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40章
    大概是因为有心事,从酒楼回来之后,本应该老老实实睡觉的褚卫却怎么都无法入睡。

    他回忆着吃饭时荀鹿鸣看陈奚奇的眼神,是喜欢没错了,而且还很喜欢。

    “喜欢”这种情感很奇妙,只有真正经历过的才能看懂。

    褚卫也喜欢过陈奚奇,所以荀鹿鸣一个眼神他就能明白那人望过去的时候想着的是什么。

    他能明白荀鹿鸣依旧喜欢陈奚奇,却有点儿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了荀鹿鸣,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进组的时候两人还动不动就斗嘴,这才多久,他就恨不得能让那人来给自己暖被窝。

    这里的夜晚很凉,但开空调太干燥,褚卫不喜欢,只能穿着厚厚的睡衣,裹在又潮又凉的被子里。

    他翻了个身,一点一点回忆寻找一切有关自己对荀鹿鸣动心的线索。

    他就好像是把一部电影倒着看,看见荀鹿鸣从御书房跳出来,看见荀鹿鸣含着棒棒糖坐在帐篷外,看见荀鹿鸣崴了脚淋着雨,看着荀鹿鸣在黑暗中还嘴硬让他先走……

    褚卫以前听说过一句话,未必真的准确,但或许有那么一点道理。

    那句话说:所有的感情都是在某一个点被突然触发的,对一个人动心,很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

    褚卫仔细想了想,他对荀鹿鸣动心的瞬间大概就是对方暴露出脆弱一面的时候。

    太完美的人很无趣,反倒是有缺陷的人更有人情味儿。

    褚卫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随手摸过手机,打开了微博。

    他的小号只关注了陈奚奇,一刷新,果然看见那人半小时前发了一张自拍。

    好困好困的陈奚奇:杀青啦,好希望这部戏能快点跟你们见面呀!

    他点开评论,没看到“哟哟鹿不鸣”,不过大概是因为换了公司,营销方式也不一样了,陈奚奇的微博再没有那么多水军,而且深更半夜更博,转评赞都少得可怜。

    褚卫觉得他怪惨的,为了给爱过的人撑撑场面,亲自动手留了十条评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假的褚卫:好棒。

    假的褚卫:加油。

    假的褚卫:期待期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假的褚卫:你以后不要这么晚发微博,没有人看的。

    他刚发完第十条,再一刷新,看见了荀鹿鸣的评论。

    哟哟鹿不鸣:期待更好的你。

    褚卫盯着那排字,关掉手机,逼着自己睡觉了。

    陈奚奇过于兴奋,一整晚没睡觉,第二天一早,自己收拾好行李,等胡辛辛一起床,俩人出发去了机场。

    飞行时间两个半小时,他在飞机上睡得直流口水。

    下飞机前,胡辛辛说:“等一下我们要直接回公司呢,好像是谈你接下来的安排。”

    陈奚奇清闲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开始忙起来,浑身的细胞都被激活了。

    “好的啊!”陈奚奇看看窗外,已经可以看清楚地面的建筑,他期待地搓搓手,“我迫不及待呐!”

    陈奚奇总是幻想有一天自己下飞机的时候也能有粉丝来接机、拍照,就像褚卫跟荀鹿鸣那样,每次出行,在机场的图都被拍得像是在走秀。

    “你说什么时候我也能有粉丝来接机啊?”取完行李往外走的时候,陈奚奇噘着嘴,跟胡辛辛畅想着未来,“等以后我红了,我也要像走红毯一样走机场。”

    “啊哦。”胡辛辛戳了戳他,“别说,你还真的有粉丝来接耶。”

    陈奚奇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笑了说:“什么粉丝啊,那是谢瞾呀!”

    他丢下胡辛辛,跑向了谢瞾,站在那里等他的谢瞾原本在打电话,一见他过来,赶紧交代了两句就挂断了。

    “欢迎回家。”谢瞾本来想张开双臂抱抱他,但觉得不好,只是抬手揉了揉陈奚奇软乎乎的头发,“摘了假发套,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陈奚奇有点儿不好意思:“头发长了,要剪剪了。”

    胡辛辛推着行李车过来,跟谢瞾打了声招呼,然后问:“谢总跟我们一起去公司吗?”

    “啊?你也去吗?”陈奚奇问完才觉得不对劲,又补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儿啊?”

    “我这是奉你们盛总的命令专门来接你的,走吧,公司那边他们都等着你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奚奇又一次坐在谢瞾的车上,心脏砰砰直跳。

    他心乱跳不是没有原因的,是因为谢瞾竟然在车上挂了一个皮卡丘挂件,那个挂件是陈奚奇送他的,幼稚的小玩具,跟谢瞾的车以及谢瞾这个人都非常不搭调,但这人还是挂在这儿了。

    陈奚奇想:为了帮妹妹泡男人,谢总真的非常努力了。

    陈奚奇一走,褚卫跟荀鹿鸣俩人都觉得身边少了点儿什么。

    其实说实话,人家陈奚奇在剧组的时候,他们俩也一反常态地没怎么搭理人家,可人家走了,又觉得不适应。

    “想什么呢?”褚卫拿着盒饭过来,坐在了荀鹿鸣旁边。

    “奚奇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

    褚卫看了一眼荀鹿鸣,吃了口饭,哼哼说:“开口闭口陈奚奇,咱们俩时不时除了他,没什么别的可聊了?”

