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8章
    褚卫认真的语气和注视着荀鹿鸣时的眼神让坐在那里听他说话的人渐渐收起了笑容。

    荀鹿鸣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自作多情的人,甚至可以说,他会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把别人对自己的好感期待值降到最低,这样的人,往往不容易受伤失望。

    可是,他看着褚卫的时候,总觉得那人眼里映出的自己不仅仅是在眼睛里。

    荀鹿鸣不敢多想,他怕自己猜错。

    “这么轻易就移情别恋了?”荀鹿鸣笑说,“你都追了陈奚奇这么久了,谁魅力这么大,都能让你变了心?”

    褚卫沉默一笑:“不告诉你。”

    “不说拉倒。”荀鹿鸣站了起来,“你吃完了?那我走了。”

    这一次褚卫没有再留他,看着荀鹿鸣出去,他靠在床上想:陈奚奇名花有主了,荀鹿鸣这家伙看起来也没怎么难过,莫不是早就有所准备?那是不是接下来,我可以试试,在他心上动动土了?

    褚卫第二天一早起床,胡渔正坐在他房间嗑瓜子。

    “干嘛呢?”褚卫睡得迷迷糊糊,“荀鹿鸣呢?”

    “啧啧啧,眼睛还没睁开呢就找人家!”胡渔嘎嘣嘎嘣嗑着瓜子说,“走了,说是下午有行程,今早的飞机。”

    褚卫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他走了没来跟你打招呼,你瞪我干嘛?”胡渔觉得自己巨冤,“我怎么那么倒霉,这个锅都要背。”

    “咱们什么时候回去?”褚卫又问,“莫耀呢?”

    “荀鹿鸣都走了,你觉得莫耀会留下吗?”胡渔放下手里的瓜子,突然凑上来,神神秘秘地说,“我有个新瓜,吃不吃?”

    “新瓜?”褚卫嫌弃地看看他,“哪儿买的?”

    “什么哪儿买的?汤原告诉我的!”也不管褚卫吃不吃,胡渔直接说了,“莫耀在追荀鹿鸣。”

    褚卫屏住了呼吸,几秒钟后咬牙切齿地说:“我操,我就知道那小子不安好心。”

    “你好粗鲁。”胡渔退回椅子上,“他安不安好心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又不喜欢莫耀。”

    “我有病啊我喜欢他。”

    “可是你在因为他追荀鹿鸣生气。”胡渔的思路非常清晰,“既然你喜欢的不是莫耀,那就是喜欢荀鹿鸣咯。”

    胡渔十分做作地表现出一脸惊讶的模样:“妈呀!我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呐!”

    “……你消停会儿。”褚卫觉得烦,以前他跟荀鹿鸣抢陈奚奇,那会儿还说俩人往后就是一个公司,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回好了,人家莫耀近水楼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今天竟然没有反驳我。”胡渔又抓起了瓜子,“好的,我知道了,你这是默认了。”

    胡渔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搞CP搞到真的了,忧的是不知道回去怎么跟盛总交代。

    “赶紧订机票。”褚卫说,“我也要回去。”

    荀鹿鸣觉得头疼,他现在十分想到陈奚奇面前好好忏悔一下,向他郑重道歉,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被自己不喜欢的人纠缠是一件多让人心烦的事情。

    一大早他跟着汤原和莫耀一起去了机场,三人一同返程,这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自从莫耀向他告白之后,就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恨不得鞍前马后百般讨好。

    莫耀要帮荀鹿鸣拿行李,荀鹿鸣:“我有助理。”

    莫耀给荀鹿鸣买了杯咖啡,荀鹿鸣:“我早上喝咖啡胃痛。”

    莫耀给荀鹿鸣调节座椅,荀鹿鸣:“你这样我很不舒服。”

    莫耀说:“那你希望我为你做点儿什么?尽管说。”

    荀鹿鸣:“消停一会儿,让我清净清净。”

    汤原跟着荀鹿鸣这么久,也算是见过世面了,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以前那个恨不得折腾死荀鹿鸣的老板的亲儿子这会儿换了这样的方式继续折腾人,他一时间有点儿搞不清这到底是莫耀真的喜欢荀鹿鸣还是变着法的在闹他。

    飞机上,荀鹿鸣盖着毯子睡觉了,莫耀换了位置,坐到了汤原旁边。

    汤原紧张得身上每个毛孔都被放大了,犹豫着要不要也干脆装睡好了。

    “汤原。”莫耀说,“问你几个问题,认真回答。”

    汤原装睡失败,只能点头。

    “荀鹿鸣喜欢吃什么?”

    汤原:“除了不吃香菜和芹菜,其他都还可以。”

    “没有特别喜欢的吗?”

    汤原摇头:“只有特别不喜欢的。”

    莫耀认真记下,继续问:“他喜欢喝什么?”

