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3章
    荀鹿鸣向来都清楚褚卫这个人脸皮厚,这件事儿从他们第一天认识就得到了印证,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褚卫的脸皮竟然厚到说要亲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也没有生气,反倒是……害羞。

    “少胡说八道。”荀鹿鸣看了一眼自己随身携带的Gopro,又检查了一下褚卫的。

    褚卫:“别看了,都关了。”

    他靠着树,动了动,怎么都不舒服:“不给亲,那靠一靠可以吧?”

    他没等荀鹿鸣回应已经靠了上去。

    “你脑袋怎么这么重?”

    “因为里面装满了智慧。”

    还有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一肚子骚气四溢的情话不敢说出口,砸吧砸吧嘴,笑了。

    “笑什么呢?不疼了?”

    “你这人真的很奇怪,”褚卫说,“疼就不能笑吗?”

    “随便你,像神经病似的。”

    荀鹿鸣发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人就算是斗嘴好像也不像最开始时候那样真的针锋相对了,更多的就是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玩笑过后,还能捞得一天好心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说陈奚奇现在在干嘛?”

    荀鹿鸣没想到褚卫会突然提起陈奚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心里不舒服。

    “你是人之将死,思念所爱之人呢?”

    褚卫轻笑一声:“你想多了,我是替你想呢,你说你在这儿风吹日晒又背着我爬山,他在那边美滋滋地谈恋爱呢吧?你俩最近联系了吗?”

    “没有。”忽然间,荀鹿鸣觉得自己好像想不起来陈奚奇长什么样了,明明以前每天都在脑子里把那人的模样过一遍。

    “怎么着?就放任谢曌得手了?”褚卫又在笑,“我说你啊,喜欢的话就坚持追,不就是个谢曌么,我给你想想办法处理了他。”

    “……你这话说得怎么听着那么别扭,你要杀人灭口啊?”荀鹿鸣瞥了他一眼,然后说,“算了,顺其自然吧,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不是么。”

    “说得好像你以前没勉强奚奇似的。”褚卫说完,想了想,“嗨,还说你呢,我不也一样么,人家说了自己是直男,我还非得追。”

    “我看他啊,是直男这事儿有待商榷,不喜欢我们这是板上钉钉的。”荀鹿鸣苦笑一下,“真正两情相悦的感情应该是水到渠成的,追不来。”

    褚卫神色黯然地看向荀鹿鸣,半晌,问他说:“除了奚奇,你喜欢过别人吗?或者,你想过可以跟别人试试吗?”

    荀鹿鸣眼神闪烁一下,扭头问他:“那你呢?”

    他没有等到褚卫的回答,因为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赶到了现场,同时过来的还有胡渔跟汤原。

    胡渔一看见褚卫眼泪“唰”地就下来了,第一个蹿过来,哭着说:“哥!你没事儿吧?你还清醒吧?”

    褚卫白了他一眼:“我好着呢,你别跟哭丧似的。”

    “什么哭丧啊!”胡渔娇嗔地打他,“我真是被你吓死了!”

    褚卫看他哭成这样,笑得不行,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安慰小猫似的安慰胡渔:“行了行了,别哭了,吵得我耳鸣了都。”

    荀鹿鸣看见汤原,疑惑地问他:“你怎么也来了?”

    汤原蹲在他身边,担忧地问:“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荀鹿鸣看了一眼褚卫,“你来干嘛?”

    “我听他们说褚卫出事儿了,一琢磨觉得搞不好你们在一起。”

    荀鹿鸣无言以对了,虽然好奇,但“你怎么就猜到我们在一起”这个问题他怎么都没问出口。

    “你真的没事儿吗?”汤原刚才都要被吓死了,过来的一路上他跟胡渔俩人手拉手,互相擦眼泪。

    “我真没事儿,褚卫受伤了。”荀鹿鸣说,“等会儿褚卫跟节目组回去,我还得留下来继续录节目,你到时候帮着胡渔照顾着点儿褚卫。”

    汤原眨巴着眼睛看他,好一会儿,突然特别小声儿地问:“鹿鸣哥,你跟奚奇那个同人文,我是不是可以坑了?”

    “啊?什么?”

    “你都好久没张罗着要看了,”汤原说,“你是不是爬墙了?”

    荀鹿鸣恍然大悟,笑了,拍拍他说:“这事儿等咱们回去再说吧。”

    节目组特别聘请的医生护士检查了一下褚卫的伤口,确认那蛇的确没有毒,只是因为蛇的唾液会使伤口肿胀疼痛。

    “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荀鹿鸣过去,看着褚卫躺在那里被翻来覆去地检查。

    “伤口不大,应急处理也不错,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荀鹿鸣不喜欢这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想要的是褚卫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疼了,”褚卫笑嘻嘻地说,“那谁,你别担心,等会儿医生给上完药,我还能跟你一起上路呢。”

    荀鹿鸣瞪了他一眼:“好好回去养着吧,上什么路上路?黄泉路啊?”