    荀鹿鸣诧异地看他:“你想聊什么?”

    褚卫回看了他一眼,心里有点儿憋屈,没好气儿地说了句:“跟你没话说。”

    荀鹿鸣想起以前褚卫说他阴晴不定,现在看来,阴晴不定的明明是这个人。

    他挑挑拣拣,吃了几口饭,很快就放下了筷子。

    “你就吃这点儿?”

    “嗯,减肥。”

    进剧组这段时间,因为一开始犯了胃病,荀鹿鸣不得不每顿饭都吃得舒舒服服的,但人一舒服就容易长胖,长胖了上镜就会不好看,不好看了,观众就会不满意,观众不满意了,他就离过气不远了。

    这是个连锁反应,关于体重和身材,每一个明星都非常在意。

    褚卫看看这人剩下的大半盒饭:“你这么减肥不健康。”

    “没办法,应急么。”荀鹿鸣看着褚卫吃饭,有点儿羡慕地说,“你好像是吃不胖的体质。”

    “屁啊,我这都是辛苦练出来的。”褚卫吃饱了,跟他说,“晚上来我房间,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男人。”

    他这话说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俩人晚上要约着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才不去。”荀鹿鸣说着不去,但脸上却带着笑。

    “知道你特期待,不用太矜持,我不嘲笑你。”

    俩人在这儿闲扯呢,汤原一脸愁云地过来了。

    “小汤圆这是怎么了?让人给煮了啊?”褚卫拿他开玩笑,“什么馅儿的?给哥哥也尝一口。”

    荀鹿鸣挥手就拍了他一下:“别闹!”

    褚卫乖乖闭嘴,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看着荀鹿鸣关心他的小助理。

    “出什么事了?”荀鹿鸣问。

    “没有!”助理就是助理,演技十分拙劣,“我……有点儿便秘。”

    荀鹿鸣尴尬地揉揉眉心,褚卫笑嘻嘻地说:“正常,我有一阵子一进组就便秘,晚上鹿鸣你来我房间的时候我给你拿两包麻仁丸颗粒,给小汤圆喝了就好。”

    “……谢了。”荀鹿鸣又看了一眼汤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但谁都有自己不愿意说的**,他不是那种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不说就算了,想说的话迟早都会说。

    吃过饭后,他们又拍了一下午的戏,收工的时候天眼看着就黑了。

    褚卫没等荀鹿鸣,先一步拉着胡渔回了酒店。

    “你跑这么快干嘛?”胡渔一边拿着手机处理公司那边的事,一边还得应付着褚卫,他觉得搞不好自己真的会早衰,可是他现在还没找到男朋友,怕是要抱憾而终了。

    褚卫到了酒店直奔房间,问胡渔:“我哑铃和健腹轮呢?”

    胡渔抬起头看他:“你干嘛?在我房间啊。”

    “拿来拿来。”褚卫脱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左照照右照照,“靠,最近疏于健身,腹肌快成肥油肚了。”

    “没有啊。”胡渔站在一边欣赏褚卫的腹肌,“八块儿,一块儿不少,性感优越,无人能敌!”

    “真的?”

    “真的。”

    “那你也赶紧给我拿过来。”褚卫说,“快去,然后今晚就别再来我房间了,万一看到你不该看的,我还得挖了你眼睛。”

    胡渔目瞪口呆:“哥,你要干啥?”

    褚卫神秘一笑:“知道的太多,会被杀了吃肉的。”

    胡渔被吓跑了,没一会儿,气喘吁吁地拖着行李箱过来了。

    “一对儿哑铃,一个健腹轮,累死我这朵娇花了。”

    “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说话间,褚卫已经开始举哑铃了,“把门给我关好,今天晚上有什么事儿都不准来找我。”

    荀鹿鸣回到酒店的时候被汤原盯着喝了碗粥,然后拿着剧本靠在床上看。

    汤原坐在房间的椅子上,一边跟人发信息一边抖腿。

    荀鹿鸣抬眼看了看他,问:“你抖腿抖得像是癫痫发病,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汤原像是被吓了一跳,赶紧收起了手机。

    荀鹿鸣觉得不对劲:“你干嘛呢?”

    “我……”汤原灵机一动,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你最近都没让我给你写同人文,你要不要看?我现在给你写啊?”

    汤原几乎不会主动要求写文,今天突然这么反常,更让荀鹿鸣觉得不对劲。

    他皱皱眉,若有所思地看着汤原说:“你该不会真的便秘吧?”

    说到便秘,荀鹿鸣终于想起褚卫让他晚上去对方的房间,他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多,犹豫了一下,放下手里的剧本,从床上下来了。

    荀鹿鸣穿好拖鞋,准备往外走。

    “鹿鸣哥,你去哪儿?”

    荀鹿鸣回头看了他一眼:“去给你弄点儿麻仁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