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34章
    山里的雨一下起来跟镇子上完全是两种风格,不仅雨势大,风也大,周围的树被风刮得摇头晃脑,穿树而过的风还故意逗弄这些人似的,发出一阵阵口哨似的响声,只不过,这口哨可没那么活泼有趣,反倒让人心惊。

    荀鹿鸣有些懊恼,怪自己明知道脚下地面滑,拍戏的时候还那么不小心,更何况汤原不在,剧组的人都在忙,他不可能给别人添麻烦。

    本来想着自己忍着痛跟着大家回去,但一抬脚就疼得他倒吸凉气。

    崴的这一下其实原本不算太严重,可当时他没理会,毫无破绽地拍完了整场戏,结果就是,这会儿肿了起来。

    “愣着干嘛呢?”褚卫屈起膝盖弯下腰,“上来吧。”

    荀鹿鸣没想到褚卫竟然真的要背自己,吓得他单脚跳着后退了两步。

    “你跑什么啊?”褚卫诧异地回头看他,“快点儿,雨越来越大了。”

    胡渔撑着伞看着他们俩,半天说了句:“鹿鸣哥,你让他背你回去吧,要不他今天能在这儿杵成一座雕像,这人脾气可拗呢。”

    荀鹿鸣知道褚卫是出于好意,可因为这人是褚卫,让他更没法接受了。

    “不用。”荀鹿鸣说,“路不好,你背着我更难走,我……”

    他话还没说完,前面的褚卫突然靠过来,反手抱住他的腿,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趴在对方背上,圈住了这人的脖子。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事先演习好的。

    胡渔目瞪口呆地站在旁边看着,在褚卫冲着他吼了一嗓子“撑伞啊”之后才回过神来。

    三人快步往帐篷走,胡渔说:“鹿鸣哥,你直接去我们那儿吧,要不回去也没人照顾你。”

    荀鹿鸣尴尬地说:“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回去揉一揉就好了。”

    他被褚卫背着,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的,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早就湿透,黏在皮肤上,冰凉又难受。

    他上半身刻意直起来些,没有完全贴到褚卫的背上,让他们两个看起来没有那么的亲密。

    走到一半,导演跑过来问怎么回事儿,荀鹿鸣说:“我不小心崴了脚,不严重,不会耽误明天的拍摄。”

    褚卫哼笑一声,但声音被雨声掩盖,除了胡渔发现了他表情的变化之外,再没人注意到他。

    “那行,辛苦了啊。”导演跟荀鹿鸣说完,又拍了拍褚卫的肩膀:“辛苦辛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导演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扯着嗓子喊搬运器材的一定要小心。

    大雨下得冒了烟儿,脚下泥泞,视线也不好,荀鹿鸣跟褚卫身高只差了一厘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俩人体重也差不多,褚卫背着他,咬着牙尽量快走,好几次脚下一滑,差点儿摔了。

    一路上荀鹿鸣都紧锁着眉头,时不时就说一句:“要不你把我放下吧。”

    可褚卫理都不理,闷头往前走。

    虽然荀鹿鸣说了自己可以,但褚卫还是把他背回了自己的帐篷。

    剧组差不多一起回来,兵荒马乱的,没有戏份躲在帐篷里背台词的陈奚奇打开帐篷的小窗户探头看热闹,然后就看到了褚卫背着荀鹿鸣进了他们的帐篷。

    “哎?”陈奚奇觉得很稀奇,八卦之魂又开始燃烧,还没燃烧完就看胡渔撑着雨伞跑了过来。

    “红花油有吧?”胡渔钻进了他们的帐篷,“辛辛,快给我找找。”

    胡辛辛正抱着一桶泡面吃得香,听见他着急忙慌地进来,不得不暂停品位美食。

    “嗝,有喔。”胡辛辛去找药箱,陈奚奇好奇地问胡渔:“怎么了?我看到褚卫背着鹿鸣去了你们的帐篷耶。”

    “荀鹿鸣脚崴了。”胡渔凑过去吃了两口泡面,“好吃,这什么口味儿,我怎么没吃过?”

    “脚崴了?”陈奚奇大惊,“严重吗?”

    他想了想,嘀咕:“能让褚卫背回来,那肯定是很严重了,哎,我跟你过去看看吧。”

    “去呗。”胡渔倒是不在意这个,拿了红花油就要走。

    陈奚奇问胡辛辛:“你去吗?”

    “我不去。”胡辛辛递了雨伞给他,“我泡面还没吃完呢。”

    陈奚奇跟着胡渔进帐篷的时候,荀鹿鸣正在卷裤腿,旁边的褚卫在那里用毛巾擦脖子。

    “你怎么来了?”荀鹿鸣一看见陈奚奇,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他不知道自己皱眉是因为不想让陈奚奇看到自己的窘状还是因为不想让陈奚奇来褚卫的帐篷。

    “我听胡渔说你脚崴了,来看看。”陈奚奇站在一边,低头一看,“妈耶,都肿成这样了。”

    褚卫的眼睛也盯着荀鹿鸣的脚踝,眉头紧锁,说了句:“都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儿呢。”

    荀鹿鸣抬头看褚卫,两人对视一下,他立刻又低下了头。

    很尴尬,荀鹿鸣觉得自己大概跟《望江南》这部戏有点儿犯冲,开机仪式被人撞,刚开拍就犯胃病,这会儿又崴了脚。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这边都这样了,汤原却不在。