    “咖啡。”

    “那今天早上我给他买咖啡他还不要?”莫耀有点儿不高兴,“故意气我啊?”

    “不是啊,”汤原非常诚恳地说,“他有胃病,一大早空腹你让他喝咖啡,是生怕他胃不疼吗?”

    莫耀一想,尴尬地揉了一下鼻子。

    “继续。”莫耀说,“他平时有什么爱好?”

    “看剧本。”

    “这不是工作吗?算什么爱好?”

    “鹿鸣哥就是把爱好跟工作完美结合了啊,人家就是喜欢,你能怎么办?”

    莫耀无法反驳:“行吧,那他……”

    他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问:“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这道题难倒汤原了,原本他可以直接说就是陈奚奇那样的,可可爱爱,乖乖巧巧,像只小兔子一样,但最近荀鹿鸣跟褚卫有点儿暧昧,虽然汤原不说不问,但总觉得那俩人有猫腻,所以这题,不好答。

    “就……”汤原绞尽脑汁,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感觉对的。”

    “啊?”莫耀满脑子问号,“你逗我呢?”

    “没啊,感情这种事就是凭感觉来的嘛,”汤原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人们呢总是喜欢规定一些条条框框,给自己的择偶立高高的标准,但是,当你遇到一个感觉对了的人,所有的标准都不作数了啊!”

    汤原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地问他:“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莫耀竟然真的被他说服了,并且想到自己,确实从前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荀鹿鸣这个人欲罢不能。

    感情这事儿太玄了,汤原说得对。

    “行吧。”莫耀说,“那我看看还有什么……”

    “朋友。”汤原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再一次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想多多地了解他,但是你这样是没用也没有意义的,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想追求他,最好的方式不是从我口中知道他的喜好,而是真正地走进他的生活,从你们相处的过程中自己去总结归纳,这才能显示出你的诚意。”

    汤原语气坚定地说:“加油,你是最棒的!”

    陈奚奇乖巧地坐在沙发上,腿上趴着他的大肥猫。

    “舅妈,你真不饿啊?”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白白净净的男孩,乍一看跟陈奚奇还有那么一点儿像。

    陈奚奇抬头:“我吗?”

    男孩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对啊,你不是我舅妈吗?”

    陈奚奇咬咬嘴唇:“这称呼好怪啊。”

    “哪儿怪啊?不怪啊!”男孩过去摸了摸他腿上懒洋洋的肥猫,笑眯眯地说,“谢曌是我舅,你可不就是我舅妈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起这事儿陈奚奇就懊恼不已,他觉得自己就是吃了冲动的亏。

    之前听说谢曌要去相亲要去约会,被胡辛辛的胡言乱语说得以为谢曌马上要把别人带回来睡觉了,于是一出去看见有漂亮男孩坐在谢曌车上就以为俩人是那种关系,一时冲动,强吻谢曌,顺便告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结果,这男孩才不是谢曌的相亲对象,而是他外甥。

    为了惩罚自己的冲动,陈奚奇决定绝食两天,顺便当减肥了,反正过两天他要拍专辑封面,瘦点儿好看。

    “吃饭吧。”外甥说,“我舅亲自下厨呢。”

    外甥把肥猫抱了起来:“舅妈,你可是第一个让我舅舅下厨的人,虽然很可能是黑暗料理,但那也是爱啊!”

    他又戳了戳陈奚奇的小细腰:“偷偷跟你说,那个老男人真的好喜欢你的,你拒绝他的这段时间,每天都醉生梦死,喝个烂醉回去,哭天喊地的说想你,我都不忍心看了。”

    “真的假的?”陈奚奇有点儿不敢相信,他完全无法想象谢曌那么失态的样子。

    当然是假的,但外甥毕竟跟舅舅是统一战线的小混蛋,他继续忽悠陈奚奇:“真的,不骗你,我看着他哭着喊你名字,我听得都心碎了。男人啊……这大概就是,爱的代价吧。”

    单纯天真的陈奚奇这么久以来没有被褚卫跟荀鹿鸣打动,却被谢曌给糊弄到手了,他听了外甥的话,竟然对谢曌心生怜惜,终于起身去了餐厅,满脸通红地去面对谢曌的爱。

    谢曌见他进来,直接解了围裙把人揽进了怀里。

    谢曌说:“怎么了这是?还害羞呢?”

    “没有。”陈奚奇口是心非,“我一点儿都不害羞。”

    外甥抱着猫坐下,捏着肥猫的软乎乎的脚,嘀咕道:“真好啊,我终于不用假装跟你约会了,你也终于开始过上没羞没臊的恋爱生活了。”

    陈奚奇被谢曌圈在怀里,觉得自己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他仰头问谢曌:“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谢曌亲了他一口,说:“他吃错药了,你不用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