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46章
    活了近三十年,荀鹿鸣绝大部分时间都规规矩矩,很多时候他都过分理智,太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让人喜欢,也太知道怎么做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他一直都很克制,唯独在陈奚奇这件事上放纵了一下。

    以前荀鹿鸣演过的一个角色有这么一句台词:我们喜欢一个人,很大程度上是被对方身上我们不具备的那些特质吸引着。

    荀鹿鸣觉得自己对陈奚奇就是这样,他做不到像陈奚奇那么纯粹,因为他想要的太多,而且必须得到。

    总说陈奚奇傻,但实际上,他却羡慕着陈奚奇的这种“傻”。

    因为想要的太多,所以每一步都深思熟虑,所以每一天都谨言慎行,所以每一次站在人前都已经是伪装好了的自己。

    他看向身边开车的人,突然发现,就连陈奚奇都没见过最差劲的他,只有褚卫,这个人见识了自己所有的坏脾气和不完美。

    这一次,褚卫还见证了荀鹿鸣的离经叛道——大晚上不好好在酒店休息,偷跑出来兜风。

    “听过那首歌吗?”褚卫问,“《私奔》。”

    “……没有。”荀鹿鸣把头转向另一侧,莫名的有些脸发烫。

    他说没有,然后褚卫就扯着嗓子唱了起来。

    无数事实已经证明过,没有绝对完美的人,就像不是每一个演员都能演而优则唱,因为有些人,他真的五音不全。

    就比如褚卫。

    所以,当他兴致勃勃地高歌“我和你私奔……”的时候,明明应该是一种兴奋雀跃和充满期待的感觉,硬生生让他唱得撕心裂肺,仿佛上一秒私奔这一秒就后悔莫及了。

    “行了行了行了。”荀鹿鸣受不了了,“大哥,你听过你自己唱歌吗?”

    褚卫这会儿兴致正高,连音调都跟着高了起来:“听过啊!绝世好声音!”

    说完,他自己想了想,笑得难以自持。

    “哎,你会唱歌吗?”

    荀鹿鸣觉得头疼,他不应该跟褚卫出来的。

    爱迪生那句名言怎么说的来着?

    天才就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这句话人们烂熟于心,然而,最重要的其实是后半句——但是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

    这句话放在唱歌上同样适用,真正的歌手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技巧,但那百分之一的天赋比什么技巧都重要。

    而荀鹿鸣,恰好并不拥有这份老天爷“随机掉落”的天赋。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跟褚卫同病相怜了。

    但,不会唱是不会唱,嘴上还是要逞强。

    “唱歌有什么难的?”荀鹿鸣说,“谁像你啊,五音不全吧你?”

    褚卫被他嘲讽得只能强颜欢笑,然后劝说:“那你来一首呗,你会唱什么?《私奔》会吗?”

    荀鹿鸣:“不唱,你以为谁都能听到我唱歌吗?”

    褚卫其实真挺好奇荀鹿鸣唱歌什么样,对方的音色他很喜欢,那种稍有些低沉,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这种声音唱起情歌,估计一大群少女要躲在被子里听哭了。

    他在脑子里搜刮了一下,发现这些年还真没见荀鹿鸣唱过歌,这很不寻常,因为一般的演员都会有过给自己演的戏唱歌的情况,除非像他这种,五音不全。

    他没觉得荀鹿鸣也五音不全,那也太有缘了。

    “真不唱?”

    “真不唱。”

    “为什么啊?”褚卫问他,“我在你心里就那么没地位啊?”

    荀鹿鸣笑了:“那你以为呢?”

    褚卫哼哼一声,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那陈奚奇听过没?”

    这一瞬间,荀鹿鸣差点儿以为眼前这人是在争风吃醋。

    “你跟他比什么?”

    褚卫一想,也是,我跟人家比什么,人家在被荀鹿鸣追求,我在不要脸的暗恋荀鹿鸣。

    俩人好一会儿都没再说话,褚卫打开了音响,单曲循环了这首《私奔》。

    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我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你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想带上你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夜晚的旅游城市,遍地都是人。

    褚卫跟荀鹿鸣原本的计划是下车去走走,奈何人太多,他们一出去保不准就会被认出来,俩人只能慢慢悠悠开着车,沿着路边看人群拥挤。

    荀鹿鸣低头摆弄着手机,褚卫时不时看他一眼。

    “褚卫,”荀鹿鸣突然开了口,“前面右转,到了第三个路口再左转,一直开。”

    “啊?”

