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14章
    男三号是不可能的,至少这部戏他是不可能有男三号的,关于这一点,陈奚奇自己心里清楚,但是他乐观,他假装自己就是男三号。

    “那挺好的,”谢瞾说,“先是男三号,然后一点一点,以后也能有男一号演了。”

    他笑着看咬吸管的陈奚奇:“以后你火了,可别不认识我了。”

    “我不是那种人!”陈奚奇傻乎乎地笑着,“我火不了,也不能不认识你。”

    谢瞾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听他说自己火不了,倒是怪心疼的。

    “怎么样?现在跟我去看看房子?”

    “行啊!”陈奚奇晚上才去拍定妆照,现在时间还早,一说看房子,他比谢瞾兴致都高。

    两人从甜品店出去,陈奚奇美滋滋地坐上了人家的车。

    “我最喜欢看房子了,”陈奚奇说,“但是买不起。”

    “你喜欢哪里的房子?”谢瞾发动了车子,载着他往售楼处去。

    陈奚奇认真地想了想:“我看过挺多地方,但是北郊那边的别墅区真的绝美!绝美!绝美!房价相对于市区倒是不高,可架不住房子大啊。”

    他撇撇嘴,摇摇头:“这辈子是不要想了。”

    谢瞾笑了:“还是可以想想的。”

    “算了吧,除非我真的大红大紫。”陈奚奇问他,“你要看的房子在哪里呢?”

    谢瞾看了他一眼,回答说:“北郊。”

    褚卫很忙,但他忙里偷闲每天都在干大事。

    他所谓的大事就是补习荀鹿鸣以前的作品,找出这人的表演风格,并且打算在即将到来的对手戏中彻底碾压他的这位情敌。

    胡渔说:“我觉得你最近怪怪的。”

    “哪里怪?”褚卫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荀鹿鸣去年的一部电影,“更帅了吗?”

    “不是,”胡渔坐到他旁边说,“你对荀鹿鸣的关注已经超出对陈奚奇的关注了哦。”

    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照着念:“最近三天,你提起陈奚奇的次数一共是4次,这4次中,还都伴随着荀鹿鸣的名字,除此之外,单独提到荀鹿鸣的共有7次,也就是一共11次。”

    胡渔收好小本子,又说了一遍:“三天,你提到荀鹿鸣11次。”

    “那又怎么样?他是我情敌。”

    “是哦,是你情敌。”胡渔抢了两粒瓜子吃,“可是你对情敌的关注已经超过对心头肉的关注了耶,你不觉得奇怪吗?”

    褚卫斜眼看了看胡渔:“不觉得。”

    他说完,把胡渔赶走了,自己抱着iPad继续看电影。

    不管以前什么样,自从褚卫知道荀鹿鸣是自己的情敌之后就开始戴着有色眼镜看这人,不管对方做什么他都想挑点毛病出来。

    有时候褚卫自己也觉得自己幼稚,可他控制不住。

    为了在各方面碾压情敌,褚卫竟然认真做起了观影笔记,只要有荀鹿鸣出现的镜头,他恨不得一帧一帧翻来覆去地看,目的就一个——挑刺儿。

    有时候他自己挑挑也就算了,他还截图发给荀鹿鸣,顺带点评两句人家的演技。

    荀鹿鸣一开始还跟他互相挤兑两句,后来发现对付褚卫,不能硬来,你越是跟他杠,他就越是起劲,也就是传说中的“杠精”。

    对付这种人,得“春风化雨”。

    褚卫发一张荀鹿鸣淋雨的截图来,点评道:我劝你以后拍这种戏里面多穿件打底,对你**不感兴趣的人看了这一幕,辣眼睛。

    荀鹿鸣笑笑,给他回复:谨遵教诲,我这优质的**还真不应该给不懂欣赏的人看。

    褚卫发一张荀鹿鸣牵着女主角在沙滩边玩儿浪漫的截图来,点评道:你看女主的眼神儿不对吧?这是看爱人吗?难道不是在看女儿吗?

    荀鹿鸣翻了个白眼,回复他:不好意思啊,你也知道我是个gay,要不下次我们碰面的时候,你亲自给我指导一下?

    褚卫又发了一张荀鹿鸣因为失恋醉酒的截图过去,又点评说:你喝醉了就是这样?我怎么不信呢?

    荀鹿鸣干脆打了电话过去:“褚卫,晚上有事儿吗?一起喝一杯。”

    褚卫一听荀鹿鸣找他喝酒,来劲了:“这是干嘛?要跟我化干戈为玉帛?”

    “我们本来也没什么干戈,”荀鹿鸣压着火气跟他说,“就是想给你看看我喝醉了到底什么样。”

    荀鹿鸣也不是没脾气的人,褚卫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他实在不打算忍了。

    褚卫才不想跟他喝酒,他怕万一俩人都喝多了,一言不合再动起手来,都是当红演员,一出门脸上挂着遮瑕力最高的粉底都遮不住的伤,到时候就有意思了。

    “我可不去。”褚卫说,“谁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荀鹿鸣笑了,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里褚卫的脸说:“不过就是喝顿酒,你在怕什么啊?”

