这事儿不能一直这么耗着,太伤感情了,不仅伤那俩人感情,还伤他,他现在真的很想回家睡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机灵鬼儿汤原给胡渔发了条信息:我们在榕姐的酒吧,那个谁要借酒消愁了!

    胡渔领会了他的意图,对褚卫说:“我要喝酒。”

    “嗯?你怎么了?”褚卫问。

    “心情不好。”胡渔说,“你陪我去吧,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年轻人不要总睁眼说瞎话,你不是最爱广交友么,娱乐圈大半个圈都是你朋友,现在在这儿跟我表什么忠心呢?”

    “不是表忠心。”胡渔说,“不管,反正要去。”

    于是,胡渔当了一把绑匪,将一点儿都不想喝酒的褚卫“绑架”到了邵一榕的酒吧。

    他们到的时候,汤原正拿着一杯饮料坐在门口唉声叹气。

    一看见汤原,褚卫明白了大半。

    “你怎么自己坐这儿了?”褚卫问汤原。

    汤原看看他,泪眼婆娑地说:“鹿鸣哥喝醉了,我要带他回家,他不肯,让我滚一边儿去。”

    “哟,都学会骂人了,真出息嘿。”褚卫撸撸袖子,准备上去抓人。

    “我可以理解,他心情不好嘛。”汤原说,“唉,爱情伤神又伤身啊!”

    褚卫听不下去了,摆摆手,让胡渔跟他在这儿玩儿,自己上楼找荀鹿鸣去了。

    荀鹿鸣确实喝得有点儿多,他一开始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觉得心烦,一杯杯下去,等到觉得自己头晕无力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空瓶。

    汤原上来说要带他回家,他倒是没骂人,可也不理人。

    这回,换了褚卫上来,他还以为自己产生幻觉了。

    “什么玩意?”荀鹿鸣晕晕乎乎地趴在桌子上,“褚卫啊?”

    “啧,你怎么回事儿?得亏现在没别人,要不被人看见,丢不丢人?”褚卫过去,想拉着他起来。

    荀鹿鸣喝得多,醉醺醺的,一把甩开了他。

    “别碰我。”荀鹿鸣缩在了卡座的角落里,“我有家室呢。”

    褚卫笑了,笑得又得意又嘚瑟。

    他故意凑上去逗弄荀鹿鸣:“你有家室了?没事儿,你老公没在这儿,咱俩亲个嘴儿他不知道。”

    “滚你的。”这回荀鹿鸣是真的骂人了,“烦人。”

    褚卫看他这样,开心得不行,坐在荀鹿鸣旁边,拉着他的手说:“哎,你到底醉没醉?”

    荀鹿鸣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晕的看着眼前人,觉得这人一会儿眼熟一会儿陌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谁?”他抽出自己的手,“别摸我。”

    “我是你老公。”

    “我没老公。”荀鹿鸣说,“褚卫是我老婆。”

    褚卫被他逗得差点儿笑出声来,一把将人搂过来,按住不停挣扎的人说:“别闹了,回家睡觉吧。”

    他像平时那样轻抚着荀鹿鸣的背,安抚小动物似的安抚对方。

    荀鹿鸣慢慢安静下来,趴在他怀里长长地舒了口气。

    过了好一阵子,荀鹿鸣开始醒酒了,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正在被褚卫抱着。

    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尴尬得要死,可后来一想,他们俩,还说什么尴尬不尴尬的。

    荀鹿鸣抱住褚卫,又叹气。

    “干嘛?别总叹气。”

    荀鹿鸣贴着他的耳朵,难受地哼哼了一声,然后说:“褚卫,对不起啊。”

    俩人刚吵架的时候,褚卫真的气够呛,他觉得再怎么闹也不能随便说分手,后来他没那么生气了,就是有点儿委屈,他想,荀鹿鸣就是这臭脾气,过劲儿了就好了,他们俩还能真的分手怎么的。

    到了现在,气没了,委屈也没了,荀鹿鸣一跟他道歉,他竟然还觉得有点儿难受。

    “以后别一吵架就说分手行不行?”褚卫趁机对其进行思想教育,“咱们都成年人了,分手都是小孩儿玩儿的把戏。”

    “我知道。”荀鹿鸣闭着眼睛,死死地抱着对方,“我其实有反思,以后我也不管你这个了,你喜欢叫人回家聚会那就来,本来两个人在一起就要互相包容互相习惯,不能总是你让着我。”

    “让着你也行,而且这次确实我做得不对。”褚卫态度特别好,“要说反思,咱俩得一起反思,我不应该骗你。”

    “你是不应该骗我。”荀鹿鸣咬了褚卫的肩膀一口,说,“那你以后还骗我吗?”

    “那你以后还随便说分手吗?”

    荀鹿鸣笑了,最后趴在褚卫怀里睡着了。

    胡渔说:“看吧,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非常深刻的道理。”

    汤原:“什么?”

    胡渔:“情侣之间不要动不动就说分手,因为就算说了,他们也分不了。”

    汤原:“嗯,还真是,而且,他们闹分手,最煎熬最可怜的其实是我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