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7章
    除了拍戏的时候,荀鹿鸣很少说也很少听情话,粉丝们很喜欢在网上或者看到他的时候说些肉麻的话,但说实在的,他有点儿受不了。

    因为荀鹿鸣觉得,这种话听多了会对自己产生一种“我真的真的很不错”的误解,然而实际上,他远没有那么完美那么值得人爱。

    他不相信任何赞美的话,把粉丝们对他的关切和叮嘱收好,然后继续闷头只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可是现在,他为眼前这人的话给打动了,或许褚卫并不觉得这是一句情话,可在荀鹿鸣听来,这就是他能想到的最动人的情话。

    “怎么听着这么委屈?”荀鹿鸣轻笑着搂住他,“忍着,别哭啊。”

    “我哭什么?”褚卫在他脖颈间蹭了蹭,“所以你答不答应?”

    “我以什么立场答应?”荀鹿鸣故意问他,“你又是以什么立场住进来?”

    “啊?”褚卫直起身子,“你发烧了?”

    “没有。”

    “那说什么胡话呢?”褚卫指着自己的鼻尖说,“看好了,这是你老公。”

    荀鹿鸣依旧靠着身后的桌子笑:“你什么时候成我老公了?”

    “啧?下了床就不认识了?我太伤心了。”

    荀鹿鸣喝了口咖啡说:“咱们俩睡觉是睡觉,你只跟我说过你喜欢我,喜欢跟我睡而已。”

    “而已?”褚卫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没想到你还非较这个真。”

    他后退一步,突然单膝跪了下来。

    荀鹿鸣垂着眼皮看他:“干嘛?”

    “我这人心大,没注意到原来我男朋友是个这么注重仪式感的人。”褚卫拉着他的手说,“荀鹿鸣先生,你愿不愿意当褚卫大帅哥的男朋友,并且让褚卫大帅哥立刻马上搬进你家里?”

    “褚卫,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租的房子到期了,为了省房租,来跟我凑合。”荀鹿鸣故意逗他说。

    褚卫又“啧”了一声:“我不是怕你嫌搬家麻烦么,那你搬我那儿也行,这事儿看你。”

    荀鹿鸣笑着看他,不说话。

    “怎么着?你打算考虑多久?”

    “我其实早就考虑好了,只不过想多看你给我跪一会儿。”

    “这有什么好看的?”褚卫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奇怪的癖好呢?”

    “咱俩彼此彼此吧,”荀鹿鸣转过去,又开始磨咖啡豆,“在床上的时候,你不是也喜欢看着我跪在你面前么。”

    褚卫成功搬进了荀鹿鸣的家,并且荣获“荀鹿鸣老公”称号,他非常幼稚地在网上定制了一个一套印着这五个字的家居用品,其中包含:两枚刘海贴、一条毛巾、一条浴巾和一个围裙。

    荀鹿鸣说他:“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褚卫:“我开心就好。”

    褚卫是挺开心,荀鹿鸣看着他这么胡闹,其实也挺开心。

    有时候看着褚卫穿着那个破围裙在家里乱晃的时候他会忍不住想,原来谈恋爱真的是件挺有意思的事儿,虽然跟他以前幻想的自己和陈奚奇的恋爱场景完全不同,但似乎,更有乐趣。

    尽管住在了一起,但实际上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两个人这个今天飞这边,那个明天去那边的,忙得连碰头的机会都很少,好笑的是,偶尔他们小别之后的重逢,不是在家里,而是在颁奖典礼上。

    一晃到了年底,《望江南》正式上映了。

    首映礼那天,褚卫跟荀鹿鸣在影院碰了面,这次见面,距离二人上一回见面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在这小半个月里,褚卫只能在工作空隙躲在厕所跟他心心念念的男朋友视频,而这视频时常往往不超过五分钟,因为他们的确都很忙。

    终于有了借着工作的机会好好解解相思之渴,俩人在后台一见面,褚卫说:“我要去厕所,你去不?”

    后台的工作人员都忙得团团转,谁也没工夫搭理他们,胡渔看看这俩人,小声提醒说:“你们,要小心。”

    褚卫挑眉笑:“小心什么?我们只是去撒个尿。”

    说着,两人一起,去了影院的卫生间。

    “好久不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甚是想念。”

    荀鹿鸣笑了:“别闹。”

    “没闹。”褚卫把男厕所所有隔间的门都打开,检查了一遍,没有人,他一把将荀鹿鸣拉进一个隔间,抱着人亲了起来。

    “差不多行了。”荀鹿鸣拍了拍他,“等会儿结束了还有行程?”

    “倒还真有。”

    荀鹿鸣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今天来之前他特意问过胡渔,确定了一下褚卫接下来没有安排,然后在他们下榻的酒店顶楼预订了豪华套房,准备跟他思念已久的男朋友共度**。

    结果这人跟他说晚上有行程,也不知道是临时安排的,还是在这儿忽悠他呢。

    “那真是太遗憾了。”荀鹿鸣说,“这样的话,我的豪华套房只能邀请别人来跟我共享了。”

    “豪华套房?”