    “啧,别这么说嘛,你一个人多寂寞。”

    俩人在这儿开玩笑,医生笑了笑说:“没想到,你们关系这么好。”

    荀鹿鸣:“谁跟他关系好,我是怕他给我拖后腿。”

    褚卫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荀鹿鸣,对方说什么他都点头:“对对,你说的都对。”

    等到伤口处理完,褚卫问医生:“我一定要跟你们回去吗?”

    “那不然呢?”荀鹿鸣抢先一步说,“就算不是毒蛇,你现在能走路?”

    医生招呼人过来:“抬走。”

    “……哎!等会儿!”褚卫躺在担架上,直接被人抬了起来,他伸手去抓荀鹿鸣,把人拉过来说:“我说一下临终遗言。”

    “你能不能别乌鸦嘴?”荀鹿鸣烦死了他口无遮拦的样子,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不知道。

    “行,我就是想嘱咐你一下。”褚卫说,“我跟他们回去,不能陪着你,你自己一定注意安全,千万别抄近路,尽可能走信号遮挡少的地方,到时候就算有什么事,联系节目组也方便。”

    “褚卫,你当我是小孩儿啊?”

    “还有,如果可以,让莫耀回来,在某些方面他还是挺靠谱的。”尽管心里再怎么不愿意,褚卫也不得不承认有莫耀在的话,他能放心些。

    “医生,麻烦赶紧把他抬走。”荀鹿鸣对医生说,“他太唠叨了。”

    “鹿鸣!”褚卫拉着他手腕,躺在那里看着他,“我最后说一句。”

    荀鹿鸣低头看他,然后听见他说:“你这个角度,看着也没有双下巴。”

    “……再见。”

    就像是一场闹剧结束,所有人呼啦啦地来又呼啦啦地走,还带走了荀鹿鸣身边唯一的陪伴。

    这回,他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这个岛虽然不大,但只有这么几个人就显得很荒凉,荒凉得让人有些心生恐惧。

    已经到了下午,日头西垂,荀鹿鸣开始一个人上路,手里拿着地图,往下一个休息站走去。

    褚卫被强行带了回去,在船上的时候,他躺在小床上看着外面,吃着薯片喝着可乐,听着胡渔在那儿哭唧唧地抱怨。

    “我就不应该让你来。”胡渔已经哭湿了一整包带香味儿的面巾纸,这会儿还在哭,旁边汤原毫无灵魂地在给他递纸巾,“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不给你接这个节目,你就不会受伤。”

    他长叹一口气,擤了擤鼻涕。

    “你到底要哭到什么时候?”褚卫说,“我这不是没死么?”

    “死了就完蛋了!”胡渔说,“这次真的是你命大,万一那是毒蛇怎么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站在一边的汤原惦记荀鹿鸣惦记得快疯了,他弱弱地问:“褚卫哥,你是咋被咬的啊?岛上蛇很多吗?”

    褚卫看了他一眼,那张小脸儿写满了担忧:“不知道多不多,反正就是倒霉遇上了。”

    “那蛇大吗?”汤原又问。

    “倒是不小。”褚卫说,“不过鹿鸣接下来肯定是走大路,应该会安全些。”

    汤原皱着眉头小声嘀咕:“安全什么啊安全,出了事儿就完了。”

    他转身往外走,褚卫喊他:“干嘛去啊你?”

    汤原眼睛也红了,回头说:“我去给榕姐打电话,问问能不能把鹿鸣哥接回来,那地方太吓人了,我们赔钱还不行么,不拍了。”

    汤原走了,胡渔还在擤鼻涕。

    “埋汰。”

    胡渔瞪了他一眼,坐在他旁边,问:“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被咬的?”

    “就是倒霉呗。”褚卫回忆着当时的情况,那会儿他想都没想就给荀鹿鸣挡了这么一下,现在,冷静下来了,他开始问自己,如果明知道那是一条毒蛇,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做?

    这问题没有答案,但其实答案已经很显然了。

    在褚卫完全不知道那条蛇到底有没有毒的时候,身体已经先了大脑一步做出了选择,他就是想保护那个人,哪怕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中。

    “你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胡渔丧丧地说,“你要是真的出事儿了,我可怎么办啊。”

    “我冲动?”

    胡渔瞥了他一眼说:“你跟我说,你是不是为了荀鹿鸣才受伤的?”

    褚卫在心里说了句:我操,知我者莫若胡渔也。

    但他不可能说出来,打着哈哈使劲儿拍了一把胡渔的后背:“说什么呢?你看你哥像是那么大无畏的人吗?”

    “你啊,就傻吧。”胡渔说,“你是喜欢上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