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劝你善良 > 第11章
    荀鹿鸣。

    褚卫。

    这俩名儿往一起一放,那就是噱头。

    虽然大家明面上不说,可心里都清楚,那部戏要是真能请到他们俩一起演,就算剧本写得像屎一样,也妥妥的能爆。

    这么些年也不是没人努力尝试过,但都失败了,那时候这俩人还真的有合作的想法,惺惺相惜么,都想跟对方切磋一下,飙个戏,可是当初因为公司拦着,始终没能成。

    如今,俩人的公司倒是动了这个心思,可他们俩的关系却变得一言难尽。

    有人说:“上次被人拍到他们在一起,后来荀鹿鸣还时不时在采访的时候提到褚卫,那一准儿的好朋友好兄弟啊!”

    也有人说:“我看没那么简单,你没看俩人提到对方的时候那表情吗?暗藏玄机!”

    他们俩时不时就在媒体面前提到对方,这是真的。

    他们俩之间暗藏玄机,这也是真的。

    胡渔盯着眼前的剧本已经盯了半个多小时,还停留在封面上。

    这部戏是由前阵子大火的一部古代小说改编的,名叫《望江南》,这小说胡渔当初追过,被俩男主虐得死去活来,躲在被窝里哭湿了一包纸巾。

    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听对方说是双男主,第一反应就是:妈耶,如果是《望江南》就好了呢!

    结果,还真就是。

    《望江南》这部小说本来是**,但拍摄么,感情线那是妥妥的要删改,爱情全都改成兄弟情,这也是胡渔看了半个小时也不敢翻开剧本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双男主,一个找的褚卫,另一个找的是荀鹿鸣。

    这俩人,配这俩角色,那是真的绝了,但是胡渔总觉得这事儿难。

    谁见过情敌合作的?那还不得在片场打起来?

    他抓抓头发,愁。

    这戏他喜欢,喜欢得恨不得花式安利让褚卫去拍,可对方一听说另一男主是荀鹿鸣,大概会直接一巴掌拍死他。

    真是,让他欢喜让他忧。

    “干嘛呢?”褚卫洗完澡出来,瞥了一眼坐在那里揪头发的胡渔,“东西收拾好了吗?今晚咱可是不在这儿住了。”

    今天晚上,全剧组最后一个杀青的褚卫也终于迎来了解放的日子,本来导演叫他一起去杀青宴,可褚卫惦记着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陈奚奇,找了个借口推掉了。

    褚卫是真的急啊,他生怕等自己回去了,陈奚奇已经睡进荀鹿鸣的被窝了。

    “收拾好了。”胡渔见褚卫出来了,突然心生一计,“艾玛,我有东西忘在房间了,我得回去取一下。”

    他利落地站起来,一阵风似的出了门。

    褚卫小声嘀咕了一句:“好像有病。”

    他擦干身子,吹干头发,换好衣服,终于看见了胡渔“非常不小心”落在桌子上的剧本。

    “《望江南》?”褚卫“啧”了一声,这名字他有印象,之前有一阵子胡渔天天眼睛都是肿的,褚卫以为他被人欺负了,都做好替他出气的打算了,结果胡渔说:“哥,我在看小说,《望江南》,明明相爱却不能爱,只想相守却要生生分离,太难过了,爱情太苦了,我的CP为什么就不能结婚呢?”

    那段时间,只要一有空胡渔就给褚卫讲小说的情节,什么君臣,什么竹马,什么“朕不想要江山只想要你陪着朕”,里面有几句话褚卫都快背下来了。

    他记得这是本**小说,两个主角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大臣,没想到竟然还能拍。

    褚卫坐在沙发上,好奇地随手翻了翻。

    剧本很厚,他没什么耐心,随手翻了一页,刚好是有人陷害那个大臣,大臣被关进大牢,皇帝深夜乔装去探望。

    二人在大牢里互诉衷肠,看得褚卫心里也一揪一揪的疼。

    “啧,真惨。”他合上了剧本,想着,这剧本既然会出现在这里就证明有人找他演,他演的话,以他的形象,自然是那个小皇帝,那么,谁来演他心尖尖上的大臣呢?

    “操,不会吧?”褚卫想到了荀鹿鸣,下意识带入了一下刚刚看过的那一段剧情,一阵恶寒,把剧本甩到了床上。

    他琢磨着,不如推荐一下陈奚奇,到时候俩人还可以假戏真做一下,岂不是美滋滋?

    胡渔再回来的时候褚卫已经收拾好随时可以出发去机场,他瞄了一眼被放在桌子上似乎没被动过的剧本,有一秒钟的丧气。

    但是,演员的经纪人戏自然不会少。

    胡渔一拍大腿:“哎呀!它竟然在这儿!”

