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1章
    荀鹿鸣算是发现了,永远都不要指望褚卫跟莫耀能和平相处。

    莫耀吃个泡面的功夫,俩人又偷偷摸摸吵了起来,之所以是“偷偷摸摸的”,是因为摄像机一直都在“盯着”他们。

    “差不多就行了。”荀鹿鸣被他们吵得头疼,不得不站出来当和事佬,“莫耀快吃,吃完我们出发,褚卫,你不是要去厕所吗?赶紧去啊!”

    褚卫:“那你跟我一起去。”

    荀鹿鸣服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沦落到了这步田地,岂止是在带一个孩子,这俩没一个像个正常的成年人。

    “走吧。”荀鹿鸣站起来,出去前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莫耀。

    “别看了,”褚卫抬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把人往外带,“吃个泡面而已,又噎不死。”

    帐篷附近有个节目组准备的临时卫生间,但每次只能一个人使用,荀鹿鸣先去,褚卫就在外面闲逛。

    雨后的山里空气好得不行,他又习惯性地喊着口号做广播体操,听见荀鹿鸣笑声的时候回头,不知道那人在那儿看了多久了。

    “笑什么笑!”褚卫不管他,继续做,“锻炼身体,之前就说过让你跟我去健身,你非不去,经常锻炼也不至于昨天累那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很喜欢做广播体操啊。”荀鹿鸣记得之前两人拍戏的时候褚卫一有时间就自己喊口号做操,简直就像每天定时去操场的小学生。

    “也不是喜欢,就是不活动一下觉得浑身不舒服。”褚卫说这话的时候,瞥了一眼荀鹿鸣,在心里猥琐的想:要是你愿意跟我做一下床上运动,那我可以放弃广播体操。

    当然了,这话他是肯定不敢说出来的,他依稀记得荀鹿鸣打架挺厉害。

    说起这个,还真挺神奇的,荀鹿鸣体力这么差,打架却挺有劲儿,褚卫觉得,这人有意思。

    “一起啊。”褚卫说,“你没事儿运动运动,多运动能长命百岁呢。”

    荀鹿鸣才不跟他一起发神经,转身往回走:“你自己运动吧,我回去了。”

    “别啊!”褚卫坚决不能忍受让荀鹿鸣跟莫耀单独相处,他放弃了广播体操,“我还没上厕所呢。”

    “那你就去呗。”

    “你在外面给我守着。”褚卫耍赖说,“我怕别人暗算我。”

    三人整顿完毕,再次启程。

    山路依旧不好走,而且越往上,越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三个人都放慢了脚步,顶着炎炎烈日,小心翼翼地往目标走去。

    “前面没有路可以走了。”中午时分,汗水已经浸透了褚卫的衣服,他们越走越难,原本还有小路可以走,结果这会儿只能用手拨开一人多高的草丛前行。

    “这是近路。”莫耀说,“想赶在别人前面找到任务卡,就得想办法争取时间。”

    荀鹿鸣皱了皱眉,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放眼望去,根本不知道这么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打开地图,看了看:“咱们现在这是在哪儿?”

    莫耀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位置:“昨天我去找齐岳的时候就是从这条路走的,如果走普通的大路,确实轻松很多,但走这里可以节省一倍的时间。”

    荀鹿鸣有些犹豫,他听见褚卫说:“但你能确保这条路安全吗?”

    莫耀抬眼看他:“我可以。”

    “你可以?你拿什么保证?”褚卫的态度急转直下,“岛上有什么,我不说你心里也清楚,行,大型野兽没有,但随时都可能有蛇蹿出来,被咬了,谁负责?你吗?”

    “我可以保证不会出现那种情况。”莫耀信心十足地说,“我对这种环境比你熟悉得多。”

    “笑话,你可以保证,那到时候真的出了事,怎么办?哭啊?”褚卫真的急了,他们是来录节目的,不是来拼命的。

    他一把拉住荀鹿鸣说:“看地图,我们去找路,他不跟我们走就自己在这儿等着跟蛇来一场浪漫的偶遇吧。”

    荀鹿鸣很怕蛇,除去这个因素,他也依然觉得褚卫说的是对的。

    莫耀有不少野外生存的经验,但是他们没有,莫耀有应对野兽的经验,他们也没有。

    他们只是来录节目的,没必要为了这个承担这样的风险。

    “莫耀,”荀鹿鸣说,“我觉得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应该走大路,大不了不休息了,加快脚步,总好过出意外。”

    “鹿鸣,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莫耀真的很想赢,他很想在荀鹿鸣面前证明自己,至少,他得证明自己比这个褚卫更可靠。

    荀鹿鸣头一次听见莫耀叫自己“鹿鸣”,一时间还有点儿尴尬。

    “说什么都不行。”褚卫态度很强硬,“这没得商量,安全第一,出了事你负不起责任。”

    “这是我们俩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莫耀急了,他有些失控地对褚卫吼了一声,然后把选择权交给了荀鹿鸣:“鹿鸣,我没办法再跟这个人继续一起走,现在你选,你要跟他走,还是和我一起?”

