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30章
    没有人愿意在别人面前示弱,尤其是自己的“对手”,这是关乎于自尊心的问题,对于男人来说,也就是面子问题。

    褚卫跟荀鹿鸣都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昨天晚上荀鹿鸣因为夜盲而手足无措的样子又浮现在褚卫面前,他猜想得到,被自己发现秘密的荀鹿鸣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但没想到,这人今天竟然站在自己身边坦然地说他害怕吊威亚。

    “这有什么可怕的?”褚卫故作轻松,甚至还想调笑两句。

    “就是怕啊。”荀鹿鸣的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望着那边还在忙着检查的胡渔,又抬抬头,看看那棵待会儿褚卫要从上面跳下来的大树,“小时候去公园玩儿海盗船,海盗船故障,突然停在空中,当时真是所有人都吓坏了。”

    荀鹿鸣问褚卫:“你玩儿过海盗船吗?”

    “……没有。”但想想就吓人,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褚卫想想那东西跟钟摆似的左右摇,摇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谁能不害怕?

    “没有童年啊你。”荀鹿鸣一脸戏谑。

    褚卫翻了个白眼:“不能好好聊天是吧?”

    荀鹿鸣笑了,接着说:“当时我跟我妈一起在上面,我爸在底下都吓疯了,所有围观的家属都去找工作人员闹,我就拉着我妈的手在上面看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回忆着当时的场面:“跟我一起坐在上面的人都在尖叫,比海盗船摆到最高点时叫得还撕心裂肺,但我没出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不怕?”褚卫心说,你胆子够大的。

    “不是不怕,是已经吓傻了。”荀鹿鸣说,“那会儿我十岁出头,还问我妈我会不会掉下去摔死。”

    褚卫笑了笑,想象了一下十岁的荀鹿鸣是什么样子。

    “故障还没解决的时候,那海盗船突然往下滑了一下,我前面一个人差点儿被甩出去。”荀鹿鸣皱起了眉,这件事他不是在胡说,而是确有发生,“当时海盗船摆的角度差不多三十度,我身子一直前倾,特别想吐,可是想着不能在公共环境吐出来,就一直忍着。”

    想到小时候,荀鹿鸣笑了起来。

    跟他一起笑了的还有褚卫:“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挺有公德心。”

    “不止是公德心呢,还有私心,因为那天我穿着我爸出差回来给我买的新衣服,我怕弄脏了。”荀鹿鸣说,“我们在上面就那么停留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妈一直抱着我安慰我,后来一直到故障解除我们安全下来我都没回过神,但是那天之后发了好几天的高烧,从此除非工作要求,否则我再也不去游乐场了。”

    “你也是因为这个所以开始恐高?”

    荀鹿鸣点了点头:“可是游乐设施不玩没什么问题,但咱们这份工作,坐飞机像是家常便饭,吊威亚虽然没那么频繁,但也是常事儿,不可避免。”

    褚卫想起自己那次的事故,两年多了,他再没吊过威亚,今天是时隔这么久以来第一次。

    “你没想过找替身吗?”褚卫问,“吊威亚的时候。”

    荀鹿鸣摇了摇头:“观众是在看我,又不是来看替身的。”

    他说:“而且对我来说,每次成功顶着心理压力做完之后都很有成就感。”

    他看看褚卫,挑挑眉说:“就像打游戏,遇到通关boss,我赢了,那感觉特别爽。”

    褚卫直视着他,发现在说这件事儿的时候荀鹿鸣眼睛格外亮。

    “哎,我跟你说这个干嘛,”荀鹿鸣伸了个懒腰,见道具组那边准备得差不多了,转身就要走,“反正今天吊威亚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只是个吃瓜群众罢了。”

    说完,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走了,可站在他身后一直看着他的褚卫却浅笑了起来。

    “干嘛呢?”胡渔跑过来,把褚卫身上的大衣扯了下来,“去准备一下,马上开拍。”

    褚卫活动了一下筋骨,也学着刚才荀鹿鸣的样子伸了伸懒腰。

    “我检查过了,绝对安全。”胡渔抱着褚卫的大衣,有点儿担忧地说,“但是你确定没问题?实在不行可以武术老师帮忙顶一下,大不了不要特写嘛。”

    “别啊。”褚卫弹了他一个脑瓜崩,“观众看的是我,又不是替身。”

    他看了一眼荀鹿鸣的方向,那人正在跟导演聊天。

    褚卫:“是男人就得把这个boss给打倒。”

    胡渔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好奇地问:“刚才你们俩在这儿聊了半天,聊什么呢?”

