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4章
    胡渔觉得自己大概离失业不远了,因为他家艺人再次陷入了爱情漩涡,而且这一次,公司显然非常不支持。

    自从褚卫被接回来,一直心事重重地看着外面,天色越来越暗,他整个人也越来越焦虑。

    胡渔说:“没事儿的,他一个大男人,没有你这个拖油瓶,搞不好更顺利呢。”

    胡渔说褚卫是拖油瓶,这要是放在平时,褚卫一准儿发火儿,可是今天,他没那个心思。

    别人不知道,但他清楚,荀鹿鸣有夜盲症,现在光线越来越暗,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抵达下一个休息站,也不知道莫耀有没有回去,也不知道晚上一个人在那里,那家伙会不会害怕。

    胡渔坐在褚卫床边,戳了戳对方的腰说:“哥,你到底是不是喜欢他?”

    天黑了。

    因为下午耽搁了太久,就算后来紧赶慢赶,荀鹿鸣还是没能在天黑前赶到休息站。

    他拿着手电筒,一点点试探着往前走,速度慢得如同一个耄耋老人。

    四周很静,越是安静他就越是不安。

    突然对讲机响了,吓了他一跳。

    莫耀的声音传了过来,问他说:“荀鹿鸣,你没事儿吧?”

    荀鹿鸣记得莫耀说过他们每个嘉宾的身上都有定位,估计那人是发现自己移动速度突然变慢,以为出了什么事。

    “我很好。”荀鹿鸣的声音听起来与平时并无二致,他不希望莫耀再追问什么,就像他不希望自己也夜盲这件事被更多人知道一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现在距离你还有一公里。”

    荀鹿鸣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过来了?”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团队。”

    之前莫耀负气离开,走了之后就开始后悔,冷静下来之后越想越觉得自己确实应该跟褚卫说句对不起,也确实不应该和荀鹿鸣发生冲突。

    可是年轻人从来不懂得该如何认输,愣是撑着直到天黑才终于顶不住了,按照定位,去追荀鹿鸣。

    荒郊野外,他不放心荀鹿鸣一个人,尤其是发生了褚卫那件事之后,事实证明,这里真的没那么安全。

    荀鹿鸣沉默了一会儿,他不希望莫耀过来,但也没有理由阻止对方,而且,从理性上来讲,莫耀来找他是好事。

    他站住了脚步,犹豫片刻,说:“好,我站在原地等你。”

    莫耀追上来的时候荀鹿鸣就站在路中间仰头看着墨蓝色的天,他喘着粗气上前,有些尴尬地说:“你吃东西了吗?”

    荀鹿鸣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莫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儿巧克力,是之前荀鹿鸣给褚卫却被他抢走的那块儿。

    “你留着吧。”荀鹿鸣说,“我不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莫耀悻悻地收回手,又看了眼地图说:“那我们继续赶路吧。”

    荀鹿鸣走得很慢,莫耀没有多想,还以为他只是心情不好,于是也放慢了脚步,陪着荀鹿鸣“散步”。

    莫耀觉得自己应该趁着这会儿气氛还不错,说点儿什么,绞尽脑汁思前想后,最后说了句:“今天的星空还挺好看的。”

    荀鹿鸣仰头看了看天,那一块幕布似的天让他觉得略显压抑。

    见荀鹿鸣没说话,莫耀以为他还在跟自己生气,犹犹豫豫,总算把最想说的给说了出来:“那个,下午的时候,对不起。”

    “嗯?”荀鹿鸣没想到他会突然道歉,毕竟自己以前没少被这位少爷招惹,可每一次对方都理直气壮并毫无悔意。

    “褚卫受伤,我确实有责任。”

    提起褚卫,荀鹿鸣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莫耀见他皱眉,自己也皱起了眉头。

    他抬起手,关掉了Gopro,又看了一眼荀鹿鸣的那一只,发现根本就没开。

    莫耀想着,节目组到时候估计会很抓狂,他们这组嘉宾不仅状况百出,甚至连录制都断断续续。

    荀鹿鸣一直低头慢慢地走路,也没去管莫耀,满脑子都是褚卫。

    他还是担心那人,虽然医生说没事,可又有谁能保证真的百分之百平安呢?而且就算真的不会危及生命,被咬伤的脚踝也要养养了。

    “鹿鸣。”不知道什么时候莫耀竟然走在了荀鹿鸣后面,他看着对方的背影,稀里糊涂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荀鹿鸣回头看他,然后听见莫耀问:“你是不是喜欢褚卫啊?”

