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7章
    对于已经移情别恋的人来说,以前喜欢的人跟别人好了,对褚卫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影响,顶多觉得,有点儿没面子,毕竟是自己追求了那么久却没有得手的。

    但对于荀鹿鸣来说,那可不一样。

    褚卫坐在床上琢磨着:我是移情别恋了,可荀鹿鸣没有,他知道这事儿吗?知道了的话会很伤心吧?失恋什么的最痛苦了,人一痛苦就容易脑子不清醒,脑子不清醒的时候就容易走歪路。

    走什么歪路?

    褚卫突然问胡渔:“你刚才说荀鹿鸣跟谁出去了?”

    胡渔正在啃苹果:“莫耀,俩人开车走的呢,劳斯莱斯,跟你之前租的那辆一模一样,我没注意车牌号,搞不好还是同一辆呢。”

    褚卫一口气差点儿憋死在那里,他可以肯定,那个莫耀是故意的。

    “哎你干嘛啊?”胡渔眼见着褚卫要下床,放下苹果就凑了上去,“尿尿啊?”

    “他俩去哪儿了?我得去一趟。”

    胡渔把人推回床上:“人俩吃饭去,你去干嘛啊?”

    “你傻啊,荀鹿鸣刚失恋,万一为了填补心灵和身体的空虚让莫耀有机可乘了,那不是完了?”

    “……怎么就完了?”胡渔明知故问,“跟你有啥关系呢?人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吃饭睡觉摸**,怎么叫有机可乘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瞪他:“你知道个屁。”

    胡渔哼哼一声:“我是想知道啊,但你也不跟我说实话啊。”

    褚卫喜欢上了荀鹿鸣,这事儿胡渔老早就看透了,可是每次他问褚卫,这人都嘴硬不肯说实话,这让胡渔觉得十分挫败,他家艺人都开始跟他有秘密了。

    “反正你不能去。”胡渔说,“跟你没关系的事儿,你有什么立场去搅合啊?”

    褚卫愣了一下,竟然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有道理,但他管不了那么多。

    在他看来,荀鹿鸣搞不好真的会做出那种事儿,再加上莫耀明显对荀鹿鸣有意思,搞不好今天晚上俩人就那个那个了。

    “不管。”褚卫说,“今天谁拦着我我就跟谁急。”

    胡渔又哼哼一声,坐下啃苹果:“行啊,那不拦着你,你去吧,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

    这回褚卫消停了,因为他还真的不知道。

    荀鹿鸣是不想跟莫耀出来的,但莫耀说:“有些话我们还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聊比较好,你应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要追求你吧?”

    有时候荀鹿鸣真的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捅了马蜂窝,而莫耀就是那个马蜂窝的头儿,否则为什么这辈子俩人一见面,莫耀就折腾他?

    无奈之下,荀鹿鸣跟莫耀出来,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心眼儿跟针尖儿似的,租了辆车,就是上次褚卫带他出来兜风时开的那一辆。

    两个人去了一家很隐秘的餐馆,坐下后很久莫耀都不肯说话。

    “我都快吃完了,”荀鹿鸣说,“我放下筷子的时候你如果还什么都不说,那就以后都不要再说了。”

    “荀鹿鸣,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觉得我不错?”莫耀从来没有这样跟别人说过话,从小都是别人追他,他挑挑拣拣,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这回倒好,报应来了。

    荀鹿鸣:“没有。”

    “……这么果断。”

    莫耀靠着椅背看他:“你这样让我很伤心。”

    “你这样让我很疑惑。”荀鹿鸣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想你。”莫耀说,“我承认我以前不懂事的时候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我向你道歉。但是现在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就不能也喜欢我一下吗?”

    “不能。”荀鹿鸣还是无法理解这小子怎么突然对他这样,他也不想问,问了都是麻烦。

    “你喜欢褚卫。”

    荀鹿鸣蹙起了眉。

    “我看得出来。”

    荀鹿鸣笑了,不可思议地说:“我都没看出来我喜欢他,你怎么看出来的?”

    “旁观者清。”

    荀鹿鸣不耐烦地放下了筷子。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正是褚卫。

    “干嘛?”荀鹿鸣接电话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莫耀。

    褚卫试探着问:“你在哪儿呢?我饿了,一起吃饭?”

    “我正吃着,”荀鹿鸣说,“没什么事儿的话就挂了,你饿了就找胡渔,找我没用。”

    “哎哎哎,等会儿!”褚卫故意“哎呦”一声,还拉长了尾音。

    荀鹿鸣听着那头的动静:“你怎么了?”

    “一着急,摔了。”褚卫卖惨,“从床上摔下来了。”

    “……你急什么?胡渔呢?”