    褚卫又弹了一下胡渔的脑门:“不要那么八卦。”

    “又弹我!脑震荡了要!”胡渔气鼓鼓地揉着脑门,觉得自己彻底失宠了,他家艺人都跟他有秘密了呢。

    褚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荀鹿鸣跟自己说了那番话的原因,总之,这场吊威亚的戏他拍得格外顺利,除了最开始起步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慌,之后完全进入角色中,再没感觉不适。

    而这期间,荀鹿鸣一直双手插在兜里站在导演后面看他,面色凝重,看起来比胡渔都紧张。

    他给褚卫的讲故事是真的,但那件事并没有给他造成恐高的影响,半真半假说了一通,无非是为了刺激褚卫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

    如果是以前,荀鹿鸣才懒得管这些事儿,虽然人人都说他人好,但实际上,他的这种“好”始终有一种疏离感,对谁都很客气友好,却从不深交,对他来说,自己的搭档也好对手也罢,只要不拖自己的后腿就可以,但这次,他走到了褚卫身边,絮絮叨叨讲了个故事,他给自己这种行为的解释是为了报答昨天晚上对方的出手相助,可是,如果只是这样,说完那番话之后他大可以走开继续做自己的事,可荀鹿鸣没有,他竟然格外担心褚卫。

    不是担心那人连续NG拖慢进度,而是担心那人跨不过自己心里这道坎。

    荀鹿鸣意识到了自己心理上的这种变化,却不太愿意承认自己竟然有点儿在意褚卫这家伙。

    这是他情敌,他为什么要那么关心情敌?就因为昨天晚上别人关心了他一下?对此,他有些矛盾。

    同样矛盾的还有胡渔跟汤原。

    胡渔矛盾的是,这俩人越看越真,他一边希望俩人好好的,一边希望是他多想了。

    褚卫跟荀鹿鸣和褚卫跟陈奚奇是不一样的,之前他不在意褚卫对陈奚奇的关注完全是因为那掀不起什么风浪,毕竟陈奚奇在圈子里“查无此人”,只要褚卫不闹得过火就什么都好说,可是,当陈奚奇换成了荀鹿鸣,那就真的不一样了。

    他跟每一个萌CP的追星少年一样,自己脑补的时候非常快乐,正主一发糖恨不得立即跑出去放烟花,可理智上还是不希望他们是真的,因为如果这样,未来难以把控的情况太多了,虽说“有情饮水饱”,可如果有一天真的因为“情”,俩人连口面包都吃不上了,那情还真的能稳得住吗?

    胡渔觉得自己现在考虑这个可能为时过早,但他是褚卫的经纪人,他不考虑谁考虑呢?

    而汤原呢?汤原看看褚卫,又看看荀鹿鸣,看看荀鹿鸣又看看褚卫,他矛盾的是,眼看着他家鹿鸣哥“入戏”了,戏里戏外都关注着褚卫,可是褚卫那家伙,一心挂在陈奚奇身上,他家鹿鸣哥真的太惨了。

    这场戏拍完,大家要转战上山。

    影视城后面的那座山也早就成了一个小影视基地,按照计划,剧组未来三天都要在山上过夜,连拍三天,趁着天气好,把所有山上的戏份拍完。

    工作量很大,时间紧任务重,而且到了这个季节,天气变化莫测,天气预报永远没个准头。

    剧组找来几辆大巴车,所有演职人员都集体做大巴车上去。

    胡渔跟汤原收拾着东西往车上搬,陈奚奇打来电话给胡渔,说是已经在酒店大门口等着大巴车经过把他捡上去了。

    一切安排妥当,大家都上了车。

    荀鹿鸣坐在后面倒数第二排的位置,靠着窗,问坐在旁边的汤原:“多久能到?”

    “要五十多分钟呢。”汤原刚问过司机,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火腿肠,“你要吃点东西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荀鹿鸣摇摇头:“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汤原点点头,然后一抬眼发现褚卫直奔着这边过来了。

    他摆摆手:“后面没有位置啦。”

    褚卫走到他旁边,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你去前面跟胡渔坐,我要坐这里。”

    荀鹿鸣听见他声音,睁开了眼:“你坐这儿干嘛?”

    “得劲。”褚卫又拍了拍汤原的胳膊:“快去快去,胡渔等你一起玩儿游戏呢。”

    汤原求助似的看向荀鹿鸣,然而对方却把头转向了窗外。

    可怜的小助理汤原就这样被褚卫“驱逐”了,他想了想,把背包里的吃的喝的拿出来放在褚卫的怀里说:“你们要是饿了就吃吧。”

    褚卫满意地看着这个小助理,点点头,挥挥手,笑眯眯地说:“谢谢你哦小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