    陈奚奇从算命先生那里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懵的,站在门口怀疑了好一会儿人生。

    自从他换了公司,就好像被名为“命运”的小火车载着驶上了另一条轨道,工作顺利,生活充实,公司发现他竟然唱歌挺有天赋的,甚至开始准备给他量身定做一张专辑,以后试着走跨界歌手的路线。

    除此之外,他还住进了大房子里,当然,那大房子不是他的,是谢曌的。

    原本公司给他安排了一间公寓,但临时有了变故,他无处可去,最后是谢曌收留了他,在他进组拍摄《望江南》的前一天,顺利搬家,有了落脚的地方。

    从剧组回来之后他好几次都跟公司申请公寓,毕竟总是住在人家家里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每次申请都无果,后来谢曌说:“我跟你们盛总谈过这件事了,以后你每个月的公寓住房补贴直接打到我的卡上,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陈奚奇这人,没那么多弯弯肠子,谢曌这么一说他就信了,在那栋别墅里住得心安理得。

    谢曌很忙,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时间不在这边,他不在的时候陈奚奇就叫胡辛辛来陪自己,谢曌回来了,胡辛辛就被遣送回自己家。

    一开始陈奚奇没觉得哪里不对劲,毕竟他还以为谢曌对自己好是因为想让自己给他当妹夫,结果,某天,他听见谢曌跟谢潇打电话,听见谢曌说:“我跟奚奇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你先不要让家里人知道。”

    当时陈奚奇就懵了,他虽然反应迟钝了点儿,但是倒也不至于真的傻,毕竟也是曾经被两个大明星追求过的人,回头想想这些日子以来谢曌跟他的相处模式,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人家不是想让自己当妹夫,是想当他丈夫。

    那一瞬间,陈奚奇被雷到了,雷得外焦里嫩,精神恍惚。

    他不明白,自己好端端一个直男,怎么总是遇上这种事儿。

    后来好几天陈奚奇都躲着谢曌,连饭都不跟那人一起吃,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觉得脑子有点儿乱,心也有点儿乱,他还没想好如果谢曌真的来跟他表白,他应该以什么样的姿势去拒绝。

    陈奚奇想:我得委婉一点儿,毕竟谢总对我真的很好的。

    陈奚奇不傻,谢曌更是老油条,三番五次抓不到人,自然就明白事情不对劲了。

    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谢曌把陈奚奇堵在了家里。

    “这几天为什么在躲我?”

    “我没有躲你啊!”

    “你有。”

    “有……有吗?”

    陈奚奇彻底体验了一次什么叫“壁咚”和“鼻咚”,他被谢曌堵在墙角,俩人贴得很近,几乎鼻尖对鼻尖。

    谢曌说:“聊聊吧,不许说谎,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陈奚奇咬住了嘴唇,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相。

    谢曌受不了他这样,就像猛兽见了可口的小兔子,恨不得直接吞掉,但他不能,他怕吓着陈奚奇,他还是得克制他自己。

    当时家里没开灯,陈奚奇觉得可能是黑夜给了他发神经的勇气,犹豫片刻之后他竟然问谢曌:“你是不是,喜欢我?”

    谢曌只愣了不到一秒钟,然后果断回答:“没错。”

    接着就是陈奚奇的哀嚎,他转过身,趴在墙上,有些抓狂地说:“为什么啊?”

    “喜欢就是喜欢,”谢曌心平气和地对着陈奚奇的后脑勺说,“没有为什么。”

    陈奚奇不嚎了,他蹲了下来。

    “你怎么了?”谢曌皱了皱眉,心也跟着沉了沉。

    他向来都是个自信的人,也一直自信的觉得尽管陈奚奇嘴巴上念叨着自己是直男,可心里始终是有他的。

    但此刻,陈奚奇的反应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谢曌很少会遇到让他不知所措的事,这么一想,他更不知所措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奚奇面壁了好久,直到腿麻,他闷闷地说:“谢曌,对不起,我特别喜欢你,但是,我是直男啊……”

    这样的场面完全超乎了谢曌的想象,他原本的打算是找一个浪漫的时机好好跟陈奚奇表白,可现在,黑咕隆咚的,稀里糊涂的,烦人巴拉的……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陈奚奇抬手蹭了蹭眼泪,“我不能跟你谈恋爱。”

    谢曌走了,关门的时候陈奚奇被那声音惊得心都在抖,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抹眼泪,他掏出手机,打给了胡辛辛。

    陈奚奇:“辛辛,谢曌以后可能不会再理我了。”

    胡辛辛:“咋的呢?”

    陈奚奇:“他说他喜欢我,但我是直男,我拒绝了他。”

    胡辛辛沉默了几秒,问他:“你哭了?”

    “嗯。”

    “为啥哭啊?”

    “因为难受。”

    “为啥难受呢?”

    “因为谢曌走了,而且好像还挺生气的。”

    胡辛辛哼哼一声:“你又不喜欢他,他走就走嘛,你哭什么?”

    “话不是这么说的,”陈奚奇说,“我虽然对他没有恋爱的那种喜欢,但是作为朋友,我很喜欢他。”

    “不是恋爱那种喜欢吗?”

    “不是。”陈奚奇像是生怕对方不信一样,重复了一遍说,“真的不是。”

    “我想跟你打赌耶。”

    陈奚奇没有跟胡辛辛打这个赌,他挂断了电话,在黑漆漆的房子里想着自己要不要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