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60章
    偷香的感觉过于刺激和奇妙,这让褚卫不得不屏住了呼吸,生怕让美梦过早醒来。

    他自嘲地想:估计全国算命最准的师父都未必算得到有一天我这个要什么得什么的大帅哥会在这儿偷偷摸摸亲人家的额头。

    当然,他忘了,他还真的不是要什么得什么,跟荀鹿鸣一样,他俩都折在了陈奚奇那里。

    不知道哪儿竟然飘来了钢琴声,弹得磕磕绊绊,是一首《梦中的婚礼》。

    褚卫美滋滋地笑了,在脑子里幻想了一场他跟荀鹿鸣的结婚典礼。

    那边的褚卫还在偷香,这边的陈奚奇已经红着脸跟谢曌睡进了一个被窝里。

    他俩进展速度之快,让陈奚奇这个伪直男惊慌得不行。

    那天,外甥走了,晚上家里只有陈奚奇跟谢曌,刚刚确定关系的两个人独处起来,气氛过于微妙。

    陈奚奇走哪儿谢曌跟哪儿,陈奚奇说:“你不要一直跟着我嘛。”

    谢曌凑上去抱他:“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不是……”陈奚奇说,“我害羞。”

    陈奚奇确实脸皮薄,尤其是对于跟男人搞对象这事儿,他之前毫无心理准备,虽然现在对于自己喜欢谢曌这事儿心里十分有数,但亲亲我我起来,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

    “家里就咱们俩,你害羞什么?”

    然后悠闲路过的肥嘟就发出了一声懒洋洋的猫叫。

    自从俩人确定了关系,陈奚奇就成了一只被煮熟了的虾,脸上的红晕就没消下去过,其实不仅是脸上,如果谢曌把他扒了,会发现,这人因为害羞,全身上下都白里透着红,一看就好吃。

    “咱们俩,能不能循序渐进?”陈奚奇从谢曌的怀里挣脱出来,看都不好意思看他。

    谢曌问:“怎么个循序渐进法?”

    “就是,从牵手开始,然后等我习惯了,再那个……”陈奚奇不好意思说了。

    “接吻?”

    陈奚奇点了点头。

    谢曌又笑了,一把将人拉过来按在了沙发上:“不行。”

    “为什么?”陈奚奇有点儿委屈,非常想质问一句:你爱我为什么不能宠着我?

    俩人再一次鼻尖对鼻尖,谢曌说:“我们都是成年人。”

    “成年人怎么了?”陈奚奇觉得自己快要头顶生烟了,“成年人也可以很纯情的。”

    “你确实很纯情。”谢曌的手开始作乱,“但我不纯情。”

    他贴着陈奚奇的耳朵,柔声说:“我喜欢了你这么久,忍了这么久,每次看见你都想吻你,想抱你,想占有你,但我都克制住了,现在终于成了你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你还不许我实现一下愿望吗?”

    然后陈奚奇咬了舌头。

    他咬舌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谢曌含住了他的耳垂。

    陈奚奇这位朋友,真的很纯情,以前自己都没怎么偷偷玩儿过自己,更没看过那种羞羞的片子,纯情得仿佛不是21世纪的直男。

    现在,他被人压在沙发上这样那样,没一会儿就只能发出“嘤嘤”的声音了。

    “还想循序渐进吗?”谢曌明知故问。

    陈奚奇已经晕乎得一塌糊涂,勾着谢曌的脖子说:“不要了,但是你能不能,轻点儿啊?”

    那一整个晚上,谢曌动作都很轻,不轻的是陈奚奇,他叫得太大声。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胡渔没想到有一天,当他陪着褚卫跟荀鹿鸣去给汤原买生日礼物的时候,会遇见正在亲嘴儿的谢曌和陈奚奇。

    当时场面还是挺一言难尽的——

    地下停车场,人烟稀少。

    胡渔走在两个都比他高出大半头并且捂得严严实实的大帅哥中间,以一个“凹”字快步向前进的时候,他突然看见斜前方有一辆车,有点儿眼熟。

    按理说,胡渔不会记性那么好,连谢曌的车都认识,但问题是,谢曌那人有钱,开的车有点儿过于贵了,而胡渔,对一切很贵的东西都十分敏感。

    就这样,他看见了那辆车,然后理所应当地看到了坐在驾驶座跟副驾驶上的两个人。

    那俩人,在接吻,他只能看见驾驶座上那个男人的后脑勺,而那后脑勺把副驾驶上的人脸挡得严严实实。

    再按理说,胡渔不应该连这样都能认出陈奚奇,可他认识那个副驾驶里的人怀里抱着的皮卡丘,这个皮卡丘跟普通的皮卡丘不一样,因为这个皮卡丘的屁股上被胡渔亲手缝了个便便形状的刺绣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看左边!”胡渔指着左边说,“飞机!”

