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49章
    褚卫现在是挺关心荀鹿鸣的,原因不用多说,喜欢嘛。

    但他要面子,前阵子还是情敌呢,这会儿就玩儿上暗恋了,自然不能让荀鹿鸣知道,更何况,他心里清楚,对方喜欢的不是他。

    “我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对你表示一下关怀。”褚卫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了句,“你别多想。”

    “我多想什么了?”荀鹿鸣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儿巧克力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是他们上岛之前汤原塞给他的,因为这会儿林子里有点儿闷热,巧克力已经有些发软,眼看着要化了。

    “吃吗?”荀鹿鸣递给褚卫,“你是不是饿了?”

    褚卫确实饿了,但莫耀都没喊累喊饿,他也不想开口。

    新晋心上人递来了巧克力,哪有不收的道理,他问:“你不留着吃?”

    “我怕胖。”荀鹿鸣挑挑眉,“你吃吧,你自己胖。”

    褚卫笑了,刚要伸手去接,巧克力被别人先一步抢走了,那个“别人”,自然是莫耀。

    “你什么意思?”褚卫回头问他。

    莫耀把巧克力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没说话,绕过两人,走到了前面。

    褚卫有点儿气,想发作,荀鹿鸣拉了他一把,小声说:“别跟小孩儿计较。”

    “你说谁是小孩儿?”莫耀回头冷眼看了他们俩一下,“别在背后说我坏话。”

    褚卫翻了个白眼,荀鹿鸣看着他笑,扯了扯他的袖子说:“快走,别闹别扭。”

    莫耀看了一眼荀鹿鸣的小动作,突然觉得抢了对方的巧克力也并没有让他赢了这一局。

    三人继续往前走,褚卫还在对那个巧克力耿耿于怀。

    “等回去之后你还我一个巧克力。”

    荀鹿鸣诧异地问:“为什么?”

    “反正你欠我的。”

    荀鹿鸣突然觉得褚卫也没比莫耀成熟多少,这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又走了好久,荀鹿鸣实在有点儿顶不住了,到了下午,天气越来越闷,他们为了避免在荒郊野岭受伤,各个儿都捂得严严实实,荀鹿鸣觉得自己搞不好会中暑。

    “还要走多久?”褚卫一直注意着荀鹿鸣,对方大概到了什么程度,他心里有了数,他拉住荀鹿鸣的手腕,又一把抓住了系在荀鹿鸣跟莫耀中间的那根粗绳。

    莫耀回头:“怎么?你又累了?”

    “休息。”这一次褚卫不再跟莫耀打商量,而是强行停下来,他拉着荀鹿鸣去一棵大树旁边,对荀鹿鸣说:“坐。”

    “快到休息站了。”莫耀站在那里看着荀鹿鸣坐下,板着脸说,“再坚持一会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皱着眉头仰视他,还没说话,就听旁边的褚卫说:“你不要命我还要呢,再这么走下去,我怀疑你是想谋杀我。”

    “那你可以选择不跟我们一组。”

    褚卫呵呵一笑:“我没要跟你一组啊,我是跟鹿鸣一起。”

    “行了,别吵了。”荀鹿鸣累得没心思给他们拉架,他摘下帽子,掏出纸巾擦汗,“莫耀,过来坐下休息会儿,前面路还长着,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养精蓄锐。”

    莫耀从来都不是听话的人,但他看着荀鹿鸣脸热得通红,说话时声音都发虚,也清楚不能再任性,他再怎么不高兴,那也是因为褚卫,犯不上折腾荀鹿鸣。

    莫耀在荀鹿鸣另一边坐下,从包里拿出水来,一边喝一边偷看身边的人。

    荀鹿鸣靠着大树闭着眼休息,褚卫在那边竟然拿出了一把小扇子给他扇风。

    “你哪儿来的扇子?”莫耀问。

    荀鹿鸣睁开眼,扭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这舒服的风不是自然风,而是褚卫在给自己扇扇子。

    看着那人拿着印有卡通头像的小扇子,荀鹿鸣突然心头一紧,他没想到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褚卫竟然在如此照顾他。

    “要你管?”褚卫对莫耀没有好脸色,继续给荀鹿鸣扇风。

    荀鹿鸣握住他的手腕,看了看那卡通人物,问:“这是你?”

    “可爱吧?”褚卫得意一笑,“我粉丝画的。”

    荀鹿鸣看着那个大头娃娃也笑了:“还行,我也有。”

    莫耀听那俩人在那边炫耀,突然有种自己被排挤的感觉,那俩人都是大明星,都有数不清的粉丝,那些粉丝给他们拍照、画画、写文章,可他还没出道,什么都没有。

    “幼稚。”莫耀低头,咬着牙说了这么一句。

    褚卫不服气地回了句:“咱俩到底谁幼稚?”

    “行了,都歇会儿吧。”荀鹿鸣无奈地说,“我快被你俩累死了。”

    荀鹿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睁眼的时候看了下时间,距离他们坐下来休息不过过去了十几分钟。

    “怎么样?”

