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2章
    褚卫恨啊。

    上个月,他关注了荀鹿鸣的微博,日日夜夜盼着对方回关,这可是涉及到尊严的问题,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荀鹿鸣跟无事发生一样,褚卫要脸面,又不好意思直接跟人家说:“哎,你微博回关我一下呗。”

    既然选择死要面子,那就只能活受罪了。

    褚卫心情不佳,胡渔又在这儿揭他伤疤,他睁眼,瞪对方:“你的乐高没有了。”

    “凭什么啊?一码归一码,不带这样耍赖的!”胡渔委屈得不行,吓唬他,“你这样的话,荀鹿鸣不可能喜欢你!”

    “你的Gucci也没有了。”

    “……褚卫!你不是人!”

    “你的奖金,没有了。”

    胡渔不说话了,咬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吞。

    褚卫特别惆怅,他看向窗外,唱起了《单身情歌》。

    荀鹿鸣这次去拍戏,拍摄地点是个挺好的小岛,世界知名旅游胜地,比上次那个什么鬼的《孤岛游戏》强太多了,两个岛放在一起比,那是对这个小岛的侮辱。

    他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落地之后荀鹿鸣简单休息了一下就进入了拍摄状态。

    在他拍戏的这段时间里,陈奚奇竟然真的发行了专辑,不仅如此,还是实体专辑。

    这年头,还有几个歌手会出实体专辑的?成本高,投入大,回报小,尤其是像陈奚奇这样没有粉丝的,谁买啊?

    不过公司也是真的下了血本,各种宣传,就陈奚奇这么个小透明,公司亲自出面,找了不少圈内大佬给推荐,一时间,“陈奚奇”这个名字成了热搜榜常客。

    上热搜对于褚卫来说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以前有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在上面挂着,恨不得全年无休。

    但陈奚奇不一样,他以前没上过,突然来这么一下,吓得他都不敢上网了。

    谢瞾笑他:“你怕什么?”

    “怕被骂。”陈奚奇诚实得很,“我哪儿会唱歌啊,出个专辑就是试试,结果搞得这么大……”

    “谁说你不会唱歌了?”谢瞾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起床,今天你有一个打歌舞台,得现场真唱呢。”

    陈奚奇死死地抓着被子:“能不能不去啊?能不能假唱啊?不是说春晚都假唱的吗?我为什么要真唱?”

    “你条件好,”谢瞾一把掀开被子,把只穿着皮卡丘内裤的陈奚奇抓了出来,“我的话你都不信了?我说你唱得好你就是唱得好。”

    “你最不可信了。”陈奚奇小声嘟囔着,“你有滤镜的。”

    “那我把滤镜摘了。”谢瞾做了个摘眼镜的动作,“行了,摘了,你唱两句给我听听。”

    陈奚奇被他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逗笑了,扑到谢瞾怀里,赖赖唧唧地说:“不闹了,我就是害怕。”

    “不用怕。”谢瞾亲了亲他,“你这个人没别的毛病,就是不自信,你真的特别好。”

    特别好的陈奚奇出门开工了,司机是谢瞾。

    胡辛辛坐在后面,一边给陈奚奇捏肩膀,一边说:“奚奇,你今天加油,我已经跟粉丝团联系好了,灯牌口号,一个都不会少!”

    陈奚奇大惊:“我哪有粉丝团?”

    胡辛辛嘿嘿一笑:“我说过多少次了,少谈恋爱多上网!”

    他掏出手机说:“你专辑一上线,立马就开始吸粉了呢!”

    陈奚奇:“不要骗我,我不信,是不是又是公司花了钱雇的人?”

    在这方面,陈奚奇身经百战,无比艰坚信自己的粉丝都是花钱买来的。

    “什么啊!”胡辛辛把手机递给陈奚奇,“你自己看嘛!”

    陈奚奇狐疑地结果他的手机,几分钟后,抱着胡辛辛“嘤嘤嘤”地叫了好半天。

    在前面开车的谢瞾心情大好,问陈奚奇:“有这么多人喜欢你了,你现在还紧张吗?”

    陈奚奇靠着胡辛辛,喘着粗气说:“那什么,我更紧张了,咋办啊?”

    荀鹿鸣不在,但褚卫已经把陈奚奇出了专辑并且要上台唱歌儿的事儿告诉了对方。

    荀鹿鸣说:“我听了他的歌,唱得还不错。”

    “也就很一般。”褚卫发现他现在心眼儿小得都不能听荀鹿鸣夸陈奚奇了,当然,夸别人也不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很一般,跟你比那可差远了。”荀鹿鸣忍着笑,他想起之前听过褚卫唱歌,那才是真的音乐车祸现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没资格说人家,因为他自己唱歌也不怎么样。

    “我今天没事儿,”褚卫说,“等会儿胡渔来接我,我们一起去音乐现场看陈奚奇。”

    荀鹿鸣沉默片刻:“你也去?”

