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31章
    人这种生物是最难琢磨的,荀鹿鸣琢磨不明白自己,也琢磨不明白褚卫。

    他看着窗外,没理会坐在自己身边抱着一堆零食的家伙,看着车子缓缓启动,拽了拽自己的大衣。

    “哎,对不起。”褚卫抬了抬屁股,“没注意,压着了。”

    荀鹿鸣把自己被压在褚卫屁股下面的大衣衣角扯出来,看也没看他,闭上眼准备睡觉。

    倒也不是那么不愿意搭理这人,只是莫名的就觉得心情复杂,这两天他对褚卫的关注或者说关心,有点儿过分了,他一时间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

    褚卫见他闭了眼,有点儿失望地撕开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嚼了起来。

    荀鹿鸣压根儿睡不着,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慢慢地竟然开始数褚卫嚼薯片的次数,大巴司机可能觉得车里气氛太冷,打开了车载小电视,电视里正在放一档综艺节目。

    荀鹿鸣听着电视的声音,很快就听到了褚卫的名字。

    他睁开眼,看向小电视。

    这档综艺以前荀鹿鸣也上过,没多大意思,播出之后他自己都懒得关注,男女嘉宾两两一组完成任务,当时跟荀鹿鸣一组的女嘉宾正跟同期录节目的一个男嘉宾秘密恋爱,搞得荀鹿鸣还挺尴尬的。

    他没注意过原来褚卫也上过这档节目,看着那家伙背着女嘉宾在沙滩上跑,那姿势越看越像只鸭子,没忍住,笑了起来。

    “哟,终于有笑模样了。”褚卫歪着头看他,“又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荀鹿鸣收敛了笑容,假装专心看节目。

    “我发现你这人真的阴晴不定,”褚卫说,“刚才在片场看着还心情不错,结果一上车冷得跟个冰块儿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得罪你了。”

    荀鹿鸣自省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样确实不好。

    “我就是累了。”荀鹿鸣说,“想安静睡会儿。”

    褚卫定睛看了看他,原本不信,但竟然真的在对方脸上看出了疲惫。

    “睡吧。”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副全新的耳塞,“车上吵,你戴着吧。”

    荀鹿鸣低头看看那手心的耳塞,犹豫片刻,拿了过来。

    “谢谢。”

    褚卫笑了:“你要是这么坐着不舒服,靠着我肩膀也不是不可以。”

    荀鹿鸣瞥了他一眼,戴上耳塞,假装没听见。

    他再次闭上了眼,耳塞的防噪功能实在强大,他有一种自己跟世界隔离开了的感觉,确实有些累,但根本睡不着,他感受着大巴的颠簸,有一种自己沉浸在大海中的感觉。

    褚卫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身边的人,他发现荀鹿鸣的耳垂上不偏不倚地长着一颗小黑痣,就像是个耳洞。

    他看得来了兴致,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但偏偏就盯着不放了。

    从影视城出来到了镇子上,路颠簸不平,褚卫不知道荀鹿鸣到底睡着了没,但发现这人皱起了眉头。

    睡觉还要皱眉头,不长皱纹就怪了。

    他慢慢凑近,试图在荀鹿鸣脸上找到皱纹,可刚凑过去,巴士猛地一颠,他吓了一跳,赶紧又坐了回去。

    他心虚地偷瞄了一眼荀鹿鸣,发现对方只是不舒服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完全没发现他的小动作,然后才松了口气。

    车子继续往前行驶,眼看着就要到他们住的酒店,褚卫突然想起,陈奚奇还没上来呢。

    他给胡渔发了条信息:奚奇呢?

    胡渔正跟汤原凑在一起吃东西,收到信息后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褚卫,回了一句:马上就要上来啦!

    陈奚奇抱着自己的包和衣服在路边等着,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随时等待被捡走的流浪汉,他低头给谢曌回信息:我刚刚睡着了,你已经到机场了吧?我要上山拍戏了,之后三天都没有信号,不要担心哦。

    他发完之后,在心里嘀咕:人家也未必会担心我。

    等了好一会儿,等来了剧组的大巴,他美滋滋地上去,看见胡渔旁边坐着的竟然是汤原。

    “快找地方坐。”胡渔摆摆手,让陈奚奇跟胡辛辛往后面去。

    陈奚奇懵懵地往里走,然后就看见了坐在倒数第二排的褚卫,再一看,他旁边竟然是荀鹿鸣。

    陈奚奇是个隐藏的八卦精,这会儿脑子里的小雷达“嗡嗡”叫个不停,他跟褚卫对视了一眼,那人跟没事儿似的冲他笑,陈奚奇抿嘴忍笑,在他们前面一排坐下了。

    胡辛辛凑到陈奚奇耳边,小声说:“他们俩竟然坐在一起耶。”