    胡渔把袖子挽起来,先拿了干毛巾给荀鹿鸣擦了擦脚踝,然后作势要给他擦红花油。

    “我来。”褚卫把手里的毛巾往旁边一搭,进入自告奋勇要给荀鹿鸣擦药。

    如果是胡渔还没什么,但褚卫要来,荀鹿鸣立刻缩回了腿。

    “我自己来就可以。”荀鹿鸣从胡渔手里拿过红花油,“谢谢。”

    陈奚奇看了看荀鹿鸣,又瞄了瞄褚卫,他发现,自从自己进来,褚卫还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没好好看他一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陈奚奇乖乖往旁边躲了躲,尽可能不要挡住褚卫看荀鹿鸣的视线,他觉得,自己大概不应该当艺人,而应该去当狗仔,绝对比别人发现的猫腻都多,发家致富那是迟早的事了。

    荀鹿鸣在那三人的注视下给自己上了药,被他一通猛搓的脚踝火辣辣的,看着也格外的滑稽。

    褚卫对他说:“让胡渔去你那儿给你拿件干衣服来换上吧。”

    胡渔闻声站了起来,回身拿了伞。

    “不用了。”荀鹿鸣要往起站,陈奚奇离他最近,立刻去扶,没想到,褚卫动作比他还快,不过不是扶人起来,而是又把人给按了回去。

    “别乱动。”褚卫板着脸说,“今天晚上你就睡这儿吧,回去了没人照顾你,明天还得拍戏,你要是再严重了,肯定会耽误进度。”

    荀鹿鸣仰头看着褚卫,那眼神里都是陈奚奇看不懂的东西。

    “那我去拿,你们赶紧把身上湿衣服换了,要不一准儿感冒呢。”胡渔绕过陈奚奇,跑走了。

    荀鹿鸣认命似的收回视线,没说什么。

    他心里觉得别扭,这种别扭不是因为自己在被情敌照顾而产生的,是因为,他在面对这样的褚卫时,会心跳加速。

    现在,关系暧昧的三个人在帐篷里,谁也不说话。

    荀鹿鸣看着自己的脚踝发呆,褚卫看着荀鹿鸣不知道在想什么,陈奚奇坐回了小板凳上,吃瓜群众一样双手捧着脸看看荀鹿鸣又看看褚卫。

    “疼不疼啊?”陈奚奇突然打破宁静,发出了灵魂拷问。

    荀鹿鸣猛地回神,这才意识到陈奚奇还在。

    他转头对陈奚奇笑笑说:“还好,你担心我?”

    褚卫嗤笑一声,背过身去,脱下了最外面一层的袍子。

    “当然担心啊。”陈奚奇心说:大哥,你不要这样,你没看见褚卫吃醋了吗?

    他非常机智地又补了一句:“我们都是好朋友,怎么会不担心嘛,褚卫也担心你,胡渔也担心你,辛辛在帐篷里吃着泡面也在担心你呢。”

    “谁跟你说我担心他?”褚卫把湿透的袍子挂在一边,身上白色的内搭也湿漉漉地黏在他身上,他低头解内搭系在一起的绳子说,“奚奇,我看你眼神儿是越来越不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会,我进组前才查过,左右眼睛视力都是5.1。”

    荀鹿鸣笑盈盈地看他,觉得陈奚奇还是很可爱,像个有趣的小玩具,而褚卫就不是这样的画风,那人像狼狗,乖顺的时候还挺好的,但你搞不准什么时候他就向你发难。

    胡渔抱着衣服跑了回来,嘿嘿笑着说:“鹿鸣哥,我看汤原都给你收拾好了,就随便拿了一套。”

    “谢谢。”荀鹿鸣客气地道谢,然后一扭头看见褚卫已经脱了上身的衣服,打着赤膊回头看他。

    “……”荀鹿鸣竟然觉得耳朵烧得慌,把视线从褚卫那里收回来,但他脑子里还是回播着刚才看到的画面。

    褚卫身材很好,肤色比他深了些,肌肉线条漂亮性感,看起来很结实健康。

    “哎呦,这是在耍流氓吗?”胡渔在那边翻吃的,笑嘻嘻地嘲讽褚卫。

    褚卫狠狠瞪了他一眼,又说荀鹿鸣:“衣服给你拿回来了,赶紧换了吧,要不就你这体质,晚上肯定发烧,我还得照顾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荀鹿鸣低头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袍子。

    “等一下!”褚卫已经套上了一件T恤,然后转过来跟陈奚奇说:“非礼勿视,你回自己帐篷去。”

    “为什么啊?”陈奚奇不高兴,他只是来吃瓜的,竟然还没吃饱就要被驱逐。

    “因为非礼勿视啊!”褚卫说,“快走快走。”

    他又冲着胡渔说:“你也跟他一起走,我俩换衣服,你们别想偷看。”

    胡渔觉得巨冤:“谁要偷看啊?我哪有那么猥琐!”

    褚卫不管那么多,站在门口等着俩人走。

    “我走之前是不是应该在你们俩中间挂个帘子?”胡渔一本正经地问。

    褚卫:“为什么?”

    “防止你们互相偷看。”

    荀鹿鸣不屑地笑了一声,褚卫不耐烦地说:“都是男人,有什么可看的?”

    “你这人真的太双标了,不让我俩看,但是你们可以互相看,”胡渔说,“褚卫,我劝你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