    荀鹿鸣:“现在这豪华套房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他推开褚卫,走出了隔间。

    褚卫快步跟上:“那不行啊,给我准备的怎么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荀鹿鸣往回走:“你晚上不是有事儿呢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得好像你没有似的。”

    “我还真没有。”

    “你有。”褚卫说,“今天晚上,你有跟我的约会。”

    都说小别胜新婚,隔了这么长时间才见面,却没有立马上床,褚卫觉得自己真的是个非常正直的男人。

    下午的首映礼结束,他跟荀鹿鸣做贼似的在一个很偏远的小影院接了头。

    “你安排的约会就是跟我看电影?”荀鹿鸣好笑地说,“别告诉我是《望江南》,下午我们才刚看完。”

    “这个不一样。”褚卫拉着他进了影院,坐在了最后一排的情侣座上。

    “有什么不一样的?”荀鹿鸣不想再看了,下午看了首映才知道,不少两人“暗送秋波”的镜头都被剪掉了,虽然依旧能感觉到影片里两人之间的暧昧情愫,但很多荀鹿鸣很喜欢的镜头没有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不剪掉过不了审,他们只能接受。

    “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影院没人,荀鹿鸣估摸着是让褚卫给包下来了。

    他靠着椅背坐着,褚卫递了一桶爆米花给他。

    “我不想吃。”

    “不行。”褚卫说,“不仅得吃,还得吃完,而且你吃的时候小心一点,别把不该吃的给吃了。”

    “……褚卫,不带你这样剧透的。”荀鹿鸣猜到了这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觉得有些好笑,“一点儿惊喜都没有了。”

    “我这不是怕你吃了么。”褚卫说,“快点儿,影片要开始了。”

    等到影片开始放映,荀鹿鸣终于知道了褚卫说的“不一样”是什么意思,这是一刀未剪的版本,他很惊讶褚卫竟然弄到了这个。

    他看着看着就入了迷,甚至忘记感慨还是这个版本好看,怀里的爆米花越来越少,直到他摸到一枚戒指,才从影片中回过了神。

    “赶紧戴上。”褚卫小声说,“低调点,别太兴奋。”

    荀鹿鸣扭头看他:“什么?”

    “本来吧,应该是我单膝跪地给你戴戒指,顺便跟你说‘帅哥嫁给我吧’或者‘帅哥你娶了我吧’,但是,你知道的,我们做的一切都会被影院的监控拍下来,”褚卫说,“咱俩都是公众人物,而且我国同性恋婚姻并没有合法化,为了保证我们的事业不遭遇滑铁卢,我就先不跪了。”

    荀鹿鸣实在忍不住了,抱着爆米花桶大笑起来。

    “但是吧,如果你觉得没关系,求婚的排面更重要,那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跪了,主要是,我怕影响到你的职业发展。”

    荀鹿鸣笑得更大声了。

    “你不要笑这么大声,我心里直突突。”褚卫说,“其实求婚这事儿我也是头一回,很紧张,你别笑了。”

    “褚卫。”

    “啊?”褚卫直勾勾地看着大荧幕,都不好意思转头看荀鹿鸣。

    “你其实是谐星吧?”荀鹿鸣自己低头戴上了戒指,“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又准备戒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之前我要送奚奇那枚被你藏起来了,你那个我也从垃圾堆里捡回来了。”

    褚卫沉默了几秒钟,转过头来说:“那啥,你解释一下什么叫‘从垃圾堆里捡回来’呗。”

    “就拍这部戏的时候啊,那天我发现自己拿错了戒指,不扔了还留着戴啊?”

    褚卫无力反驳,又问:“那你为啥又捡了回来?”

    他原本想逗逗对方,没想到听见荀鹿鸣坦然地说:“因为后来喜欢上你了呗,又舍不得扔了,就捡了回来。”

    “所以说,你在那时候就喜欢我了?”

    “别做梦了。”荀鹿鸣说,“我只是恰好不小心把垃圾从影视基地带回了家。”

    褚卫笑着看他,看得荀鹿鸣心里毛毛的。

    “你看什么?”

    “看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看我干嘛?”

    “看你嘴硬的样子让我很想亲一下。”

    然后两个大明星竟然双双蹲在了影院的椅子下面,褚卫说:“现在监控拍不到了。”

    荀鹿鸣:“所以呢?”

    褚卫:“所以我要亲你了。”

    当褚卫吻上来的时候,荀鹿鸣觉得自己大概也是个谐星,否则为什么跟这个神经病躲在这种地方以这种别扭的姿势接吻?

    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真好。

    大屏幕上还放映着他们一起拍过的电影,影片中,皇帝握着苏子卿的手说:“这一生最难得的大概就是你还陪在朕身边。”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