    “我没什么怕的,不过就是不像你那么闲,”褚卫说,“日常拍戏忙,好不容易空下来了,我还要去约会呢。”

    说到约会,荀鹿鸣突然想起自己最近都没见到陈奚奇,也不知道那家伙在忙什么,微博偶尔更新一条,看起来就是在吃喝玩乐。

    “约会?”荀鹿鸣突然有了危机感,觉得自己忙着拍戏的这段时间搞不好让褚卫捷足先登了,可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认输,“怕是你根本就约不到人出来吧?”

    褚卫心里窜起了火,他可不是约不到陈奚奇么。

    这些日子他一找陈奚奇,那家伙就说自己有事儿,天天有事儿,夜夜有事儿,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搞得好像比他这个流量小生还忙。

    “说得好像你约得到似的!”

    两个约不到陈奚奇的苦涩男人不禁同时对着电话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荀鹿鸣问。

    褚卫反问他:“你叹什么气?”

    互相问完,彼此沉默,然后继续叹气。

    两人都好一会儿没说话,后来还是褚卫先开了口:“最近他忙什么呢?都抓不到人影。”

    “我哪儿知道,我又不是他保姆。”荀鹿鸣心里也有火,越琢磨越觉得陈奚奇可能偷偷摸摸谈恋爱了。

    两个刚刚还在互相挤兑的人这会儿都没了精神,宛若两个空巢老男人。

    “你说该不会是跟谢曌出去玩了吧?”

    “别乌鸦嘴。”荀鹿鸣斥责褚卫,“能不能盼点儿好?他跟谢曌好上,还不如跟你好。”

    荀鹿鸣心里真是这么想的,毕竟,在他眼里,谢曌就是个油嘴滑舌的商人,谁知道那肚子里装着多少坏水儿,相比之下,年轻帅气有钱有名气的褚卫跟自己实力相当,被这样的人抢走自己的心头好,总比被谢曌抢了强。

    “你这话说得我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生气。”褚卫瞥了一眼自己iPad屏幕上荀鹿鸣的脸,心说:但咱俩还真不谋而合了,陈奚奇就算跟你好,也别去跟谢曌好。

    陈奚奇在开机前就跟土遁了一样,荀鹿鸣跟褚卫都找不到他人影,这俩人也是忙,忙起来也就没时间没精力管他了。

    用褚卫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当明星的真的不容易,粉丝们与其操心我们能不能拿到什么高端代言,不如操心一下我们能不能搞到自己喜欢的对象。”

    坐在旁边的胡渔紧张地瞪他,压低声音说:“哥!你别说了行吗?”

    这几年来,每隔一段时间褚卫就要传个绯闻,基本上娱乐圈的漂亮小花都被安排了个遍,可问题是,好几个小花,褚卫都没打过照面,有些人捕风捉影,就因为俩人在微博发的东西是同一个品牌就能编出一整个故事来。

    胡渔最愁的就是绯闻,男明星嘛,维持形象总是要的,褚卫这种年纪的男星,女友粉多得是,一旦真的公开恋爱,那估摸着就预示着一场大型脱粉运动。

    可褚卫倒是不太在乎,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长相影响了他当实力派演员,长得太帅反倒成了困扰。

    “那你就变丑一点啊。”胡渔不乐意地说他,“你看到时候你要是敢说后悔,我就拉着你一起跳江了!”

    褚卫当然不会跟他一起跳江,自然也没真的脑子一抽去祸害自己,只是,他确实在努力转型,始终想让人多关注他的作品多于他这个人。

    有着类似困扰的还有荀鹿鸣,这位绯闻也不少传,但大概跟人的气质有关,每次他传出来的都是同性绯闻,就连他跟助理汤原都上过热搜。

    荀鹿鸣觉得实在可笑,他曾经不止一次问过汤原:“我看着就那么gay?”

    汤原点头:“您心里其实是有数的,又何必要问我呢?”

    可最奇怪的一点来了,褚卫跟荀鹿鸣凑到一起,竟然反倒没人传他俩在一起,荀鹿鸣当然开心,他一点儿都不想跟自己的情敌传绯闻,可是他也好奇这究竟是为什么。

    他问汤原:“上次我俩还在酒店被拍了呢,他们竟然都只是觉得我们要有合作。”

    汤原说:“我也挺奇怪的,不过后来我听胡渔说,大家都觉得你俩没有CP感,粉丝们认定了褚卫是个钢铁直男,而你是个攻,所以觉得你俩就是好兄弟吧。”

    荀鹿鸣:“我说什么来着,全世界只有褚卫瞎。”

    “啥?”汤原不解。

    荀鹿鸣咬牙切齿地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是攻,就只有他,咬着我非说我是女王受。”

    汤原抿了抿嘴,咽了咽口水,他偷偷摸摸给胡渔发信息:你的CP又发糖了,刚才鹿鸣哥说,你家褚卫哥,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