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38章
    以前褚卫总追着陈奚奇跑的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奚奇,我昨天晚上梦见你了哎。”

    但实际上,都忽悠人家呢,这么久以来,他一次都没梦见过陈奚奇。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褚卫天天惦记着陈奚奇,陈奚奇却迟迟不肯入他梦,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陈奚奇梦见。

    他回:嗯?梦见我什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困好困的陈奚奇:不是梦见你,是梦见你们。

    接着,褚卫发了一连串的问号过来。

    至此,陈奚奇才意识到,他的那个梦,不能描述,不能让这俩人知道。

    好困好困的陈奚奇:嘻嘻,我开玩笑的,就是活跃一下气氛,要下车了,回聊。

    荀鹿鸣握着手机,看着群,始终没说一个字。

    等到下车,褚卫追上陈奚奇,问他:“你到底梦见我们什么了?”

    他有预感,陈奚奇不是在胡言乱语,之所以吊他胃口,是因为那个梦很敏感,说出来会被“8秒”的那种。

    越是这样,他就越想知道。

    陈奚奇早该料到他肯定会追着问,懊恼得不行,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我真的是在开玩笑。”

    “你不是。”褚卫说。

    陈奚奇:“我真的是。”

    褚卫双手环抱在胸前,盛气凌人地看着他:“奚奇,你骗不了我,你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话,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演技那么差的吗?”陈奚奇委屈。

    褚卫:“这不能怪你,虽说生活如戏,在戏里你演技还可以,但在生活里,我太了解你。”

    为了让陈奚奇松口,褚卫甚至不惜插自己一刀:“你拒绝我的追求时,说不喜欢我,这是实话,你当时的神态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陈奚奇心说:哥,还是你狠。

    他回头看了看,发现荀鹿鸣刚从车上下来。

    对方也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褚卫,没什么表情地从旁边走开了。

    褚卫回头目送着荀鹿鸣进了酒店,皱着眉说:“他走路还是有些不舒服。”

    “毕竟脚崴了嘛,又连轴转拍戏,好辛苦的,都没好好休息下。”陈奚奇愉快地跟着褚卫转移了话题。

    褚卫转过来看他:“先不管他,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梦。”

    陈奚奇一直都知道,褚卫是个很执着的人,这一点从对方追求他多年无果后还在依然坚持就能看出来。

    人类的意志力一旦强大起来,那还真是很可怕呢。

    陈奚奇哀嚎着往酒店里面跑,褚卫就像是他的尾巴一样,紧随其后。

    胡渔拖着行李,嘤嘤嘤地说:“这个剧组的演员们,关系真好啊。”

    胡辛辛点头神秘一笑:“是的呢,好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站CP了呢。”

    陈奚奇向来是一个不畏强权的人。

    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他被褚卫壁咚在房间角落里时,为了避免对方进一步对自己施压,他决定放弃挣扎。

    陈奚奇:“我梦见你跟鹿鸣在打架!可激烈了!吓得我抱头鼠窜!”

    他一脸的英勇就义相,说得斩钉截铁不带犹豫,然而,褚卫却呵呵一笑:“小朋友,说谎可不是个好习惯。”

    褚卫是个人精,如果那个梦只是这样,陈奚奇不至于直到被逼问成这样才肯说出来。

    与其说是真的打架,不如说是那种传说中的“妖精打架”。

    褚卫不敢细想,想多了,容易魔怔。

    陈奚奇欲哭无泪:“你咋又看出来了?”

    褚卫:“对你,我还是很了解的。”

    开玩笑,追了这么多年,是闹着玩儿的吗?褚卫觉得除了陈奚奇的性取向他始终没搞个明白,其他的,他比陈奚奇本人还了解。

    “说吧。”褚卫对他打了个响指,“不要再挣扎了。”

    这时候,胡辛辛推门进来了。

    关于褚卫、荀鹿鸣、谢瞾都在追陈奚奇这事儿,他知道得一清二楚,甚至感慨,大家都是人,为什么陈奚奇的命这么好,难不成是月老转世来人间渡劫?这他妈也太幸福了吧!

    他站在门口,看看几乎脸贴脸、下一秒就可能要热吻的两个,揉揉鼻子说:“那啥,打扰了。”

    “不打扰!”陈奚奇终于见着个救星,“辛辛!我要吃泡面!”

    胡辛辛:“我去隔壁泡好了再给你。”

    “不行!”陈奚奇扯着嗓子喊,“你就在这儿泡!快点儿!”

    胡辛辛不能违抗自己领导的意思,只好拖着行李进来,路过那俩人的时候,还在想:妈耶,没想到他们还有这种癖好,干这种事儿还要被围观,我还是个小纯洁呢呀!

    胡辛辛一边告诉自己不能看,一边却控制不住地用余光偷瞄那俩人。

    他听见褚卫说:“别闹了,坦白从宽吧。”

    陈奚奇没想到褚卫这人胆子已经这么大了,有别人在场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褚卫,咱们改天再说吧,你看辛辛在给我泡面呢。”

    “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他越是这样,褚卫越是好奇,“难不成在梦里我把他睡了?”