    褚卫跟荀鹿鸣像是看智障一样看胡渔,胡渔眼皮直跳,尴尬地笑笑说:“开个玩笑。”

    他只是想把这俩人的注意力引到别的地方,怕他俩看见那俩人猥琐的行为,至于为什么怕,当然是担心这两个暴脾气的大佬跟谢曌大打出手,就算是他们已经双双放弃了陈奚奇,可是毕竟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儿呢,遇见以前的情敌,哪儿能不嫉妒不吃醋呢?

    可实际上,胡渔还真是多虑了。

    “哇哦。”褚卫先发出了声音,然后伸长胳膊,戳了戳荀鹿鸣,“你看。”

    荀鹿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皱了皱眉,说了句:“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

    胡渔扶额:“我好累。”

    “你累什么?”褚卫说,“陈奚奇也是你带的艺人,怎么回事儿?大庭广众干这种事儿,不怕被人拍到?这是你的失职!”

    胡渔欲哭无泪:“为什么说我?难道不应该说他不知检点吗?”

    “他怎么不检点了?”荀鹿鸣说,“他是跟自己男朋友接吻,也不是在乱搞,只是地方有些不妥当,你应该和他谈谈。”

    胡渔觉得自己要窒息了,这俩人现在完全一个鼻孔出气,这里没有他的位置,他应走远点儿。

    “我去教育他。”胡渔耷拉着脑袋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胡渔发誓,这绝对是他唯一一次管这种事儿,因为谢曌瞪他的时候,让他觉得自己仿佛不小心撞见了陈奚奇的**,而谢曌恨不得挖了他的眼睛。

    “有事儿?”谢曌冷着脸问。

    陈奚奇一看见胡渔,既惊讶又慌张:“胡,胡,胡渔渔啊!”

    “不好意思,”胡渔说,“我不叫胡胡,也不叫渔渔,我叫胡渔。”

    “我说,你有事儿?”谢曌又重复了一遍。

    胡渔被他吓着了,就在不久前,胡渔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陈奚奇能顺利签到他们公司并且说出专辑就出专辑,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谢曌跟盛歌是好兄弟,更重要的是,这个公司,人家谢曌也是有股份的,要么怎么说人家是青年才俊呢,要么怎么说陈奚奇还真的是命好呢?

    这么算来,谢曌是胡渔的老板之一,胡渔对他,那当然得毕恭毕敬。

    “谢总,”胡渔一脸犯难,“是这样的,我真的是不小心看见你们那啥那啥的,我知道你们热恋,感情好,但是吧,奚奇……”

    胡渔看了一眼陈奚奇,那家伙因为害羞,把脸已经埋在了皮卡丘的怀里。

    “奚奇他,毕竟是公众人物,你们在家怎么那啥都行,但是在外面,还是小心为妙。”

    谢曌皱了皱眉。

    胡渔赶紧说:“没事儿!没有关系!你们不想小心不想控制自己也没有关系!”

    他表忠心似的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胸脯:“谢总您放心,只要您想,在这儿车震都可以,真出了事儿,我解决!”

    看他这样,谢曌突然就笑了:“行了,什么车震,别胡说八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胡渔连连点头。

    谢曌:“刚才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们会注意。”

    这时候,谢曌终于注意到了慢慢悠悠刚走过来的那两个大帅哥。

    他眯起眼睛,笑着说:“没想到,他们也来了。”

    胡渔回头,看了一眼并肩走在一起的褚卫跟荀鹿鸣,今天那俩人一个穿了一身黑,一个穿了一身白,搞得跟“黑白双煞”似的。

    陈奚奇好奇地微微抬头,从皮卡丘的怀里露出眼睛。

    谢曌问:“你们这是要干嘛去?”

    “给汤原买生日礼物。”胡渔乖巧回答,“就是荀鹿鸣的那个小助理。”

    谢曌点了点头,几秒钟后,他突然说:“你们吃饭没?”

    胡渔心说,这他妈是下午三点,您问的是午饭还是晚饭啊?

    当然,他是不可能这么跟自己的老板说话的,他依旧乖巧回答:“还没呢,谢总,您呢?”

    谢曌扭头问陈奚奇:“你饿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奚奇:“不饿啊,我们不是刚吃完饭吗?”

    谢曌点点头,转回来跟胡渔说:“奚奇饿了,要不你跟他们俩说一声,咱们几个一起吃口饭。”

    胡渔懵了,他怀疑自己刚刚是幻听。

    陈奚奇戳了戳谢曌的胳膊:“我说我不饿耶。”

    谢曌笑笑,拉着他的手亲了一下说:“没事儿,再吃点。”

    就这样,关系微妙的五个人坐在了包厢里,谢曌点了一桌子菜,陈奚奇抱着水杯打着嗝。

    胡渔一边儿给他老板的男朋友拍背,一边观察着几个人的表情。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谢曌说:“你们二位,还真的是很般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