    陈奚奇想回头看,还不好意思,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疯狂点头。

    大巴接上陈奚奇之后一路往北边开,越开越荒凉,没多久就上了山。

    山路还没有镇子上的路平坦,颠得褚卫直翻白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头开始下雨,大家抱怨天气预报又骗人,明明说了这几天都是晴天他们才上山,结果这会儿就下起了雨来,虽然不大,但看样子今天的拍摄要泡汤。

    褚卫对这种天气没什么好感,尤其是下着雨还要往山上去,他惜命,觉得不安全。

    司机师傅倒是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了,跟他们说:“没事儿,等会儿咱们到了山上估计雨就要停了。”

    车开了好一阵子,雨势虽然没变大,可路越来越难走,突然一个大水坑,车上的人几乎被颠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褚卫下意识地一手扶住荀鹿鸣一手挡在了前面的椅背上,防止他一头撞上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一下弄得荀鹿鸣再也没法继续装睡,他本来就还有些腰疼,颠了这么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那腰又被闪了一下。

    但同时,他身子往前倾的时候额头撞在了一个温热的掌心上,他心里“咯噔”一下,睁开眼看过去,果然是褚卫。

    “没事儿吧你?”褚卫呲牙咧嘴地说,“我屁股都要两瓣儿了。”

    荀鹿鸣扭头看他,半晌说了句:“屁股本来就是两瓣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笑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行行行,你说得对。”

    荀鹿鸣没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把头转向了外面。

    褚卫发现他耳朵红了,那颗小黑痣像是变成了一颗小小的红钻石。

    坐在前面的陈奚奇跟胡辛辛对视一眼,胡辛辛压低声音,跟陈奚奇说:“刚才褚老大那句话,我怎么听出了宠溺的味道?”

    陈奚奇猛点头:“不瞒你说,我也是。”

    平时上山只需要五十分钟,但今天赶上下雨路不好,一个多小时才到。

    司机师傅就是司机师傅,有经验,果然他们下车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剩下淅淅沥沥的毛毛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家先找好地方安营扎寨,胡渔举着手机找信号:“这回是真的完了,游戏都玩儿不了了。”

    “玩儿什么游戏?”褚卫说他,“好好工作。”

    大家扎帐篷都已经驾轻就熟,太阳从云里冒出头的时候,他们的帐篷也都扎好了。

    荀鹿鸣跟陈奚奇在一边聊天,陈奚奇有点儿兴奋地说:“以前我拍戏,基本上在剧组住个一两天就能杀青了,这还是头一次到山上来呢,还要野营。”

    “怎么着?看你还挺享受的?”荀鹿鸣坐在那里,抱着保温杯,笑盈盈地看他。

    陈奚奇在他旁边拿着手机四处拍照,活像个游客:“是啊,第一次嘛,感觉自己终于有点儿当演员在拍戏的意思了。”

    他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听在荀鹿鸣耳朵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

    他们年龄相仿,出道时间差不多,陈奚奇条件也并不差,但因为当初没签个好公司,家里也没什么背景能帮忙,结果一直到现在才开始要往正轨上走,至于到底能不能咸鱼翻身,一切都还不好说。

    不过,这也说明陈奚奇还是挺纯粹的,荀鹿鸣见过不少小演员为了资源各种抱大腿,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可陈奚奇没有。

    他始终都记得以前他问陈奚奇为什么不去跟那些人争一下的时候,陈奚奇说:“有些事儿我做不来的,心里会不舒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嘛,要是我三十岁还没混出名堂来我就回老家接手我爸的补习班生意,不过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荀鹿鸣喜欢这种乐观积极的人,尽管陈奚奇有点儿盲目乐观。

    “聊什么呢这是?”褚卫踱着步子过来,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荀鹿鸣,然后凑到了陈奚奇身边,“我看看,你拍的都什么啊?”

    “空山新雨后啊!”陈奚奇给他看自己刚拍的几张照片,“这事儿刚下完雨,空气可真好。”

    “是,刚下完雨,等着喂蚊子吧。”他又偷看了一眼荀鹿鸣,发现那人没在看他们,板着脸,一副吃醋的表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褚卫见他这样,更来劲了,单手搂着陈奚奇的肩膀说:“哎,你那个谢总怎么没跟来?他不是你尾巴吗?”

    “什么啊?才不是呢!”陈奚奇挣脱开他,跑到另一边拍那些帐篷,“谢总回去了,他是咱们这部戏的投资人,所以才过来看看。”

    荀鹿鸣跟褚卫对视了一眼,然后听见褚卫说了句:“陈奚奇同志,你堕落了啊,都开始带资进组了!”

    荀鹿鸣无奈地瞪了他一眼,说了句:“注意措辞啊,我劝你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