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8章 番外一 分手风波01
    荀鹿鸣跟褚卫分手了。

    “真的。”胡渔咕嘟咕嘟喝下第二瓶可乐,“你说我咋办啊?”

    陈奚奇看了看快空了的盘子,又给他点了一盘花生米。

    “为啥呢?”陈奚奇是真的觉得这事儿很稀奇。

    据他所知,自从荀鹿鸣跟褚卫俩人谈起恋爱,甜蜜得跟整天泡在糖罐子里似的,按理说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从来没想过他们谈起恋爱来会这么腻歪,有时候陈奚奇恰好跟他们二者之一有合作,总能看见他们见缝插针似的给对方发信息,一帮朋友聚会,他俩对视的眼神儿都能溺死人。

    这样的俩人,说分手?不太现实。

    而且上个星期陈奚奇还听褚卫叨咕说荀鹿鸣要过生日了,他得早点准备起来。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最近开始懂得很多的陈奚奇说,“现在的情侣吧,总喜欢玩儿点什么小情趣,这可能是他俩调剂生活的小巧思。”

    “我又不傻。”胡渔说,“他俩吵架分手那天,我在场呢。”

    胡渔没说错,荀鹿鸣跟褚卫确实是分手了,而且分手的原因很扯。

    那天,荀鹿鸣拍戏回来,难得褚卫也在家。

    他一进门,看见胡渔正拖着吸尘器在那儿干活儿,荀鹿鸣随口问:“今天周几?”

    “周四。”褚卫见他回来,十分狗腿地溜过去抱他。

    俩人在门口腻歪了一会儿,荀鹿鸣说:“昨天钟点工没来打扫?”

    “来了。”褚卫拉着他的手进去。

    “那怎么家里又这么乱?”荀鹿鸣皱着眉问,“胡渔又在这儿开party了?”

    正干活儿的胡渔虎躯一震,回头呆愣愣地问:“我什么时候在这儿开趴体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沉默了,褚卫眼神飘忽几秒钟,然后笑嘻嘻地说:“你饿不饿?累不累?要不先去洗个澡?”

    荀鹿鸣没说话,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上楼洗澡去了。

    胡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褚卫已经开始跺着脚嘀咕“完了完了死定了”,在客厅陀螺似的转了两圈,然后跑去楼上找荀鹿鸣了。

    关于在家里开趴体这事儿,胡渔知道荀鹿鸣一直非常反对,主要是因为荀鹿鸣嫌吵且爱干净,但褚卫这人,喜欢呼朋唤友,偶尔没行程安排了,就喜欢叫人来家里玩儿。

    有时候是一个两个,陪着他打游戏,有时候是一群两群,打打麻将和扑克。

    其实来的也都不是生人,基本上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什么胡渔、盛歌、盛歌的老公……

    刚开始荀鹿鸣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不会说什么,那会儿俩人刚好上,还处于互相装相的阶段,对方想怎样都行。

    但是现在显然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正处于“想怎么的都不行”的阶段。

    荀鹿鸣最近本来就很累,工作室那边刚步入正轨,结果遇上有心人搞事,惹了一堆麻烦,一回家本来想清静清静舒舒服服歇一歇,结果家里一片狼藉。

    他能心情好就奇怪了。

    可是荀鹿鸣没当着胡渔的面儿发火,毕竟得给褚卫留点儿面子。

    他换上了浴袍,还没从卧室走到浴室,就碰上了耷拉着脑袋来找他的褚卫。

    “生气了?”

    荀鹿鸣没说话,绕过他要去洗澡。

    褚卫赶紧跟上:“我错了还不行么,我给你道歉。”

    荀鹿鸣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人,觉得有些无力,他靠着身后的墙,问褚卫:“这是第几次?”

    “第一次!”褚卫说,“以前都是胡渔张罗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闭上眼,深呼吸一下:“算了,让开,我去洗澡。”

    褚卫拉着他:“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但是你值得因为这个就跟我生气吗?多大点事儿啊?”

    本来荀鹿鸣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了,结果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来了脾气。

    “你觉得自己没错,是我小题大做,对吧?”

    任谁都有点儿自己的癖好习惯,荀鹿鸣就是不喜欢别人来自己家里,他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

    这一点他以前跟褚卫说过,但褚卫听一半丢一半,根本没当回事儿。

    “我不是那个意思,”褚卫觉得今天荀鹿鸣格外难沟通,“我这不是道歉了吗?”

    “道歉?你说一句‘我错了’,真的是发自内心觉得自己错了吗?”荀鹿鸣火气上来了,也不惦记洗澡了,就寻思跟褚卫把这件事儿掰扯清楚,“你随口糊弄我的道歉,我要它干嘛?”

