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29章
    胡渔从来都不知道他家这位艺人是个思想这么那个的家伙,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褚卫做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无奈地说:“肮脏的是你的思想吧。”

    褚卫呵呵一声冷笑:“盛歌那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你能不能听我说啊?”胡渔觉得心累,“人家谢总虽然豁的出去,但我说的是钱!他跟盛总好像是老朋友了,自己掏腰包给陈奚奇付了违约金,然后让盛总签了他的,人家真的花了不少钱呢。”

    胡渔斜眼看看一脸惊讶的褚卫,哼哼一声说:“你行吗?”

    “感情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褚卫一拍桌子,“这两年我也没少出力给他拉资源吧?”

    “那倒是,不过谁让你遇上强劲的对手了呢,我看着回,陈奚奇要弯。”

    褚卫看看他,沉思片刻,又抬头:“我能不能给你一个工作建议?”

    “那是不行的。”

    “你能不能限制一下陈奚奇恋爱?”褚卫一本正经地说,“他这还在好几线之外晃荡,没熬出头呢就想着恋爱,不合适吧?”

    胡渔早就猜到他要说这个,站起来,往门口走:“老板说了,我只好好负责他公事就好,私事不要我管。”

    他走到门口,挥手跟褚卫说拜拜:“赶紧睡吧,明天还要工作呢,不好好赚钱,怎么能打败自己的情敌咧!”

    胡渔说完,溜了,剩下褚卫一个人在房间里翻白眼。

    荀鹿鸣躺在床上的时候一直在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抬起手,用冰凉的手背贴了贴自己滚烫的脸,这样的物理降温并没有成功让他烧红的脸恢复正常,反倒不停地提醒他对面房间那个人知道了他的秘密。

    荀鹿鸣也不想再继续纠结这件事,这会显得他很矫情,可是一闭上眼就是那人挽住他胳膊时的感觉,还有对方跟汤原说的那句话——我在这儿呢还能让他出事?

    荀鹿鸣无奈地笑了笑,笑褚卫,也是笑自己,因为就在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一把抓住了。

    他多少年没听到别人对他说这样的话了?从小就一个人外出学习,因为练舞受过的伤都不计其数,他不敢让家里人知道,什么事儿都自己扛,后来,当了演员,他更得表现得无懈可击。

    以前汤原说他:“鹿鸣哥,我发现你的口头禅了。”

    荀鹿鸣问他是什么,他说:“没事儿、没问题、可以、我来吧。”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肩上扛着很多责任,从来没想着找人分担,也没想过自己累不累,是不是需要一个栖息之地。

    今天,褚卫的话突然击中了他,让他在那一瞬间觉得原来他也是个**凡胎,也需要别人的保护。@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一面自责,一面偷偷感动,尽管他不想承认,但是因为这次的意外,对于褚卫,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再冷言相向了。

    荀鹿鸣翻来覆去睡不着,伸手拿过手机,打开了自己的微博小号。

    他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好一阵子没刷微博了,当初这个微博小号就是为了陈奚奇才注册的,当然,他后来也知道了那个每次都跟他在评论区杠起来的“假的褚卫”就是褚卫本人。

    他点进那个小号,发现一条微博都没发过,失望地放下手机,没一会儿又拿了起来。

    荀鹿鸣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太无聊了,竟然翻起了自己跟褚卫互怼的那些评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天亮的时候,手机被荀鹿鸣压在胳膊下面,梦里面有一个人在跟他说:“你这句台词说错了!”

    陈奚奇蹦蹦哒哒从剧组回来的时候刚巧遇见要出发的褚卫跟荀鹿鸣。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精力,昨晚拍完戏回来睡了一觉,一大早又去,现在中午,回来了,竟然不仅不累还有点儿亢奋。

    谢瞾说:“我估计你是因为前些年太闲,积攒的那些体力现在全都爆发了。”

    陈奚奇觉得有道理,下了车絮絮叨叨地跟谢瞾说今天拍戏的事,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两个哈欠连天的人慢慢悠悠地往外走。

    “中午好啊!”陈奚奇元气满满地跟他俩打招呼。

    褚卫和荀鹿鸣格外默契地说了句:“早。”

    谢瞾笑着站在陈奚奇身边,对他们说:“已经快十二点了,不早了。”

    荀鹿鸣没理他,直接上了车,褚卫瞥了一眼谢瞾,紧随着荀鹿鸣走了。

    陈奚奇回头看他们,意外地发现这俩人竟然上了同一辆车:“他们俩真的真的很奇怪。”

    谢瞾笑笑,搂着陈奚奇的肩膀把人往里面带:“很正常,因戏生情的屡见不鲜。”

    陈奚奇跟着谢瞾往里面走,手里还拿着一个奶油小面包,他一边吃一边琢磨着,难不成那俩人真的因戏生情了?

