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6章
    胡渔已经在荀鹿鸣家门口敲木鱼敲了十分钟。

    “我这是什么凄凄惨惨的小可怜?”胡渔自己嘀咕,“命运待我不公啊!”

    褚卫已经在荀鹿鸣家窝了一宿,这一宿他们在做什么,胡渔倒立着都能想出来,而且画面感很强。

    今天下午,褚卫有行程,一个杂志的拍摄,他只希望那俩人昨天晚上别玩儿得太刺激,别搞得浑身都是那啥啥的痕迹,否则到时候拍杂志,他没法解释,难不成说,都是蚊子咬的包?谁信啊!

    胡渔继续敲,顺便看了眼手表,他跟褚卫约好了十二点来接,自己来早了,人家不出来,他没话说。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他决定再敲五分钟,褚卫要是还不出来,他就不管那么多了,找个开锁师傅,捉奸。

    不过褚卫还算是没有完全沦落为恋爱脑,尽管跟荀鹿鸣又在床上缠绵了一上午,可想到自己下午还有工作,还是逼着自己起床出门了。

    他开门的时候,胡渔在敲木鱼。

    “你干嘛?准备出家?”褚卫问。

    胡渔停下手里的动作,把眼前这个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伸出罪恶的手,朝着褚卫的衣领就去了。

    褚卫敏捷地一躲,被后面突然出现的荀鹿鸣搂了腰。

    “干嘛呢你?”褚卫说胡渔,“我警告你,我男朋友在这儿呢,你放尊重点儿,别动手动脚的。”

    说完,他还冲着荀鹿鸣抛了个媚眼。

    荀鹿鸣刚起床,穿着家居服,戴着框架眼镜,睡眼惺忪的样子有种慵懒的帅气。

    胡渔看看他,他也看看胡渔,然后问:“你们今天什么安排?”

    “报告组织,两点拍杂志,四点有个小专访,八点去公司拿剧本。”

    “谁是你组织?”褚卫问。@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胡渔指了指他身后的荀鹿鸣:“以后这就是我组织。”

    褚卫琢磨琢磨,觉得也对,他回头对荀鹿鸣说:“我得出门干活赚钱了,组织回去再睡一会儿?”

    荀鹿鸣被他俩逗笑,推着二人出去:“去吧,晚上榕姐给我接风,你们要是有时间就过来,没有外人。”

    “那行。”褚卫想亲他一口再走,但人已经在门外,摄像头就直勾勾地盯着他,不方便,“那我们先走了,下午我专访结束给你打电话。”

    “嗯。”荀鹿鸣说着就要关门,褚卫觉得还是不行,一把推开,钻了进去。

    门外的胡渔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但他脑补了一出热恋中的情侣在玄关热吻的画面,缠缠绵绵的,黏黏糊糊的,腻腻歪歪的。

    等到褚卫再开门出来,荀鹿鸣白皙的脸微微泛着红,胡渔心说:啧,我可真厉害,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胡渔今天其实挺开心的,因为昨晚他终于搞定了盛歌。

    盛歌一直不同意这俩人恋爱的事儿,胡渔都放出话去了,跟褚卫说这事儿交给自己解决,然而,难。

    他绞尽脑汁,最后求助谢曌,谢总一出手,什么都解决了。

    至于谢曌怎么跟盛歌说的,胡渔不知道,他觉得那些老板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肮脏的交易,他一个打工的,少知道为妙。

    事实上,谢曌跟盛歌还真的清清白白,他只不过是说:“你要是再反对褚卫跟荀鹿鸣的事儿,那我只能把你以前连续十五天泡夜店的破事儿告诉你家那个谁了。”

    盛歌瞬间就怂了:“你别说,我不管了还不行么。”

    盛歌好奇:“你为啥那么操心那俩人?”

    谢曌冷笑,让他别管。

    作为一个在外人面前一直都很霸总的霸总,谢曌绝对不可能说因为那俩人曾经都追求过陈奚奇,而他偶尔还是会担心某天他们俩来搅合他跟陈奚奇的好日子。

    很显然,谢总多虑了,可谢总之所以是谢总就是因为人家未雨绸缪,在危机还没到来的时候,先把可能燎原的小火苗就给扑灭,让其完全没有瞎折腾的可能。

    那俩人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好上了,他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现在,胡渔欠了谢曌一个人情,但不管怎么说,事情是都解决了。

    “晚上鹿鸣的接风宴,我要去。”

    “去呗。”胡渔说,“几点啊?”

    “还不知道呢。”褚卫打了个哈欠,“你好好开车,我睡一觉。”

    胡渔斜眼看看他,确认了一下这人至少脖子上没有吻痕。

    褚卫往后面一靠,懒洋洋又得瑟地说:“昨天一晚上没睡,累啊……”

    胡渔翻了个惊天大白眼,实在忍不住了,吐槽说:“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照顾一下我这个单身大龄青年的心理健康吧!”

    “嗯?你心理健康出问题了?出问题了就去看医生,看医生没用的话就去找个MB。”

    “褚卫。”胡渔咬咬嘴唇,“你不是人!”

