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24章
    这世界上能同时让褚卫跟荀鹿鸣无计可施的除了陈奚奇之外,基本上也找不到别人了。

    深更半夜,这俩人,一个拎着一袋子零食,一个抱着一瓶红酒,臊眉耷眼地从陈奚奇的房间走了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褚卫说:“你看我干嘛?”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俩人互瞪一眼,荀鹿鸣转身要走。

    “哎!”

    褚卫叫住他,犹豫了片刻,有点儿尴尬地说:“你那酒,看着还不错。”

    荀鹿鸣扭头看他:“那当然,我会拿劣酒糊弄奚奇?”

    “反正他也不喝,”褚卫举起手里的零食,“咱们找个地方把这些解决了吧。”

    荀鹿鸣很想怼他两句,但转念一想,也是,自己献宝似的来了,人家根本不领情,心中苦闷无处发泄,不如喝酒。

    “去哪?”

    “你那儿,或者我那儿。”

    荀鹿鸣选择跟着褚卫走,他可不想让这家伙到自己房间去,祸害一趟,到时候屋子又脏又乱,他受不了。

    俩人到了褚卫房间,荀鹿鸣开了酒。

    “对了,你胃不疼了啊?”

    说到这个,荀鹿鸣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心里觉得挺感谢褚卫的,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照顾他。虽然,他并不是很愿意被自己的情敌照顾。有点儿,丢人。

    “早就好了。”荀鹿鸣低头看着眼前的酒杯,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谢了。”

    “啊?什么?”褚卫以为自己幻听了,把一袋子吃的倒在床上,不可置信地回头看荀鹿鸣,“你刚才说什么?”

    荀鹿鸣背对着他撇撇嘴:“没听见就算了。”

    “哎,你这个人真是……”褚卫被他搞得哭笑不得,“这么傲娇呢怎么。”

    荀鹿鸣头一次听别人用“傲娇”这个词来形容他,莫名觉得羞耻,他端着酒过去,语气生硬地说:“少说废话,喝不喝?”

    “喝啊!”褚卫接过酒杯,一抬头就笑了,“你耳朵红了。”

    “风吹的。”

    “屋里哪有风?”

    荀鹿鸣不再跟他废话,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窗外,抿了一口酒。

    褚卫斜靠在床上,喝着酒,看着荀鹿鸣。

    这俩人现在的造型都挺怪异,一身现代装打扮,却搞着古代的发型,褚卫看了会儿,笑了:“咱们俩好像穿越来的。”

    荀鹿鸣回头看他的时候,那人跟他挑挑眉:“哎,那原著小说你看了吧?”

    “哪个?”荀鹿鸣明知故问。

    “啧,《望江南》呗,还能是哪个!”

    “看了。”荀鹿鸣看着他,不知道这家伙又要说什么。

    褚卫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你说他俩要是穿越了,穿到现代,是不就咱们俩这样?打扮得不伦不类的。”

    “不是。”荀鹿鸣嫌弃地看他,“入乡随俗不懂吗?你脑子到底每天都装着点儿什么啊?想点儿有用的东西不好吗?”

    “有用的东西?”褚卫嗤笑一声,“什么有用?怎么追陈奚奇?我想破脑子也想不出答案来!”

    一说到陈奚奇,俩人都没了精神。

    一时间,这对儿难兄难弟相对无言,喝起闷酒来。

    “你说,谢曌到底哪儿好?”褚卫不解地问。

    荀鹿鸣一点儿都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他没好气儿地说:“我哪儿知道。”

    又是短暂的沉默,褚卫站起来去倒酒,回来的时候丢了一包薯片给荀鹿鸣:“吃点。”

    荀鹿鸣看着怀里的一包薯片,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你怎么对奚奇跟哄孩子似的。”荀鹿鸣放下空酒杯,打开了薯片的包装,“他那么大人了,吃什么零食。”

    “……你行不行啊?”褚卫自己撕开一包饼干的包装袋,“奚奇喜欢吃零食你都不知道?尤其是芝士味儿的薯片。”

    荀鹿鸣拿着薯片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把薯片送进嘴里,一咬,脆生生的。

    “还说你喜欢人家呢,一点儿都不上心。”褚卫的长腿耷拉在床边,晃晃荡荡的,眼睛含笑地看着荀鹿鸣,“你到底是真喜欢他,还是就赌一口气啊?”