    “你回去先好好休息,辛辛去给你买饭了。”谢瞾看了一眼手表说,“我去收拾一下,等会儿得先走了。”

    “哦,好。”陈奚奇满脑子都是褚卫跟荀鹿鸣的事,直到自己回了房间才回过神来,又转身跑出去敲响了谢瞾的房门。

    “嗯?怎么了?”谢瞾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陈奚奇,特想伸手捏捏脸。

    “你说你先走,去哪儿啊?”

    谢瞾尴尬又无奈地一笑:“我昨天跟你说过了,我有些事情需要先回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奚奇惊讶地张大嘴巴:“啊?你跟我说了吗?”

    “说了,”谢瞾被他气笑了,还是没忍住,伸出了邪恶的手,捏了捏陈奚奇的小脸蛋儿,“你是不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我?”

    他这话说得让陈奚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招,这几天陈奚奇也有在认真思考两人的关系,确实比好朋友暧昧了些,可是他脑子不好用,猜不透谢瞾到底怎么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处理,索性,装傻。

    “不是,我……我当时可能没注意。”陈奚奇觉得自己从谢瞾眼里看出了失落的意味,搞得他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

    陈奚奇虽然迟钝,但也不至于真的傻,谢瞾来这边整天就围着他转,他不是看不出来。

    按理说,人家对他这么好,他一定要好好回报人家的,可是,该怎么回报?

    陈奚奇想,我一个直男,以身相许不合适啊,可是,我要是给他当妹夫,是不是也不太好?

    想到这里,陈奚奇突然惊醒,他觉得搞不好真的是自己多想了,不是谢瞾在追他,而是谢瞾在帮谢潇追求他!

    “谢总,这几天辛苦你了。”陈奚奇来劲了,“你回去忙吧,我在这边没事的。”

    他越说,脸越红,最后还给谢瞾来了一句:“回去之后,帮我给潇潇姐带好,等我回去就去看她!”

    陈奚奇美滋滋地回了自己的房间,抬手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想:妈耶,姐弟恋吗?也不是不行啊!

    下午这场戏,褚卫要吊威亚,胡渔忙前忙后跟着道具组检查设备,反反复复地确认一切正常。

    荀鹿鸣坐在一边看着,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胡渔还真是个操心的命。”

    “不操心不行啊。”坐在他身边正跟邵一榕发微信的汤原说,“之前褚卫拍戏不是从上面掉下来过么,胡渔也是怕了吧。”

    “什么?”

    “你不知道?”汤原惊讶地看他,“就是前两年吧,也是拍戏的时候吊威亚,结果出了事故,褚卫从半空摔了下来,好在当时高度不算太高,可也住了院呢。”

    荀鹿鸣皱了皱眉问:“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听说过?”

    汤原回忆了一下,恍然说道:“哦哦哦,我想起来了,那会儿你在山里拍戏,信号都没有,与世隔绝似的,我也是后来听榕姐说才知道的。”

    荀鹿鸣扭头看向站在那边的褚卫,只见那人双手环抱在胸前,目光如炬地盯着正在检查设备的胡渔。

    他突然担心起来,但紧接着就自嘲了一番。

    褚卫的事儿说到底跟他无关,可他还是在想,难怪以前听人说过褚卫不接需要吊威亚的戏,那会儿他没在意,以为是谣言,现在回头想想,近两年他似乎真的没有拍过这类戏。

    是事故之后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荀鹿鸣看着那人紧锁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人人都是疤痕体,身上或多或少有着难以抹去的疤痕。

    这疤痕如影随形,从来都没有放过过他们,可是为了不被这疤痕影响到正常的生活,他们都在拼命去对抗,去遮盖这丑陋的家伙。

    荀鹿鸣站了起来,把手里的剧本交给了汤原。

    汤原见他起身,也要站起来,荀鹿鸣说:“你在这儿坐着吧,我去那边看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走向褚卫,仿佛越靠近越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压力和紧张,他走到那人身边,语气故作轻松地说:“怎么?好久没吊威亚,紧张啊?”

    褚卫没注意到荀鹿鸣过来,突然有人说话吓了他一跳。

    他扭头见是荀鹿鸣,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地说了句:“我会怕这个?”

    荀鹿鸣带着笑意地看他,说:“可是我怕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