    然后陈奚奇就打了一个嗝。

    褚卫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说:“你还真梦见这个了?”

    陈奚奇又打了一个嗝。

    他一紧张就容易打嗝,这毛病这么多年都没好。

    “……难怪。”

    “难怪什么?嗝。”陈奚奇问。

    褚卫站直了身子,看着陈奚奇:“难怪你一直不肯说。”

    陈奚奇耳朵红了,脸红了,脖子都快红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怕说了之后你们生气。”

    褚卫笑笑:“你给我详细描述一下。”

    陈奚奇看了一眼胡辛辛。

    胡辛辛:“我不在!我只是空气!”

    陈奚奇舔舔嘴唇,一边打嗝一边把那两段梦都给褚卫说了一遍。

    褚卫:“就这样?”

    陈奚奇点头:“就是这样了。”

    “……我还以为有什么十八禁画面,只是这样,你吞吞吐吐的干嘛啊?”

    陈奚奇目瞪口呆,看着褚卫走了。

    他回过头,对胡辛辛说:“哎,没有他跟荀鹿鸣的十八禁画面,他怎么好像很是失望啊?”

    自从陈奚奇做了那个梦之后,他怎么看褚卫跟荀鹿鸣怎么觉得那俩人关系暧昧。

    接下来的拍摄进行得很顺利,他们也都一个个累得半死。

    陈奚奇乐得在片场捕捉每一个褚卫跟荀鹿鸣互动的镜头,偶尔他身边还有胡渔加入。

    “你这是什么表情?”陈奚奇问。

    胡渔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痛并快乐着。”

    他已经跟公司那边联系过了,盛总的意思是提醒一下褚卫,让他不要闹得太过格了,而且他还听说了一件关于荀鹿鸣公司的事儿,总觉得有场风波已经蓄势待发了。

    “哎,对了,你是不是今天就杀青了?”胡渔掏出自己的小本本,看了看,“对,还真是。”

    说到杀青,陈奚奇还挺舍不得的:“是哎,我比他们都早呢。”

    “毕竟戏份少。”胡渔没心没肺地说,“提前杀青多好,回去好好歇着,谢总等你呢。”

    一说到谢总,陈奚奇抿了抿嘴。

    晚上十一点半,陈奚奇最后的一场戏。

    这场戏是陈奚奇饰演的小太监按照皇帝的吩咐,去御书房藏了个画卷,然后锁好房门,回去禀报,结果回去的路上遇见造反的将军,不幸被杀害。

    陈奚奇第一次演被杀的戏份,兴奋得不行,乖乖跟着其他演员取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开始拍摄,褚卫手里拿着热乎乎的咖啡过来看热闹,还扫视了一圈,看见汤原搬着小板凳路过,问他:“你们家鹿鸣哥呢?”

    汤原呼哧带喘地说:“找地方看剧本去了吧。”

    褚卫点点头,没再多问,专注地看陈奚奇拍戏。

    今天晚上他跟荀鹿鸣都没戏了,胡渔说等陈奚奇杀青,然后一起去吃一顿好吃的,他本来以为荀鹿鸣会先回去,没想到胡渔邀请对方的时候,那人答应了。

    于是,两个大牌演员都留在片场只为了等着陈奚奇杀青,胡渔说:“大概奚奇上辈子真的拯救了银河系。”

    陈奚奇这场戏拍得很快,导演一喊“cut”,褚卫直接抱着胡渔准备好的花送了过去。

    大家热热闹闹地拍照,陈奚奇挨个感谢了一下剧组的工作人员们。

    他跑到一边还特意给谢瞾发了条信息,告诉对方自己明天就要回去了。

    原本谢瞾是要过来看他杀青的,但是临时有事,没能过来,跟他说回去好好补偿他。

    陈奚奇觉得这话太暧昧,不就是想让自己给他当妹夫么,这也殷勤得有点儿过头了。

    美滋滋地陈奚奇收起手机,听见胡渔喊他出发。

    他抱着那束花跑过去,还没等上车就听见褚卫问:“荀鹿鸣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胡渔回头找了找:“对哎,说好了一起的。”

    褚卫皱着眉从车上下来,远远地看见汤原拿着手机到处跑。

    “干嘛呢?”褚卫对着汤原喊,“荀鹿鸣哪儿去了?要走了!”

    汤原急得不行,跑过来说:“完了,我找不到鹿鸣哥了。”

    “怎么回事?”褚卫说他,“你不是说他找地方看剧本去了?”

    “对啊,可是我去那个房间的时候没看到他,他手机还在我这儿,这都没人了,他能去哪儿啊?”

    胡渔拍着汤原的后背给他顺气:“没事儿没事儿,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不成?”

    “不是,”汤原都要急哭了,“前几天榕姐还跟我说要小心,上次鹿鸣哥被撞就是黑粉闹的,我怕他出事。”

    褚卫紧张起来,他随手安慰似的拍了一下汤原说:“分头找,肯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