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50章
    很久以前荀鹿鸣就听说过一句话,是说男人这种生物,不管到了什么年龄,归根结底都是孩子。

    那会儿他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现在看着因为自己夸了莫耀而吹胡子瞪眼睛满脸不高兴的褚卫,笑得难以自持。

    “你真的很幼稚。”

    “随便你怎么说,但你不能夸他。”

    “为什么?”

    “因为我会不高兴。”褚卫说,“我也有担当,你怎么不夸我?”

    “嗯?说来听听。”

    褚卫扫视了一圈帐篷,站起来,走到那张桌子边:“就比如现在,明明我已经很饿了,但是考虑到你有胃病,我决定先给你倒一杯热水再泡个面。”

    褚卫撕开桶面的包装,问他:“不准备夸我一下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拿他没办法,只好说:“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莫名其妙就被发了“好人卡”的褚卫觉得头疼:“这算什么?”

    “是你要我夸你的,说你是好人不算夸你吗?”

    褚卫无言以对,低头泡面,他发现自从自己喜欢上荀鹿鸣之后,自己的嘴炮功力明显下降,时常被荀鹿鸣噎得哑口无言。

    褚卫忙活的时候荀鹿鸣也没有闲着,他把地图放在膝盖上,研究着这个小岛的地势,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距离莫耀猜测的隐藏任务卡的地方还有好一段距离要走,而且,就算真的一切都如莫耀所说他们顺利拿到任务卡但他们往岸边去寻找船只也需要好长时间。

    荀鹿鸣是抱着必赢的信念的,因为输不起。

    倒不是说他多要面子,而是因为夜盲,他绝对不能一个人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他受不了那样的寂静跟黑暗。

    “想什么呢?”褚卫泡了面,看了眼时间,回过神来靠着桌子看他。

    荀鹿鸣抬头说:“其实莫耀如果在,确实能帮我们不少。”

    褚卫眯了眯眼睛:“没有他我们也可以。”

    荀鹿鸣对此不置可否。

    “你相不相信我?”褚卫认真地问。

    荀鹿鸣笑了:“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是竞争对手哎。”

    褚卫用余光瞄了一眼角落里的摄像机,然后走过去,蹲在荀鹿鸣面前。

    帐篷里光线昏暗,荀鹿鸣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气氛倏然间变得暧昧不清,更暧昧不清的是褚卫接下来说的那句话。

    褚卫说:“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他声音很轻,像是羽毛落在了潮湿的地面上,但对于荀鹿鸣来说,也像是一滴水,滴在了自己平静的湖面上。

    涟漪荡啊荡,荡得荀鹿鸣有些心猿意马。

    “不相信?”褚卫直视着他,突然笑了说,“那你看我表现吧。”

    说完,褚卫站起身,伸手说:“起来,吃饭。”

    荀鹿鸣仰着头看他,愣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握住褚卫,被人拉起来,走到桌边,坐在椅子上,二人都闷头吃起面来。

    面泡得并不好,还有些硬,如果是往常,荀鹿鸣肯定就不吃了,但现在不同,一来是因为这里确实没有条件给他挑三拣四,二来,这是褚卫给他泡的,他没法开口挑毛病,至于这又是为什么,他没多想。

    莫耀走了很久,偶尔对讲机会传来他说话的声音。

    作为领队,莫耀至少在这会儿算是尽职尽责,尽管是抱着私欲来的,却没有不顾其他人的安危。

    天已经彻底黑了,雨还在一直下着,帐篷里只有一盏昏昏黄黄的小台灯,弄得人昏昏欲睡。

    荀鹿鸣趴在桌子上眼皮直打架,褚卫叫他到床上去,反正晚上不可能继续赶路,干脆好好睡觉,但这里只有一张单人床,荀鹿鸣不好意思就这么占了。

    “没事儿。”荀鹿鸣说,“要不你先去休息。”

    褚卫坐在他对面,手托着下巴笑盈盈地看他:“这是干嘛呢?跟我谦让啊?”

    荀鹿鸣不说话,还在那里懊恼自己为什么一时冲动来受这个罪,他发现人家别人去录综艺都是去玩儿的,可他们还真的是来受罪的。

    吃一堑长一智,这回他长了好多智。

    “去吧,睡觉去。”褚卫伸了个懒腰说,“我困得不行了,没精神跟你闲扯了,晚安啊。”

    说完,他趴在了桌子上。

    “……你就这么睡?”

    褚卫假装打呼,没理会荀鹿鸣的疑问。

    荀鹿鸣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知道褚卫这是为了让自己去床上使的小手段,突然间,有些哭笑不得。

    他开始意识到,两人之间好像真的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已经好久没有像之前那样针尖对锋芒了,反倒是,褚卫一直在照顾他、迁就他。

    为什么?

    荀鹿鸣心里有很多个答案,但每一个都无法被验证。

    他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想了想,说:“褚卫,这床倒是不算太小,要不咱们俩挤一挤?”