    荀鹿鸣的接风宴计划得很好,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本来定了晚上吃饭,结果下午的时候荀鹿鸣接到邵一榕的电话,说是《望江南》提档了,要开始宣传了。

    说起《望江南》,荀鹿鸣挺感慨的,在他心里,他跟褚卫的关系是在这部戏拍摄的过程中开始转变的,如果没有这部戏,很可能到现在他们还各自追在陈奚奇屁股后面跑,或者,放弃了陈奚奇,却未必会看上对方。

    感情这种事儿真的很妙,荀鹿鸣想起《望江南》里苏子卿对皇上说的一句话,他说:“从我们认识那天起,我就没想过有一天会这样,你看着我的时候,眼里就只有我。”

    他跟褚卫刚认识的时候,哪能想到两人会是现在这样的关系。

    荀鹿鸣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看见褚卫落在这里的帽子,他拿起来,挂好,又回到卧室,站在门口发了会儿呆。

    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这张床上腻歪,虽然说起来有些尴尬,但从昨晚到现在,他都觉得很享受。

    身心双重享受,他躺过去,闭上眼,想着褚卫。

    汤原来接荀鹿鸣的时候,发现他家鹿鸣哥穿着V领衬衫露出的锁骨旁边有个红印。

    如果这印记让胡渔看,胡渔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什么,但汤原虽然写了无数不能描述的文,可实际上没有实战经验,他还以为是荀鹿鸣过敏了。

    被他提醒了的荀鹿鸣赶紧进了卧室,找了个遮瑕膏,把那印子盖住了。

    再出门,汤原说:“晚上吃饭的事儿就这么吹了,等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垫一垫,免得你胃疼。”

    “行。”荀鹿鸣正用微博小号刷着今天的热搜,“买两份,估计褚卫也没吃。”

    汤原看了他一眼,心想:我以后是不是要一起伺候两个主子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害羞的话都说过了,什么羞耻的事儿都做过了,褚卫开始惦记着跟荀鹿鸣同居,可荀鹿鸣怎么都不同意。

    俩人合作的影片进入宣传期,他们一边忙自己其他的行程,一边还要配合着这边的工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因为他们俩原本就一直被放在一起做比较,现在又合作了这么一部**小说改编的电影,难免会引起一阵腥风血雨。

    粉丝们在影片还没上映的时候就开始喊口号似的喊拒绝捆绑,但路人们“捆绑”他俩“捆绑”得倒是很来劲,甚至在电影宣传期,不少原本不是他们粉丝的人,用预告片硬生生剪出了质量喜人的视频短片。

    一时间,褚卫跟荀鹿鸣的CP粉成为了CP榜上人数最多的。

    褚卫说:“瞧瞧,咱俩在一起简直就是人心所向。”

    荀鹿鸣笑他:“那你怎么不看看有多少人反对呢?也没多少,就是CP粉数量的十倍吧。”

    “啧,”褚卫把人搂过来,在肩膀上咬了一口,“话不能这么说,你这么比那是耍流氓。”

    “行,我不耍流氓,”荀鹿鸣推了推他,“你也别大白天就跟我这儿耍流氓。”

    “我耍流氓怎么了?我跟我男朋友耍流氓呢!”

    “谁是你男朋友?”荀鹿鸣站起来,给自己磨了杯咖啡,“你少胡说八道。”

    褚卫不乐意了:“咱俩谁胡说八道?你别告诉我你要始乱终弃,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很传统的,睡了我的人就要对我负责任。”

    荀鹿鸣被他逗笑了:“哟,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传统?”

    褚卫过去,从后面抱住他,耍赖似的说:“你就让我搬过来呗,我好照顾你。”

    “咱们俩到底谁照顾谁?”荀鹿鸣说,“你想想,这两天你没行程,赖在我家,吃我的,睡我的,还睡我,内裤还得我给你洗。”

    “你要是答应我搬过来,以后咱俩内裤都是我洗。”褚卫说,“我还能给你做饭,给你收拾屋子,不仅如此……”

    他贴着荀鹿鸣的耳朵说:“还能在你想**的时候随时跟你**,想洗澡的时候,随时给你洗澡。”

    “打住。”荀鹿鸣转过来,靠着桌子,面对着褚卫好笑地说,“以前真的没发现你说话这么下流。”

    “只有面对你的时候这样,”褚卫说,“就像你只有面对我的时候才是暴脾气。”

    “我暴脾气?”

    “没有,很温柔。”褚卫抱住他,“所以答应我吧,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

    荀鹿鸣不知道褚卫为什么非要和他住在一起,其实俩人都忙,忙起来就算住在一起都很有可能好久见不到面。

    他问:“褚卫,你能跟我说说理由吗?你要搬过来的理由。”

    褚卫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是害怕。”

    “害怕?”

    “嗯。”褚卫的声音很轻,可他说的话一字不漏地钻进了荀鹿鸣的心里,“你去岛上拍戏那次把我吓坏了,你离我太远了,我什么忙都帮不上,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觉得很无力。当时我就想,以后只要可以,我一定一直粘着你,让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就算真的遇到什么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但至少我能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