    他听见耳边褚卫的声音,猛地发现自己原来是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他坐直,揉揉脖子,扯了扯衣领,又抬头看了眼天。

    “可能真的会下大雨。”莫耀对户外环境更熟悉,他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泥说,“不是我吓唬你们,如果下雨前不赶到休息站,我们会更辛苦。”

    褚卫没理他,只是问荀鹿鸣:“你还行吗?”

    “走吧。”荀鹿鸣知道莫耀说得对,虽然那人实在没给他什么好印象,但偶尔还是靠谱的。

    他站起来,重新戴好帽子。

    再出发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让人步履轻快了些,荀鹿鸣终于意识到自己因为褚卫而一时冲动来参加这个节目,完全就是个错误。

    天越来越阴,到了后来,乌云压顶,那感觉就像是临近天黑。

    褚卫惦记着荀鹿鸣的夜盲症,一直紧张地注意着对方。

    不仅是光线暗了下去,风也越来越大,三个人都有些着急,莫耀想加快速度,但考虑到荀鹿鸣,只能尽量配合对方。

    他回头看过去,发现身后那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贴得那么近。

    莫耀承认自己吃醋,也承认自己嫉妒褚卫,他等着荀鹿鸣到了他面前,然后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腕。

    荀鹿鸣一愣,下意识想要挣脱,结果莫耀直接拉着他往前走去。

    这一次,莫耀挤在荀鹿鸣跟褚卫中间,加快了脚步的三个人也还是没能躲过这场大雨。

    城市里的大雨跟山林上的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等级,狂风呼啸着,豆大的雨点不遗余力地往他们身上砸着。

    莫耀说:“包里有雨衣,赶紧穿好!千万别把背包里面的东西淋湿!”

    荀鹿鸣跟褚卫都听话地快速整理好,趁着这个机会,褚卫又绕到了荀鹿鸣的另一边。

    “你还撑得住吧?”

    荀鹿鸣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其实别说是荀鹿鸣,就是常年健身的褚卫也有点儿发虚,他们一直没吃东西,闷头赶路,不虚就怪了。

    莫耀看了眼地图:“快了,再有十几分钟咱们就能到这附近的休息站。”

    他把地图重新塞回口袋里,握住荀鹿鸣的手说:“忍一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被他拉住手的时候皱了皱眉,小声说了句:“疼。”

    莫耀赶紧放松些,有些眼神闪烁地重新启程了。

    在旁边看到了一切的褚卫觉得不太对,他心说:我怕是有了情敌了。

    荀鹿鸣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休息站的,左手被莫耀拉着,右手臂被褚卫扯着,整个人都快被撕成两半儿了,赶路的时候着急,他没心思说这俩人,等到进了休息站,荀鹿鸣说:“你们俩发什么神经啊?”

    这会儿他们已经都关掉了Gopro,不关不行了,被雨淋得太惨了,大风把架在帽子上的Gopro弄掉了好几次,他们实在没有精力管这些。

    “逃出生天”的荀鹿鸣脱了雨衣,找了个角落,脱掉了已经湿透的鞋子。

    这地方说是休息站,其实不过是一个大一些的帐篷,有张摆了泡面和热水壶的桌子、一张单人床。

    荀鹿鸣注意到休息站里驾着摄影机,他示意了褚卫一下,对方点头表示知道了。

    因为有摄影机在,所以很多话不能说。

    褚卫也脱掉了雨衣,甩着头发上的水,过去坐在了荀鹿鸣身边。

    “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褚卫说,“看起来是阵雨,应该不会太久。”

    莫耀看了他一眼说:“未必,这种地方,这不算是大雨。”

    “这还不算?”荀鹿鸣跟褚卫异口同声,他们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不管怎么说,好在我们有个避雨的地方。”莫耀有些担忧地看着外面,“其他的嘉宾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这雨一时半会儿不停他们又没有找到休息站的话,我怕会有危险。”

    荀鹿鸣看向外面,又回过头来掏出口袋里的地图。

    节目组在这个岛上一共安置了七处休息站,分布算是均匀,按照距离来讲,节目组的原计划应该是每位嘉宾至少都能在天黑前到达一处休息站,起码能保证晚上不会夜宿在外面,只是,这雨来得突然,打破了计划。

    对于身为嘉宾的荀鹿鸣跟褚卫来说,他们只需要确保自己的安全和稳妥,但对于特邀嘉宾并且是以专业户外领队的身份加入的莫耀来说,他的责任要比普通嘉宾大得多。

    他站在窗前,开始用节目组特别准备的传输距离很远的对讲机联系另外三个,然而受到环境的干扰,噪音极大,莫耀用了好长时间才确认了三个人的方位。

    荀鹿鸣问他:“他们怎么样?”

    莫耀转过来,想都没想就又背上了自己的背包穿上了雨衣。

    “有一个迷路了,我得去找他。”

    “你去找?”褚卫惊讶地看着他,“他都迷路了,你上哪儿找他去?”

    莫耀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们身上都有定位器,我想找你们很轻松。”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休息站里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荀鹿鸣说:“这么一看,他还是挺有担当的。”

    褚卫哼哼一声:“你不许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