    “没在,”褚卫故作委屈地说,“他见着个小帅哥,跟人跑了,不管我了。”

    荀鹿鸣听他胡扯,懒得说话。

    “那个……你在哪儿吃饭呢?能不能带上我?我可饿了。”

    “我在外面,汤原在酒店,我让他过去给你送饭。”

    那是万万不行的,褚卫说:“我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你给我送呗,正好你在外面吃饭,给我打包点儿什么回来。”

    “你不好意思麻烦他,就好意思麻烦我?”荀鹿鸣笑了,“真够可以的你。”

    褚卫听见荀鹿鸣的笑声,自己也对着电话傻笑。

    “行了,你等着吧。”荀鹿鸣正好不想再跟莫耀在这儿耗着了,找个理由赶紧离开倒也不错,“我买什么你吃什么,敢挑食就揍你。”

    “我从来不挑食的!”一听荀鹿鸣要回来,褚卫松了口气,“那你自己来我房间,不许带别人。”

    “……我能带谁啊?”荀鹿鸣彻底无奈了,怎么一个个的都跟小孩儿似的,“老老实实待着,等我回去。”

    褚卫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重新躺回床上,美滋滋地吹口哨。

    坐在那边终于啃完苹果的胡渔说:“你好心机喔,那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呢?”

    “赶紧走。”褚卫说,“今天晚上都不要再来了。”

    荀鹿鸣回来的时候褚卫正躺在那里玩儿手机,一见他进来,笑盈盈地说:“辛苦你啦。”

    “少废话。”荀鹿鸣把带回来的饭菜摆到桌上,转身就要走。

    “你干嘛去?”

    “怎么着?”荀鹿鸣笑他,“你是生活不能自理了,还得我喂你是吧?”

    “那倒不用。”褚卫放下手机,坐好,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这人有个毛病,吃饭得有人陪着,要不就吃不下去,你也不忍心看我这个可怜的病人饿肚子是吧?”

    荀鹿鸣看出来了,这人就是变着花样的要把自己留下,他莫名觉得有点儿想笑,转身回来坐下的时候对褚卫说:“陪聊一分钟五百块。”

    “啧,黑心商家。”

    “不用算了。”

    “谁说不用了?”褚卫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生怕人走了,“哥哥有得是钱!”

    有钱人褚卫在陪聊先生荀鹿鸣的注视下,慢慢悠悠地吃着饭。

    “那什么,那事儿你知道了吗?”

    “什么事儿?”荀鹿鸣打了个哈欠。

    褚卫其实有点儿犹豫要不要跟荀鹿鸣聊陈奚奇的事儿,按理说,知道陈奚奇和谢瞾在一起了,荀鹿鸣是一定要愤怒到掀桌子再痛苦到哭鼻子的,掀桌子无所谓,大不了让胡渔回来收拾,哭鼻子更好了,他可以借个肩膀和怀抱给荀鹿鸣,但问题是,那人会信吗?

    “倒也没啥……”

    “褚卫,你是不是男人?”荀鹿鸣托着腮看他,“吞吞吐吐的。”

    都被质疑不是男人了,褚卫那是绝对受不了了,为了重振雄风,他直截了当地说:“陈奚奇跟谢瞾好上了。”

    荀鹿鸣听了,半天没有反应,这让褚卫有点儿受到了惊吓。

    “你没事儿吧?”他担心地用手指戳了戳荀鹿鸣的肩膀,“喂,心碎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瞥了他一眼:“哦。”

    “哦?‘哦’是什么意思?”褚卫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会是这样的反应,难不成真的是人太过伤心的时候会变傻?

    “‘哦’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了。”

    “然后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什么?”荀鹿鸣看他,“你是想看我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跑到他们面前骂他们是奸夫淫夫?”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褚卫实在有些意外,“我是觉得你太平静了,莫不是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没有。”荀鹿鸣很坦然地说,“我早就想明白了,这一天早晚会来,无所谓了。”

    “你这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儿?哀莫大于心死,你心死了?”褚卫心说:别死啊,再努力抢救一下,陈奚奇不行,这不是还有我呢么!

    荀鹿鸣笑了:“你干嘛啊?还非得看我大哭一场或者喝酒买醉才能放心?”

    褚卫皱着眉看他:“难道不是吗?你真的一点儿都不伤心?”

    “那你呢?”荀鹿鸣直视着他,认真地问,“我们的立场不是一样的么,我也没看出来你有多伤心。”

    “我一点儿都不伤心,还有点儿开心。”褚卫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你是不是又忘了,我和你说过,我放弃陈奚奇了。”

    两人相坐而视,褚卫说:“我喜欢上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