    荀鹿鸣最讨厌面对这样的选择,如果出于本心,他当然毫不犹豫地跟褚卫一起去走大路,但是,他还没忘,莫耀是他老板的儿子,而这个老板的儿子这次来这里,他是必须要照顾一下的。

    荀鹿鸣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莫耀,我不可能放着你一个人走这么危险的路,就算是我多虑了,那也不行。我比你大,你就当是听哥一句劝,别任性,我相信就算我们不抄近路,也可以赢。”

    莫耀皱着眉看他,逆着光,总觉得眼睛有些疼。

    荀鹿鸣低头看地图:“如果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再往前1.5公里左右就能回到大路上,我们朝着那边走,你听话。”

    他的语气很平和,表情很温柔,像是一直柔软的手,抚平了莫耀所有的不悦。

    褚卫在一边,火气还没熄灭,他很想说一句莫耀不识好歹,但还是忍住了。

    毕竟年轻,褚卫想,我自己在莫耀这个岁数的时候,也愣头愣脑横冲直撞的,就当是给荀鹿鸣个面子,不跟他一般计较了。

    最后,三人终于达成一致,听荀鹿鸣的,再往前走一段,然后回到大路上。

    矛盾解决了,气氛却依旧有些尴尬,三人排队往前走,莫耀打头,褚卫收尾,荀鹿鸣走在中间。

    褚卫觉得有时候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他们上岛前就听说过这个岛上蛇非常多,但昨天走了那么久也没遇见一条,今天提起这事儿了,那些蛇就跟曹操似的,说来就来了。

    当时他们三人正费劲地闷头赶路,突然听见附近草丛有声音,一开始谁都没注意,等到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条手臂粗细的蛇突然蹿出来,直接奔着荀鹿鸣过去。

    前面的莫耀对此毫不知晓,拿着地图的荀鹿鸣自己也没注意,唯独走在后面一直看着荀鹿鸣的褚卫意识到事情不妙,在那蛇蹿出来的时候一脚踢了过去。

    那蛇反应极快,一口咬上了褚卫的脚踝,褚卫低骂一声,直接摔倒在地。

    前面的两人听见声音都回过头来,荀鹿鸣一眼就看见那又粗又长的蛇前头咬着褚卫,蛇身已经缠上了他的腿。

    “褚卫!”荀鹿鸣急了,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接要上手去抓那蛇,在这个时候,他甚至忘了自己最怕的动物就是蛇。

    然而他还没上前,先被莫耀拉到了身后。

    荀鹿鸣已经急红了眼,差点儿被莫耀扯了个跟头。

    莫耀跟他一样急,甚至来不及找工具,只能先上去双手掐住了蛇头,这条蛇过于粗长,莫耀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儿,抓着蛇硬是把它从褚卫的腿上给扯了下来,与此同时,那蛇又缠上了他的手臂。

    荀鹿鸣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根木棍,然而对着缠住莫耀手臂的蛇,无从下手。

    莫耀甩不开它,干脆跟荀鹿鸣说:“往它七寸上打!”

    荀鹿鸣有些下不去手,而且慌乱中谁知道它的七寸在哪儿,荀鹿鸣怕自己打歪了打到莫耀,但看着莫耀的手臂都被绞得不过血了,不得不咬牙打了下去。

    这一棍子下去,蛇跑了,莫耀的胳膊也被打得不轻,疼得呲牙咧嘴:“我操,怎么这么倒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根本没空管他,丢了棍子就跑向了褚卫。

    刚刚的蛇咬伤了褚卫的脚踝,这会儿正流着血,褚卫疼得脸色发白,汗珠一颗颗往下滚。

    荀鹿鸣吓坏了,整个人都在发抖,他过去跪在褚卫旁边,看了一眼那伤口,抖着手找对讲机求助。

    “操……不会是毒蛇吧?”褚卫疼得咬紧牙关,抓着荀鹿鸣的手说,“要死了……”

    “少废话!”荀鹿鸣用力地按对讲机上的呼救按钮,然而毫无反应。

    他们所在的地方实在太偏僻,信号差得可以。

    荀鹿鸣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助,他下意识地握紧褚卫的手,不知道是在安慰对方还是在安慰自己:“没事儿,肯定没事儿。”

    莫耀取下背包,从里面找出了急救包,他查看了一下褚卫的伤口说:“还好,不是毒蛇。”

    “还好?”褚卫靠在荀鹿鸣怀里觉得自己眼看着就要不久于人世了,“既然还好,那不如,你也试试被咬一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