    装睡的褚卫猛地抬起了头,惊喜地问:“你认真的吗?”

    荀鹿鸣拿他没办法:“你不是睡着了吗?”

    “被你吵醒了。”褚卫走过来,站在荀鹿鸣面前,小声问,“你真的让我跟你一起睡?”

    荀鹿鸣觉得这话实在有些暧昧过头了,他没回答,只是脱了鞋,上了床,整个人都紧紧地贴着墙壁。

    单人床,不算太小但也绝对不宽松。

    褚卫看着他硬是给自己让出了一人的位置,满心欢喜地脱鞋上床了。

    荀鹿鸣面对着墙,背对着褚卫,而褚卫,背对着摄像机,面对着荀鹿鸣的后脑勺。

    两个人贴得很近,褚卫闭眼呼吸的时候,甚至闻得到荀鹿鸣发间的雨水味道,那味道跟他此刻的感觉一样,潮湿却又无比让人心动。

    外面雨势更大了,狂风呼啸着,把帐篷都吹得摇摇欲坠一般,此情此景让荀鹿鸣想起之前两人拍《望江南》时的那个晚上,他崴了脚,被褚卫背回帐篷。

    那天也是这样,外面下着大雨,他们两个单独躺在帐篷里。

    一切好像是一个轮回,明明没过去多久,但好像他们都走了很长的路,因为很多事情很多心情变得不一样了。

    荀鹿鸣突然觉得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腰上,他下意识地想要回身,却听见褚卫在他耳边低声说:“别动。”

    荀鹿鸣莫名其妙的听了话,一动不动,任凭对方把自己紧紧搂在了怀里,在他心跳加速根本无法平静的时候,他又听见褚卫很大声地说了句:“哎,这床也太小了吧,咱们两个大男人,晚上不得掉下去。”

    这话是说给摄像机听的,而那句藏在黑暗中温柔的“别动”,是给荀鹿鸣一个人的。

    荀鹿鸣闭上了眼睛,鬼使神差地握住了褚卫圈着自己腰的那只手。

    他明显感觉到身后紧贴着他的人身体绷直了一下,他像是恶作剧得逞一样,学着褚卫的样子,轻声说了句:“别动。”

    莫耀返回帐篷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安置好那位迷路的嘉宾后一刻没有休息地往回赶,却没想到,一进帐篷看见的是相拥而眠的两个人。

    他板着脸站在床前,刚好严严实实地挡住了摄像机。

    他们睡得很安稳,彼此相拥,彼此依赖,完全不像是身处于环境恶劣的孤岛上,到仿佛是去美丽海岛度蜜月的一对儿新人。

    这种念头让莫耀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冷着声音说:“醒醒。”@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先睁眼的是荀鹿鸣,他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

    “起来,准备出发。”

    褚卫也醒了,一抬头就看见了莫耀,叨咕了一句:“索命的又来了。”

    莫耀倒是丝毫不在意褚卫把自己当成索命鬼,如果可以,他还真的恨不得要了这人的命。

    床上的两人起来了,荀鹿鸣打量了一下莫耀,发现这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脸上还有一道原本没有的划伤。

    “你怎么回来了?”

    “我跟你是一组的,”莫耀说,“那边没事了,我当然得回来。”

    褚卫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拿着热水壶晃了晃:“还行,还有点儿热水。”

    他倒了杯水给荀鹿鸣,又从节目组准备的食物里拿了两个面包出来。

    莫耀看着他折腾,总觉得自己在这里仿佛是多余的,可明明他跟荀鹿鸣才是搭档。

    “你也吃点东西吧。”荀鹿鸣喝了口水,觉得身体里的寒气被驱散了不少,“今天天气好像不错,你休息一下我们再出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到底莫耀还是小孩子心性,自己辛辛苦苦赶回来,看见喜欢的人跟别人亲亲热热,心里委屈多于愤怒,这会儿荀鹿鸣放柔了态度关心他,他立刻舒服了不少。

    褚卫看得出来他状态不好,这一晚上估计也没少吃苦头,虽然他很不喜欢莫耀,但是就像荀鹿鸣说的,莫耀这人算是有担当。

    褚卫也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说:“瞅你这可怜巴巴的样儿,喝口水,哥给你泡个面。”

    莫耀本来不想搭理褚卫,但看着荀鹿鸣笑盈盈地看着他们,不忍心扫了对方的兴。

    他接过褚卫递来的水,自己走过去泡面:“你是谁哥啊?”

    褚卫看他赌气这样儿就觉得开心,也不管他,走过去坐在荀鹿鸣身边,轻轻撞了撞对方的肩膀说:“哎,我咋突然觉得,你这是带了个儿子呢?”

    刚决定为了让荀鹿鸣开心不招惹褚卫的莫耀再一次暴怒,他一拍桌子,对褚卫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