    他一溜烟儿跑进去,把剧本抱在了怀里:“吓死我了!那个,哥,你没偷看吧?”

    全是表演痕迹,但褚卫懒得吐槽他。

    “没看。”褚卫懒洋洋地往门口一靠,“走不走?”

    “走走走!”胡渔哼哼一声,觉得还是得继续找机会把这剧本塞到褚卫眼皮子底下。

    两人拿好东西出门,刚巧遇见了正在打电话的谢曌。

    谢曌一见到褚卫,随**代了两句,然后走了过来。

    褚卫自然没躲,又一个情敌,而且是率先占领了高地的,他得好好过过招。

    “这是……要走了?”

    “嗯哼,”褚卫微微一笑,“谢总最近生活过得挺滋润?好像胖了啊。”

    谢曌绅士地一笑:“还好吧,倒是你们这样的大忙人,一年到头都没个休息的时候,怪辛苦的。”

    褚卫一眯眼睛:“没想到谢总对我们这些小明星的生活还挺关注的。”

    谢曌没继续接他的话茬,而是看了看行李说:“我叫人上来帮你们吧。”

    “不用不用。”褚卫一拍杵在旁边的胡渔说,“我经纪人,别看他瘦,能干着呢!”

    胡渔一脸生无可恋,然而还得强颜欢笑。

    褚卫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胡渔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跟着他,进电梯前,褚卫对谢曌说:“未来一段时间我都在C市,欢迎谢总来玩儿啊!”

    电梯门关上了,褚卫翻了个白眼。

    胡渔说:“人家说让人来帮忙,你干嘛拒绝啊?”

    “傻啊?我能接受情敌的帮忙吗?”褚卫嫌弃地“切”了一声,“这家伙比荀鹿鸣还烦人。”

    褚卫走了,留在这边的谢曌手机又响了。

    “谢总,C市这边的店已经装修到收尾阶段,您过来看看吗?”

    谢曌抬手看了眼时间:“好,我下午的航班过去。”

    不仅是褚卫这边收到了剧本,荀鹿鸣这边他已经叼着面包看了好一会儿。

    “这部改编得不错的。”邵一榕把咖啡递给他,“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不愿意跟褚卫合作,可是好作品不可多得,你得想清楚。”

    “不不不,”荀鹿鸣翘着二郎腿晒着太阳喝了口咖啡,“我倒不是那么抗拒跟他合作,只是……”

    “一想到我要演一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大臣我就觉得……”他看向邵一榕,“恶寒。”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专业了?”邵一榕被他气笑了,“你不是曾经扬言对着黑猩猩都能演出爱意来么?”

    “问题是,褚卫那人在我这儿,还不如黑猩猩呢,黑猩猩会跟我抢陈奚奇吗?显然不会。”

    “哎,我真的不懂,”邵一榕坐在他对面,认真地问,“褚卫跟陈奚奇,一般人都会喜欢褚卫吧?”

    “榕姐,你真的应该谈场恋爱了,”荀鹿鸣语重心长地劝她说,“能问出这样问题的你,比法海还不懂爱!”

    邵一榕不理他,走了,把他关在公司会议室里看剧本。

    荀鹿鸣对这部戏其实相当感兴趣,当初这本小说连载的时候,他追得热火朝天,甚至不止一次给作者打赏,一出手就是几千块。

    他平时闲着没事儿就喜欢看小说消磨时间,看过的每本小说都被他自动代入了自己跟陈奚奇的脸,当然,很多时候人设会有些违和,不过没关系,荀鹿鸣从来不在意那些。

    能拍自己喜欢的作品,身价再高的人也经不住这样的诱惑,可他的问题是,如果跟他演对手戏的是陈奚奇,他想都不想,直接就接了,或者换一个别人他也能考虑一下,只是,这人是褚卫,是他情敌啊。

    对着自己的情敌说:“今生今世,唯你一人常住我心。”

    恶不恶心?

    荀鹿鸣想想就觉得可怕。

    他拿起手机,给邵一榕打电话:“榕姐,我想好了,如果另一个人换成陈奚奇,我可以接。”

    “脑子坏掉了吧你?”邵一榕骂他,“鹿鸣,我告诉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现在去见导演,你老老实实看剧本。”

    “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是三岁小孩儿吗?”

    “显然不是。”荀鹿鸣说,“但有一件事儿,我觉得我还是得说。”

    “说。”

    “褚卫那边,大概率也会提这样的要求,不信的话,你就等着消息呗。”

    邵一榕见到导演的时候突然发现,荀鹿鸣跟褚卫大概真的有那么点儿心有灵犀,因为褚卫还真的提了这个令人窒息的要求。

    导演说:“主角换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褚卫跟荀鹿鸣,我们可能两个人都会换掉,至于那个小演员,倒不是不可以商量,毕竟咱们角色,蛮多的。”