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13章
    以前荀鹿鸣跟褚卫都想过要跟对方飚戏,只不过没想到,有一天,两人在飚戏的时候俩人是互为情敌的关系。

    “二位,能听我说句话吗?”摄影师看不下去了,扶了扶帽子说,“爱意,这对儿君臣关系比较那个,暧昧!你俩现在看对方的眼神儿,不对啊!”

    褚卫推开拉着他胳膊的荀鹿鸣,看向了摄影师。

    摄影师:“你俩现在这样儿有点儿像是恨不得咬死对方。”

    汤原在后面笑了,笑得咕咕咕的,活像只小母鸡。

    胡渔本来不想笑,结果被他逗笑了。

    “别笑别笑,”胡渔忍着笑,捂住汤原的嘴,“等会儿他俩生气了。”

    摄影师让暧昧,荀鹿鸣就看着褚卫笑。

    俩人性格大不相同,荀鹿鸣更圆滑些,而褚卫就是个直肠子,几次接触下来,荀鹿鸣总是能把褚卫气到内伤。

    “陛下,摄影师说让咱们暧昧一点。”

    褚卫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他脸色看,只好咬牙切齿地小声说:“还没开拍就想着卖腐了?”

    “哟,陛下这是传说中的又当又立?”荀鹿鸣压低声音凑到褚卫旁边,“你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部剧的原作是**小说,这会儿说卖腐,你丢不丢人?”

    褚卫气个半死,他心里嘀咕:我是想跟陈奚奇卖腐,谁能想到那家伙成了我身边的太监!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咬耳朵”,但毕竟都是演技出色的演员,摄影师让他们暧昧,哪怕俩人嘴上互相挤兑着,眼里流露出来的也是情深意重。

    摄影师相当满意,很快拍完了双人定妆照。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褚卫得意地凑到荀鹿鸣耳边,“今天约了奚奇,我们两个,单独,约会去。”

    荀鹿鸣向来不会在外面发脾气,可褚卫这句话点着了他的火儿。

    “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真难看。”

    褚卫倒是不在意他说什么,招了招手让胡渔陪自己去卸妆,丢了一句话给荀鹿鸣:“小人得志也比你约都约不到要强!”

    褚卫意气风发地走了,然而事实上,他并没有约到陈奚奇,人家这会儿正跟谢曌在吃冰淇淋。

    谢曌的酒店开连锁,开到了这边来。

    这段时间,他时不时就往这边跑,只要一过来就会找陈奚奇,有时候是吃个饭,有时候是看个电影,有时候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近况,有时候是陪着陈奚奇去跑通告。

    陈奚奇工作是真的少,他掐指算过,要不是公司给他安排了公寓,搞不好他会入不敷出。

    谢曌也奇怪,按理说以陈奚奇的形象不应该这么没有市场,结果一聊才知道,原来还是公司不给力。

    “那你就没想过换一家公司?”

    正在大口吃冰淇淋的陈奚奇摇摇头:“解约要好多钱,想都不敢想。”

    他吃完冰淇淋,擦了擦手,叹口气说:“回去又要两天不能吃东西。”

    谢曌皱了皱眉,问他:“为什么?”

    “刚吃了冰淇淋,我得减肥啊!”

    谢曌打量了他一下,陈奚奇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小脸儿就巴掌大,竟然还口口声声要减肥。

    但他也能理解,演员么,都是为了上镜好看。

    “你平时减肥就是饿肚子?什么都不吃?”

    陈奚奇摆摆手:“倒也不是,基本上一天吃两口水煮西蓝花,你不知道,有一阵子我要演一个小乞丐,得瘦啊,那段时间我吃西蓝花吃得脸都绿了。”

    “你这样不行吧。”谢曌担忧地看他,“对身体不好。”

    “可是没办法,我们靠脸吃饭啊,上镜不好看以后就更没有工作了。”

    谢曌点了点头,拿起手机给秘书发了条信息。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都挺好奇的。”

    “什么?”陈奚奇刚接到经纪人的信息,让他晚上去拍《望江南》的定妆照。

    谢曌眼含笑意地看着他,小声问:“你跟褚卫、荀鹿鸣,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陈奚奇本来正咬着奶茶的吸管,被他这么一问,慌了神,咬了舌头。

    他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捂着嘴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问谢曌:“没关系啊!怎么了?”

    “没什么,”谢曌笑着说,“就觉得他们俩特别关心你。”

    陈奚奇心虚,娱乐圈这些大大小小的明星搞地下恋情的不少,其中偷偷摸摸搞gay的更是不少,但试图跟他搞gay的这俩人咖位有点儿高,他一直都特别害怕从自己这里走漏了什么风声给人家惹了什么麻烦。

    “就……”陈奚奇胡扯道,“我跟褚卫是大学同学,所以他对我照顾些,鹿鸣的话,他……就是人善良。”

    谢曌笑得不行,觉得陈奚奇也是罕见的小笨蛋了,说谎都说得这么底气不足,让人一眼就看穿。

    “这样啊,”谢曌没再继续难为他,“那你觉得他们俩怎么样?”