    荀鹿鸣说:“我一个朋友是这里本地人,我问了他晚上哪里人少。”

    褚卫听话地开车过去,第一次意识到交友广泛是有多重要。

    荀鹿鸣的朋友给指引的地方是一个已经暂停营业的游乐场,据那位朋友说因为这个游乐场年代久远,不得不停业翻修,但已经停业很久,翻新工程却迟迟没有展开,不远的地方就是前年新开的游乐场,这里也就被大家遗忘了。

    褚卫跟荀鹿鸣到这里的时候果然没什么人,大门敞开着,成了一个开放式的小公园一样,所有娱乐设施都静静地在那里睡觉,连昏黄的路灯都看着像是在打瞌睡,人很少,偶尔有几个遛狗的大爷大娘走过。

    他们直接把车开了进去,游乐场不算太大,难怪有了新的之后大家这么快就把这里忘掉了。

    褚卫绕着这里开了一圈,然后把车停在了游乐场正中间的喷泉广场附近。

    俩人下了车,晚风一吹,倒是很舒服。

    荀鹿鸣伸了个懒腰,笑着说:“这里还不错。”

    褚卫靠着车门笑着看他:“可惜喷泉也不喷水了。”

    “这世上可惜的事儿太多了,哪能事事都去计较。”荀鹿鸣往前走,伸了个懒腰,“差不多就得了,知足常乐啊!”

    褚卫笑得更盛了,看着那人的背影,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没有人的、废弃了的喷泉广场,两个高高帅帅的男人一前一后,走了一圈又一圈。

    说好了是一起出来兜风,但此刻却各怀心事地踩着自己的影子遛弯儿。

    褚卫突然在后面说:“我记得你是学舞出身?”

    荀鹿鸣身子一怔,回过头笑着说:“你还挺了解我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像没见你跳过舞。”

    “没地方给我发挥。”荀鹿鸣站住脚,等着褚卫过来,俩人接着并肩往前走,“身子都要锈住了。”

    “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跳舞什么样。”褚卫说,“你跳什么舞?”

    荀鹿鸣刚要回答,就听见褚卫说:“肚皮舞,你会吗?”

    有些人绝对是破坏气氛的好手,荀鹿鸣觉得自己就不该抱着跟这人好好聊天的心情站在这里,褚卫永远能语出惊人并且让你想揍他。

    “我劝你还是赶紧闭嘴,”荀鹿鸣说,“否则明天你脸上挂彩去录节目,不好跟大家解释。”

    “你打人还打脸?”

    荀鹿鸣得意地笑笑:“那不然呢?不打脸算什么打人?”

    “……”褚卫慢慢后退,做出一副怕他的样子,“荀鹿鸣,我劝你善良。”

    两个人在外面胡闹到深夜,突然听见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钟声,一下一下,一共敲了十二下。

    “十二点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点了点头,突然幻想跟荀鹿鸣一起跨年,找个没人的地方,数着钟声,然后一起迈开腿,从旧岁走进新年。

    “回去吧。”荀鹿鸣又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肩膀,“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一天不知道要经历些什么鬼事情。”

    回去的时候,荀鹿鸣开车,褚卫跟着音响唱了一路,唱得荀鹿鸣手痒难耐真的想打人。

    “我觉得你路线选错了。”下车的时候,荀鹿鸣脑袋都大了,“你应该去当歌手的,绝对一炮而红,无人能敌。”

    褚卫知道自己唱得是什么鬼样子,但用这种方法“折磨”荀鹿鸣,他觉得有意思。

    “我觉得你说对,”褚卫说,“只是可惜了,我已经红了。”

    俩人一起上楼,这一次他们住的房间没有挨着,中间隔了好几个屋。

    出了电梯,踩着地毯往里面走,俩人都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

    深夜的酒店走廊,光线昏黄,安静得有些暧昧。

    褚卫到了房间门口,俩人对视,他说:“你早点休息。”

    荀鹿鸣:“对了,那车怎么办?”

    “明天我让胡渔还回去。”

    荀鹿鸣点了点头,刚要走,又被褚卫叫住了。

    褚卫:“哎。”

    他回过头看对方,褚卫笑着说:“晚安啊。”

    荀鹿鸣也笑了,摆摆手,快步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回到房间,汤原已经把所有明天他要带上岛的东西收拾好装进了剧组发的大双肩包里,荀鹿鸣简单查看了一下,然后脱了衣服去洗澡。

    出来之后已经快一点,他毫无睡意,拿起手机给褚卫发了条消息。

    荀鹿鸣:今天晚上很开心,谢谢。

    发完,他开了瓶红酒,倒了小半杯,去了阳台。

    这个季节这个城市,处处让人觉得舒服,他靠在阳台围栏上,喝了口红酒,然后听见有人在说话。

    “这么晚还不睡?”

    荀鹿鸣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发现住在隔壁的莫耀此刻也穿着睡袍站在阳台。

    露天阳台,两人的距离很近。

    莫耀板着脸说:“我看见你们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