    荀鹿鸣没说话,但看着窗户上映出的自己的影子,他认真地想了想这个问题。

    应该是喜欢的,但也有一部分赌气的成分在。

    从小到大,荀鹿鸣向来都是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主儿,但凡他想做的事,很少有做不到的,就想小时候开始学舞,那会儿才七八岁,人家都说,一个男孩子学舞没出息,可他就是喜欢,就是要学,就是要向那些人证明男孩子学舞也是有出路的。

    于是,他学了十几年,拿过奖,考过第一,成了娱乐圈数一数二的流量小生。

    对于荀鹿鸣来说,但凡是他想做的,就没有做不到的,除了追求陈奚奇。

    因为追不到,所以不甘心。

    很多时候汤原也会问他,为什么对陈奚奇这么执着。

    思来想去,执着的原因或许老早就不是陈奚奇这个人了,而是这件事本身。

    见荀鹿鸣不说话,褚卫也闭了嘴,他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喝一口酒,吃一块儿饼干,然后被自己这不伦不类的吃法逗笑了。

    “你笑什么呢?”荀鹿鸣扭过头来看他。

    褚卫靠着床头,歪着脑袋说:“我觉得咱们俩好惨啊。”

    “为什么?”

    “你还问为什么?”褚卫说,“还不惨吗?那么多人喜欢我们,我们却追一个恨不得躲我们躲得远远的人,我都快怀疑自己是个抖M了。”

    “你现在醒悟也不晚。”荀鹿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或者,你可以退出,正好我少了个情敌。”

    “你想得美。”褚卫看了一眼荀鹿鸣的杯子,起来,拿过酒,给他倒上,“你听没听过这么一句话?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这话你为什么不去跟谢曌说?”

    荀鹿鸣仰着头看褚卫,褚卫一打眼,发现荀鹿鸣眼睛有点儿红。

    “你今天没戴美瞳啊?”

    荀鹿鸣皱了皱眉:“你干嘛?”

    “那……你这是哭了?”

    “……褚卫,你什么眼神儿啊?”荀鹿鸣有些无奈,“大男人哭什么哭,我就是眼睛不舒服。”

    褚卫莫名的松了口气,他刚刚真以为荀鹿鸣是哭了,因为追不到陈奚奇,太委屈,偷偷摸摸抹眼泪。

    这么一想,不知为何,褚卫竟然有点儿期待看荀鹿鸣掉眼泪,这人长得好看,哭起来估计也好看。

    他回忆了一下,隐约记得二人这部戏里还真有哭戏,一时间有点兴奋。

    “瞧你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褚卫跟他碰了碰杯,“行了,咱俩也算是惨到一起了,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

    荀鹿鸣一点儿都不想在这方面跟褚卫找到共同语言,可是人家说的也没错,他俩就是在陈奚奇这儿折了。

    俩人苦闷得不行,后来干脆都坐到床上,靠着床头,喝酒吃薯片。

    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没有酒量差的,可是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是容易醉。

    红酒让他俩喝出了啤酒的节奏,一杯一杯,恨不得一口干了它。

    到最后,荀鹿鸣先睡着了,空了的酒杯被他抱在怀里,嘴里还咬着一块儿小饼干。

    晕晕乎乎的褚卫侧躺着看他,看着这人长长的睫毛,看着这人精致的鼻子,看着这人泛红的脸,还有这人湿润的嘴唇。

    怎么看怎么应该老老实实当受,褚卫心里想,你说说你,跟我抢什么人呢?

    胡渔早上刷卡进来叫人吃饭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在他印象里,褚卫虽然算不上什么五讲四美好青年,但绝对不是那种会胡来的人,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可是明星,要给年轻人起到表率作用的!”

    现在,这个要给年轻人起表率作用的大明星正抱着另外一个大明星睡得酣甜,俩人,四条胳膊四条腿,彼此缠在一起,那叫一个亲密。

    胡渔赶紧关上门,站在床边,深呼气,往前一步,又后退两步,不知道自己究竟应不应该叫他们起床。

    房间里一股酒味儿,还有散落在地上的各种垃圾袋。

    他看了一眼空了的红酒瓶,脑子里冒出一个词来:酒后乱性。

    但说是酒后乱性,也未必,因为这俩人虽然还真有点儿衣衫不整,但至少该穿的都穿着,最多是,抱着对方睡了一宿,**上的“深入交流”应该是没有的,但至于接吻、互摸什么的,胡渔不敢猜。

    他现在有点儿崩溃,有点儿纠结,原来搞到真的CP是这种感觉,又惊恐又兴奋。

    他决定还是先收拾一下屋子再叫这俩人起床,毕竟他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但是,造化弄人,他一不小心踩到一包还没开封的薯片,“碰”的一声,袋子被踩爆,屋子里的三个人同时受到了惊吓。

    胡渔一个激灵蹦了起来,撞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而床上的两个人,则是另一幅光景——那一声之后,荀鹿鸣下意识地往褚卫怀里钻,而褚卫则第一时间抱紧了怀里的人。

    胡渔咬着袖口看他俩,不禁又“嘤嘤嘤”了几声,流下了羡慕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