    “嗯?你让我给你爆料吗?”

    “不,我就是想听听看你怎么评价他们俩。”

    “褚卫蛮好的,长得帅演技好,家里也能帮衬着点,挺让人羡慕的,但是他性子直,总惹得胡渔为难。”陈奚奇解释,“哦对,胡渔是他经纪人。”

    谢曌点了点头:“那荀鹿鸣呢?”

    相比于褚卫,谢曌觉得荀鹿鸣才是段位高的那个,情绪藏在面具下,你永远猜不透这个人在想什么。

    “鹿鸣人真的特别好,而且脾气也好,我不是经常接不到什么工作么,其实我知道,很多时候我拿到的资源都是他帮忙争取的。”

    “哎呦。”陈奚奇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又多嘴了,还好谢曌没继续追问,否则他根本没法解释人家荀鹿鸣为什么帮自己这个小鹌鹑拉资源。

    “对了,谢总,”陈奚奇转移话题,“以后你经常会来这边吗?”

    “你想我来吗?”

    陈奚奇听他这么问,觉得怪怪的,俩人气氛有些微妙,但说实话,他挺喜欢跟谢曌相处的,一点儿有钱有势的人的架子都没有,还愿意陪他消磨时间。

    “那你总往这边跑,潇潇姐怎么办?”陈奚奇挺惦记谢潇的,那么漂亮的姑娘可惜坐着轮椅,让他这颗直男心忍不住产生了怜惜之情。

    “请了人照顾她,”谢曌说,“我的生意重心未来两年可能要转移到这边,你等会儿有事吗?我有点事想让你帮忙?”

    “让我帮忙?”陈奚奇这回真的觉得挺稀奇,他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能帮得上人家的,“我能做什么?”

    他下意识地想:给你的酒店代言吗?

    “我准备在这边买房子,但你也知道,在这里我没什么熟人,所以,想让你陪我去看看。”谢曌看了看时间,“等会儿我们一起过去,你看怎么样?”

    “妈耶,好羡慕你们有钱人。”陈奚奇揉揉脸,又咬了咬吸管,“房子耶,说买就买。”

    他刚出道的时候曾经幻想过的美好生活就是一年买车两年买房,毕竟人人多说演员收入高,结果没想到,这都多少年了,还住着公司的公寓,至于车,他倒是可以买个电动自行车。

    演员收入是高,可那是在圈子里有名有姓的演员,像他这种粉丝没多少,公司除了会给自己买水军跟僵尸粉的小透明,一整部戏下来都赚不到几个钱。

    “羡慕我?”谢曌笑了,“我还挺羡慕你的呢。”

    “啊?我有什么可值得羡慕?”

    “你可爱啊。”

    陈奚奇最受不了别人说自己可爱,因为会害羞。

    前些年别人一说他可爱他会觉得尴尬,心说,小爷一个堂堂小男人,你说我可爱算怎么回事儿?我也是有男友力的。

    后来他不挣扎了,他开始承认,就算是直男,也可以没有男友力了。

    “我也就一般可爱吧。”陈奚奇按亮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你约了看房吗?几点啊?我晚上要去拍定妆照。”

    “有工作安排?这是最近要开始忙了吗?”

    陈奚奇嘿嘿一笑:“是啊,而且是个特别好的剧本。”

    他神秘兮兮地跟谢曌说:“你看小说吗?”

    谢曌摇摇头:“不怎么看。”

    其实是不看,毕竟谢总真的日理万机,只有在陈奚奇面前才装得好像很闲的样子。

    “太可惜了。”陈奚奇说,“你回去有空的时候可以看看,叫《望江南》,本来是**小说,讲君臣恋的,写得可好了,我一个直男都被他们的感情感动哭了呢!”

    谢曌被水呛到了,用纸巾捂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是直男?”

    “对啊!”陈奚奇不高兴了,“啊?我直得真的那么不明显吗?”

    谢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煞费苦心接近的小可爱,竟然跟他说自己是直男。

    “还好,”谢曌用了一秒钟去消化这件事,然后转移话题问,“这部戏你演君还是臣?”

    “呃……”陈奚奇揉揉鼻子,半天,说了句,“我演君旁边站着的那个小太监。”

    谢曌看着他,忍了半天笑。

    “你别瞧不起小太监啊!这角色可重要呢,主角俩人的感情还是靠我传话给巩固的呢!基本上可以算是个男三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