    “对啊,说的就是我,我管别人干嘛?”

    褚卫还是粗心,完全没察觉到荀鹿鸣语气中似有若无的醋意,不过荀鹿鸣本人也并没觉得自己是在吃醋,只是有点儿不高兴,因为他觉得人家陈奚奇都有男朋友了,褚卫不应该再这么积极了。

    但他没说,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小心眼儿。

    荀鹿鸣想了想说:“那你好好给他加油。”

    “他上台那个时间你在拍戏不?”褚卫看了一眼手里的时间表,“八点半左右的时候,你要是有空,咱俩开视频,我给你现场直播,还带解说的。”

    “算了吧你,”荀鹿鸣笑了,“我可没那个闲工夫。”

    褚卫觉得有点儿遗憾,荀鹿鸣已经走了好一阵子了,俩人偶尔会发发信息打打电话,但褚卫第一次找到可以跟荀鹿鸣视频的机会,结果被人家拒绝了。

    他很受伤,脆弱的他觉得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胡渔在楼下按喇叭了,褚卫站在阳台上,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对着电话说:“胡渔那个小王八蛋来了,我先不跟你说了,等会儿上车了我给你发信息。”

    “别发了,”荀鹿鸣打了个哈欠说,“我去睡一会儿,晚上还得继续拍戏呢。”

    “那行吧,”褚卫有点儿勉强,他还没跟荀鹿鸣聊够,“你在那边还适应吧?胃没疼?”

    荀鹿鸣笑得不行:“半小时前我妈给我打电话,问的问题跟你这个一模一样。”

    褚卫无语了,“切”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荀鹿鸣挂了电话之后躺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阵子,他想象着褚卫说“切”时的表情,然后笑着睡着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奚奇虽然嘴上说着紧张,但一上了台,表现竟然还不赖。

    虽然不能跟荀鹿鸣视频,但褚卫还是拍了几段小视频发给了荀鹿鸣,就像他说的,视频还带解说的:“他这小高音还不错啊,不过跟我比还差了点儿。”

    “奚奇声音是好听,哎,你啥时候也给我唱个歌听听呗。”

    “你看见我前面那颗脑袋没有?那是谢瞾,一直挡着我,烦死了。”

    褚卫对着手机絮絮叨叨,等荀鹿鸣点开这几段视频的时候,没怎么听清陈奚奇在唱什么,倒是把褚卫的单口相声听得清清楚楚。

    听完了,他去拍戏,出门之前特意数了一下,还有十二天就能回去了。

    褚卫在计划一件大事儿。

    “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他说。

    “哦。”胡渔噼里啪啦地打着字,眉头紧锁。

    “你也觉得我俩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了是吧?”

    “哦。”

    “胡渔,你这么敷衍我,是不是这个月的奖金也不打算要了。”

    胡渔这边忙得焦头烂额,之前根本没注意褚卫在说什么,但一听见“奖金”两个字,他的眼睛立马就亮了:“哥,要发奖金了吗?”

    “发你个大头鬼!”褚卫说,“我是说,我觉得我跟荀鹿鸣,我觉得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了!更进一步!听清楚了吗?”

    胡渔:“……所以,你要表白?”

    他觉得现在不行,至少他还没搞定他们盛总。

    之前盛歌是这么说的:“褚卫谈恋爱可以,但是跟荀鹿鸣不行。”

    胡渔问:“为啥?”

    盛歌:“跟你没关系,总之就是不行。”

    胡渔哪能知道,之所以不行,是因为盛歌跟他男人在床上打赌,他觉得这俩人不会在一起,如果他输了,他就得十天不能出门并且在家连只袜子都不能穿,盛歌要脸,且有羞耻心,死活都得守住自己的尊严,尽管,他们两口子之间也没什么尊严可言,但还是要努力争取一下的。

    最主要的是,盛歌觉得如果那俩人真的在一起了,会显得他很笨,看人看不准,毕竟是他说过:“褚卫跟荀鹿鸣不可能的,这俩人一看就是死对头,他俩要是哪天能滚到床上,我倒立给你操。”

    为了不光着身子在家“受折磨”,为了不倒立挨操,盛歌只能牺牲一下自己家艺人的幸福了。

    “你现在忙什么呢?”褚卫拿着剧本敲了一下胡渔的脑袋。

    “下星期你出道八周年,公司要好好给你庆祝一下,我这儿联系这事儿呢,你别吵。”

    褚卫闭上了嘴,托着腮,看着胡渔忙正事儿。

    他不太喜欢搞这种事情,但是公司喜欢,粉丝也喜欢,所以只能由着他们折腾。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对胡渔说:“是要办见面会吗?我能请个嘉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