    褚卫是真没把这个当回事儿,不就是叫朋友回来玩儿吗?而且还是特意挑的荀鹿鸣不在家的时候,闹完了,收拾干净就行了呗,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

    “鹿鸣,差不多就行了啊,我这都跟你道歉了。”

    一个相当认真,一个完全不当回事儿,俩人凑一块儿了,战火立刻就点燃了。

    没过多大一会儿,在楼下吸完地的胡渔就听见上面吵起来了,俩大男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吓得他瞪圆了眼睛不知道应该跑还是应该上去拉架。

    其实他也有点儿虚,因为很显然,之前褚卫就有跟荀鹿鸣撒谎,说是这趴体都是他胡渔开的,这事儿他不知道啊,信息不对称啊,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啊。

    胡渔觉得,他俩吵架,跟自己也有关系。

    他轻手轻脚地把吸尘器物归原处,然后躲在楼梯下面听那俩人吵架。

    吵得那叫一个激烈,但还好,倒是都挺文明的,没人骂脏话。

    尽管如此,胡渔还是害怕,他头一次遇见这俩人吵架,躲在一边大气儿不敢喘。

    然后他就听见荀鹿鸣质问褚卫:“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是不是从来就没把我当回事儿?”

    褚卫一拍旁边的门:“我怎么不把你当回事儿了?我都快成你荀鹿鸣的舔狗了!”

    胡渔抱紧了瑟瑟发抖的自己。

    他又听见荀鹿鸣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把我当回事儿?倒是我说的话,你没一句好好听了的。”

    “荀鹿鸣你有良心吗?”褚卫真的急了,“我就差把心挖出来给你了,你他妈还说这种话?”

    荀鹿鸣不说话了,俩人互相看着对方,就那么对峙着。

    就在胡渔以为没事儿了的时候,荀鹿鸣突然看似冷静地开口说:“要不分手吧。”

    这句话犹如一个炸雷,直接把胡渔劈得外焦里嫩,撒上一把孜然,可以直接吃了。

    “你说什么?”褚卫冷着声音问。

    “分手。”荀鹿鸣说,“在刚刚我们都没说话的几分钟里,我想明白了,如果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糟心的屁事儿。”

    胡渔心说:哥,你这是啥逻辑?因噎废食吗?

    褚卫看他:“你疯了吧?”

    “没有。”荀鹿鸣说,“我们不在一起就不用迁就对方委屈自己,你也不用总觉得委屈,不用当我的舔狗了。”

    说完,荀鹿鸣进了浴室,把门一关,坐在了没有水的浴缸里。

    门外,褚卫半天才吼了一句:“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过我委屈了?”

    这一架以褚卫摔门而去告终,胡渔颤抖着小心脏追出去,被迫把流离失所的褚卫领回了家。

    胡渔安慰他:“鹿鸣哥就是一时冲动,你俩挺好的,哪能说分手就分手呢?”

    褚卫眼睛都红了,看着他说:“我看他挺冷静的。”

    “不会不会,等会儿他肯定来电话。”胡渔像给炸毛狮子顺毛似的拍拍褚卫,“放心吧,真的,他舍不得你的。”

    结果,三天过去了,荀鹿鸣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三天来,褚卫无心工作,毫无灵魂地赶行程,然后其余时间都躲在胡渔家里,不是睡觉,就是睡觉。

    胡渔受不了了,把陈奚奇叫出来喝可乐吐吐槽。

    “他们是认真的啊?”陈奚奇也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俩人真的那么草率就闹分手。

    “比珍珠还真呢。”胡渔丧气地说,“就是苦了我了,这几天我一边得盯着褚卫,一边得打探荀鹿鸣的消息。”

    “那荀鹿鸣那边怎么样?”

    胡渔看看他:“人家好着呢。”

    其实也并没有。

    荀鹿鸣这人很会演,也很能演,上一秒抑郁得恨不得跳楼,下一秒他就能对着人笑得阳光灿烂,所以,汤原根本就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胡渔来打探消息的时候,汤原说:“他除了跟我说最近很累把行程都往后安排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昨天还自己在家做了蛋糕叫我过去吃。”

    胡渔这回是真的愁白了头,他以为荀鹿鸣真的不在乎褚卫。

    但实际上,荀鹿鸣的若无其事都是演给别人看的。

    那天他进了浴室之后就开始后悔,可脑子乱糟糟的,浑身无力,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他当时想,那就休息一会儿,等下两人都真的冷静下来了,他就去跟褚卫道歉。

    结果,几分钟后,他听见褚卫摔门的声音,等他跑出去的时候,对方已经走了。

    荀鹿鸣没有再追出去,那一瞬间他是愧疚的,哪怕再怎么生气吵架,也不应该拿分手来说事儿,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褚卫走了,他躺在客厅里睡了一宿,第二天发了烧,强撑着去录节目,然后想起两人在一起之前有一次也是他发烧,褚卫过来照顾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悲哀,一想到褚卫他就心里难受,可又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对方,于是,三天过去,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